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1年的三元里抗英是中国近代史的一件大事。自第一次鸦片战争以来,它长期被看作是近代群众爱国斗争的第一个高潮,尤其在新中国成立后的革命史观时代被赋予了极高的地位。但形势的变化,特别是通过中西史料的对比,三元里抗英的一些基本史实被逐步厘清,又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通过贬低这场斗争来表达另一种政治态度。

应该说经过多年学术界的整理,三元里的基本史实和历史背景的研究已经很充分了。但是三元里抗英仍然有值得讨论的地方,因为这场运动所产生的影响已经超越了抗争本身,它对我们认识整个中国近现代的历史叙事、民族意识,乃至于对我们今天的社会与历史认知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一、三元里的基本史实

1841年5月29日,一股英军侵入广州附近的三元里附近,对当地进行了劫掠。此前已经因为英军暴行而十分愤怒的三元里乡民顿时揭竿而起,聚众十余万,开始围攻英军。由于大雨磅礴,英军弹药俱湿匆忙后撤,一度非常狼狈。英军主力闻讯后,派出了两个连的兵力进行了救援,在付出一定伤亡后救出了被包围部队。已经组织起来的十余万三元里民众紧追不舍,顺势包围了占领越秀山的英军双方,声言将决一死战。最后广州知府余保纯在英国的压力下出面劝谕,民众撤围,事件得以解决。

三元里与近代中国的群众斗争(上)-青年力

三元里的基本经过中英双方的争论都不大,日后被人所诟病的主要是由于特殊的历史背景,其战果和影响被人为的夸大了。特别是一些文人留下了例如“噎其渠帅伯麦、副帅毕霞 , 斩首七百四十八级”这样过度夸张的描述,伯麦为英军舰队司令,毕霞为先遣舰队指挥官,自然不可能被斩杀。即使后来也长期沿用了民团在事后公开宣称的歼敌二百余这样一个笼统的说法,应该说是夸大了不少。这个问题,茅海建老师的《三元里抗英史实辨正》中通过文献比较已经基本厘清了。英军的伤亡大约是死5到7人,伤23到42人,英军虽然不久就离开广州,但也不是因为这个事件。这也是一些人之后常常以此为非议这场斗争,甚至意图作为否定整个近现代对外抗争的着力点。然而这种看法无疑是很浅显,或者说是别有用心的。

三元里抗英今天我们来看,固然对侵略者造成的伤害没有传统文献里描述的那么大,甚至我们也承认无论当事人,还是清朝的官吏文人出于爱国主义也好,出于政治需要,乃至直接的经济利益也好,对战果确实进行了夸大。但就像茅海建指出的那样,即使这样的战果,按照英军的记载,在整场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已经是排名第四的战果,甚至比关天培殉国的虎门之战,阵亡了定海三总兵第二次定海之战,战死了陈化成的吴淞之战取得的战果都要高。虽然有天时地利的因素在内,团结起来的民众竟能取得超越清军的战绩,无疑折射了十九世纪中国的困境。

三元里与近代中国的群众斗争(上)-青年力

二、衰老帝国无可避免的失败

应该承认,第一次鸦片战争到来的时候,清王朝的失败是一种无可抵挡的失败。而这种失败是难以被清政府,甚至日后的国人所接受的。这种无法接受成为包括三元里在内的各种历史瞬间在未来的岁月中发酵的摇篮。广东的军事失败是因为用投降派的琦善代替了主战派的林则徐,是奸臣代替了忠臣;虎门之败是琦善破坏了林则徐留下的部署,不肯救援关天培;镇海之败主要是因为余步云率众溃逃;吴淞之败是牛鉴临阵脱逃导致陈化成功亏一篑......但如果认真看待史实,我们就知道这些更多的是一种事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