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网上有个说法,叫做“要站对,不站队”.意思是表达意见要为真理、真相说话,不能预设立场。这个观点,原则上讲我是认同的。

历史上,中国曾经发生过多次党争。事实已经证明了,如果党同伐异,那么的结果一定是讲道理尊重事实的人受排挤。不顾道理,只看自己小集团利益的人占优势。而这种情况一旦发生,最终一定没有好结果。

好比说明末东林党人,凡事只讲立场。自己人哪怕错了也力挺到底,别人就算对了也得拼命反对。到崇祯年间,东林党自称“众正盈朝”,然后国家就完蛋了。

可笑的是,直到偏安南京的弘光小朝廷,东林依旧跟阉党做“最坚决的斗争”直至南明政权彻底灭亡。

最可笑的是,被打为阉党的马世英因为抵抗清军被杀,先前力批马世英的钱谦益反倒借口“水太凉”,不肯殉国,据说还带头剃发易服。

像东林那样站队,大了说,于国于民不是什么好事,小了说,即便对于企业、机关,也不利于良性发展。

因此,避免立场先行,凡事从实际情况出发,应该是一条大家都普遍尊重的共识。

尤其对于媒体来说。立场先行会出大问题。比如前段时间,有位记者言之凿凿的报道中国游客在日本“碰瓷”.结果很快真相曝光,原来那位中国游客确实被撞受伤了。前期不负责任的报道让受伤的游客遭受不白之冤,心理上不可避免的受到伤害。舆情反转之后,无论是对记者本人还是所在媒体,都造成很大负面影响。

如果那位记者没有立场先行,而是先认真做做调查,应该就不会出现各方皆输的后果。

但是,笔者还觉得,仅仅“只站对,不站队”也是不行的。为人做事不能立场先行,但也不能完全没有立场。

只要是人,不是机器,就不可避免的有一定立场。除非一切问题都只围观,不开口,否则,开口发表意见实际上就是在表达自己的立场。

在网络上的交流中,往往会有人不厌其烦的追着我们,要我们保持“理客中”,要我们别带情绪,要我们客观看问题,要我们“不偏不倚”.

其实这是一种论战的伎俩,无非是想堵住您的嘴而已。您理客中了,对面的人会继续撒泼打滚;继续造谣、选择性引用证据;继续站在偏到姥姥家去的立场上说话。

有人说上网就是为了吐槽,发泄一下情绪,认真你就输了。那么我就奇怪了,我一不是圣人,二不是二等公民,凭什么和尚摸得我就摸不得?凭什么别人能他们的发泄情绪,我就只能像机器一样保持理性?

别人可以不客观,我就必须面面俱到?我讲抗战时期几十万国民党部队、近百个国民党将军投降的时候,非得再把国民党正面战场的功劳摆一遍?凭什么国粉就能拿什么“七十多年过去了”、什么“总统卫队血战雨花台”当证据,歌颂他们敬爱的蒋总裁呢?

做人不该预设立场这不假,但不能没有起码的立场。尤其是党员,应该有起码的党性,否则不如不要当党员。这涉及到有没有信仰,是否相信党的问题。有信仰,相信党的先进性,那么就应该坚定的站在党的立场上,维护党的形象,保护党的利益。如果从实际情况出发,认为党有失误的地方,那就应该大大方方的在公开场合用正当方式表达出来。

有人会说,现在“妄议中央”是犯纪律的。但党规定的是不能“妄议”,不是不能议。

党有正常的交流、反映渠道,通过正常渠道用正当方式议论党的政策,那就不叫“妄议”.有意见有看法,不在会议上说,不通过正常渠道反映,私下说怪话,冷嘲热讽指桑骂槐,那才是“妄议”.某些党员把“共产主义事业接班人”歪曲成自己接班的时候就能实现共产主义。那就是典型的“妄议”.

笔者参加过不少交流和会议,见识过不少这样的人。在网络上,他们一个个装出为民请命的“意见领袖”嘴脸,三句话不离“独立人格”、“自由精神”.党和政府无论做什么,他们都得阴阳怪气一番。可等到了领导面前,马上就换了一副嘴脸。阿谀奉承算是好的,我还见过有人义正辞严的跟某领导说:“我其实也是自干五,是打入公知内部的卧底。”

这样的人,大会不发言,小会不发言,背后乱语胡言;

观点不突出,水平不突出,吹牛拍马突出。

说他们在网络上“妄议中央”有错吗?

反倒是不少平常被说成“跪舔”政府的人,到了会议上会毫不客气的提出自己的意见。有些话甚至会一点面子都不给领导留。反正到目前为止,我没听说过有谁因为这公开会议上提出批评,被扣“妄议”的帽子。哪怕说法有偏颇,也没见有那个部门因为别人提的意见有偏差就打击报复的。

不少人劝我应该理客中。要我说,等那些比我影响力大的多的公知大V们理客中了,我一定也理客中。

我也看过几个关于“妄议”的段子,看到的时候我也笑。但笑过了,我还是觉得“妄议”就是该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