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些眼中,美国一直披戴着一袭华丽长袍,长袍上绣着四个金字“民主自由”,捧着袍尾跪伏前行的精神美国人一眼望不到头。

世人对美国的看法:

强大,因为民主自由

富裕,因为民主自由

发达,因为民主自由

……

美国:一个被误解最深的国家-青年力

然而从历史演变过程来看,一切只是美丽的谎言,误解来自两个因素:

一,主观上,弱者对强者,穷人对富人的盲目艳羡。

二,客观上,无孔不入,笼罩全球的美国舆论宣传。

太多太多的真实被掩盖了,太多太多的史实被过滤了,美国形象是被精心加工过的。

美国作为一个独立国家来到世间,不过两百多年,它是通过两次中央集权强化(独立战争和南北战争)才走向强大和繁荣。

民主是人类向往的目标,但极端民主只能让一个国家走向衰亡,波兰,曾经的欧洲一大国(面积),被“民主人士”奉为楷模,它的贵族议会代表人人有一票否决权,导致一事无成,结局大家也都知道了。

独立的背后

这片土地曾是英国殖民地,它的独立离不开欧洲列强之间的政治斗争。

十八世纪西方大国对外关系原则:只要国家目的是有利的,就可以不择手段。

成功秘籍:

一,维持一支强大的海军和陆军,伺机而动。(军事)

二,严密监视别国的政治事务和社会生活。(情报)

三,寻找对自己有利的盟友。

四,与盟国一起发动战争,强夺目标国土地,劳力,商业贸易,殖民地。

五,煽动对手内部骚乱或承认个别叛乱省份独立,以导致对手政治混乱。如:英法帮助荷兰,葡萄牙反抗西班牙,英国暗中支持科西嘉叛乱分子,法国勾结爱尔兰人,俄国,普鲁士,奥地利干涉波兰内政,并将其瓜分。

在法国眼中,英国是一个“贪得无厌,不公道的,毫无信义的敌人”。只要能让英国佬头痛之事, 它都非常乐意去干,所以法国早早闻到了北美殖民地反抗的味道。

我们知道,北美人民通过暴力才取得独立---列克星顿第一枪(中学课本上都有)。问题是,第一枪,你也得有枪呀?枪杆子哪里来的?

美国:一个被误解最深的国家-青年力

路易十六给的,他把皇家军火交给博马舍(《费加罗的婚礼》作者,法国宫庭宠臣),博马舍负责策划如何将军火秘密送到起义者手里?

除此之外,路易十六的叔叔,西班牙查理三世也出钱出力,共襄反英盛举,博马舍以文人,商人身份办了一家皮包公司--罗德里格.奥尔塔莱公司给北美反抗者源源不断地运来军火和资金。

在1776年7月4日《独立宣言》发布之前,法国已经深深参与到了这场叛乱之中。

没有足智多谋的博马舍,华盛顿将军就不会有萨拉托加胜利,也不可能坚持到独立战争胜利。换句话说,华盛顿没有法国在背后大力支持,他只能上山打游击。

1778年3月20日,本杰明.富兰克林率美国使团拜见了路易十六,签定《美法防御同盟》条约,那时候美国还需要欧洲大国的保护。

在外交上,法国为欧洲承认美国独立尽力奔波,经过英国,奥地利,西班牙,俄国一番外交博弈之后,到了1782年巴黎条约签定,1783年美国才在全世界面前成为一个真正独立的国家。

接下来问题就是如何将独立保持下去?如何让国家稳定发展?毕竟,等欧洲列强冲突结束后,谁能保证美国不像波兰一样被瓜分干净?

集权之路

新生的美利坚,对外,要在没有军事力量为后盾的情况下,与欧洲列强进行外交周旋,对内,要解决松散的联盟状态。

美国十分之九的贸易仍然为英国所掌控,这是瓦解美国联邦一个着力点,英国拒绝跟美国建立外交关系,甚至拒绝缔结商业条约,而美国各州还存在着大量的精神英国人,他们为英国利益效力。

大陆会议到独立国家,美国主权与州权存在着事关生死的矛盾,它必须找到一条解决之道,除了中央集权化,没有别的方案。

没有集中的权力,美国只是一具空壳,没有陆军,没有海军,没有最高国家法院,没有行政权力,甚至连商业贸易都管不了。

加拿大总督认为,只要加强对美国境内精神英国人的支持,英国主权重新建立在失去的殖民地上只是时间问题。

1783年到1789年,这六年是美国最衰弱,最无力的时刻,国内外危机四伏,如果不是法国大革命爆发,欧洲陷入滔天巨浪之中,美国的生存能否继续还是个问题。

要独立,首先是精神上独立,必须让宗教远离政治,这一点美国做到了,确立了政教分离原则。

华盛顿对十三州在独立战争胜利后出现的矛盾认识是清醒的,他必须建立一个能管理并控制全国的政府。

1787年他的团队在费城制宪,之后,在第十修正案中,他有意避开了“联邦”这个字眼,而使用了“国家政府”。

无论对外交系,还是对内治理,美国的权力正在集中,国家法律执行不再会因各州法院与之相抵触而受阻,确保了中央政府权威。

美国:一个被误解最深的国家-青年力

欧洲的灾难是美国的红利,没有一个列强可以抽出多余兵力来干涉美国,这为美国将来向落基山脉以西扩张提供了条件。

内部政治结构上,外长改为国务卿,由总统任命,而不必再由国会产生,只须国会过半数确认投票,内阁各部只对总统负责。

为什么第一任国务卿是杰斐逊?因为富兰克林太老了,杰伊在当大法官,而亚当斯是副总统。

参议院作为一个国家机构新部门,它最初权力有:

一,任命驻外大使的确认权力。

二,条约必须得到参议院确认。

三,总统不是先征求意见再订条约,而是条约完成再拿到参议院提请批准。

美国:一个被误解最深的国家-青年力

现在我们能看到乌克兰议会,韩国,日本议会打架,其实在1789年美国国会也是用拳头解决,后来文明了。

美国政斗相当严重,他们还学会利用舆论攻击对手,亚当斯当总统时,汉密尔顿对这种政治攻讦采取了措施,颁布了《反煽动法》,禁止媒体攻击总统,政府,国会,但偏偏漏了他的政治对手副总统杰斐逊。

此时是美国中央集权初步完成阶段,跟民主自由没有一毛钱关系。三权分立出现,不是什么“民主精神”导致,而是政争所致。

亚当斯在下一任总统选举失败之后,不得不把权力移交给杰斐逊,但是他抱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信念,拼命任命自己人当法官。

这些人在美国历史被称为“午夜法官”,因为都是连夜颁发委任状,人数多到移交权力前一天晚上,还有17名法官委任状来不及发出去。

杰斐逊上来后,第二天就让国务卿麦迪逊压下了这些委任状,结果,那些知道被任命,又拿不到委任状的同志不干了,一名叫马布里的人联合三名苦主,将麦迪逊告上法院,这桩破官司,就是“三权分立”的源头。

破事不提了,我们可以看到,美国起步的基础是统一和集中,虽然在走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它没有照搬英国或法国),但现在它要全世界相信,是“民主自由”令它强大起来的,我感觉有鬼。

民主与集中,是一种辨证关系,片面追求某个极端,都是有害的。美国如果真像它嘴里所说的“民主化”,不用欧洲动手,各州自己就会闹分家,不然,南北战争怎么来的?

华盛顿的神话

美国:一个被误解最深的国家-青年力

不是说砍樱桃那个故事,而是另一个,几乎不被人怀疑的神话。

无论你去哪个网站搜,华盛顿辞去总统职务这事,都是一片吹捧赞美之词,说他高尚,说他开明,简直成了圣人。

任何脱离历史环境背景的吹捧或诋毁,都是别有用心的。把华盛顿放回当时历史环境中,就可以看清楚他的动机了。

除了国内政治矛盾之外,最大的因素就是美国与法国关系恶化。

1796年大选之前,英法关系恶化,作为法国盟友,华盛顿却在1793年2月1日法国对英国宣战后,于4月22日签署中立宣言,而路易十六已在1月21日上了断头台。

中立意味着美国拒绝履行《美法防御同盟》条约义务,杰斐逊认为条约应当有效,继续与法国保持同盟关系,而汉密尔顿认为在法国大革命造成的混乱没有弄清之前,条约应当中止,甚至不应当欢迎法国驻美公使爱德蒙.热内的到来。

华盛顿接受了热内的就职,但态度极为冷淡。拒绝同盟,就等于帮助英国,履行条约就等于与英国为敌,真正中立是不存在的,美国内阁吵翻了天。

1793年最后一天,汉密尔顿辞职,他警告华盛顿如果与英国断绝好不容易建立的外交关系,这将是一场灾难。而亲法派也是同样的理由。

华盛顿考虑再三,1794年派出了最高法院院长杰伊前往伦敦,试图找到与英国和解办法。

结果,英国与美国签署了一个条约,核心是各自保证对方船只自由航行,平等贸易。从军事上来,美国不会拦截海面上的英国船只。

该条约对美国领土安全和贸易繁荣带来了极大好处,美英互利。但美国对法国来说是背信弃义行为。

法国公使极力阻止美国参议院,众议院,总统批准杰伊条约,结果全部失败。在接下来两年时间内,法国对美国施加政治,经济压力,希望美国不要一错再错,破坏美法联盟。

到了1796年,美国大选之前,法国内阁(五执政时期)公开警告美国,如果华盛顿继续成功当选总统,继续损害法国利益,那么将导致美国人民的灾难。

从民意看,绝大多数美国人对法国有亲近感,对英国深恶痛绝。

法国外长德拉克鲁瓦扬言:“华盛顿,必须离开!”

今天,我们总是看到美国要某国总统必须下台,以前是相反的。

为了干涉美国大选,法国决定在大选之前与美国断交,并恫吓美国人,“如果华盛顿还当总统,将发生战争。”

不过,法国人也安慰美国人,如果杰斐逊当总统,就可以恢复外交关系。

1796年11月15日,法国宣布与美国断绝外交关系,而且要像对待英国商船那样对待美国商船。

那么华盛顿是什么时候表态不参选第三次总统大选呢?网上那些缅怀华盛顿深明大义的人,也不知道具体时间,他们只会哭。

他是在1796年的9月19日,在报纸发表公告,不再参选。

可以看出,华盛顿不参选是被动的,是在压力之下无奈选择。

不可否认,华盛顿是站美国利益角度上考虑这一问题的。但这跟什么民主精神有什么关系?别忘了他还是奴隶主呢。

后世的文人,给这一段历史涂擦了太多脂粉,以至于看不清原来面目。

美国开国元勋们是有智慧的,而且充满着经验,华盛顿告别文告,是由汉密尔顿执笔,文采飞扬,逻辑严密。

摘录一段:

“我们的地理位置远离欧洲, 这促使我们能够寻求另一条道路,如果我们万众一心,团结在一个有效率的政府之下!

不须多久时间,美国就有能力不让侵略者来袭扰我们,我们就能随时决心采取一种受人尊重的中立态度,好战的国家不敢轻易冒犯我们,我们可以由正义指导我们的利益,选择和平或战争!”

这是美国第一次明确规划了它的外交政策,也是门罗主义的来源,一百多年美国一直是这么做的。

对美国的误解,还有很多很多,有机会以后再写。

误解是舆论有意带给全世界的,“美式民主”是不是毒药?美国将它说成包治百病的良药。

这些史实,就是在美国历史资料之中,为什么不敢去写出来?因为不符合现在“灯塔国”造型。

美国:一个被误解最深的国家-青年力

应当看到,现在美国已经背离了华盛顿的教诲,把当年列强整它的那一套,学来整别人。

在南海,在台海,处处给中国找麻烦,“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请西方国家别忘了:

中国也是有:

一条自己的道路

一个有效率的政府

一个受人尊重的国家

我们可以自主地选择和平或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