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鸣的引擎,庞大的身躯,天空中密密麻麻的轰炸机群是战场上令人胆颤的存在。

1945年5月9日,德国投降,二次世界大战的欧洲战争的帷幕缓缓落下。为了庆祝这一天,美国陆军航空兵300余架B-29战略轰炸机光临东京,每架B-29携带了6吨燃烧弹轮番轰炸了150分钟最终将东京56平方公里化为焦土。

核阴影下的天空——美国核空空火箭弹-青年力

战略轰炸的巅峰--B-29火袭东京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盟军庞大规模的战略轰炸给轴心国以毁灭打击。欧洲战场天空中的数以千计的B-17轰炸机不仅将德国一座座城市化为废墟,也将传统战争中前线与后方的界限彻底摧毁。在这个时代,轰炸机依靠编队飞行,通过堆数量的地毯式轰炸来达到作战目的。德国的柏林与科隆等重要工业城市更是享受到了单次出击轰炸机数量过千的待遇。大规模战略轰炸的战术应用直接导致了截击机的诞生。德国上空的Me262就是一款专为截击而诞生的战斗机。

然而一切随着两声爆炸而结束。1945年,伴随着广岛、长崎的两颗核弹的爆炸,人类迎来了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也迎来了一个新时代--核时代。

在弹道导弹尚未成熟的50年代,战略轰炸机成为了敌对双方进行核攻击的首选。核弹的出现使得即使轰炸机群中有一架漏网之鱼也可能对国家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因此,如何对抗敌方大型战略轰炸机变成了各国空军的首要任务。

1949年,苏联引爆了自己的第一颗原子弹,一举成为有核国家。而于1947年对外透露的图-4轰炸机在1949年也已经形成了战斗力。此时的苏联已经拥有了进行战略核轰炸的能力。

早在1946年美国就已经预见了未来战场上可能要对抗的苏联庞大的轰炸机群。而作为防卫美国天空主力的美国空军前身--陆军航空兵则将拦截苏联轰炸机作为主要任务,而具体措施分为两步:1、改进现有战机,使之可以对抗可能出现的苏联轰炸机群。2、研制空空导弹,提高截击机作战效能。

第一项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以F94C星火截击机为首的改造战机。F-94C型机头装备4具共24枚70毫米“巨鼠”空空火箭弹,取消机枪,部分F-94C两侧机翼前缘各增加了一个十二管火箭发射巢。

核阴影下的天空——美国核空空火箭弹-青年力

然而空军对这种方案并不看好。早在二战空袭德国和日本时美国就已经提出了千机轰炸的设想并付诸于行动,数以千计的轰炸机使得截击机装备的武器在庞大的数量面前显得渺小。而为了保证命中率,F94C往往需要火箭弹齐射攻击才能达成目标,尽管一些飞行员可以做到半齐射,但依然改变不了F94C面临的打完就看着的窘境。

核阴影下的天空——美国核空空火箭弹-青年力

面对数量上的差距,弹药过少的截击机往往无法根本改变战局,日本就是例子。

而第二步项,则是以休斯公司的“猎鹰”系列导弹。

1946年,陆军航空兵向美国各大公司提出指标,这些公司包括熟知的通用电子、瑞恩航空学公司、凯洛德公司以及休斯公司等等。尽管招标公司很多,但陆军航空兵只想要两种导弹,一种是从轰炸机发射用于对抗敌方截击机的自卫导弹,另一种则是从己方截击机发射拦截敌方轰炸机的导弹。其中通用电子的MX-802蜻蜓导弹中标第一项,而第二项则由剩下的公司所争夺。

然而第二项指标却一直没有进展。由于预算问题,美国陆军航空兵先后于1947年3月和7月剔除一大部分项目。同年9月,陆军航空兵正式划分为空军又砍掉了一批项目。1949年,美国空军下马了当初名单中的最后一个项目--AAM-1火鸟。至此,美国空军战后的截击机导弹项目全部被毙、无一幸存。

然而空军却留了一手底牌,那就是以轰炸机自卫导弹名义研发的MX-904导弹。1948年,MX-904被划到GAR(制导航空火箭)系统下并编号为GAR-1,1949年空军撤消了MX-904的载机要求并更换为战斗机也能发射。于是,休斯公司的MX-904变成为了空军对抗苏联轰炸机群的唯一希望。

1951年初,GAR-1定型,并开始相关测试,6月的模拟测试也成功的完成了目标。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由于GAR-1最初是设计在轰炸机发射的自卫导弹,尽管空军在1949年取消了该指标,但上述测试仍然是由F/A/B-25型轰炸机发射的。直到1953年,GAR-1才在截击机上进行了发射试验。而此时,留给美国人的时间不多了。

1952年,图-16喷气式轰炸机首飞;1953年,苏联米亚4轰炸机首飞,并于1954年红场阅兵中首次亮相;同年,图-95轰炸机首飞。

核阴影下的天空——美国核空空火箭弹-青年力

米亚4的出现震惊了美国空军

苏联轰炸机的迅速发展让美国空军的截击方案从诞生开始就表现出力不从心。休斯公司虽然早有预料及时提出了“改猎鹰”方案,但仓促服役的代价是20枚测试导弹只有一枚命中的惨不忍睹的结局。可以想象,这样的导弹在战争中面对苏联轰炸机群时是多么的让人尴尬。

面对苏联日益强大的轰炸机群,美国空军迫切需要一种能够弥补“猎鹰”导弹缺口的、有效杀伤苏联轰炸机群的武器。

面对眼前的烂摊子,美国空军深知依靠目前的截击机,想要阻挡苏联空军是力不从心的。

核阴影下的天空——美国核空空火箭弹-青年力

图-95机群,当时的美国空军面对轰炸机群有些力不从心

值得庆幸的是,一系列的挫折并没有让美国空军失去信心,但很可惜的是时代的特殊性也没有让他回归正路。

我们注意一下时间,上世纪50年代。这个时代可以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疯狂的年代,整个时代就好像吸了毒一样狂热。而让他们狂热的是二战的终结者--核武器。

核武器自诞生以来美国就从没有中断对他的改进,而苏联部署在欧洲的钢铁洪流使得美国不得不利用核武器来制衡苏联。一系列问题最终导致的是核武器的发展突飞猛进--越小,越狠,越危险是那个时代的代名词。

美国空军于1954年提出了空射核导弹的概念,在那个年代,核武器小型化并不是幻想。早在1953年美国陆军的“原子安妮”当量就已经达到了1.5万吨当量,而更小的W-7核地雷也可以达到90吨当量。

M388核火箭弹使用的早期的MK-54(Davy Crockett)弹头,该弹头重23公斤,当量约为20吨。

美国空军的任务一出,马上就有人接手。1954年,地球OL美国工会中数一数二的玩家道格拉斯公司接下了空军的任务开始验证核导弹的可行性。

由于之前休斯公司的经验印证了导弹存在的不可靠性,道格拉斯公司放弃了空军所提出的导弹要求,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简单、可靠的无制导火箭弹。相较比当时的导弹技术来讲,无制导火箭弹不仅维护简单,造价低廉而且故障率也比导弹要低上很多,在战争期间也能够维护生产。更主要的是,飞行员不需要去学习如何操控复杂的制导雷达,直接靠目视对来袭方向的轰炸机发射火箭弹就行。

当然,由于是无制导火箭弹,使得精度并没有保障,但是这对于核弹来说无所谓。

核阴影下的天空——美国核空空火箭弹-青年力

制定好方案后,道格拉斯便展开了相关研发。1955年,道格拉斯正式启动研制计划。为了迷惑可能存在的苏联间谍,“妖怪”更换过好几个代号,最初的代号是“捕鸟犬”(BIRD DOG)随后又改名为“叮咚”(DING DONG)和“大牌”(HIGH CARD),直到最后才将代号定为“妖怪”(Genie)。

在那个如同火药桶的时代,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开战,所以时间便尤其宝贵。在巨大的压力下,“妖怪”进展迅速,由于使用的是成熟可靠的技术,妖怪于1955年末就大致成型。在1956年初,该火箭弹由F-89D天蝎式战斗机进行了首次试射。

核阴影下的天空——美国核空空火箭弹-青年力

妖怪于1957年开始服役,并在1957年7月19日进行了一次实弹发射。

核阴影下的天空——美国核空空火箭弹-青年力

1957年7月19日下午2点,妖怪核火箭弹被F-89J发射后爆炸的照片,此次核试验爆炸威力为1700吨TNT当量

妖怪的射程只有10千米,但取而代之的是3马赫的速度,在面对苏联轰炸机时只需要不到12秒就能到达轰炸机群,半径300米的毁伤范围在密集轰炸机群中是恐怖的,更何况核爆炸特有的EMP脉冲可以毁伤数十公里范围内的机载电子设施,可以降低敌方战机作战效能。

然而,强大的作战效能带来的是巨大的负面影响。“妖怪”毕竟是核武器,爆炸半径仍有百米级别的误差,加上喷气战斗机转变半径至少要达到1500-2000米,挂载武器后的速度更高些,转变半径会更大,一般得需要4-5秒左右才能掉头,这个距离是十分危险的,因此飞行员普遍对这个“妖怪”没有好感。尽管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但在那个核武至上的疯狂年代,“妖怪”还是服役了。

1962年妖怪停止生产,截止至停产,妖怪总共制造了超过1000枚。

1963年6月,妖怪火箭弹的序列号被改为AIR-2系列。

1965年,聚硫橡胶公司开始为AIR-2生产一种改进型发动机,使AIR-2拥有更长的寿命和更大的工作温度范围。这种新发动机的生产一直持续到1978年。

20世纪70年代中期,序列号AIR-2B被重新用来分配给升级型妖怪火箭弹,该升级型妖怪火箭弹可能就是装备了改进型发动机的妖怪火箭弹。

20世纪80年代初,随着妖怪火箭弹的最后一种载机F-106A全部退役,AIR-2火箭弹也全部退役。

AIR-2A妖怪是世界上第一种空对空核武器,在当时也是一种十分有效的拦截轰炸机武器,但时代的特殊性注定了这种武器的缺陷,在一个核武至上的时代,“妖怪”只是一个个疯狂实验中的九牛一毛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