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伟:打击精日的新动向-青年力

近期精日猖獗、引起众怒,很多人要求专门立法对付这帮人渣。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多次明确表达了观点:这种做法并非最佳,因为是被动的、消极的、防守的,甚至是懒政、是不作为!

道理很简单:法律的本质就是规则,规则通常是抽象的、滞后的,事事都要找到精确具体的规则其实是不作为,反而会变相鼓励精日们设计巧妙的方式来规避法律,因为新法不涉及旧事的处理。

假如针对妄言南京大屠杀立法了,可是抗日战争中还有无数惨案,包括济南惨案、平顶山惨案、潘家峪大屠杀、镇江惨案、平阳惨案、潘家戴庄惨案、厂窖大屠杀、珠海三灶岛惨案、五一大扫荡、北瞳惨案、桂林毒气战、鲁西细菌战、滇西细菌战……更不用说形形色色的蚕食、清乡、扫荡、三光的死难者!如果有精日侮辱这些死难者,是不是我们要继续立法细化条文才能处理?

还有重庆轰炸的死难者(1万)、长沙大火的死难者(3万)、扒开花园口导致的死难者(89万)、黄泛区1200万死伤枕藉的灾民,如果他们被精日侮辱,是不是我们要继续立法细化条文才能处理?

推而广之,解放战争中地主还乡团杀人无数、解放后的剿匪中也有群众死伤、抗美援朝中有18万志愿军战士牺牲,如果他们被类似精日的混蛋侮辱,是不是我们要继续立法细化条文才能处理?

师伟:打击精日的新动向-青年力
师伟:打击精日的新动向-青年力

……

那我们要这样的法律干什么?

从大处讲不能保卫国家政权、从小处看不能平息群众怒火,法律成为法律党的玩具。这难道是我们希望的法治吗?

要知道其实所谓的精日就是汉奸,我们和它们的矛盾不是人民内部矛盾、是敌我矛盾,它们是专政对象,属于从重从严处理的对象。

要处理这帮家伙其实很容易,从现行法律中很容易找到适用的条款,就看我们愿不愿意这样做了!比如——

寻衅滋事罪——

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颠覆国家政权罪——

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一款 组织、策划、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对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对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刑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二款 犯本章之罪的,可以并处没收财产。

刑法第五十六条 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应当附加剥夺政治权利。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 以造谣、诽谤或者其他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刑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二款 犯本章之罪的,可以并处没收财产。

刑法第五十六条 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应当附加剥夺政治权利。

……

师伟:打击精日的新动向-青年力

显然,法律定得清清楚楚的。因此如前所言,关键是肯不肯出手,畏首畏脚地等特别精细的法律规定是被动的、消极的、防守的,甚至是懒政、是不作为!

仅仅轻描淡写地行政拘留精日、这对这帮不要脸的汉奸简直是纵容和鼓励,让法律变得愚蠢可笑,降低政府的公信力、从而有利于内外敌人的捣乱和推墙。

再说一遍,精日就是汉奸、就是敌人!

对汉奸和敌人有什么客气的!

好在今天看到一个新动向——

今天(11日)下午,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南京 发布警方通报,两名男子通过网络发布极端言论寻衅滋事,被南京警方刑事拘留。

其中,微信名为“圣诞老人”的男子被刑拘,是因其在微信群中发布“南京就是一个坑,应该让日本人在(再)屠杀一次”等违法言论。

师伟:打击精日的新动向-青年力

注意这个混蛋被刑事拘留的原因正是我上面谈到的寻衅滋事——这说明只要愿意出手,现行法律中的确有明确的、适用的条文。

那还立个什么新法啊,现有法律足以镇压精日,关键问题是我们是不是能够主动出击!

是的,早该主动出击了,否则群众看不下去了——

3月11日,明孝陵满独分子张某某穿满洲国服装,留伪满族国发型,到明孝陵拍照发满独宣言,攻击诬蔑汉族正确历史观,被围观路人发现,激起民愤。最终他遭遇了正义的审判,南京人民不可能容忍一个精日分子在这个发生过大屠杀的民族惨痛记忆的土地上嚣张;汉族人民也不可能容忍一个制造了法西斯大屠杀王朝的复辟分子在汉族民族的祭祀之地亵渎我们的文化。

最终他群众摁翻剪了辫子。

大快人心!

这是现场情况——

师伟:打击精日的新动向-青年力

这是这厮平日丑行——

师伟:打击精日的新动向-青年力

显然,警民联手,搞搞新时代的人民战争,这些新时代的汉奸分分钟被灭掉!

这,就是打击精日的新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