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且有个和尚。严守清规戒律,一辈子不妄语,不坐高广大床,不饮酒,不生贪嗔痴之念,不食荤腥。为的是往生西方净土极乐世界。

有一天,和尚走在街上,饿了,看路边有个卖包子的。问包子铺老板:“您这个包子是荤的还是素的?”

包子其实是荤的,但包子铺老板为做成这笔生意,诓骗和尚说是素的。和尚买了包子,一口咬下去,一辈子的苦功白费了,顿足捶胸,嚎啕大哭。

好吧,您大可以对和尚的做法不屑一顾,说他对佛法的理解不够高明。因为“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因为破荤腥不是他自己的意愿,是受骗了。但您得承认,很多人,很多信仰宗教的人,他们就是这么看问题的,就是这么看戒律的。

这个故事里的包子铺老板可恶不可恶?他明明知道和尚是不吃荤腥的,为了挣俩小钱,故意欺骗他人,毁了人家一辈子的修行。毫无疑问,这个人很可恶。

把和尚换成穆斯林呢?如果有个穆斯林,一辈子勤修五功,每日按时礼拜,每年按日斋戒,倾尽所有去麦加朝觐。结果受人欺骗,吃下了用“牛肉膏”加工过的猪肉。这个穆斯林可怜不可怜?为赚钱而欺骗他的那个骗子可恶不可恶?

  做人不能双重标准,我们同情那个受骗的和尚,就不能因为个人好恶而认为这个被欺骗的穆斯林同胞活该。您可以不信,但很多穆斯林是真信这个的。吃错一口,废自己一辈子功力,换谁谁也得急。我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但我确实能够理解被这么坑了的穆斯林同胞们恨不得抽死骗子的冲动。

想想看,类似的事情如果发生在您身上呢?

假如您向某个手机销售商购买一台iPhone6S手机,销售商在一台三星手机背后画个咬了一口的苹果,那马克笔写了行“iPhone6S”给您。这也是手机啊,能打电话能上网,本质上没啥区别,屏幕说不定还更大。您会接受这种做法么?反正我不会,我觉得不缺心眼儿的人应该都不会。

因此,如果咱们能平心静气的抛开这几天大家吵得脸红脖子粗的那些事儿,追究根本的话。有人提议清真食品立法,其原因是某些黑心商贩挂羊头卖猪肉,先做了错事。

我觉得没必要争论猪肉能不能吃,不吃猪肉是很多人的生活习惯,不一定只有穆斯林。我就有个亲戚,不是穆斯林,但一口猪肉都不吃。同样的,有人不吃鱼,有人不吃虾。我吃过油炸蝎子,觉得那是美味,可很多人打死也不吃。这不是对错的问题,是生活习惯。咱们不能强迫别人改变生活习惯,无论出于什么目的,无论使用什么手段。为了自己挣钱当然就更不对了。

 

那么这个问题应该如何解决呢?专门为清真食品立法肯定是不可取的。这里涉及到最重要的问题在于标准制定。什么人能决定那种食品清真,那种食品不清真?肯定不是法律工作者,也不是广义的人大代表。严格说来,可能只有清真寺的阿訇在这方面才是权威。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某项法律的最终决定权不在人大、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而在清真寺的话,这项法律岂不是宗教法律?换句话说,宗教岂不是凌驾于法律之上了?这个口子是决不能开的。今天开了一条能飞进苍蝇的口子,明天就会有人试图往里开航空母舰。

实际上,笔者认为,立足于现有法律法规,这个问题就完全可以解决的很好。比如说,咱们是有中国伊斯兰教协会这个组织的。是否可以由这个组织出面,注册一个商标,然后以类似雀巢那种品牌管理的形式,授权企业使用。

对于穆斯林来说,凡是能够取得这个商标授权的商户,可以视同为经过中国伊斯兰教协会认证,符合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制定的清真标准。

当然,这只是一个授权使用的商标而已。没有获得这个商标授权的企业只是不符合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制定的清真标准,是否可以食用,由穆斯林自行判断。其他类似组织,比如中国穆斯林企业联合会,也可以注册类似商标,制定属于自己这个商标的管理标准。

未经授权就使用这些商标的,当然就是违反了《商标法》,可以根据《商标法》的具体条文进行处罚。

这个办法既能够在很大程度上解决目前的问题,又不必为清真食品单独立法。当然,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

首先穆斯林希望为清真食品单独立法这个诉求没有实现,估计就不太愿意接受这个解决办法。其次真要是这么办的话,这个商标到底属于谁,具体标准怎么制定,如何管理,都是需要在现实层面做很多工作才能协调好的。最后,这毕竟只是个商标,谁都可以注册,真谈不拢,你注册一个我注册一个他注册一个,恐怕还会有乱子。

但笔者觉得,自己提出的这个解决办法最起码是冲着解决问题去的。哪怕只值一块砖头,也是抛砖引玉的那块砖。大家如果能往这个方面努力,起码比现在你骂他穆畜,他骂你臭猪来得有建设性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