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共青团中央(id:gqtzy2014)综合整理自新华社《补课费用直追住房按揭——地方两会关注课外补习热》、新华网思客(id:sikexh)、半月谈(id:banyuetan-weixin)、微言教育(id:jybxwb),转载请注明出处。

导读

“家里没个上学的,根本不知道现在补课有多贵!”校外补课不仅加重了中小学生的校外课业负担,更成为不少家庭日渐沉重的经济负担。

然而动辄数千上万元的补习费用,阻挡不了家长们对补课的需求和热情,课外补习热呈现出愈演愈烈之势。

家庭重负!补课费已成家庭沉重开支,莫让费用和焦虑齐升-青年力

补习开销直追住房按揭

不久前,一位南京家长在朋友圈晒出了一张寒假清单,经过粗略计算,在今年仅有的21天寒假里,这位家长光是给孩子报课外补习班的费用就轻轻松松突破了万元大关。

当然,这位家长认为自己已经非常“克制”了,“有个朋友的家教开销更大,年前15天,一天三门课共480元,全部就要花7200元,比平时一个月的补习费用还高!”

“年轻时不理解为什么孩子要花这么多钱,自从补课后才明白。”儿子就读高一的胡女士表示,“一对三补数学或英语两个半小时至少1000元,大课200多元,每个月都要上万的补课费。”她戏言,一开始在陪孩子补课间隙还去咖啡馆坐坐,后来变成连杯奶茶也舍不得喝。“我和孩子爸爸都精简了自己的开销,全力以赴供孩子。”

家庭重负!补课费已成家庭沉重开支,莫让费用和焦虑齐升-青年力

补药 凝华 作

“课外补习往往收费不菲,我身边的一些80后白领夫妻,每月住房按揭还不到一万元,但孩子的补课费已经快赶上这个水平,这大大加重了家庭负担。”上海市人大代表吴坚说。

家长“患”上“教育焦虑症”

为什么课外补习热会愈演愈烈,然而动辄数千、数万元的补课费用,也阻挡不了家长们对补课的需求和热情?可能家长“患”上了“教育焦虑症”。

前段时间,不少网友晒出了陪孩子做作业的场景,现场堪比灾难片。有人戏称,陪孩子写作业不仅是让当代家长快速衰老的真正元凶,更是破坏亲子关系的第一杀手!

家庭重负!补课费已成家庭沉重开支,莫让费用和焦虑齐升-青年力
家庭重负!补课费已成家庭沉重开支,莫让费用和焦虑齐升-青年力

网络上流传的段子“上一秒母慈子孝、下一秒鸡飞狗跳”,就折射出了这种“教育焦虑症”。

吴坚说,为了上“名校”,很多家长焦虑不堪,给孩子提前补习,补习的阶段从初中升高中,降低到小学升初中甚至幼儿园升小学。

“谁真心愿意花大价钱出去补课啊?”有家长表示,“但是现在是水涨船高,你不补就肯定落后。”上海市人大代表马瑜说,在中考、高考自主招生录取比例可观的现状下,家长们普遍希望为孩子争取“裸考”之外更多的一次机会,拼竞赛、拼难度,这是补习费用越来越高的重要原因。

不少家长认为,虽然补课费用高昂,但校外培训机构无论从师资力量、课程研发、沟通服务等各方面来看,确实弥补了校内教育的不足。我国的教育现状是高中教师整体水平最高,初中教师整体水平强于小学教师。但是,家长却越来越重视给孩子“打基础”,而校外机构中不乏大把名校毕业、海归回国的高素质教师,因此,家长对课外补习愈发执着。

家庭重负!补课费已成家庭沉重开支,莫让费用和焦虑齐升-青年力

中国教育学会发布的报告显示,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参加课外辅导的中小学生,占到在校生总数的70%左右。民进上海市委的一份提案显示,通过对部分上海中小学家长的问卷调查,发现有84%的孩子参加课外辅导班,其中87%的孩子有数学辅导,69%的孩子有英语辅导……

要想家里少焦虑症,就得课外“补补补”。所谓“学校减负、家长增负,校内减负、校外增负,公办学校减负、社会培训机构增负”,课外补习热愈演愈烈。

规范整治培训市场

2013年上海《青年报》发过一篇报道:“对于暑期补课,王老师明码标价:一堂课两个小时,90元,10次一付。” “学生们暗暗地替王老师夫妇算过账:以一周9堂课、每堂课30个学生计算,暑期一周的收入即达到24300元,暑假一个月(按4周计算)收入97200元,一个暑假(2个月按8周计算)的收入就是194400元。”

而现在的行情,不管是参加培训机构的辅导班还是教师自行组织的一对多补课,很少有低于200元一堂课的。至于一对一辅导,五六年前媒体报道,沈阳市名校教师一对一学生补课的费用,最高价格达到了1000元/小时。

面对高额利润,部分培训机构借助自媒体夸大宣传,一些户外大广告牌也不断占据家长眼球,形成视觉冲击。

民革广东省委指出,课外培训本来的定义是“补习”,但现今培训机构早已经超越了“补习”的概念。“初中学高中课程、小学读初中课程、学龄前认字过百”——这样的超前教学,成为不少培训机构的常态。“超前教学通过‘提前教、超纲教、变相押题’等手段,短期内快速提高学生成绩的同时,违背了教育规律,也扰乱了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

家庭重负!补课费已成家庭沉重开支,莫让费用和焦虑齐升-青年力

安徽省人大代表、合肥师范附属小学校长张红认为,培训机构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所开展的过度、过量的课外补习,既加剧了学生对于课外负担重的“迷茫症”,也助长了家长盲目择校的“焦虑症”。

近日,教育部办公厅、民政部办公厅、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办公厅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决定联合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

《通知》称,将对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校外培训机构要立即停办整改;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开展学科类培训(主要指语文、数学等)出现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行为,并严禁校外培训机构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坚决查处将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结果与中小学校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

延伸阅读

补课费已成家庭沉重开支

“现在补课费用越来越高,家长很无奈,既觉得难以承受,又感觉不得不接受。”上海市人大代表马瑜说,“很多补课都是超前学,‘早学几年、多学几遍’。”

在上海地方两会上,和马瑜有类似感受的代表委员不在少数。上海市人大代表李飞康在建议中写到:“每个孩子每月课外补习、培训等费用少则几千,多则几万,甚至十几万,这对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怎么承受得了?”

家庭重负!补课费已成家庭沉重开支,莫让费用和焦虑齐升-青年力

记者了解到,相比以传统升学为目标的补课,以出国留学等为目标的补课费用更是惊人。“送孩子赴美上高中,她花了数百万”,一张网络流传的由“Steve妈妈”提供的图表显示,仅孩子出国前参加英语培训(一对一外教辅导)一项的费用就高达85万元,还不算培养冰球等所谓与国际接轨的爱好的花费。

教育机构教师特别是“名师”水涨船高的收入,也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培训机构的丰厚利润。诸葛学堂发布的一则“征婚!大语文老师!年收入155-240万!高!富!帅”的帖子显示,这位老师税后年薪超过百万元,还不包括任何期权、股权及奖金等,令人瞠目。

华中师范大学教授范先佐说,虽然存在地域、城市差异,但是“补习家教费用”在家庭开支中的份额攀升已非常普遍、值得关注。民进上海市委今年的一份提案显示,通过对部分上海中小学家长的问卷调查,有84.15%的孩子参加课外辅导班。

有盲目有无奈,门门要补价格不菲

记者采访发现,除了数学、英语撑起补课大梁,如今的补课门类丰富多样,几乎每门功课都有庞大的补课群体,积少成多,在分割孩子空暇时间的同时,更为家庭经济负担层层加码。

沈阳的张女士最近给小学五年级的女儿报了一个国学班。学费一年1.6万元,一次性交清,每周两个半小时,如果因自身原因缺课费用不退。张女士说,现在“国学热”,这个班在沈阳小有名气,尽管费用昂贵,家长还是趋之若鹜,托了人,还得通过入门考试才报上了名。除了国学,周末、假期的补课内容还包括奥数、英语、声乐、美术、羽毛球……每年各种补课费用约6万元。

家庭重负!补课费已成家庭沉重开支,莫让费用和焦虑齐升-青年力

根据沈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2017年统计,2016年沈阳市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67444元,也就是说,这个孩子仅补课费就相当于当地一个成人的年收入。

张女士说:“这个课也不是非学不可,但是现在高考中传统文化比重增加,还是学得越多越好,孩子从小就要努力,家长也要尽量给孩子创造条件,精力、经济都得跟上。”

北京的王女士告诉记者,她的孩子5岁开始学舞蹈,每个学期15次左右的大课5000元,寒暑假集训也得四五千元;而重头是小课,各种表演、艺术节前学好一支新舞,哪怕是请最普通的教“一对一”,也得私教十几个小时、花上几万块钱。

当被问到为何不在少年宫或学校学时,王女士表示:“学校的音乐美术等艺术类课程孩子都不喜欢,而学校舞蹈队训练难度低、强度小,可能从安全角度考虑,基本功连下腰都不练,还经常碰到老师开会等原因停训,很多孩子去是因为放学没人接送,把舞蹈队当‘托管班’。至于少年宫,一是不好报名,二来又远,所以根本没法考虑。”

标本兼治,莫让费用和焦虑齐升

2018年,教育部将探索建立“负面清单”制度和联合监管机制,促进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规范有序发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指出,要针对人民群众关心的问题精准施策,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择校热”“大班额”等突出问题。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表示,课外补习正在“绑架”学校教育。“课外补习在国外称之为‘影子教育’,如影随形跟在学校教育后面,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弥补学校教育的不足,尤其是为后进学生提供课外辅导,就是所谓‘补差’的功能。但是在中国,其功能普遍成为‘培优’,越是学习好的人上的补习班越多。”

记者采访发现,中考、高考指挥棒,依然是补课热的最主要动力。

同济大学教授蔡建国一直关注并反对过度补课现象:“整个教育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家长辛辛苦苦赚来的钱,都送给了培训机构。”要打破这个怪圈,学校的教学质量是关键,教育部门一方面要严厉查处老师上课不认真,考试超出大纲等现象,另一方面要通过设立标准、执法检查等,规范培训机构的办学。

范先佐认为,补课费用日高,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优质的教育资源不仅稀缺,而且资源分配需要更加公平。“问题表现为家庭教育开支剧增,实际指向优质教育资源的供给应该更公平,高质量教育资源的获取应该更便利、成本更低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