这两天,舆情很多,目不暇接。没办法,中国这么大,发生啥事都是有可能的,更何况,习惯了某些媒体、特别是某些网络媒体真真假假、半真半假的报道后,作为旁观者,没有一定的定力与分析能力的话,那只能任由自己的情绪随着他人或真或假的喜悲波动。因此,几年的微博生涯,虽然没学到啥,但好歹知道了“让子弹再飞一会”这个真理。

这两天,微博上一篇《真人真事!!!北京昌平区小东口派出所打死人了!!!请还家属朋友一个公道!!》的文章,充满冲击力的标题,连续几个感叹号,都死死的抓住了人的眼球。如果不加分辨,完全以文章内容为准的话,那么不管是谁,也难免会义愤填膺,毕竟“派出所打死人”这样的标题太能触动人的神经了。但是,我倒想对那些完全采信文章内容的人追问一句:为什么你要完全采信?

为什么会有人为雷某“鸣冤”?-青年力

中国人是善良的,秉持着“死者为大”理念的中国人,大多不愿再提及死者生前的是非,我也不例外,在这里,愿死者安息。但是,不得不说的是,如果有人一口咬定死者雷某被“派出所打死”,我则不太相信。

我不太相信,因为我认为那些警察犯不上“打死”一个“嫖娼者”.之所以给嫖娼者打上双引号,是因为《真人真事!!!北京昌平区小东口派出所打死人了!!!请还家属朋友一个公道!!》一文的作者,显然认为死者是不会嫖娼的,但根据警方通报,除了死者,警方在抓嫖过程中,除了死者,还有其他五人,所以,其他五人和执法录像应该会用事实来说明一切。

为什么会有人为雷某“鸣冤”?-青年力

如果死者真没嫖娼,警察没任何道理冤枉他。警察虽然很辛苦,但是起码也是一份体面的工作,排除贪腐可能的话,虽然发财的机会没有,但享受衣食无忧的生活应该问题不大,在这种情况下,让他们去“打死”一个嫖娼者,进而不仅要丢工作,甚至要丢脑袋,我想他们实在是“犯不上”,所以,我才说我不太相信“派出所打死人”的说法,之所以说不太相信,是因为警察队伍中确实还存在着一些玷污警察职业的败类,所以,说话留点余地,省得他日被打脸。

但是,我“不太相信”,不代表别人也“不太相信”,因为他们太“善良”了,所以,他们的眼睛容易被他们的“善良”所蒙蔽。这几年,在网上经常看到一些报道,例如警察明明在正常执法,甚至与被执法对象连身体接触都没有,而被执法对象却警察突然高呼“警察打人了”,甚至有女性被执法对象甚至自己脱掉衣服,楞说被警察“非礼”,这些被执法对象为何要如此?

原因很简单,因为那些被执法对象寄希望于通过这样的“表演”让人同情,继而为他们开脱,甚至在他们的煽动之下开始“不明真相”的围攻警察,为警察的正常执法增添阻力。那么他们的“灵感”来自何方?为什么他们敢睁着眼睛说瞎话?

说到这里,或许就说到重点了。我们不得不感慨,公知在这一方面“功不可没”.近些年,公知以“民主斗士”的形象自居,不分青红皂白的站到公权力对面,并通过舆论鼓动,让某些网民形成一种只要对抗公权力就是“正义”的错觉。我相信,如果《真人真事!!!北京昌平区小东口派出所打死人了!!!请还家属朋友一个公道!!》一文不实的话,其作者必然会被警察请去“喝茶”,果真如此的话,还请有关方面“手下留情”,该文作者也无非是受公知愚弄的一个受害者而已。

这让我想起了关于美国警察执法的一个视频。视频中被警察抓住的老人,只是说了句想去方便一下,就被警察一个标准的背摔,擒拿动作弄得动弹不得,继而被戴上手铐,而围观者没有一个人哪怕喊一句“警察打人了”,从视频的不断晃动来看,显然拍摄者是“小心翼翼”,是惧怕被警察看到他们在录像的。为何?难道美国人天生都是“沉默的羔羊”?他们没有正义感还是惧怕美国政府的强权?我认为应该都不是,在我看来,更大程度上,他们认可警察的执法权威,即便他们明知道警察错了,也不会轻易的表达他们的“正义感”.

为什么会有人为雷某“鸣冤”?-青年力

美国警察执法图片

然而,我们可以看到,在我们国家,警察执法时的权威早已被公知给攻击的体无完肤,甚至有公知说,警察在遇到暴徒时,“惟一正确的选择”就是“跑”.可以想象,长年被公知这些言论洗脑的某些中国网民,又怎么可能指望他们尊重警察的执法权威呢?

好了,回到雷某这件事上来吧。雷洋的死当然是个悲剧,对他个人来说是个悲剧,对他家庭来说更是悲剧。我认为雷莫真的太想不开了,既然没有那个心理承受能力,就别去嫖娼嘛(如果嫖娼为真的话)。如果已经决定去嫖娼了,就要像个男人一样承担嫖娼可能引发的后果,最悲催的也无非就是被警察叔叔“逮”了,最后丢人现眼,妻离子散,再怎么着也罪不至死啊。

再说了,既然当初都决定去嫖娼了,就应该把这一切“想开”了,否则就别去嫖娼不就好了么?

再说了,就算嫖娼了,但万一自己的老婆比较“开明”,再看在孩子的份上,原谅了他也说不定呢?

瓦妮莎能原谅科比,希拉里能原谅克林顿,谁说雷某的老婆就一定不能原谅雷某呢?

卖淫嫖娼作为我国客观存在的丑恶现象,本应该被严禁,但公知却不断鼓吹卖淫嫖娼“符合人性”,甚至援引马丁路德金等名人的例子,为卖淫嫖娼辩护,这不能不说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悲哀。

什么叫反文明?这就是!!!如果不是贫穷,哪个女人愿意自甘堕落,去出卖肉体呢?鼓吹卖淫嫖娼合法化,不就是“鼓励”那些贫穷的妇女走上这条路吗?别的我不敢说,我想那些鼓吹卖淫嫖娼“合法化”的人肯定不希望自己的女性家属加入“失足妇女”的行列吧?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那些鼓吹卖淫嫖娼“合法化”的人可真是缺了大德了。

有些人在为雷某“鸣冤”,说起来,雷某确实“冤”,毕竟再怎么着,嫖娼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起码不用去死。但如果将他的死直接与被“派出所打死”联系起来,并继而在公知的鼓动下,把矛头对准警察蜀黍则大可不必,因为警察蜀黍一定会表示:这个锅我们不背。

关于雷某这件事,真相一定会水落石出的,而且绝对要不了太久。所以,不妨拭目以待,让子弹再飞一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