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主要介绍了日军士兵水野靖夫从入伍至被俘的经历。在这一篇文章中,我们将主要介绍日军士兵小林清的经历。

小林清出生于一个大阪的商贩家庭,他于1938年春天被强征入伍,并于当年年底被派往中国华北。可能因为是被强征入伍或在军队时间较长⑥的关系,在他的回忆文章中,有着大量介绍军队生活细节的内容,是了解当时日军内部情况的珍贵资料。

案例二:日军士兵小林清的回忆整理

1

强征入伍,受尽屈辱

小林清于1918年出生在一个商贩家庭,1938年春天被强征入伍。当时,因为日本军国主义的宣传和洗脑,接到征召令后小林全家都很高兴,亲朋好友还上门赠送礼品。小林清的父亲也鼓励小林清说:“你在军队里好好地服务,效忠天皇,为国争光,不要给我们家里的人丢脸。”当时的小林清本人也对日本军队充满了憧憬与向往。

日本兵回忆: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新)-青年力

▲侵华日军宣传“武功”的海报

但进入军队以后,小林清发现真实的军队生活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入伍后,军队中的长官和老兵对小林清这样的新兵的态度发生了极大的转变,从入伍前的平和转变为入伍后的严厉。军队又给新兵们发了一套旧军服,用来在日常训练于军营内活动中穿着,新军服则被整整齐齐地放在床上,待外出活动时穿着,这从某种意义上谕示着日本军队的“两副面孔”。小林清从此开始了自己痛苦的军营生活。

日本兵回忆: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新)-青年力

▲日军征兵海报

军营中要求每天早晨六点起床,每人只有15分钟的穿衣、洗漱时间。随后所有士兵要到将近两公里外的操场上集合。如果有人迟到、军容不整齐,就要被长官殴打。如果有人的绑腿没有绑好,就要被强迫在操场上奔跑直到绑腿跑散,之后再被长官殴打正式训练中,暴力也随处可见。例如在一次射击训练中,小林清就因为射击成绩不佳被教官惩罚,与另一名成绩不好的新兵互相打耳光三十次。最终,二人红肿着脸,还要口是心非地对教官说:“谢谢您的教育。”

日本兵回忆: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新)-青年力

▲日军士兵合影

长官和老兵们不仅在训练期间热衷于使用暴力,在日常生活中也经常找各种理由欺负新兵。小林清的小队长就喜欢每天睡前强迫士兵背诵《军人敕谕》和《典范令》,如果背不出来,就要在榻榻米上爬行,从他的胯下钻过,或者命令几个背不上来的士兵互相厮打或者学狗叫。有一次,小林清的军队配发的针线包中的一根针丢了,被曹长发现后,竟然打了他四十个耳光。恰逢第二天家属来探望,面对来探望的母亲,他只能谎称是得了牙疼。

日本兵回忆: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新)-青年力

▲日军士兵合影

日本军队虽然训练严苛,但是吃饭时间却很短,只有15分钟的时间。其中新兵要承担为整个联队的领餐任务,并且在军官和老兵先就餐后才能再就餐,这就导致新兵往往还没吃饱,用餐时间就结束了,不得不离开食堂。不仅吃不饱,穿不暖,还要经常被长官和老兵殴打欺负,这就是小林清这样的新兵在日本军队中的生活。

2

来到中国,受尽苦楚

1938年11月,随着日本侵华战争规模的扩大,小林清所在部队也被调往中国,与水野靖夫一样,小林清首先来到的,也是中国的青岛。之后,小林清被分配到了驻守在烟台附近的福山县的独立混成第五旅团第十九大队第二中队。

日本兵回忆: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新)-青年力

虽然来中国之前,小林清的教官便说:“你们去中国,是一次非常好的官费旅行。”但是当真正踏上中国的土地后,小林清才发现事实与想象的距离到底有多大。不仅满目疮痍令他吃惊,就连军队中的黑暗与腐败也相比国内变本加厉。

日本兵回忆: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新)-青年力

小林清在中国见到的第一个长官,是一名叫岗山的曹长,岗山见到小林清的第一面,就是向他索要贿赂。小林清和很多士兵一样给了岗山贿赂,但是岗山却并没有因此变得和蔼一些。有一次,小林清因为一时疏忽,领扣没有扣上,岗山就将这枚扣子扯了下来,并打了小林清两个重重的耳光。这还没有结束,岗山又罚小林清在肩膀上挂上破布条、手举着破扫帚,像游街一样并喊叫“我升为参谋长,特来参拜诸位!”见到此番景象,见者自然是哄堂大笑。事后小林清百般央求,岗山才归还了那枚扣子。

不仅军官和老兵们对新兵更加恶劣,军队的伙食也频频被克扣。按照规定,日军士兵每人每顿有半斤粮食的定额,这对于每天都要激烈运动的年轻人来说本来就不多,但就是这样的额度,还经常达不到。因为粮食往往会被长官们克扣,并偷偷卖给在中国的日本侨民。这种克扣被军官们谎称为“减食训练”,即“练习饿肚子”。

日本兵回忆: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新)-青年力

▲日军在中国的无恶不作,与日本军队的反动黑暗密切相关

面对这种情况,大多数新兵都饥肠辘辘,有的偷老兵的剩饭吃,有的则趁着站岗的机会去外面找些吃的。即使找到吃的,也必须偷偷地吃,防止被人看见,于是厕所成了偷吃东西的普遍场所。不仅供应量不足,日军士兵的伙食质量也急速下降,从最开始的大米到后来的小米、山芋、高粱甚至土豆。军队的罐头也大不如前,最早的军用罐头里均是各种肉类,随着战争的持续,罐头里只剩下了豆子和海带。

不仅主食越来越差,士兵的菜也越来越惨,到最后只有水多菜少的南瓜汤、茄子汤和白菜汤(都快赶上红米饭,南瓜汤了)。士兵的伙食之所以如此差劲,其主要原因是日本军官们对士兵伙食的大幅度克扣,后来在小林清等一些士兵集体发动“罢食”后,军官们减少了克扣的程度,伙食才有所改善。

日本兵回忆: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新)-青年力

3

日本军队,黑幕重重

正如前文所零星提到的那样,日本军队的内部,是充满了各种黑幕与不平等的。长官们往往可以随意的命令下属做任何事,也可以随意的克扣下属的给养,这种情况在远离日本本土的中国达到了某种登峰造极的程度。前文提到过,一些在中国的日本军官会动用飞机从日本运来食物。这种活动十分频繁,根据小林清的回忆,军官们经常会餐,而会餐的伙食费则有很大一部分会从士兵的伙食费中支出,军官们的腐败可见一斑。但这其实只是日本军队内部黑幕的很小一部分。

按照当时的制度,来到中国的日军一、二等兵每个月有八元八角的薪资,上等兵为十元二角四分,伍长为十四元二角四分。军官们则要高得多,一个准尉每个月就有高达一百二十元的薪资。军官们不仅工资比士兵们高得多,每年还能领到两笔赏金,赏金在1939年以前士兵也有,但1939年后士兵的赏金被取消,军官的则保留着。士兵与军官在基本薪资上就有着天壤之别,更不要说军官们还可以通过各种手段中饱私囊了。

普通的日本士兵的薪资不仅不高,还会被各种理由“暂扣”,之所以要加“”,是因为这无限接近于扣除。每个士兵的薪资在发到手上之前,要先被扣除“贮存金”,类似于一种强制储蓄,士兵要领取贮存金,则需要中队长级别的人来盖章,但中队长往往会以各种理由拒绝盖章。一般来说,新兵要被扣除三元的贮存金,老兵则相对宽松些,而军官只需要交纳五角钱就可以了。贮存金理论上归野战邮政局管理,但是军官私自花费的事情时有发生,军官们不愿意士兵领取贮存金,有一大部分的原因就在于此。日本兵回忆: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新)-青年力

▲反战同盟制作的反战海报

士兵的薪资不仅要扣除三元作为贮存金,还要花费至少五元用来购买战争公债。这种公债分为五元和七元两种,期限二十年,由国家负责偿还。虽然这种公债不是强迫购买,但是因为与士兵的升职挂钩,所以大多数士兵都硬着头皮购买,若急用钱的话便偷偷地折价卖给日本侨民,一般要比面值低两元左右。普通士兵八元八角钱的薪资,在去掉三元的贮存金和五元的公债后,只剩下区区八角钱,而当时的物价,一杯咖啡就要八角钱,就更不要提平均一瓶高达四元五角的酒了。

不仅士兵的正常配给伙食和薪资被长官们“花式克扣”,日军高层发给士兵的福利补给品也被长官们中饱私囊。日本高层为了改善士兵待遇,规定每星期发给日军士兵名为“下给品”的福利物品,包括四十支纸烟、一瓶酒和一斤甜点,如果这些物品能百分百发到士兵手里,确实能改善不少士兵的生活,但是这些物资全部都会被长官克扣,并拿到军队内部的“酒保”那里去贩卖。本来免费发放的东西,士兵竟然还要再花钱才能买到。

在长官们的压榨下,前来中国的普通日本士兵们生命时刻受到威胁,甚至连薪资都不足以养活自己,于是一些士兵开始写信给家里,希望家里寄点钱来。这笔钱,自然又被贪得无厌的长官们盯上了。因为当时的士兵信件是需要经过军官们的审查才能到士兵的手里的,所以军官们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拆开士兵的信件,并把士兵家里人寄给士兵的汇款单偷偷摸摸地扣下。这种扣下士兵汇款单的行为,军官们往往是看人下菜碟,专找老实的新兵,因为他们大多数都不敢声张。

日本兵回忆: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新)-青年力

而新兵们即使鼓起勇气去找长官讨要钱款,其结果也往往是悲剧告终。小林清所在的中队有一姓平田(不叫真悲剧平南)的新兵,家里为了接济他的生活,寄了三十元钱给他,但他却一直没有收到。后来平田写信询问,家里告知确实给他寄了钱,并且这是卖掉家里的唯一一块田地换来的钱,接到信的平田去野战邮政局查问,得到的结果是他的三十元钱已经被中队长山本中尉领走了。愤怒的平田去找中队长理论,中队长却反咬一口,说平田玷污了“皇军的荣誉”,将他毒打一顿,直到其他士兵求情才停止了暴行。当天夜里,平田就切腹自尽了。

从前面的故事可以知道,山本中队长是一个冷酷并且残暴的军国主义分子,但是有一件事,却令他都流下了几滴眼泪。小林清所在的中队里还有一名姓长谷川的二等兵,是贫苦农民出身,他特别吃苦耐劳,别人眼里不可能的事,他都能默默地忍受下来。一次战斗中,长谷川战死了,在给长谷川开追悼会的时候,山本中队长拿出了一封长谷川家里给山本中队长写的信,信里竟然希望山本中队长能找机会让长谷川战死!因为此时长谷川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信的原文是这样的:

我们全家陷入贫困饥饿之中,饥寒交迫,已无生路。虽然这样做对不起我那孝心的儿子,但是,还是请中队长想法让我的儿子长谷川快点战死吧,除了指望他那笔战死抚恤津贴外,再也没有别的生活出路了。

面对父辈竟然希望靠儿子的死来换取抚恤金以生存下去的家庭,就连山本中队长这样的恶魔都流下了眼泪。但是整个灾难,不就是因为他这样的军国主义者太多,才造成的么?

日本兵回忆: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新)-青年力

▲日本军国主义者们

4

幸运被俘,走向新生

1940年秋季,小林清在一次战斗中被八路军俘虏了。当时小林清所在的小队被八路军的大部队包围,因为小林清是机枪手(应该是轻机枪),所以小队长命令他殿后。小林清边打边后退,打光了子弹后才发现,其他人包括装弹手都已经跑远了,这时的小林清才开始抱着机枪奋力的逃跑。结果在逃跑中,被八路军投掷的石块打中头部,晕倒被俘。

日本兵回忆: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新)-青年力

▲日本兵时期的小林清

与水野靖夫一样,小林清被俘后,也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忐忑与抗拒。但最终在八路军政工人员的疏导与劝解下,也加入了八路军,并做了很多有益于反法西斯事业的工作。

日本兵回忆: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新)-青年力

▲前排左二为加入八路军后的小林清

(以上资料部分出自二人撰写的回忆书籍《反战士兵手记》和《一个“日本八路”的自述》)

注释:

①小林清于1938年春被征召进入军队,于1940年在与八路军的作战中被俘虏。水野靖夫则于1938年自愿加入日本军队后,于1939年在与八路军的作战中被俘虏。

②可能是出于宣传的目的,日本军队在面对国民时有意识的表现为威武但平和的形象,极力表现出一副和睦的形象。小林清回忆中有一次军队集体走出军营看电影的例子,过程中,面对日本民众,平时严厉的军官也会语气和蔼起来。民众对小林清这样的军人投来羡慕的目光,但小林清自己却无比向往民众的自由。

③酒保:日本军队内部小卖部的代称,士兵可以在这里购买到相对市场价格较为便宜的商品。

        结语万恶的日本军国主义,人类社会的公敌

看了以上两个二战日军士兵的亲身经历,想必读者对二战中日本帝国主义的反动透顶与其“对内压迫、对外侵略”的邪恶本质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二战中的日本军国主义不仅是中国人民的敌人,也是日本人民的敌人,更是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共同的敌人。

日本军国主义者们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与“万世一系”的反动统治,悍然发动了令本国人民与世界人民都陷入痛苦之中的侵略战争。他们用花言巧语与威逼利诱迫使日本人民加入到不义的战争中,又将被蒙蔽的日本人民当作自己四处侵略的资本。最终这些军国主义者们逃脱了惩罚,而广大的日本的人民却只能被世界人民的复仇怒焰所炙烤,流血流汗又流泪。这一切的缘由是什么?就是万恶的日本军国主义!

日本兵回忆: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新)-青年力

▲日本的右翼军国主义者

那些崇拜日本军国主义的人,不仅仅是在对全世界曾经被日本军国主义所伤害过的人民犯罪,更是对那些饱受军国主义之苦的日本人民的犯罪。这种世界之敌一般的日本军国主义,就连对待自己的士兵、自己的国民都如此刻薄寡恩,更何况那些“二鬼子”汉奸?恐怕正如国防大学教授徐焰教授所言:“日军只会拿你当猪!”

日本兵回忆: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新)-青年力

▲被枪决的汉奸

题外话:警惕铭记不是为了盲目抵制

虽然说我们要时刻警惕日本军国主义,但是不等于说要将日本的一切事物都一概排斥。这种“非此即彼”的逻辑既不合时宜,也不符合反对日本军国主义的基本原则。正如同某部苏联老电影《解放》中的苏军士兵对一名德军士兵所说的:“我们要消灭的是法西斯主义!而不是要消灭你。”而日本人民通过辛勤劳动创造的各种劳动成果与艺术成就,我们自然应该给予最基本的宽容。

日本兵回忆: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新)-青年力

▲苏联电影《解放》剧照

当然,我们不能否认,有些日本军国主义者热衷于在各种艺术作品中掺入宣传日本军国主义的元素与内容,这就需要观者能有一双雪亮的眼睛,发现其中的宣传军国主义的内容并主动剔除掉其影响,安心地欣赏艺术。正如同老话讲的:“面对帝国主义的糖衣炮弹,我们可以把糖衣吃掉,炮弹再打回去。”

日本兵回忆: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新)-青年力

▲某些动漫的制作人员中,混进了军国主义者

(END)

新闻速览

8日上午,外交部部长王毅就热点问题回答记者提问,谈及中日关系,他说:只要日方不犹豫、不折腾、不倒退,中国愿与日方相向而行。

会议结束准备离场时,大家仍争先恐后提问。

现代快报记者大声喊话:“外长,对近来‘精日’分子不断挑衅民族底线的行为,您怎么看?”

虽然现场很嘈杂,但王毅外长听清问题后,严肃地手一挥,怒斥部分“精日”分子的行径:“中国人的败类!”

日本兵回忆: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新)-青年力

PS:就在这篇文章还在修改的时候,传来了南京明孝陵出现了疑似“日杂”分子涉嫌寻衅滋事的消息,笔者不清楚这位与那些“日杂”有没有确实的联系,但是在这个举国上下对“日杂”一片批评之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有关部门齐声呼吁立法,禁止并惩办“日杂”的时期,这种在敏感地区身着敏感服装有意制造矛盾的行为,笔者真的很难相信这只是巧合。

日本兵回忆:看看“日杂”们向往的军事生活是什么样子!(新)-青年力

▲疑似“日杂”人员在南京明孝陵寻衅滋事,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