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真的还需要“樱花节”吗?-青年力

武大樱花开放日火爆,同时催生了网络预约代抢服务。  “武汉大学”微信公众号 图

阳春三月,又到了赏樱花的季节。每年的此时,不在社交媒体上po一张赏樱的自拍,简直不好意思说自己过了春天。而说到赏樱胜地,就不能不提武汉大学。

但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伴随美丽樱花的,总有些不和谐消息。今年也不例外,先是武大再次被曝有人“花式摧花”:一名赏花的男子跨过护栏,疯狂地摇动樱花树干,花瓣掉一地,有旁观者起哄叫好。后有媒体报道,黄牛操纵软件代抢“武大看樱花”,导致正常预约排队一票难求 。

武大在官微呼吁:“请大家文明赏樱!”,温和克制中是难言的无奈。广大网友,尤其是爱校护校的武大师生们,对“摧花”等行为则明显更为激愤,纷纷痛斥不文明者与现象。诸多媒体“武汉大学彻底怒了!”的标题,也让对不文明赏花者痛恨谴责扩散到全网参与。

武大“樱花节”,对武大师生,及广大真正爱花、赏花的人而言,正变成“樱花劫”。

赏花变“摧花”,当然是缺乏素质的不文明行为。这种“戏精”上身的人设,发再美的朋友圈,也掩盖不了浓浓的自私味道,也难怪被怒怼“请拿出和自己年龄相符的行为观念来”。

但说实话,怒怼和谴责并不能解决问题。更何况,武大樱花节的尴尬,不止摇树,还有攀爬、折枝、乱扔垃圾等不文明行为,让校园秩序“雪上加霜”。加强管理,似乎是更好的出路。

其实,武大在此方面并非毫无作为。武大樱花节经历了收门票、门票翻倍、免费预约的曲折探索。校方希望以此来控制人流、维持校内秩序的初心非常明显。

然而,门票未能阻止游客的脚步,反而引发舆论争议,网民纷纷追问“钱去哪儿了?”。通过网上预约,又催生了黄牛代抢门票“业务”。不少武大的学子们吐槽,一到春天,就要承担一项重要的任务:带领亲朋好友进校园赏樱。

因此,另一种质疑正越来越多地涌现:武大开办樱花节,真的合适吗?还高校一个宁静,不好吗?

要承认,高校凭借自身优美风光、独特景观,主动或被动地打造旅游观光资源,是一种非常好的品牌推广。对内,可以丰富校园文化,提升师生职工身份认同与荣誉感。对外,可以提高知名度,对社会公众也是一次人文精神的潜移默化。武大樱花,南理工二月兰,都已成为大学知名名片。

武大校长窦贤康曾表示,武大樱花全国闻名,大家愿意到武大来,武大有责任接纳。为尽到这份责任,学校愿意为此承担每年约600万元经费。这个态度充满着开放、包容的大家气度,令人欣赏。

如果说纠结于“校园到底是一个开放的公共场所,还是一个封闭的单位”的问题没有必要,那么,一旦游客带来的实际问题超出高校承受能力,又该如何?

几个简单的问题:

        武大樱花节高峰时一天接待20万人次,已经将近在校学生人数的四倍,校园真的有这么大的容量吗?高校的本职工作是教学和科研,大量游客的涌入不会扰乱教学秩序与校园环境吗?

高校的经费大部分来源于政府拨款,为樱花节每年花费600万元经费,这是否背离了高校的初衷?

更何况,钱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临时交通管制、安保、保洁、交通引导等投入,还涉及到大量人员调整,影响到城市交通等等。

而这些,在高校打造节日之前,恐怕就应该先想清楚。

毕竟,把游客吸引来了之后,就不能随便再赶跑。网络段子说“颜值越高,责任越大”,校园也是如此。打造了樱花节,就必须承担维持秩序、服务游客的义务。

而如果真的无力承担与平衡兼顾,武大也应当有勇气考虑取消樱花节。

更何况,武大樱花节的成名,开创了国内高校的一条新的自宣之路,后面还有一批想复制武大樱花节“成功之路”的高校。如何处理好赏樱游客和校园教学的矛盾,期待着武大做出表率。

最后,也想提醒一下赏花游客,“三月赏樱,唯有武大”,真的只是一句宣传而已。除了武大,赏樱胜地还有很多。

真正爱花的人,根本不需要去知名景点“打卡”,小区里、街道旁、上下班路上,到处都是怒放的生命,一样能带来莫大的快乐。是时候学会欣赏“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的山中红萼之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