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离开,泪飞顿做倾盆雨-青年力
公元2015年10月19日凌晨一时许,田栋(@咔嚓酥 )去世。他是我的战友,我的兄弟。此时此刻,我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伤痛。逝者已矣,我能做的,是努力实现我们共同梦想的未来。兄弟,你若有灵,陪我继续战斗吧。

去年,海疆在线北京编辑部刚刚成立之后不久,老田主动找到我,希望到海疆来工作。他是凤凰军事的专栏作者,我从来没敢奢望过能请到这样重量级的人,来当我的同事。以为他也就是那么一说,含糊了两句,没做积极回应。

但之后老田又找了我好几次,态度很坚决。他是山东肥城人,我跟他说工作必须是全职,要到北京来,而且工资不高,职位也只是普通编辑而已。但他都无所谓。

现在想起来,当时我们俩的交流挺搞笑的。我反复跟他强调做这份工作的客观条件不好,他反复表示不在乎,没问题。如果不是交心的哥们儿,也许会误会我是怕他来了抢我饭碗。当时我们俩并没有多熟,但相互之间完全不存在这个误会。

原因很简单,我们是志同道合的同志。来海疆在线,对老田来说并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是他毕生为之而奋斗的事业,是他以身报国的志愿。

老田并不穷,他家里条件还算宽裕。记得在我情绪最低落的时候,他曾陪我同醉。之后坐在我面前说:主编,如果你真的想做点什么,咱们就做。钱你不用担心,我能维持一年。

言犹在耳,他人已经走了。

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他是自干五中最坚决的斗士。

老田是个爱憎分明的人。有一次公司要招新媒体编辑,应聘者中有个人各方面条件很好。但评价起知名媒体来,那人说环球受众广,格调低,只适合中学文化水平。南方系格调要高得多,有情怀有内涵,适合高端人士。

我还想再了解一下,老田却已经站起来对那人说:您请回吧,有结果我们再联系。

还有一次,公司请了几个名人来谈项目。其中有个人大谈体制问题。老田当面忍着没发作,等人走了,跟我愤愤不平的说:就这号人还是体制内的,体制问题就是因为有他们。

老田也在体制内干过,他曾是肥城一个地方国企的主办会计。对于地方政府、企业的黑幕,他了解得比谁都清楚。但他仍然坚定的支持党,支持政府。

他不是傻,也不是什么“被洗脑”,在他看来,体制存在的问题是疾病,要治疗,但不能因为人有病,就把人杀了。

他是最理智的爱国者。

我们在一起,经常聊起未来。聊中国怎么样才能变得更好。虽然老田是军事大V,但他在国际战略和宏观经济上也有很深的造诣。他的观点是,分蛋糕不如做蛋糕,中国要变强大,追求社会公平化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走出去,是面向世界,是全球一体化。是让中国成为世界秩序的制定者和捍卫者。

他是思想最积极的爱国者。

我答应过请他去某个饭馆吃特别好吃的烤羊排,已经做到了。我还答应过,等到事业有了大发展,大家一起去那个特别贵的酒店吃自助餐,可惜还没有实现,可惜永远也不能实现了。

去年,李开复滚回台湾的时候,大半夜我们一起去路边摊吃烤串,喝啤酒。庆祝终于看到希望了。中国每一次前进,他都由衷的喜悦。每一次坏消息,他都发自内心的愤怒。

他是最豪迈的爱国者。

我们曾经一起规划事业。谈起要做访谈;要把我写的《山河犹在》拍成微电影;要一起出脚本,让@对儿双生 画成爱国题材的漫画;要做客观中立但爱国的媒体。谈如何吸引投资,如何落实项目。我们对事业的畅想没有空话,都是可以落实的,都是说了就想办法动手做的。

他是最现实的爱国者。

现在,老田走了。

老电影里经常有句台词:接过先烈的旗帜,继承战友的遗志。过去看到这句话,我总会觉得空,体会不到其中的情感。但今天,这句话对我来说,格外真切,格外沉重。

老田的心愿,就是那句话:中华,你生而为龙,愿我有生之年,得见你君临天下。可惜他看不到了。但是为了他,我会更加积极,更加坚定的走下去。我们要替他走下去。他在天上看着我们呢。

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

老田,你虽然不在了,但你必然流芳百世,必然名标青史。所有自干五都不会忘记你,所有自干五都会举着你的旗帜,为中华崛起而坚定无比的战斗到底。

此文所有打赏都将捐给老田未成年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