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期间,代表、委员们对“日杂”的批判不绝于耳。难忘前些天,一伙年轻人在南京紫金山穿着二战时日寇军服拍照并传播的新闻引爆网络,令“日杂”这个群体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之所以说“再”,是因为这并不是这个群体的“第一次曝光”。这个群体无限崇拜日本军国主义在二战中的“赫赫武功”,甚至发出了“父母赐我支那(对中国的蔑称)身,皇军赐我大和魂;我把支那深痛恨,支那将来誓不存!”的叫嚣,以梦想成为“大日本皇军”为荣。

日本兵口述: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青年力

↑2018年2月南京紫金山“日杂”留影事件

日本兵口述: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青年力

↑2017年8月上海四行仓库“日杂”留影事件

日本兵口述: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青年力

↑2014年山东泰安“日杂”身穿宣扬军国主义T恤寻衅事件

日本兵口述: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青年力

↑时期不明,但可确定是在中国某地的“日杂”留影

        这些人似乎无限向往成为曾经的日本侵略者,享受着装扮成侵略者的样子四处招摇。其实,经历过那场战争并侥幸活到战后的日军士兵,大多数并不怀念那段岁月。因为那段岁月其实充满了痛苦与灾难,对这些人来说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可能只有没有经历过那段历史的人,才会以为那段历史“闪耀着缤纷的五彩霞光”。好在,有些日军士兵将那段经历写成了回忆文章,供后人阅读,我们也可以更详细地了解那段历史。

案例一:日本士兵水野靖夫的回忆整理

被军国主义宣传吸引,成为日军志愿兵

1920年,水野靖夫出生在日本千叶县馆山镇的一个小康之家,他是家中的三子。当时,日本全国都有浓厚的“加入军队为天皇尽忠”的氛围。馆山镇上经常出入的日本海军、官至骑兵中尉的亲戚和村子里为在卢沟桥事变中死亡的本村出身的士兵修筑的雄伟墓碑,无时不刻不在强化这种氛围。

日本兵口述: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青年力

▲当时整个日本社会都弥漫着军国主义的恶臭

水野靖夫最终于他18岁那年偷偷地瞒着家里向村子里的征兵单位“兵役股”递交了申请成为志愿兵的申请书,主动申请加入军队,最终顺利成为了一名志愿兵。

日本兵口述: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青年力

▲水野靖夫撰写的回忆录《反战士兵手记》书影

黑暗的军队,“极恶”的兵痞

当水野靖夫真正进入军队后,才发现他在入伍前所见到的各种军队的美好与光荣全都与事实相差甚远,眼前只有等级森严、黑暗反动的封建军队和穷凶极恶、欺软怕硬的兵痞

日本兵口述: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青年力

▲日本士兵斋藤邦雄的回忆漫画《陆军步兵漫画物语》

二战中的日本军队,是典型的旧军队,军内等级森严,并且有着难以逾越的等级鸿沟,军阀作风随处可见。在这种制度与氛围下,上级欺压下级,兵痞欺负新兵成为了军队内部的普遍现象。因为水野靖夫是志愿兵,兵痞们以“趁着他还没成为下士官,赶紧欺负一下”的诡异逻辑,频频受到兵痞们的“照顾”。

日本兵口述: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青年力

▲日本士兵斋藤邦雄的回忆漫画《陆军步兵漫画物语》

入伍后的水野靖夫以及一干新兵们,要给上级擦皮鞋、洗衣服、打扫屋子和端菜端饭,忙得团团转,很难获得足够的休息时间。有些新兵因为受不了这种生活,夜里会躲在被子里哭泣,但哭声一旦被老兵发现,所有的新兵都会被拉起来排成一排被老兵殴打,最终新兵们只能躲在厕所里哭。在日常生活中尚且如此暴力横行,在军事训练中就更不必说了,新兵如果在训练中稍有差池,等待他的就是各种殴打与变态的惩罚。

日本兵口述: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青年力

▲日本士兵斋藤邦雄的回忆漫画《陆军步兵漫画物语》

军队偷窃成风,每个人既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

军队内部不仅暴力横行,连对官发物品偷窃事件也四处可见,其中最遭殃的莫过于新兵,因为他们往往是被小偷光顾的主要群体和小偷的主要群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因为在当时的日本军队中,官发物品被视为是“天皇陛下的下赐品”,意义极其重大,所以任何一点点的丢失都是不可容忍的。这造成的结果是哪怕丢失了一双袜子,也是极其严重的恶性“事件”,事件发生后,所属部队的全体新兵都要挨打(至于为什么是新兵挨打,因为不管是新兵丢了还是新兵没看好东西导致丢了,都是新兵的责任!)。

日本兵口述: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青年力

▲日军新兵

新兵挨打之后,还要去将丢失的物品“找回来”。名为“找”,其实就是再去别的部队偷。这样的结果就是日军内部的偷窃事件形成恶性循环,层出不穷,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最后为了防止官发物品尤其是衣物被服丢失,即使在晒衣场晾晒的衣服也要派兵把守,仿佛宝藏一般。

日本兵口述: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青年力

▲日军“入城式”

在中国:长官骄奢淫逸,士兵如履薄冰

1939年5月,水野靖夫所在部队被派往中国,经过七天七夜的海上漂泊,运兵船最终在青岛靠岸。到达青岛后,水野靖夫又乘上了前往济宁的火车,在济宁下车后,水野靖夫所属部队便步行前往驻地——汶上(今山东省济宁市汶上县)。

日本兵口述: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青年力

▲行进中的日军

到达中国后,水野靖夫充分体会到了长官们是如何骄奢淫逸的。有的日军参谋单纯为了想吃日本寿司,就要专门派飞机去大阪将其运到中国来。但是这骄奢淫逸的生活,和水野靖夫这样的普通士兵毫无关系。

日本兵口述: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青年力

▲二战中的日本军官

水野靖夫到达汶上第二天,所在部队就进行了改编。部队被分为许多小分队,派往县城周围的各个碉堡中,剩下的部队则驻守县城,并定期轮替碉堡中的日军。虽然在某些影视作品中,日军在中国耀武扬威,甚至还有“一个鬼子抢一个村”的传闻,但至少从水野靖夫的回忆上看,当时的日军在城内严厉禁止单人夜间外出,在城外则严格禁止日军脱离大队独自行动。因为当时的抗日活动其实非常频繁,抗日武装袭击落单日军的事件时有发生,就连普普通通的商人农民也可能在某一天加入到抗日武装的行列中,按照水野靖夫的话说:“只要你不留神,真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从后面挨上一镰刀或一锄头。”

日本兵口述: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青年力

▲日本士兵斋藤邦雄的回忆漫画《陆军步兵漫画物语》

时时刻刻都处于这种紧张气氛下的日军,尤其是其中来到中国时间较长的日军,已经出现了心理变态,变成了“恶鬼”。他们为了缓解思乡之情和处于异国他乡、“敌境”之内的恐惧感,便对中国人民施加惨绝人寰的暴行, 从毫无理由的枪毙、砍杀到奸辱和虐杀,种种残忍的暴行都被这些日军发明出来。他们明知道这种行为会招致报复,但是又因为恐惧报复,每次都试图“斩草除根”,犯下更严重的暴行。这些被军国主义所洗脑、被战争所逼疯的日军士兵,最终的归宿就是死于正义的制裁,即使侥幸回国,下半生也注定生活在梦魇之中。

日本兵口述: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青年力

▲实施暴行的日军

被八路军俘虏,获得新生

如果水野靖夫继续待在日本军队中,可能他也会变成一个恶鬼一样的日本士兵。但幸运的是,他在1939年的梁山战斗中被八路军所俘虏。最开始,他以为自己会被八路军“大卸八块”,所以始终对八路军的优待俘虏政策充满了不信任,还试图逃跑。但在一次失败的逃跑经历后,水野靖夫放弃了逃跑的念头。

日本兵口述: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青年力

▲八路军山东纵队

后来,在八路军政工人员的教育下,水野靖夫的思想发生了转变。他认识到了日本军国主义是全世界人民包括日本人民共同的敌人,“上了梁山”,成为了一名“日本八路”。他先后曾在抗日军政大学教授日语,并参加过对日本士兵的反战宣传工作。1946年,水野靖夫归国。

日本兵口述: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青年力

▲上面的照片中左一为水野靖夫

         水野靖夫作为一名日军士兵,能在机缘巧合之下加入到正义的一方,并安全活到战争结束,无疑是十分幸运的。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像他这样的人并不多。在他的回忆中,对于日本军队内部的黑暗有了一定的介绍,对于日本军队的暴行描写更为详细。在接下来的文章中,我们将目光对准另一名与水野靖夫经历相似的日军士兵,他叫小林清。

 

注释:

①军阀作风: 指在军队内部将士兵当作自己的私有财产随意打骂侮辱,对外将群众当作猎物随意抢劫、掠夺等种种与社会公序良俗相违背的行为。

②志愿兵:自愿当兵,会被优先提拔,比被征召入伍的义务兵成为曹长、军曹、伍长的基层军官即“下士官”的可能性更高。

③官发物品:国家配备的武器、装备、被服等物品。

④日军参谋:日本军队中的参谋地位很高,某种意义上可以为所欲为。

⑤“大卸八块”:日本军队中一直流传着中国军队会虐杀俘虏的传闻,这些传闻往往都是日军军官们有意散播出去的,所以“与其被虐杀,不如战死”成为了当时日军士兵的普遍共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