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ark,80后旅加华人,青年力网专栏作家

海外华人:当关爱过了头……以维权LGBT的名义,居心何在?-青年力

最近这些年,欧美国家曾经引以为豪的“政治正确”走到了崩溃的边缘。因为,越来越多的人认清了所谓“政治正确”的虚伪和无耻——

里三层外三层保镖护卫的精英们,要求普通民众对难民“宽容”、“大爱”;

吹着空调的精英们,大谈氟利昂的危害,并要求普通民众不要再用空调;

坐在豪车里的精英们,大谈二氧化碳的危害,并要求普通民众要么骑自行车,要么步行……

最近,由于种种原因,LGBT这个群体又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当中。这不得不让深知“政治正确”的危害的笔者产生警惕——中国,可以学习西方的先进技术以自强,但是绝对不能学习西方的“政治正确”以自损!

海外华人:当关爱过了头……以维权LGBT的名义,居心何在?-青年力

LGBT是Lesbian(女同性恋)、Gay(男同性恋)、Bisexual(双性人)和Transgender(变性人)的人群集合。欧美国家每一年都会举行关于“关爱LGBT群体”的彩虹游行。毫不夸张地说,LGBT群体在欧美国家已经受到了应有的尊重甚至偏爱。

可是,精英和政客们却认为,这还远远不够,进而要求让LGBT群体获得种种极端不合理的特权。然而,精英和政客们们的爱心,从来都是“嘴上喊着主义,手里干着生意”的无耻勾当……

海外华人:当关爱过了头……以维权LGBT的名义,居心何在?-青年力

诚如前文所述,欧美国家的精英们从来都是非常伪善的,他们惯用的伎俩就是“以‘大爱’为名义,慷他人之慨以获利”。

这里最典型的国家就是科技、经济极端落后但是却热衷于在“政治正确”的问题上走在世界最前沿的加拿大。加拿大不仅和目前的许多欧美国家一样,大规模推广性别不明者的厕所,还推出了性别不明者的身份证,甚至企图设立性别不明者的牢房。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们好不为政府的种种“善举”打call,甚至还可能被感动得涕泪恒流。然而,这些所谓的“善举”都来自于纳税人。抢劫劳动者的辛勤所得来行善,最终让官员们中饱私囊,欧美政府果然很有“大爱”啊!

海外华人:当关爱过了头……以维权LGBT的名义,居心何在?-青年力

而在欧美的校园里,“关爱”包括LGBT群体在内的社会少数人群、边缘人群的风潮更甚。

然而,与政府在公共场合推行的对LGBT群体的所谓关爱相类似,校园推行的这种“关爱”最终也转化成了学生难以支付的更加高昂的学费……

以美国加州的某些知名大学为例,这些大学的校领导永远都会表示,自己学校的属于少数人群、边缘人群群体的学生受到了“迫害”。那么,如何去消除这些“迫害”呢?

学校因此新设立了诸多与少数人群、边缘人群相关的委员会,诸如“女权委员会”、“穆斯林委员会”、“LGBT委员会”等等,有的学校甚至一口气新设立了20多个这样的委员会,而每一个委员会都会包括不少于5个人的成员,这些人的年薪都不低于10万美金,有的甚至到了25万美金。

除了人员的薪水以外,这些委员会每年也会得到大笔作为维持机构正常运行的经费。然而,这一做法根本就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首先,这人为地在学生群体当中制造了分裂和对立。比如,那些属于或者自认为LGBT群体的学生,在考试中得到了不理想的成绩以后,就可以仗着“LGBT委员会”的撑腰,来对其授课教师以“歧视”为名进行讨伐,这对其他刻苦努力的学生造成了极大的不公平。

更重要的是,这使管理机构变得肥硕和臃肿,而要维持管理机构新生的一堆“脂肪”和“肥膘”就只能通过给学生疯狂涨学费的方式来实现,最终让一个个学生们苦不堪言。

不仅如此,高昂的学费也让许多学生无法得到相应的优质教育。在所谓的关爱弱势人群的平权思维指导下,许多美国的学校在“评职称”的时候也把“政治正确”而非能力高低,作为评判标准,让许多来自于少数人群、边缘人群的学术无能之辈成为了学院的专家、教授甚至院长。

更加令人愤怒的是,许多名校甚至在录取环节也采用“政治正确”为标准,例如,在一个分数很高的亚裔男学生和一个分数很低的性别不明者的学生之间,学校往往会选择后者。

当关爱LGBT的风潮进入校园以后,学费涨了、教育水准降低了、教育公平不见了……最终获利的只是那些委员会的成员们,而他们多数都是校领导们的亲属。在得到了如此多的恶果以后,你真的还会跟着精英们起哄,去不假思索地认为LGBT群体受到了“迫害”吗?

海外华人:当关爱过了头……以维权LGBT的名义,居心何在?-青年力

在这个世界上,许多人在成长过程中,都会对一句名言有着极为深刻的体会——年纪轻轻,不反对传统,是没良心;上了年纪,仍反对传统,是没脑子。几乎每一个人的成长,都是从新潮回归传统,从无序回归有序,从疯狂回归理智,从理想回归现实的过程。

而一切的转折点,都是从一个人拥有了工资、财富、家庭等等私有物之后开始的。当一个还没有私有物的时候,便不懂得私有物的来之不易,也就更不会懂得保护私有物。一个连自己的私有物都不懂得保护的人,又怎么会心疼别人的私有物呢?

笔者相信,许多读者自己就会有这样的经历:当各位还在学生时代的时候,每次学校组织师生对灾区捐款,有的学生就会回家向父母要大笔大笔的钱。父母要是不给,他们还会指责父母“没有爱心”。

最终,他们“慷父母之慨”成全了自己所谓的爱心,获得了所谓的道德优越感。同样是这群人,当他们走向了社会以后,假如还有公司、小区组织捐款,当初“慷父母之慨不心疼”的他们这时候就会变得极其谨慎甚至吝啬——这点收入,连自己都过得紧巴,还有父母、配偶和子女要用钱,我凭什么要捐款啊?

这一前一后的差异,与其说是一个人变得自私了,不如说是一个人变得成熟了。

因为,只有懂得保护自己私有物的人,才会爱屋及乌地去爱惜他人的私有物,进而形成一种“不对任何人进行道德绑架”的道德自觉和自律。

更重要的是,这也让人对所谓的“爱心”有了更加透彻的理解,而不至于再跟着瞎起哄。因为,笔者相信,在虚幻的“爱心”和现实的自己的“钱袋子”之间,绝大多数人一定会选择后者!

西方一句知名谚语——通往地狱的路都是由美好的愿望铺就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感同身受是一件极难的事情。而几乎所有的美好的愿望都是在自己没有经历过痛苦的前提下幻想出来的梦境。

例如,自己的亲人不是受害者的圣母婊鼓吹的所谓“罪犯也有人权”和“废除死刑”、还没有开始赚钱的人要求政府花着其它纳税人的辛勤所得来关爱所谓的弱势群体等等。

还有更重要的就是,几乎所有的美好愿望都在指引着人们把“善良”而非“公平”当做首要原则。试想,当多数人被道德绑架地“关爱”少数人,难道对多数人公平吗?

当有一天,少数人群变成了多数,边缘人群变成了主流,而他们又不愿意承担起作为多数和主流的责任的时候,整个社会又会通往何处呢?

海外华人:当关爱过了头……以维权LGBT的名义,居心何在?-青年力

今天,欧美国家政府可以大量地浪费纳税人的钱财来建造性别不明者的厕所和牢房,明天,他们就可以继续大量地浪费纳税人的钱财来建造性别不明者的列车车厢;

今天,欧美国家校园可以大量地浪费学生的学费来满足LGBT学生的特权,明天,欧美国家就可以在就业领域强化LGBT群体的特权,进而导致正常的男女两性的就业率极速降低。

更重要的是,欧美政府,尤其是左翼政府,通过大量地浪费纳税人的钱财,巩固和强化LGBT群体的特权的方式,来使这一群体变为自己的铁杆票仓,以确保自己的利益集团“江山永固”。

因此,对包括LGBT群体在内的所有少数人群和边缘人群尊重即可,给予特权则不必。因为,多数人群和主流人群同样需要得到平等的尊重。任何一个偏心的社会,都必将导致不可想象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