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力

这是#疯狂课堂#的第三波,讲的是@天津商业大学 某黄姓教授在课堂上的授课内容。但在贴出他的言论之前,小编想说几句:

1.有的网友评论说,第一波的那个外教在课堂上放的不是黄片而是喜剧,如果对比尺度较大的岛国片,这还真不算黄片。但小编觉得,不管是什么片,在自己家里看是没问题的,但在课堂上放出来,有些不合适,毕竟里边有的色情、狗舔生殖器、吸毒等内容,在课堂上放的时候能不能打个码?或者隔过去?在公共场合播放特别是课堂放这些片段是否合适?

2.有的网友评论说,第二波中那个外教在课堂上放的《毛时代最后的舞者》不是禁片。对此,有兴趣的网友大可以去了解下这部片子,也了解一下真正的历史,看看这部片子是不是带着偏见走,有意的抹黑和诋毁着新中国?在课堂上放这么一部片子是否合适?作者是谁,主演是谁根本没关系。

 

3.昨天发出来以后,#疯狂的课堂#话题被屏蔽了,原微博也被屏蔽了,我们说的不对可以批评,但请不要限制我们的言论自由。

 

4.小编并没有要把外教怎么样,事实上,小编也不能把外教怎么样,只想问问学校:世界上有太多好的电影,为什么单单要让这些片段和此类电影出现在课堂上?学校有没有相关的预审机制?

 

5.有些网友抨击提供证据的同学“告密”,同学有不同观点当然要向上反映,据说还曾向相关部门反映过,结果石沉大海,不得已才给我们爆料。

试问没有人爆料我们又怎么知道哪些事情发生在课堂上?当初“辽报事件”发生后,很多人就说:“有本事拿证据说话啊!”。等小编拿到了证据,一些人又说“告密”可耻......

 

6.我们看到,有的大媒体发表了一个貌似公正的“辟谣贴”,但其实你们巧妙的规避了很多问题:

比如说,《舞者》这个片子到底是不是诋毁我们...;比如说,课堂公开放映与私下交流或者布置作业的区别...;比如说:那个狗舔睾丸原版绝对无码,那个码是本小编亲自打上去的...(需要的话,可以给你原图哦);比如说,现在大学生很有判断力,没必要太过敏感。

但小编觉得,人就是人,没有大小之分,是人就会被一桩桩一件件的谣言和抹黑慢慢的如蚂蚁啃堤般的潜移默化。想当年曹某就发过两篇完全相反的观点来印证这个事,有兴趣的可以看看。美国之音和纽约时报的咱想管也不着,但咱们课堂上的东西还是要管管的。

同时,也期望这个大媒体,能够一如既往的关注我们、支持我们,对第三波也做一个较大的“辟谣”,更希望一些同志能够一如既往的耿直下去,谢谢!

 

7.我们炒热话题,也不是针对那个老师,而是吸引大家关注这样一种现象,下面这段话,我们也有原版,为避免别人骂我们,我们就不公开了,我们可以直接提供给校方进行调查。

还是那句话,很多东西,私下自己玩没人管你,但放课堂上是不合适的,毕竟不是生理卫生课。下面切入正题,说说第三波,以下是该学校黄姓教授的在课堂上给学生教授的言论,大家可以一观:

 

我们原来听说美国,美国简直是万恶的美国没法呆。我们从小的教育都是这个,可是很多事实,随着慢慢长大,你觉着你受骗了,你知道吗?我们从小学,学生什么英雄人物,学生们欧阳海,学张思德,学什么刘文学,学这个黄继光,学董存瑞啊,学邱少云啊,这是我们小时候学的英雄人物,后来我发现很多英雄人物都是杜撰出来的。

我们批判恶霸地主批评刘文彩,也是编出来,也是编出来的,没这么恶,后来又批黄世仁,对吧?也批,批的我下一代都不敢叫世仁了。知道吧,我的下一代是“世”字,我这一代是“文”,我们下一代应该是“世”字,我要是给我儿子起其它名叫“黄世英”,儿子同学绝对会说黄世仁是你哥是吗!(听不清楚:……有这么恶,人没这么恶……)

所谓的一些个文学,这个这个~什么作家,什么创作者,什么编辑者,都是为了迎合共产党的某种需要,编出来的这种东西,结果嘞在这东西上我们学习,结果把我们都给洗脑了,我们的认识就是这样,知道么~有好多事情,我就希望大家~哎~想一想,咱也不让大家否定它,咱也看看有没有另外一种口径,比方说我们总提~啊~我们总提这个日本鬼子~多么多么的残道~多么的残暴,残忍~啊~对不对啊!烧杀抢掠,侵略中国,以前侵略中国肯定是错的,这点我自己承认,但是呢~我们能不能把这个前因后果呀,包括那个过程……我们再看一看不同的途径……你看一看,是不是像我们所描述的那样~

我为大家讲两个例子……我小,1973年74年我在读小学~啊~那时候应该是刚记事不久,当时8,9岁,没关系,但是记事很清楚,赶上了批斗这个,叫什么批斗这个“地主反派右”你知道这几个词吗?听说过吗?学历史应该讲政治不要忘记了“地主反派右”就是“地主富农反革命破坏分子右派”就是地主反派右,还有什么呀~

听说过忆苦思甜吗?忆苦思甜是什么啊!就是忆,追忆一下万恶的旧社会老百姓的生活有多么贫苦,啊~然后呢!在这个~在~~对比显得我们现在过得这个日子是多么幸福,我的老家我记得很清楚这是58年让我们批判这个恶霸……强奸了多少个女人~不定霸占了多少良田……(小编:有人说话实在听不清)最大的恶是什么恶啊~

都在一个山沟,他们家吃白面比他们家吃噶瘩汤……(小编:有人说话实在听不清)……他们家不去拿,让我去拿去,是这么一回事,当工啊!人家雇来给你干活的,人家雇来……你不拿,谁拿呀,人家给你吃噶瘩汤啊,哪年~我们这没见噶瘩汤啊,吃的,我们刚开要饭了……讲讲过去,一个人扛扛五万的事,对吧!你对比下现在,啊!行!啊~我就说了啊~

拿着话往哪一说,过去呀我们给地主家干活,那真是,我跟你讲啊,夏天拔麦子,一直让我们吃饱饭,不吃饱饭拿我们去拔麦子,啊!那一顿能吃多少个馒头, ~那个像现在穷的没吃的,没饭吃(笑)结果那个……说大热天你赶紧下来,赶紧下来,结果我心里装着一件事,这教育忆苦思甜的,啊~真正的地主这些人,真正的地主就在真正的夏天收麦子的时候,宁可自己少吃饭不吃饭故意的让着长工雇的这些人吃饱了,因为吃饱了你才有劲拔麦子,割麦子,云麦子,这时候要抢收啊,只要一下雨,这麦子就全完了,发芽了,这一年就白干,赶着这一天,把麦子打了,放在库里面,那就行了,这两天就必须保证这些人吃饱喝足了,哪怕自己饿肚子都没事,我们家就这么做的,啊~让别人吃饱,自己饿肚子都没事,这是真正的地主,你说像周扒皮那样的地主~拔庄~你不给吃的,哪有力气给你打麦子,给你磨洋工呢~最终受苦的不还是你吗~所以我们讲这就是编的,对吧~

再给大家讲第二个例子,我一个同学,现在在河北工业大学,也是这个21教授,博士导,——毕业,现在带博士了,好几个教授了,这个~他刚从日本回来,他把~呃~大学毕业我们都一届的,大学毕业就去了日本,……(小编:实在听不清)回国了,在研究机器人呢~他就给我讲,他说在日本,日本看中国的抗日神剧,啊~我说日本人也爱看,日本看,看那个什么啊~跟看娱乐片似的,日本人看,哎~看中国人怎么糟蹋咱们日本……(小编:实在听不清)中国人太搞笑了,太具有想象力了,把我们说成那样子,什么花姑娘滴,什么死啦死啦滴,八格牙路,是不是啊~啊~啾啾啾啾这个东西,但是日本人就越可能特爱看中国的抗日神剧……(小编:实在听不清)觉着是~好像是小孩子动画片儿,这意思,这个概念。

第二个,我们经常有说日本人在中国,什么烧杀抢掠,——强奸这块,啊!比方他说这块,他说这个真正的日本的,日本在投降,日本天皇在宣布这个投降的那一天,包括最后的那两天,日本有很多中国的劳工,这你们都知道哦,对吧,日本在侵略中国前把很多中国的人给弄到日本去,给那大的公司,廉价劳动力嘛~投降之后根据这个协议呢~就给这些劳工释放,给他们自由,他们终于获得权力了,他们可以选择留在日本,也可以选择回中国,也可以选择去任何地方,他说在释放~日本的妇女们就倒霉了,怎么倒霉呢,因为这些劳工他都知道自己是被强迫来的,可现在老子终于自由了,小日本你在侵略中国把我们抓来,所以他们把日本人也轮奸了很多(哦~~~)是啊~是这些中国人……(小编:实在听不清)很多日本妇女被中国劳工,因为他有理由,我是胜利者,你是战败吗,你什么话都不能说,你是无条件者,我想让你怎么就怎么着,见着个女的~轮!(笑)这就是当年的这种情况,知道吧~(注:这个你要是信了,智商绝对有问题)

所以我那个同学告诉我,就是~他借同一个方向来宣传,你知道嚒~啊~好多东西是美国一样,美国经常是~我们中国动不动就是比美国~对吧~我们就说美国……(小编:实在听不清)这里面也叫什么,叫什么,你看~记着任何一个~啊~中国所有的媒体~一个~中国所有媒体都没有民间的,都是由政府由党直接管,为什么?知道吧~你看你现在想~我想办一个报纸,如果你想办就办的,你得有政府~其实不是政府,是党口管,政府管还好一些,是党口管,党的宣传部门来管。

你看中央电视台的这些上司是哪知道嘛~中央电视台,谁直接管的,中央电视台~中宣部,天津电视台是谁管?天津市委宣传部。知道嘛~刚说的哪,一个是天津市委宣传部,再一个是广电总局,国家广电总局,……(小编:实在听不清)

所以你发表文章,什么样的文章发表,什么样的语言能说,啊~宣传给你审批,啊!所以说我们只有一个口,美国的很多的这种媒体它是自由的,所以你能听到不同的声音,美国,有骂这个奥巴马,太多了~啊~媒体都敢骂奥巴马,揭他短,中国你是见不到这东西,啊~所以……(小编:实在听不清)干预中国,……(小编:实在听不清)说中国侵犯人权……(小编:实在听不清)怀疑这个妇女吧第二胎第三胎,强制拉倒打一针下去……(小编:实在听不清)啊~拆房…抗议…(小编:实在听不清)~我们都找美国警察殴打黑人,枪杀黑人,我们经常看到,经常报道好吧~

请问~美国的警察有没有打过白人呢?有没有警察~白人的犯罪分子拘捕啊,被枪杀,有没有打过白人呢~有吧~啊~但我们不报道,我只报道你打的黑人,所以给我们的印象就是美国警察种族歧视,啊~专门打黑人,这是给我们的印象啊,你白人,你不报道,这是~这叫选择性报道,啊~这就是我们的媒体资源,啊~好亲爱的公知是多少?……(本来英文就不好,居然还听不清)这都是10个例子,后面还有其他的一些小的问题,这太多了~

提示:关于该文中的一些谣言的辟谣,可以参考《邱少云事迹真的违背生理学吗?》、《美国资本媒体必须姓“资”》、《为刘文彩翻案很荒唐》、《关于雷锋的九大谣言》等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