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发展是人类历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件,厚重的历史积淀,众多的人口资源,独特的文化结构,悲惨的近代经历,这些都使得我们无法照搬西方的模式,必须走出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新的发展道路。况且,西方的模式本身就具有很多的固有缺陷,本身也不是人类应有的最佳发展模式。如果不服的话,看看特朗普退出巴黎协议、伊朗协议或许能变得明白点儿,在美国体制下,为了核心利益集团在国内选战中的利益,砸锅卖铁都在所不惜。中美之间的较量将是长期的、复杂的,特朗普只是一个插曲,不管特朗普什么时候离开白宫,这种较量都会正未有穷期。
中兴之“难”——中华文化摆脱对西方精神依赖的拐点-青年力

“中兴”可以指中兴通讯,也可以指中华民族的中兴大业;“难”可以指中兴通讯目前遇到的困难,也可以指民族复兴道路之艰难曲折。咋说都成,本文也的确在同时说着这两件事儿。中兴事件与特朗普发起对华贸易战,既有区别也有联系,在严格的法律意义上,中兴事件是中国企业在美国遇到的一个经营层面的法律问题,但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是国家间的直面交锋,关系着两个国家乃至全人类的未来走向。

中兴通讯的遭遇并非川普贸易战的天然组成部分,只是和中美贸易战的发生时间出现了重叠。中兴通讯遇到了美国极为严苛的法治环境,这种境遇让国人感受到了切肤之痛,对美式法治有了更为直接的认识。在公知们不遗余力地吹捧美国的法治理念与秩序的时候,把鲜活的积极面说得很生动,比尔·盖茨的成功就是托美国法治体系的福。比尔·盖茨当年推出windows,开始很多美国人也不愿意付费,但是微软公司用尽各种手段,对于盗版进行穷追猛打,终于建立起付费制度,成就了今天的比尔·盖茨,这实际上是美式法治的成功。

但是,美式法治的理想和现实并不总是丰满的。世纪相交的近20年前,某美国本土汽车公司遇到了一案子。一个醉汉酒后飙车,把驾驶着该公司的一辆老旧汽车的一家数口撞残,公司竟然被判赔偿约半百亿美元。原告律师在创造历史的时刻,竟然头脑十分清醒地主动找到公司,要求100万刀私了。半百亿和100万之间的差距很大,但公司岂是凯子,理儿比钱重要,不能开这个口子。于是,公司调集自己雄厚的资源,誓将官司进行到底,最后该案以公司完胜终结。这也是美式法治的神威,但更多地体现了美式法治的昏聩骨感。

中兴因为一个细节,而被美国处以极刑,美国(连带盟友)的供应商被禁止向中兴供货,几乎要断了中兴的生计。这件事上升到国家层面是必然的,但是,根据美国的法治理念,很多事情美国行政部门即使是真的想帮忙,也未必能够实现,妨碍司法乃是美国行政部门的大忌。据说中兴现在还在不懈努力试图解套儿,但是,这事儿总是看着有点儿悬,恐怕是凶多吉少,中兴必须面对更为严峻的现实,另谋他求。

中兴在美国遭难,引发举国上下一片芯痛,各路英豪都出来献计献策。在各类言论之中,其实最核心问题还是中国发展道路的抉择,直白地讲,就是争取外援与自力更生二者的主次问题。相当一批人沉迷在过去30年的发展模式与道路上,没有认清过去30年的成功,给我们带来的自身条件和外部环境等客观变化,以僵化、落后的思维方式,为中国的未来设计了重复过去30年的道路。过去30年,我们主要是靠加工代工模式,挣了一些辛苦钱,腰包的确满了许多。我们曾经资金短缺,但现在我们是1万多亿的大债主。这些成功误导了我们,以为高科技产品的出口,就像制作鞋子、T恤衫那样简单,把来料认真加工一下,就等着收取加工费了。

这是错的。那些简单的消费品,美国人实在懒得挣加工环节的小钱儿,才留给了我们,同时,我们兢兢业业的认真态度,也让美国那些嚼着口香糖,边插科打诨边缝鞋底的人们,自叹弗如。现在,科技含量较高的产品出口到美国,我们处于一个班门弄斧、关公面前耍大刀的地位,而且我们在试图分享原来美国人给自己预留的奶酪。这是美国人所不能容忍的,我们完全低估了这种严峻的事态,完全低估了赴美投资的文化成本、体制成本。也就是说,在全球利益链条中,美国可以给中国留个打工仔的位置,但中国永远别想在科技含量较高的领域内分庭抗礼。美国的单边主义文化,不会容忍迥异于西方的中国的崛起,他们的理念就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美国精英阶层对此看得很清楚,他们最先的对策是TPP,亮剑直指中国体制,锁喉中国国有企业的制度。但是,特朗普意外当选,打乱了精英阶层的精心布局。特朗普极度得蔑视美国精英阶层,没工夫搭理那些intellectual bullshits。他明白中国不会上那个当,而且作为一个体制外人士,4-8年的时间也不足以让特朗普用迂回和持久战的方式,实现自己的抱负。特朗普更偏好于短平快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段,获取立竿见影的快钱。于是,他就重拾起来了贸易战这种过了时的市井手段和工具。如果说美国政府针对中兴通讯的措施,目的在于杀死中兴通讯,特朗普对中国的贸易战,目的就是杀死中国的民族中兴梦想。贸易战是国家间的直面交锋,美国的战略目的要么是杀死中国,要么是彻底收服中国。

面对这种致命攻击,中兴通讯该怎么办?我们民族中兴的大业又该怎么办?两条,一是认清自己的位置,二是坚定不移地走以自力更生为主干的发展道路。认清自己的位置,要求我们需要从原定的以高科技产品打入美国市场的战略构想中,往后暂时撤一撤。我们需要专注于国内的基础建设和品质提升,外贸、投资和内需这三大领域中,我们的内需是最薄弱的。中国已经是世界GDP第二的国家了,但是,我们国内的问题太多,脱贫的任务都还没有完全完成。不要害怕别人说我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些“不行”正是我们的发展空间和战略回旋余地。也不要低看了一带一路,人类历史上的商业往来,曾经是以陆权为主的,现在需要认真地同等重视陆权和海权了。

第二点就是“自力更生”为主的战略发展路线。现在的舆论当中,有一股批判“全民不惜一切代价搞芯片”的势力。这是一种井里投毒的逻辑方式,因为,这种说法本身就子虚乌有,说这话的人无非就是为自己的立论,树立一个荒唐的靶子,是想把中国发展芯片技术努力,等同于全民大炼钢铁的教训。我们用累死累活的血汗钱,买了1万多亿的美债,每年得到就是那些滚入本金的2-3%利息,是否也可以被说成是“全民不惜一切代价傍美国”?我们不差钱儿,关键是如何使用我们的资金,与其去获得那种数据层面的微利,不如自己投入去争取掌握包括芯片、量子在内的高科技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日子应该过够了吧。中国人不比别人笨,中国也不必别国穷,我们靠自己,努力去达到别人的高度,况且,我们还有弯道超车的机会。到了那时,我们研究明白了,消化完成了,自己的科技水平真正提高了,才是七剑下天山,重出江湖的时候。

中国的发展是人类历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件,厚重的历史积淀,众多的人口资源,独特的文化结构,悲惨的近代经历,这些都使得我们无法照搬西方的模式,必须走出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新的发展道路。况且,西方的模式本身就具有很多的固有缺陷,本身也不是人类应有的最佳发展模式。如果不服的话,看看特朗普退出巴黎协议、伊朗协议或许能变得明白点儿,在美国体制下,为了核心利益集团在国内选战中的利益,砸锅卖铁都在所不惜。中美之间的较量将是长期的、复杂的,特朗普只是一个插曲,不管特朗普什么时候离开白宫,这种较量都会正未有穷期。

大可不必过于纠结于一城一地的得失,中国人现在最需要的是独立精神,别在美国这一棵歪脖儿树上吊死,中国人要靠自己去掌握核心技术。科技水平是阻碍中国进一步发展的最窄瓶颈,也是美国卡住中国身位的最后手段,美国不会送给中国科技实力,也不会让中国顺利的实现科技超越。中国必须抛弃幻想,靠自己踏踏实实地去努力。中国的民族中兴是一种体制的复兴,是一种人类文化型态的复兴,中华民族如果能够摆脱对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文化的精神依赖,坚定地走自己的路,将是中华民族的又一次巨大的思想解放,而这种思想解放也正是民族中兴的必备条件。

2018年5月9日记于西山

【宜兴紫,察网专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