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老荆,1961年入伍,雷锋同年兵,已经退休好几年了。

但人退心不退,一直在网上“自干”维护雷锋声誉。

几年前我在成都见过他,他正自费去四川寻找和拜访雷锋的战友。

“我就是要找到那个年代所有熟悉雷锋的人,然后一点一滴的把雷锋还原出来。”那次我在文殊院附近一个很简单的小茶馆子里请他坐坐,我们喝着盖碗茶,然后他慢悠悠地说:“这是他余生中需要完成的一件重要的事。”
他说这话时一脸的使命重大责任光荣,满是皱纹的眉头皱地紧紧巴巴的,然而却令我肃然起敬。

据说,老荆如此玩命“自干”是因为某天偶尔在网易上看到黑雷锋话题,一群群喷子在上面黑地肆无忌惮黑地无法无天。这大概触及这样老党员的心理底线,老荆勃然大怒,然后就秒会了网上“撕逼”。当然用这个词形容有些不礼貌,按老荆的说法是:战斗。不过正是在这样的过程中,老荆下定决心做这件很重要的事。

来成都之前,他已经跑过了全国很多的地方,整理出的手稿也出了一本关于雷锋的书。然而他觉得远远还不够,然后继续兢兢业业孜孜不倦马不停蹄。

02

大宇,我哥们,80后,理科气质的文科男,自干五,有点闷骚。
我到北京后我们经常在崇文门一个酸辣粉店撸串喝酒,然后各种蛋疼纵论天下大事。

一次大宇喝多了,然后突然红着脸对我说,你看你们军队的雷锋都被人家造谣成啥样了,如此下去世风如何啊,怎么没见像样的反击一下啊,我都看不下去了。

 

那次我也喝的多了,这时想到了老荆花白的头发,然后又想起网络上那依旧不绝的喷子,苦笑一声“那能咋办,有关部门不作为的事多了去了,我们都不掌握资料,还能干毛?”

大宇看着我,一脸鄙视,于是我装看不见。

第二天一早,大宇微信里甩我一篇长文,3万多字,标题似乎叫:细数造谣雷锋的九大谣言。

我粗粗一翻:卧槽,牛逼啊,各种打喷子脸的资料齐活啊。

大宇一字一句地发给我:我要找个牛逼的号发,彻底堵上喷子们嘴。

我看着这一段话,意气风发,像极了大宇青春灿烂的眼神。

03

那天微博有个的刘X娟的女公知拿雷锋班每天叠雷锋铺盖的被子说很低俗的事,然后一大群公知和公知粉假前仰后合的围观当笑话看。

有些人依旧看不到,有些人依旧装看不到。

只有这群自干五上去解释、说明、打脸、对喷……这样的撕逼剧目似乎每年都要上演几次。

然而朋友圈里有个朋友一句话几乎噎死了我:你看看你们XX报最近弄的这些典型,有几个像个正常人类的?雷锋那种完美的人你信么?完美!是谁?说出来?

 

我想了想,又想了想老荆和大宇,突然觉得很没意思。

04

我:你相信世界上有完美的人么?

老婆:相信啊,我就是啊,要不你怎么死乞白赖的非我不娶?

我:……当然。不过其实我不是说这个,我的意思是说,你相信雷锋这样的人物存在么?
雷锋,我们离开你太久了-青年力

老婆用她粗犷的巴掌爱抚了我的脸,然后一脸怨念地点了点头:我好像以前都见到过,只是不知道他是谁。

我:= =!

其实我老婆的故事是这样的,在她很小的时候有次跟她妈坐火车出远门。

当年的中国的火车你懂的,春运期间堪比印度火车,就差没有卖挂票了。

那次是在大中转站,老婆和岳母竟然被挤散了。于是她扯着嗓门在陌生的人潮人海里淘嚎大哭。突然,一个穿着军装的叔叔出现这个4岁的小姑娘面前。

“我帮你找妈妈。”

明眸皓齿,说起话时宛如带来了温暖的阳光。

然后小姑娘就被他高高的举起来,再然后,我老婆看见了人潮中正到处焦急找女儿的我岳母。

……

“你知道么,过去了那么多年,我依然忘不了那位解放军叔叔的样子,就是雷锋的样子。”

“当我困顿时迷茫时担惊受怕是时那个愿意伸出援手的人,对我来说,当然值得用完美形容并感恩铭记他一辈子。”

“当年有那么多人念叨雷锋铭记雷锋,我相信在那个近乎完美的雷锋很多人心目肯定真实的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但更因为有更多解放军叔叔们像雷锋一样,他们穿着军装在这个国家每一个角落也默默无闻的做着好事,也感动着无数人。”

“当年这一情景普遍存在时,谁还会质疑雷锋?可我搞不懂了,为什么你们现在外出,却纷纷默默的换上便装了?也许很多穿着便装依然会见义勇为、乐于助人……可这样的话,就算做了好事,可谁能想得起雷锋呢?”

“你觉得呢?”

 

05

我惭愧的没说话。

好吧,那天晚上,我第一次打开了老荆送我的书。

里面居然节选收录了雷锋日记。

我认真翻完了全部直到最后一篇日记最后一句。

 

那一句是:
“今后,我要更加珍爱人民和尊重人民,永远做群众的小学生,做人民的勤务员。”

其实,不是雷锋离开我们太久了,而是我们离开雷锋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