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以马克思之名为祸的恶魔
——写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作者:Mark,80后旅加华人,青年力网专栏作家;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本文系青年力网解读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系列原创文章第一篇。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往往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消息是唯一的,结论却是千差万别。比如说一条“敌军大批人马正在向东进军”的消息,不同的人得出不同的结论。有人认为“这是敌军的主力正在向东进军”,也有人认为“这是敌军的偏师在佯攻,其目的是声东击西”。与之类似,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中,无数的经典书籍诞生过,它们都是唯一的,可是读者们却对它们有着千差万别的解读:

警惕!以马克思之名为祸的恶魔“安替法”-青年力

同样是《圣经》,因为不同的解读和理解,就产生了天主教、新教等等......

同样是《古兰经》,因为不同的解读和理解,就产生了逊尼派、什叶派等等......

警惕!以马克思之名为祸的恶魔“安替法”-青年力

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也是他逝世135年之际的今天,马克思主义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不同解释,甚至被越来越多的别有用心之人变成了利己的工具。

警惕!以马克思之名为祸的恶魔“安替法”-青年力

近些年,一些欧美发达国家的政府开始以“人文关怀”“大爱无疆”等美丽的“政治正确”口号为幌子,从中东国家大肆接收难民,造成了国内越发尖锐的文化冲突和族群冲突,并严重地侵害了本国人民的利益。这一行为,引起了本国民众的极端不满,导致了保守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大规模回潮,这种回潮的典型表现,就是唐纳德·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

警惕!以马克思之名为祸的恶魔“安替法”-青年力

然而,那些“嘴上喊着主义,心里想着生意”的无耻的“多元文化主义者”又怎肯善罢甘休?要知道,难民不仅可以填补本国亟需的基础劳动力、降低本国的劳动力价格、在国内民众中制造隔阂,也可以作为一种特别的生意——只有难民的数量越多,政府才越有借口抢劫本国劳动者的辛勤所得来中饱私囊,扶助难民机构的经费也才越足。就这样,一个受雇于大资产阶级权贵集团的(目前有传闻称,制造了20世纪90末期的亚洲金融危机的乔治·索罗斯是该组织的最主要出资方),打着马克思主义以及“政治正确”旗号的流氓组织“安替法”展现在了人们的眼前。

警惕!以马克思之名为祸的恶魔“安替法”-青年力

安替法,英语Antifa,全称Anti Fascist(反法西斯主义),其主要意识形态大体有三种——无政府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它们把所有不接受所谓“政治正确”洗脑的人,一律称为“法西斯主义者”。而实际上,只要对安替法有一点点基本了解的人都会明白——Antifa is the real fascist!(安替法才是真正的法西斯)。

警惕!以马克思之名为祸的恶魔“安替法”-青年力

由于受雇于大资产阶级权贵集团,安替法有着充足的活动经费。它们有着极强的情报网络,总是能够准确且快速地确定反政治正确的演讲、游行等活动的地点和时间。根据所获得的信息,他们或提前1小时占领场地,或在活动过程当中突然闯入而把活动彻底搞砸。该组织的所有活动的参与者都是没有工作的社会闲散人员,他们每一次的破坏行动都会最终演变成暴力事件。由于惧怕被别人识别出来,这些流氓每一次都不敢把真面目示人而选择蒙面。

警惕!以马克思之名为祸的恶魔“安替法”-青年力

安替法在每一次的活动当中,总是打出令人不寒而栗的标语。比如,多次在美国的爱国者与安替法的对抗游行中,安替法居然都打出了“Make America No Existence Any More”(让美国不再存在)的标语,甚至焚烧美国国旗。当有人问他们为何要这么做的时候,他们竟厚颜无耻地说:“马克思说过,要消灭国家。”而他们每一次的活动所举的标语基本都会有镰刀斧头标志。

警惕!以马克思之名为祸的恶魔“安替法”-青年力

马克思确实在自己的论述中提到过国家的消亡,但是这种消亡是伴随着生产力的极大发展和世界各地建立越发密切的联系直至国境不再有存在必要的消亡(就如同今天的某些欧盟国家),而非在今天或者明天、现在或者马上就消灭国家。

警惕!以马克思之名为祸的恶魔“安替法”-青年力

令人感到不安的是,因为安替法在欧美各国的种种行为,让欧美普通民众对卡尔·马克思产生了极大的痛恨,将马克思主义理解为某种无政府主义甚至恐怖主义。此外,安替法还打着“平等”“女权”“保护LGBT”“捍卫多元文化”等旗号进行各式各样的暴力行为。

警惕!以马克思之名为祸的恶魔“安替法”-青年力

更加危险的是,安替法这种思想激进的流氓组织在欧美国家的校园当中非常受欢迎,因为它迎合了年轻人疯狂、叛逆、荷尔蒙过剩的特点。今年美国佛罗里达校园枪击案的凶手尼古拉斯·克鲁斯就是安替法的成员。就这样,卡尔·马克思的形象随着安替法的一次次的流氓甚至犯罪行为而变得越来越糟糕。

警惕!以马克思之名为祸的恶魔“安替法”-青年力

回到安替法所秉持的主要三大意识形态。他们自称无政府主义者,然而,他们却受雇于大资产阶级权贵集团。而大资产阶级权贵集团往往又和欧美国家的政府有着密切的利益往来。因此,他们也就等于受雇于政府。一个受雇于政府的组织,能叫无政府主义者吗?

他们自称共产主义者、社会主义者,然而,他们所秉持的无非是扭曲变态的“政治正确”的“多元主义”的白左价值观。而白左其实是曲解了平等含义、以所谓“政治正确”为信条的假革命。此外,他们对欧美国家的人民群众动辄污言秽语甚至暴力相加,让许多不明真相的欧美群众将其与历史上在许多国家发生过的马克思主义革命相提并论。实际上,二者有着极为本质的区别——安替法的行为其本质是“拿钱办事”的雇佣行动,而马克思主义革命则是本国民众争取独立和解放、反抗压迫与奴役的自觉行为。

警惕!以马克思之名为祸的恶魔“安替法”-青年力

在卡尔.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笔者感受到的是一种深深的忧虑,马克思主义在今天,很大程度上被大资产阶级权贵集团垄断了解释权,甚至像安替法一类的流氓组织也能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四处作恶。

警惕!以马克思之名为祸的恶魔“安替法”-青年力

这种行为动摇着普通群众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信心。未来,何去何从?路漫漫其修远兮。笔者愿意与诸君共同探寻——如何从占领了议会席位、控制了宣传机器、霸占了公立教育的全球主义权贵集团手中夺回马克思主义的解释权,让马克思主义不再成为西方资本权贵精英们的利己工具,而真正成为惠及普罗大众的光辉思想!只有这样,才能回归卡尔·马克思的初心,才能真正地惠及全人类。未来,任重而道远。笔者期待,在探寻的道路上,能有诸君的相互陪伴和支持,让我们永不独行!

警惕!以马克思之名为祸的恶魔“安替法”-青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