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冼玉生 青年力网专栏作家

今天是2018年4月10日,72年前也就是1946年的今日,是日本妇女在获得参政权后首次行使投票权的日子。其时,66.97%的有选举权的妇女参与了投票。日本女性获得参政议政权利,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日本女性的社会地位,而这种变迁则是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

从物至人——日本妇女获得选举权随想-青年力

日本妇女首次获得选举权

在中世纪之前,日本尚未完全进入封建社会,并且具有一定的母系残余,因此此时的日本女性拥有较高的社会地位。从公元6世纪到8世纪间,先后有六位女帝执政,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当时日本社会中女性的政治地位。但自平安时代以后,生产力的发展推动封建土地所有制的变化;社会物质财富增加的同时,私有制也在不断推进。阶级与阶级压迫的出现,使得日本女性的社会地位开始向下滑落。

在自然经济时代中,私有制的出现,意味着先天具有体力优势的男性逐渐获得主导地位,而女性则因其体力占劣在自然经济领域中具有天然的局限,其地位也因此逐渐下降到了低谷。

从物至人——日本妇女获得选举权随想-青年力

反映日本女性悲惨命运的电影《望乡》

正如马克思所阐述的那样,私人劳动需要通过交换才能转化为社会劳动。由于自然经济时代的大多数女性难以参与社会经济活动,加之社会商品交换并不发达,因此长期以来,女性的劳动只是私人劳动,其劳动无法通过交换成为社会劳动并受到认可。甚至于在近代以前的小农经济社会中,女性所进行的手工业生产也很少能成功转化为社会劳动。

正如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起源》中指出的:“妇女的解放,只有在妇女可以大量地、社会规模地参加生产,而家务劳动只占她们极少的工夫的时候,才有可能。妇女解放的第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一切女性重新回到公共的劳动中去……而要达到这一点,又要求消除个体家庭作为社会的经济单位的属性。”

从物至人——日本妇女获得选举权随想-青年力

传统的封建大家庭

中世纪以来,生产力的发展带来的商品经济的发展,提供了使私人劳动转化为社会劳动的基本条件。直到工业革命后,机械作为资本投入生产之中,由于机械化的生产中,机械运作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体力劳动,劳动力的个体差异被机械化大规模消除,因此作为提供劳动力的劳动者而言,男女性别差异便理所当然地缩小。此时,女性开始大量地作为独立的经济活动主体参与社会生产,开始获得经济酬劳与社会地位的缓慢提升。根据2017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现今全球 68%的性别差距已消除,这是工业化所带来的结果。

从物至人——日本妇女获得选举权随想-青年力

☆美国女工

正如新制度学派学者道格拉斯·诺思曾在《西方世界的兴起》中指出:“制度的变迁,在于要素相对价格的变化。”资本主义生产与交换的发展,为女性的私人劳动转化为社会劳动并得到承认提供了前提条件;机械化使得劳动开始在一定程度上呈现出同质化,因此女性劳动力要素价格也开始上升,并推动长期中的制度变革。

一般认为,西方女权运动起源于法国大革命时期。其时,法国女性作为一个整体参与到了历史政治舞台之中。但法国大革命所宣扬的“自由与平等”的理念却并未落实,在其后的百年时间里女性甚至如《西方妇女史》中描述的那般居于“绝对从属地位”。法国大革命中女性所获得的名义上的自由与平等也在拿破仑的《民法典》中沦为梦幻。直到工业革命以后,性别间的劳动力差异开始缩小,女性地位才在法律上有了真正的提高。

从物至人——日本妇女获得选举权随想-青年力

☆法国大革命

女性独立参与社会经济活动,获得了经济来源,是近代以来女性社会地位不断提高的根本原因。并且伴随着生产力与第二、第三产业的发展,体力作为单纯的生产力的时代逐渐远去,商品经济的发达与生产的社会化,使得女性社会地位的提高也日益成为现实。

在工业革命浪潮以后,西方女权主义开始兴起,并随着全球性的工业化向世界各地蔓延。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关注在职业与教育上所遭受的不平等,并开始组织相应的权益运动。近些年,由于互联网与自媒体的逐渐发达,中国也逐渐兴起了女权主义运动。

从物至人——日本妇女获得选举权随想-青年力

☆美国著名海报《我能行!》

中国的女性解放运动,最早可以追溯至晚清国内民族资本主义的萌芽时期。无论是辛亥革命抑或新文化运动期间,都有过一定的女性解放运动。尽管如此,因为整个近代时期工业化程度的低下,近代中国女性社会地位,并未能通过参与社会生产而获得明显的提升(截至1949年,中国城市化率仅为10.64%,城市就业中女性职工人数只有60万,占全国总职工的7.5%)。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加速。截至2014年,中国城市化率达到54.77%,在工业化浪潮的推动下,大量女性进入工作岗位。工业化与城市化,使得男性生理的先天优势大大降低,女性作为一个群体获得了相对独立的经济地位,这也是其社会地位抬高的基础所在。

从物至人——日本妇女获得选举权随想-青年力

★新中国的女拖拉机手宣传海报

这一趋势在全球范围内同样存在。据2017年的一份调查,从就业的结构来看:在发展中国家,只有13.6%女性从事工薪就业,男性这一数据为 24.6%;而在发达国家,89.1%女性从事工薪就业,男性这一数据为83.7%。在新兴国家,女性和男性从事工薪就业的比例均为50%。

从物至人——日本妇女获得选举权随想-青年力

蒙内铁路的女火车司机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发展中国家,由于工业化程度不足、产业结构较为低端,就业人口大量集中于第一产业,先天体力优势使得男性在劳动力市场上较于女性占有更大优势,男性具有更高的社会地位,性别不平等的问题显著大于发达国家。例如印度就是一个十分显著的例子。

从物至人——日本妇女获得选举权随想-青年力

☆反映印度女性受压迫的电影《神秘巨星》

这实际上是由各国社会生产力发展阶段不同所造成的客观现象。女性社会经济地位的变迁,是一个历史范畴,它不仅仅与单纯的社会生产条件相关,也与经济基础所决定的上层建筑、尤其是思想上层建筑相关。生产力发展的不同阶段,使得各国经济呈现出不同的产业结构,而产业结构影响了就业结构,并与思想上层建筑相互影响。

在第一产业在经济中占据主导地位时,由于机械的使用极少,因此社会生产更多的依赖于男性。只有到第二、第三产业逐渐发展起来时,女性才能更广泛地参与到社会生产中去。到了这个时候,社会中重男轻女的思想才会在一定程度上逐渐淡化。而也是在这种背景下,在传统社会中在基本权利上都与男性有着天壤之别的女性,才能随着时代的发展逐渐获得与男性平等的地位,并获得投票权这一名义上可以左右国家元首任命的神圣权利。

从物至人——日本妇女获得选举权随想-青年力

☆纽约妇女为争取选举权而进行的游行

当前,雇佣关系作为当前经济基础的核心,因为生产资料的私有性质,具有天然的阶级性。资本家追求利润最大化,在考虑到男女之间生理差异后,往往更愿意选择男性作为雇员。

女性的解放运动与权益运动,实际上是无产阶级运动的一部分。阶级的剥削,通过性别的伪装变成了性别的不平等。如果无法认识到这些不平等的背后隐含着的其实是阶级的压迫,那么在试图进行女性的解放运动与权益运动时,或许将会失去最强有力的武器与更多潜在的盟友,错误的斗争对象也将使得运动的胜利遥遥无期。或许,这正是某些势力所希望的?

从物至人——日本妇女获得选举权随想-青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