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朋友谈山东疫苗事件-青年力

“如果一名电影明星吸毒,可以概括为全体明星吸毒吗?”福尔摩斯烟斗中袅袅上升的烟雾越来越浓,他坐在壁炉前似乎在聚精会神的想什么事情。

我不确定他是否在跟我说话,不过,我还是合上报纸接过他的话题“伦敦摇滚明星又被曝吸毒了?”

“如果有呢?”

“当然不能,个别明星吸毒,不代表群体,他们还要生存。”

“华生,那为什么一家奶粉企业出事,整个国家奶粉业会被毁掉?”

“呃,你是指中国吗?嗯,为了孩子,必须毁掉。”

“华生,动车出了事故,为什么整个国家的高铁差点被击毁?”

“中国吗?为了旅客,必须毁掉。”

“山东疫苗事件已经令中国明星骂红了眼。”

“那中国疫苗行业也应当毁灭。”

“有明星吸毒,那整个娱乐圈也应当毁灭。”福尔摩斯转过头阴阴的笑着。

“好吧,福尔摩斯,你的逻辑很难反驳。”

“他们从戏台上演到了微博上,却常识极度缺乏。”

“父母对孩子的爱,再疯狂也不会错。”

“有女明星说保持沉默就是一种邪恶。”

“福尔摩斯,这听起来像是说,不转发死全家。”

“对,华生,沉默也是一种权利,一种冷静的权利。”

“我翻了下微博,明星们说得似乎会有很多孩子中毒死去。”

“华生,世卫组织及时发言,希望停止这种无知的恐慌。”

“毒疫苗无毒吗?”

福尔摩斯起身倒了杯水,

“华生,这水是热的,可以冲咖啡,冷了以后仍然是水,但谁也不会用冷水冲咖啡。”

“温度令疫苗失效,而明星引导人们以为冷水是有毒的。”

“对,华生,你很机智,有人为了金钱,让这些无效疫苗流向社会。”

“就是说,打了也白打,没有抗病作用。可明星们为什么跟风炒旧新闻?”

“他们在制造恐慌,博取关注和提升正义形象。”

“同行吸毒时,他们又保持着沉默。”

“明星,记者,公知,中国言论场上的铁三角。”

“不必为言行负责的铁三角?”

“华生,如果有时间,我可以跟说说动车事故中,日本人的作用。”

“福尔摩斯,但中国政府部门为什么会对这些无效疫苗监管失控?”

“高度市场化的必然结果,每个行业都有为了金钱铤而走险的疯子。”

“官商勾结,体制问题,民主国家就不会。”

“1991年,法国血库,出现了带爱滋病毒的血浆,200人死亡,7000多确诊,在该中心输过血的人数是四十万。”福尔摩斯长长的吐了一口烟。

“天哪!我隐约记得有这事,1985年的事,91年才查出。”我赶紧起身去翻他的资料柜。

“不用找了,《世界报》,1991年10月22日,巴黎政局甚至受到冲击。”

福尔摩斯将一份发黄的报纸扔在了桌上。

我沉默了许久,“福尔摩斯,我们还是回到疫苗话题吧。”

“与体制无关,中国与法国都重视公共安全,但商人在流通环节作了手脚。”

“官员渎职。”

“警方正在缉捕他们,也许到时,明星又会说给企业家一条活路。”

“公知好像一直嫌政府管太多。”

“管多管少并不重要,而是要管好。”

“赚黑心钱的人要抓,制造恐慌的明星也要抓。”我也倒了杯水。

“走吧,东南亚餐馆,嘘!粉丝会跟你拼命,明星因为无知被利用。”

掌灯时分,我和大波波娃,坐在福尔摩斯对面,愉快的喝着罗宋汤。

“你怎么不喝?福尔摩斯先生?”大波波娃身体一部份将桌子压得有些倾斜。

“这种汤,只要五百毫升进到血管中,三小时内你们会死去。”福尔摩斯神情严肃的观察着汤碗。

然后大波波娃尖叫着“汤有毒,有毒。”,晃晃抖抖跑出餐馆,其它人也乱成一团,抠着嘴往外跑。

我盯着福尔福摩:“为什么要造谣?你是这里的名人。”

“华生,我没造谣,罗宋汤注射到血管真的会死人。”

“我们只是喝到胃里。”

“这个我不管。”福尔摩斯戴上礼帽,“华生,明天伦敦东南亚餐馆会空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