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冼玉生,青年力网专栏作家,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近些年,美国社会中的“政治正确”似乎成为了挑起美国社会族群撕裂和社会对立的最大推手。那么,这种“政治正确”是从何而来,又是因何发展到了今天的呢?

1从“隔离但平等”到《民权法案》的出台

20世纪50年代中期以后,美国国内种族矛盾随着分配领域和教育领域的不平等而陡然爆发。包括亚裔、非裔在内的有色人种发动了民权运动,要求与白人获得平等的权益。60年代后的一系列立法措施,尤其是1964年颁布《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 of 1964,或称《平权法案》)虽然试图平息种族矛盾,但却被指控造成了针对白人与亚裔的逆向歧视,从而加剧了种族矛盾。但《民权法案》不仅未能消除种族歧视,反而导致了近些年美国种族主义和排外主义的再度兴起,特朗普出人意料地登任美国总统,也与近些年美国种族主义抬头有很大关系。

“可口的毒酒”:从追求平等到逆向歧视——美国“平权运动”真相-青年力

《民权法案》的确立有较为复杂的历史渊源,其初衷是为了消除种族歧视。当美国建国时,宣称自由平等的国度却并没有废除当时的黑人奴隶制度。尽管在《解放黑人奴隶宣言》和南北战争后出台的一系列美国宪法修正案后,黑人在法律上获得了与白人平等的地位。但当时美国社会中的大量白人在意识上并不认可黑人法律上的平等地位,其中南方地区由于长年的黑人奴隶制对其社会意识的塑造,白人对黑人的认识依然停留在“奴隶”与“劣种人”上,对于黑人的歧视尤为严重。

“可口的毒酒”:从追求平等到逆向歧视——美国“平权运动”真相-青年力

1870年后,美国南部各州逐渐颁布了禁止不同种族间通婚的法律。其后,种族隔离愈演愈烈,种族隔离政策从婚姻发展到教育,甚至发展到公共生活乃至于医疗领域中。白人反种族平等的暴力组织也开始兴起,并针对包括非裔、亚裔的有色人种进行各种各样的暴力行动。

“可口的毒酒”:从追求平等到逆向歧视——美国“平权运动”真相-青年力

1890年,一个拥有1/8白人血统的美国人普莱西,在列车上试图坐在为白人保留的车厢里,被带走并处以监禁。他向最高法院提起诉讼时,大法官布朗认为白人与其他有色人种应该平等而隔离,进而确立了美国法律对有色人种尤其是黑人的“隔离但平等”的司法原则。

自此以后,美国各州对于有色人种之权益的侵犯更甚,白人至上主义愈加盛行,美国国内的种族矛盾愈演愈烈,“隔离但平等”逐渐变成“隔离且不平等”。尽管有色人种和美国白人表面上在法律上平等,但在司法判决、舆论氛围及工作等方面,非裔依然受到严重歧视。

“可口的毒酒”:从追求平等到逆向歧视——美国“平权运动”真相-青年力

同样遭受迫害的还有华裔,较之在《解放宣言》颁布后在法律上拥有与白人平等权益的黑人而言,在19世纪中期后大规模进入美国的华裔工人,并没有拥有公民权、人身权等基本权利,并且备受歧视与迫害。美国的工会、政客及报刊大力塑造并宣扬华裔的负面形象,导致了从19世纪中叶起长期的针对华裔的暴力运动以及立法上对于华裔的歧视与压迫。

在针对非裔的“隔离但平等”之原则及针对华人的《排华法案》相继确立与实施后,白人至上主义在美国盛行,并在其后数十年中引发了严重的种族矛盾。尽管在法律上有色人种逐渐获得了平等权益,但不论是在政治生活抑或日常生活中,种族歧视依然广泛存在,“隔离但平等”原则实际上造成了“隔离且不平等”的事实。

“可口的毒酒”:从追求平等到逆向歧视——美国“平权运动”真相-青年力

有鉴于此,1905年7月,黑人学者杜波伊斯发动了尼亚加拉运动,要求黑人在选举、言论自由等方面得到事实上的平等权益。其后,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世界黑人进步协会相继成立,黑人权益运动此起彼伏,种族矛盾也愈演愈烈。黑人在教育领域对于平等的追求,成为了废除“隔离但平等”原则的开端。1938年的“根斯诉加拿大案”、1950年“斯威特诉培恩特案”和“麦克劳林诉俄克拉荷马案”以及1954年“布朗诉堪萨斯州托皮卡案”,挑战了教育领域的“隔离但平等”原则,其中布朗案在最高法院判决中的胜诉成为了一个标志。

“可口的毒酒”:从追求平等到逆向歧视——美国“平权运动”真相-青年力

●毛泽东接见杜波依斯

自此以后,平权运动从教育领域蔓延到其他领域,并促使了1964年美国《民权法案》的通过。

“可口的毒酒”:从追求平等到逆向歧视——美国“平权运动”真相-青年力

●民权法案的签署瞬间

2从平权到族裔平均——教育领域的逆向歧视

黑人运动与妇女运动,在美国掀起了对于种族及男女平权的追求风潮。联邦政府因外力推动,逐渐开始了司法与行政改革,试图纠正上层建筑中对于在美少数族裔及女性的歧视与偏见。这场制度改革,即是其后所称的“纠偏歧视行动”(Affirmative Action,或称“肯定性行动”)。一系列的平权运动推动了“总统平等雇佣机会委员会”(President’s Committee on Equal Opportunity)的设立及1963年“肯定性行动”作为正式政策的发布,最终促使1964年《民权法案》的产生。

“可口的毒酒”:从追求平等到逆向歧视——美国“平权运动”真相-青年力

●美国黑人民权运动的传奇人物马丁·路德·金

1964年的《民权法案》废除了在公共领域、教育领域的种族隔离与对女性的性别歧视。但从尼克松执政以后,平权政策开始转向对于少数族裔的优待政策。1974年的巴基案,让种族和族裔配额制更加偏颇。为了减少种族冲突,各大学府以“多元化”为名增加了对于非裔与拉丁裔的配额,并大大减少了对亚裔与白人的配额。

2009年,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托马斯·埃斯彭沙德出版了《不再隔离,但仍未平等》一书,对美国大学申请者的成绩作出了统计:进入精英大学的亚裔学生的SAT 平均分数比白人学生高140分,比拉丁裔学生高270分,比黑人学生高450分。亚裔群体不仅在入学成绩上较之其他族裔要求更高,甚至还要遭受录取官诸如“缺乏创造力与批判性思维”等偏见。

教育上的不平等引发了对于“平权”与“配额”的大量批判,一部分学生将大学告上法庭,而这些大学所给予的理由,是“整体评估录取程序”“多元化的校园生活和教育经历”这些极度表现平均而非平等的用语。自“平权运动”开始逐渐变为“平均运动”起,它就必然损害社会的公平。并且这种“平均”并不是分配领域的平均,而是在损害美国白人与亚裔之利益的基础上的平均——族裔间的平均。

“可口的毒酒”:从追求平等到逆向歧视——美国“平权运动”真相-青年力

有研究表明,如果废除平权运动,精英大学录取中完全取消对种族因素的考量,亚裔将成为最大获益者。4/5的非裔和拉丁裔的录取名额将会被亚裔学生占据。(当然,这更可能是在短期内的情况)平均损害了白人与亚裔的机会公平,而这又导致了种族矛盾与种族歧视的加深。事实上,尤其是对于亚裔来说,尽管其SAT的平均成绩最高,但入学率甚至还低于各校的平均入学率。

与教育领域及就业领域的平均化趋势相比,美国的分配领域具有极端的不平均。尽管美国主流经济学家常用“技能偏向型技术变革”来解释收入差距的扩大,但依然无法掩盖其背后的剥削因素。资本家与政治家,似乎试图以教育的平均化来掩盖分配领域的不公平,而这必然导致机会公平受损的白人与亚裔之反抗以及种族矛盾的深化。反平权运动此起彼伏,对于纠正对非裔及拉丁裔等少数族裔的特殊优待之呼吁也越来越盛。

2016年美国大选中,为数众多的华裔在反对平权主义的思想下投票支持特朗普,就是试图得到至少在教育领域的机会公平。由于在美华裔的长期努力与特朗普的当选,哈佛大学中亚裔学生比例从之前的10%至12%,上升到2017年的22.2%。在美国种族主义抬头的今日,教育领域中的机会平等终于在一定程度上实现。

“可口的毒酒”:从追求平等到逆向歧视——美国“平权运动”真相-青年力

在20世纪60年代以前,美国因“隔离但平等”原则而出现了严重的种族隔离与种族偏见。直到林肯时期“肯定性行动”及其后《民权法案》的颁布之后,种族隔离消失了。但由于“平权运动”变成了族裔间的“平均运动”,白人与亚裔受到了逆向歧视,其机会公平受到了损害,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种族矛盾。

或许有人辩称,由于非裔与拉丁裔收入水平较低而得不到更好的基础教育,因此在高等教育领域对其资源的倾斜有利于族裔间的平等。但非裔与拉丁裔基础教育的薄弱,源自于美国的基础教育中政府投入的不足与“快乐教育”理念的盛行。这一点并不能成为高等教育领域中损害其他族裔机会公平等理由。

3“平权”的本质——可口的毒酒

当平权运动演变为“平均运动”后,原有的打破种族隔离、争取平等权益的正面价值消失殆尽,而是演变成了一种针对白人与亚裔的逆向歧视。在高等教育领域,同样的就学机会白人与亚裔便需要刻苦学习方能获得,而非裔与拉丁裔却能轻松获得,甚至出现了“黑人交白卷上大学”的极端情况。这造成的结果是非裔和拉丁裔看似获得了受到高等教育的机会,但实际上则是这两个群体中的人通过学习改变命运的机会被彻底剥夺了。

众所周知,高等教育是有门槛的,一个人只有在初等教育阶段达到相当水平,才能够拥有理解高等教育的认识水平,从而有效的接受高等教育并进一步接受深造。而之所以传统上亚裔和拉丁裔无法进入高等学府获得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除了因为种族隔离被歧视以外,自身在初等教育阶段的受教育水平较低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所以,如果若是真的想要改善非裔和拉丁裔的受教育水平,最合理的办法是应该增加对以上两个群体在初等教育阶段的扶持,令他们可以接受到较好的初等教育,提高他们的认识水平。

但当下的各种“平权运动”却并不是如此,而是往往直接将受教育水平不足的非裔与拉丁裔录取进入高校。这造成的一个结果是,这些人往往没有能够接受高等教育的认识水平,在大学中无法获得应有的知识,只是虚度光阴。而另一个结果是,这种“平权运动”实际上严重降低了非裔与拉美裔等受到“平权运动”照顾的群体的学历的含金量,导致这些群体中受到较好教育的群体在求职中也是寸步难行。因为,他们的学历与白人、亚裔两个族裔的相比,含金量大打折扣。这造成的结果就是,很多企业出于谨慎,不会雇佣这些人或将其安排到较好的岗位,形成了一个坚固的透明天花板,但这还不是问题的全部。

这种名为“平权”实则制造逆向歧视的不平等政策,不仅彻底摧毁了“受照顾”群体的未来,还制造了当下的种族冲突。非裔、拉美裔等群体“受照顾”的事实必然找来白人、亚裔的敌视,于是种族之间冲突不断升级,即使有少数能发现这是某些阴谋家的诡计,但是限于大多数非裔、拉美裔较低的受教育水平和对既得利益的贪婪,也很难放下成见与其他族裔团结起来以对抗真正的压迫者。于是,我们便能看到美国的族裔之间越发紧张的冲突和政客们看似关心实则火上浇油的言行,一切的一切,其实都只是“分而治之”的古老智慧在今天的美国的活用而已。

“可口的毒酒”:从追求平等到逆向歧视——美国“平权运动”真相-青年力

●随着“平权”的扩张,一个恶魔却开始复苏了

参考文献:

①陈迎雪,《谈美国高等教育领域中针对亚裔的“平权歧视”》

②袁玉红,《美国“积极行动”政策与实践研究》

③韩家炳,《二战后美国黑人教育的困顿及其教育民权运动的产生》

④亚历克西斯·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

⑤李晓兵,《从“普莱西案”到“布朗案”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与受教育权平等保护的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