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第四电视台近期爆料,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利用操纵网络舆论干涉全球一些国家选举,还涉嫌非法获得Facebook公司5000万个用户资料。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这池春水就是许多人心目中的神话---“民主选举”。

“剑桥分析”操纵全球舆论,中国大数据安全刻不容缓!-青年力

无论“民主人士”多么震惊或伤心,真正的可怕之处在于--有一把血淋淋的双刃剑正在威胁着我们。

这把双刃剑就是---大数据

选举产业化

这件事震惊了欧洲政坛,英国,德国,包括美国都在要求FB公司就此事做出答复和解释。

不管西方政客们是真震惊,还是装震惊,某国操纵全球“民主选举”并不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我前几天写过1996年俄罗斯大选被外国势力操作的内幕,当时住在莫斯科总统饭店的几位美国人,就是选举数据分析师。

“剑桥分析”,准确说是一家总部设在伦敦的美国公司,成立不过五年时间,据说战果累累,在全球多国各层次选举中都有斩获,被渗透的有总统大选,州省级选举,议会选举,甚至有县市选举。

关于他们的运作有许多分析,我简单梳理一下套路:

成立专业公司(核心成员:前互联网时代的美国选举幕后运作团队精英)

接活(利用全球政治人脉,谁家选举奔谁家)

业务拓展(工商企业市场竞争)

采集数据(最核心,最肮脏的领域)

分析数据

制造舆论

定点推送

影响受众思维和判断

雇主受益。

实际上,这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可悲的是,那些走到选票箱前的西方民众,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在被一根无形的缰绳所牵引。

“剑桥分析”被曝光,得益于英国电视四台的努力,英国主要电视台有BBC1,BBC2,ITV,还有1982年成立的四台,四台向来剑走偏锋,像黛安娜的性生活,皇室隐疾它也敢曝。

然而,从政治层面来说,这事闹大,是西方政治利益分赃不均所至,在赌桌上输了银子的人,当然要痛打出老千的人。

“剑桥分析”操纵全球舆论,中国大数据安全刻不容缓!-青年力

“剑桥分析”本身不是个赌徒,它是工具,就像电线杆上招贴的扑克牌透视眼镜,遥控骰子,麻将透视仪……

赌徒有输赢,但“剑桥分析”是永远的赢家。

并不是有了公司之后,才有这行业,这行业早就存在,只是在互联网发达之后,效率更高了,接活来钱更容易,科技推动民主,不是吗?

这些舆论操纵者,很善于将自己装扮成权威,也善于利用权威,用“剑桥”名号的确能唬住一些客户,估计过两天剑桥大学得出来澄清了。

再说它最核心部分---数据采集。他们的分析员,坐在办公室里就能把事情搞定,一根网线,一杯咖啡,一个键盘,一只鼠标……OK了。

以前,干这行业,累得跟孙子似的,以盖洛普民意调查来说,要分析某件商品,如球鞋,它要按人口比例抽样调查。

假设美国人口两亿,抽样比例为2%,就是四百万人,调查途径:

一,街头随机访问

二,邮寄问卷

三,电话采访

四,社区,学校,公司定点合作

工作量大不说,周期也很长,但权威树立后,便是财源滚滚,甚至CIA也要找上门“合作”,要求它们为美国政治服务。

“剑桥分析”恶劣在于,它是去拿(偷,窃,盗)FB的用户信息,我们也不能排除,FB公司本身就是产业链中的一环。

这种强强合作,用户的个人信息,个人喜好,政治倾向,甚至隐私都被商业公司掌控,并转化为他们的经济利益。

FB用户,既是消费者又是选民,操纵他们的思维,能影响美国大选结果,美国尚且如此,那么全球呢?从基辅到加德满都,从开普敦到台北,只要是这种“一人一票”式选举,都能纳进它的业务范围。

不要说个人政治倾向被掌握,就是娱乐爱好,在分析师眼里也有政治价值。举个例子:

在中国台湾,九十年代之前,流行歌曲分两个阶层,国语歌,西洋歌为公务员,白领,知识阶层所接受,闽南语歌属于下层民众。

1992年10月江蕙推出闽南语歌《酒后的心声》,一下子风靡全岛,白领女性也纷纷哼起了“我没醉,我没醉,请你不要同情我……”

民进党文宣迅速意识到,以“本土意识”为基调的宣传,需要融入什么元素?才能打动白领阶层的心。这个分析依据就是唱片销量。

再看“剑桥分析”,它不但采集数据,还从事恶意舆论操纵,用乌克兰娼妓和金钱,来给雇主政治对手挖坑,以达到损害对方名誉之目的。

特朗普的竞选师爷班农,居然是“剑桥分析”的副总,难怪希拉里阵营到现在不肯罢休。

有人说这是民主的漏洞,这些人居然对美式民主还有幻想?什么漏洞?浑身全是洞。反过来想,那些被损害名誉的人,要是早点找到“剑桥分析”难道不也同样企盼用这种手段获胜?

在西方,民主真的已经死掉了。政客们不是为了国家发展,民生福利,基础建设,社会安全在努力,而把所有精力投入到这种无底限游戏当中。

“剑桥分析”操纵全球舆论,中国大数据安全刻不容缓!-青年力

记得《整蛊专家》里面的大傻吗?他只是比老婆来晚了一步,被周星星整到发疯。

不管谁整谁?赢家只有“剑桥分析”这类公司,受伤最重的却是选民。

大数据安全

“剑桥分析”最大的王牌就是掌握大数据,什么是大数据?说不清楚,反正很高大上。

这个词这几年在中国相当流行,成了企业时尚,演讲PPT,报告PPT,不提大数据,再夹杂点英文专业单词,都不好意思出来见人。

原先,我们的个人信息,是由公安部门负责,这是最安全的,也是最原始的。有人说个别害群之马会泄密,那是另一回事,不述。

后来,电信行业,金融机构也掌握了一定的个人信息,甚至出现过倒卖个人信息案件,这说明,个人数据是有商业价值的。

所谓大数据,技术上来说,远远超过了之前的信息倒卖。

简单说,我去年在网上搜了“英国女人内裤品牌”,声明:这是写东西时要用的。

然后,我这台电脑页面经常出现蕾丝内裤广告。

也就是说,我们的搜索阅读内容,对大数据而言,也是一种商业利益构成。

大数据太大,已经远远超出个人信息,它包括了你的体育爱好,消费水平,消费倾向,购物频率,社交圈子,饮食口味,性倾向……

甚至文化层次都能体现,某些手机APP推送的内容,就是根据你的阅读偏好来判断的,美其名曰叫增强用户阅读体验。

你关注伊拉克库尔德人,就会有叙利亚库尔德人等相关新闻,你关注叔嫂偷情,就会有翁媳不伦跟进,你关注股市,更不用说了,搞不好连电话都会打过来。

如此庞大的信息,只需要一个数据包就OK了,知道我们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的,有多少互联网平台?注册越多,泄露越广。

有人说我不注册,不实名,其实在网络时代,问题不在于此,否则你怎么买机票,火车票?

关键要看数据掌握在谁的手里?如何保障我们的数据安全?如何利用管好这把双刃剑?

谁敢说“剑桥分析”这类公司,就没有从中国网络平台购买过我们的个人信息?

在利益面前,有的人什么都敢卖,更何况是网友同意授权提供的。

如果这些信息为他们所掌握,他们随时可以精准地影响网络舆论,进而影响网民思维,后果是什么?不言而喻。

剑桥分析臭了,但还会有牛津分析,哈佛分析……FB身陷丑闻,股价大跌,西方政客撕成一团,让他们慢慢撕,这是因果循环,哪一朵是白莲花?

重要的是,我们要做自己的网络安全。大数据安全立法不能滞后,要让出卖个人信息的企业或个人付出远远大于他们收益的代价。

网络安全就是国家安全,保护大数据安全就是保护我们的大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