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金走了,享年76岁,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一丝哀伤和不舍。

从白天到黑夜,到微信到微博,从娱乐圈到营销号,到处在刷屏,还有这样的煽情文案:

“他出生于1942年1月8日,这一天刚好是伽利略三百年忌日,他逝于2018年3月14日,这一天恰好是爱因斯坦诞辰139年周年。”

放过霍金,他不是仁波切,也不是阿凡达-青年力

这是唱哪一出?桃园三结义?

我,伽利略,我,爱因斯坦,我霍金!在此结为异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阿门!

许多人是带着小资情调,文青感触,把霍金看成一位某种事业的受难者,不像是科学家,更像是仁波切。

接下来是不是应当去牛津附近寻找一下转世灵童?(马上又有行家出来说,错,他是剑桥的!)

实际上,科学家跟普通民众之间,隔着一道很深的鸿沟,他们之间的桥梁往往是爱国主义和科学家对人类生活的贡献。

要让玄奥莫测的科学走近民众,必须要有一些科学家扮演讲解员角色,让神秘面纱能掀开一个小角。

卢瑟福曾经说过:任何物理学说,若不能向酒吧女待者解释清楚,就不是好学问。

关于这段话一般人如何理解?第一个问题就是卢瑟福是谁?

好吧,因为卢瑟福身边没包装团队,百度了解下。

回到霍金,他为了让宇宙奥秘的研究能对大众进行一次科普,在1988年出版了《时间简史》。

当《时间简史》卖到一百万册时,美国《时代》周刊发布一份调查数据:在购买者当中,能够读完一遍的人,不到百分之三。大多数人会将书摆在客厅的显眼位置,他们不愿意被朋友认为没读过《时间简史》。

1989年,霍金同门师兄彭罗斯出版了另一部科普著作《皇帝的新脑》,一上市就登上了非文学类图书销量第一宝座。

彭罗斯比霍金大11岁,亦师亦友,1988年两人一起获得了沃尔夫物理奖。没出书之前,彭罗斯在社会上几乎毫不起眼,出书后,声名大振。

能将《皇帝的新脑》看完的人,比《时间简史》还要少,因为里面的公式太多了。然而,这不影响许多人在书柜显眼处同时摆上这两本书。

说这些不是要嘲弄科学家为拉近与民众之间距离所做的努力,而是想说这种尝试是何等的事与愿违?

有人说至少霍金唤起了人们对科学的欲望,真的有吗?宇宙理论在二战之后,带动起来的是外星人新闻。

放过霍金,他不是仁波切,也不是阿凡达-青年力

UFO这股风潮,是从美国掀起来的,科学探索留给媒体的印象只有“外星人”,1947年开始,美国佬不断发现了UFO,有的声称跟外星人说过话,有的声称跟外星人兜过风。

英国佬忍不了,凭什么让美国佬天天发现外星人?于是,英国也发现UFO了,老子还跟外星人啪啪啪呢!媒体一看这话题销量不错,更是推波助澜,影视剧岂甘人后?然后就成为世界奇观。

但是,只要仔细研究,在七十年代之前,可以发现外星人只喜欢跑到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地盘玩。

苏联也怒了,西伯利亚马上发现了外星人尸体。

南美洲也不甘落后。

放过霍金,他不是仁波切,也不是阿凡达-青年力

中国2013年还有人把外星人尸体放冰箱里,网上一片热炒,后来被公安同志上门教育。

外星人问题上导致一个现象,人们认为科学家不说实话,有“阴谋论”。

但我们可以注意一下,霍金在这个问题上并不是跟民众对立,而是提醒人类要避免接触外星文明。

霍金离不开运作团队,这个团队使他一直保持舆论热度。并不是说霍金在沽名钓誉,而是某种难以琢磨的因素在发挥作用。

放过霍金,他不是仁波切,也不是阿凡达-青年力

媒体,出版商,好莱坞是霍金走红的另一只重要推手。

如果霍金,按照正常的人生规划走科学路线,名气也许跟彭罗斯,惠勒,陶恩在一个水平线,当然,不排除霍金能取得更出色的成绩。

霍金是剑桥的,彭罗斯是伦敦大学的,他们的博导都是牛津的西雅玛博士。霍金七十年代的黑洞爆炸效应论文,得到西雅玛高度评价,“物理学史上最出人意料最漂亮的论文之一”,这也奠定了他在物理学上的历史地位。

说些百度没有的吧,霍金成年之后,面临着两条路的选择:

一,实验物理学家。

二,理论物理学家。

在一次暑假,他去了格林威治天文台,给台长伍莱爵士当助手,伍莱要霍金测定望远镜里一对双星数据,霍金没有完成,从此也就放弃了实验物理学这条路。

对于他后来身体状况来说,选择理论物理学是完全正确的。霍金毕业留校工作,剑桥分配给他一幢维多利亚式房子的底层套间,在他犯病后,校方铲平了他家门口台阶,方便轮椅进出。

他的工作地点是在数学与理论物理系,15分钟路程。

他跟吉本斯共用一间小办公室,非常小,只能放两张桌子和一块黑板,他们研究课题就是黑洞理论。只是霍金出名后,吉本斯被媒体遗忘了。

政治上来说,英国需要一位身残志坚的科学家,而且霍金因为语言困难,不会导致政治麻烦。

英国三四十年代最出色的科学家,政治上几乎全是左派,没有人可以对政治免疫,他们的组织就是“剑桥反战协会”,大咖有:

贝尔纳

霍尔丹

李约瑟

布莱克特

迪拉克

哈代

……

更激进的主张搞物理革命,他们是:

海森伯格,薛定谔,费米,鲍林,玻恩……

从欧洲来看,法国成立了“人民阵线”,最具有战斗精神的马克思主义物理学家都加入了这一阵线,约利埃.居里是阵线的科学次长。

放过霍金,他不是仁波切,也不是阿凡达-青年力

在美国的爱因斯坦是社会主义者,奥本海默偏左……

为什么顶尖的科学家基本偏左?因为不想被资本奴役,让科学成了赚取利润的工具。

霍金呢?虽然不能正常说话,但从他的一些晚年思想来看,他也是倾向社会主义的。

如果将来真的有霍金学这门专业,研究霍金可以有三个角度:

科学上的霍金

政治上的霍金(虽然很淡)

媒体上的霍金

网络盲目跟风者,往往有哭错坟头的感觉,被媒体引向了一个并不悲哀的悲情气氛之中。目的是为了表达给朋友圈看的,就像客厅里的《时间简史》。

台湾媒体甚至分析出了霍金的十种身份,从影视巨星到慈善家,钢铁侠,应有尽有。

他们以为霍金是什么?阿凡达?

不管是仁波切式的装腔作势,还是阿凡达式的五彩缤纷,都不是真的在纪念霍金。

如果能让这些潮水般的跟风朝圣者,因此暗下决心提高科学素养,也算是霍金功能无量了。

放过霍金,他不是仁波切,也不是阿凡达-青年力

只是拜托他(她)们将来不要到网上高呼:拒绝被移动基站辐射!

功:W=Fscosα(定义式){W:功(J),F:恒力(N),s:位移(m),α:F、s间的夹角}

重力做功:Wab=mghab {m:物体的质量,g=9.8 m/s2≈10 m/s2,hab:a与b高度差(hab=ha-hb)}

焦耳定律:Q=I2Rt {Q:电热(J),I:电流强度(A),R:电阻值(Ω),t:通电时间(s)}

真空中光速 c 299792458 m·s-1 3.00×108 m·s

万有引力F=Gm1m2/r2 (G=6.67×10-11 N·m2/kg2,方向在它们的连线上)

放过霍金,他不是仁波切,也不是阿凡达-青年力

努力呀!哭完霍金,别忘了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