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已经拉下帷幕,最终剧情也已呈现在人们面前。有人赞,有人贬,有人喜,有人忧。只不过,我们在评论一件事情时,不能走极端,而要从正负两方面客观公正的去辩证看待,既不能吹上天,也不能贬下地。就编者认为,本次中美在贸易上的较量各有所得也各有所失最终在彼此的让步中结束。针对这个问题,我们昨天专门写了论述文章,可惜审核通不过,被删减得面目全非。那么,是非成败,且由看官们自己评说吧。

中国芯片传来喜讯,但另一危机必须高度警醒-青年力
▲视频截图

当剧情接近尾声,今天要说的故事是我们曾经普遍关注的一个问题中国芯片以及它所面临的新危机。今天,中国芯片领域传来两个好消息,分别是:长江存储从荷兰ASML公司订购的一台光刻机到货,耗资7200万美元,可生产20~14纳米工艺的芯片;中芯国际向ASML公司订购了一台EUV极紫外线光刻机,耗资1.2亿美元,可生产7纳米以下的芯片,预计2019年初交货。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光刻机,可生产出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芯片。

中芯国际据称是中国大陆目前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芯片生产商,但与国际顶尖还相差着二三代的距离(时间大约3~5年)。三星电子和台积电目前正在竞争生产7纳米工艺技术芯片,我们还在折腾14纳米水平,有的甚至说连28纳米的都还没整利索。(华为麒麟芯片是由台积电代工生产)

当中芯国际拥有了这样一台世界最顶尖的芯片核心制造设备后,也就拥有了进军7纳米(甚至更小)水平的芯片领域,它们未必一定能获得成功,但至少拥有了迈入世界顶尖的门票。

所以,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这对中国芯片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不过,危机也正在于此

中国芯片传来喜讯,但另一危机必须高度警醒-青年力
▲视频截图

荷兰的ASML公司垄断了世界上90%的尖端光刻机,目前世界上最顶尖的光刻机都由这家公司生产。有一个细节很多人并不知道,那就是ASML公司所在的荷兰是北约成员国也是《瓦纳森协定》的缔约国。《瓦纳森协定》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对中国进行高科技与尖端设备进行封锁。我们在芯片领域的设计水平并不差,差的只是制造工艺。它的危机在于,假如我们没有自己的尖端光刻机,没有自己的生产芯片的核心制造设备,当有一天别人对我们进行芯片制造设备禁运时,我们该怎么办呢?这一次威胁我们的可能是封杀芯片,下一次可能就是“禁运光刻机”了!

所以,我们现在还能从别人那里买得到时就要居安思危就要去研发自己的光刻设备,也许一开始差了点,但未雨绸缪总是没错的,不要等到别人已经掐住自己脖子了才恍然大悟,才来发奋图强。美国虽然是世界上最牛逼的科技大国,但它也不能什么都自己生产,很多东西也是全球采购,配置最优资源。但美国有一个特点是它所采购的资源基本来自于它政治上的盟友甚至是傀儡一切都在它的掌控中,像“封杀芯片”、“禁运光刻机”这类风险对于美国基本不存在。

如何破解这种局面,也是我们后面要面对的。

中国芯片传来喜讯,但另一危机必须高度警醒-青年力
▲ASML官网产品示意图

另一个值得警醒的地方在于“底层人才的不足”。追求眼前“短平快”的表层利益,而不愿去研究最底层技术是我们目前很多领域里的一个通病。比如计算机,我们很多互联网公司规模很大,市值也很高,但它们都是建立在“windows + intel”基础之上,移动领域是建立在安卓与IOS的基础之上,不论它们有多牛逼,只要别人在这些“地基”上动动手脚,让它们完蛋只是一夜之间的事情。

以前说过一件事,就是倪光南院士的助手梁宁曾请求国内某拥有10亿用户的APP也移植到国产操作系统上去,但被其高层果断拒绝;近期又传出联想对预装国产操作系统投了反对票。

中国芯片传来喜讯,但另一危机必须高度警醒-青年力

且不说你如何扶植、深爱着国产,你连机会都不给它们,叫它们如何成长呢?一切只为了眼前利益,哪管我死后洪水滔天。还比如,中国做JAVA的应用工程师有几百万,但真正做底层JAVA虚拟机的在全国只有几十人;全国2600多个计算机专业,大多都是在教人做应用,真正做芯片这种底层技术的很少;它们只是在教人如何“用计算机”,而不是教人如何“造计算机”。

当过多的专注于表层应用而不注重底层培养时,像芯片设计制造上的人才不足,也就是必然的事情。

为什么都乐意去搞表层应用而不愿搞底层有人就说是因为做表层技术容易且赚钱更快更多而做芯片这种底层设计的研究员技术难度高但待遇却不如那些互联网公司

我们在芯片领域,不差钱,不差设计,差的只是人才,差的是最底层建筑。不光是芯片,还有操作系统。40年前,韩国半导体还是一片空白,后来韩国抓住了美欧日在存储领域的空档,成功的成为了目前存储芯片的主流;现在,自动驾驶、物联网、人工智能等领域的芯片需求越来越大,世界上同样没有哪一个国家进行了主导,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机会。

中国芯片传来喜讯,但另一危机必须高度警醒-青年力

▲法国研究所暗室中的小型光刻机(图源:维基百科)

当经历了这一次贸易战,经历了这一次“中兴事件”,希望我们能更加警醒,在芯片乃至整个高科技领域要有更清醒的认识,核心技术靠求人求不来,必须自力更生奋起直追,只有自己掌握了,才是真的好。

我们不但要有表层应用人才还要有大量的底层技术人才不但要有牛逼的芯片设计与生产制造工艺还得有自己的光刻机

四千年前,我们与巴比伦一起玩青铜;二千年前,我们与罗马一样东征西战;一千年前,我们与阿拉伯人同样富足;现在,我们与美利坚一较高低。几千年来,我们虽然有过跌倒,但对手换了好几拨,我们至今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