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改革开放40年时间里,不少国人除了痴迷于西方的新自由主义所标榜的各种“自由”以外,还狂热地追捧西方的所谓选举制度,认为这是一剂解决一切问题与弊端的“万灵药”。这种狂热的追捧,实际上是来自于对西方国家选举制度的缺乏了解而导致的美好幻想。在许多追捧民主的国人心中,选举制度的就是“多数人统治”实际上,他们心中所定义的“代表多数人利益的选举”在欧美主要发达国家中并不存在。从多数决变少数决——危机四伏的欧美选举制度-青年力

 

一、抓住“关键少数”——英式议会民主制度:

英国的议会民主制,是一种间接选举的形式。在这种制度下,国家/地方领导人和执政党不是直接选举产生的。该制度广泛应用于英联邦国家,例如加拿大、新加坡、澳大利亚等等。

 

从多数决变少数决——危机四伏的欧美选举制度-青年力

◆号称“大不列颠德云社”的英国议会

 

该制度把全国/省(州)分成若干个选区,选区数量与议会席位数量相等。每一个选区都有不同党派的候选人。选民只能直接选出自己所在选区的候选人进入议会。最后,比较哪个党拿下最多选区,即赢得议会最多席位。那么,获得议会最多席位的党将可能成为国家/地方的执政党,其党魁也可能成为国家/地方的领导人。

 

从多数决变少数决——危机四伏的欧美选举制度-青年力

◆正在拉票的卡梅伦

 

有读者会不解——为何获得议会席位最多的党只是“有可能”,而非“一定”成为执政党呢?

假如一个党在议会当中不仅获得了最多席位,而且获得了过半席位,则该党(绝对多数党)一定是执政党,其党魁也一定是国家/地方领导人。但是,假如一个党在议会中只是获得了最多席位,而没有获得过半席位,则该党(相对多数党)将会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从多数决变少数决——危机四伏的欧美选举制度-青年力

 

相对多数党可以谋求与其它党组成联合政府,只要相对多数党的席位和与其组成联合政府的其它党的席位数量相加超过了半数,则相对多数党仍可以成为执政党。然而,在与其它政党谋求联合的过程中,相对多数党必然要开出各种条件以引诱,例如让出某些内阁部长的位置。在做出妥协之后,相对多数党或无法100%地推行自己的执政理念

相对多数党若谋求联合失败,而其他党也未能成功联合,则相对多数党依然成为执政党,但却只能组成“少数政府”此后,该党想推行任何政策,都可能被其它政党所否决,大大影响了施政效率。

 

从多数决变少数决——危机四伏的欧美选举制度-青年力

◆组阁风险

 

在有些情况下,相对多数党甚至可能失去执政地位。2017年的加拿大BC省(温哥华所在省)选举便出现了这种情况。当时的选举结果如下:

 

参选党 赢得议会席位数量
自由党 43
新民主党 41
绿党 3
总计 87

 

BC省议会总共有87个席位,只有获得至少44,才算获得过半席位。从选举结果来看,没有任何一个党获得过半席位。后来,绿党同意与新民主党联合,如此,两党相加的席位数量达到了满足半数的44席,反超相对多数的自由党。新民主党由于获得的席位数量比绿党获得的席位数量更多,而戏剧性地成为了BC省的执政党。在那次选举中,绿党成为了左右选情的“关键少数”。而一些国家的政客为了胜选而拉拢少数族裔或少数群体,也是出于这种现实状况。

 

从多数决变少数决——危机四伏的欧美选举制度-青年力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制度,笔者将用NBA季后赛为例子。NBA季后赛采取的是7场4胜制,即“最先拿到4 场胜利的球队将晋级下一轮”。该规则与采用7局4胜制的乒乓球5盘3胜制的网球(女子3盘2胜制,有些系列赛的男子比赛也是3盘2胜)、3局2胜制的羽毛球、5局3胜制的排球等项目的规则是一样的。这是一种“不算总账”的规则。在今年结束的东部第一轮季候赛中,骑士和步行者的系列赛就出现了“总分高者出局”的现象。且看下列表格:

 

第一场 第二场 第三场 第四场 第五场 第六场 第七场 总分 场分 胜负
步行者 98 97 92 100 95 121 101 704 3 出局
骑士 80 100 90 104 98 87 105 664 4 晋级

 

从表格中,我们可以看出,步行者尽管在总共7场比赛中的总分更高,但是由于胜利的场次更少,最终还是被淘汰出局。同样的,在议会民主制之下,获得普选票最多的政党未必获胜,只有拿下最多议会席位的政党才是可能的胜利者。拓展而言,即便一个国家/地方的特定诉求者占据人口多数,但是,假如他们集中在某一个选区,最多也就是让他们支持的某个党获得该选区的胜利而已。但如果分散在不同的选区,特定诉求者的数量就可能从“总体优势”变成“局部劣势”,最终或被“各个击破”,导致他们虽然总量占优,但是却无法登顶。

 

从多数决变少数决——危机四伏的欧美选举制度-青年力

 

二、高分的胜利才是胜利——美式共和制:

美国的共和制,尽管给予选民直接选出领导人的权利,但却区别于“获得最多选片就能胜出”的选举制度,而是一种类似于积分制的选举人制。在这种制度下,美国的每一个州和首都华盛顿都有相应的分值,总分值为538分。只有拿到了至少270的候选人,才能成为美国总统。尽管该制度与英国的议会民主制有着一定的差别,但与之相同的是,都在试图避免“单纯获取最多选票便能胜出”

 

从多数决变少数决——危机四伏的欧美选举制度-青年力

◆在驴子和大象之中选择一个

 

为了让读者们更加容易地理解共和制,笔者将用足球举例子。

足球的联赛和杯赛小组赛,均采用积分制,积分规则是“赢一场得3分,平一场得1分,输一场得0分”。最终按照积分由高到低的顺序来确定名次。假如积分相同,有的赛制看净胜球(即“进球与失球的差值”),亦即“在两队或者多队积分相同的情况下,净胜球多者排名靠前”。

有的赛制则看胜负关系。足球比赛的积分制,同样不是“算总账”的制度。2012年欧洲杯(小组前两名出线;若同分,则看胜负关系)A组,就出现了“净胜球少者出线”的现象。且看下列表格:

 

捷克 希腊 俄罗斯 波兰 进球 失球 净胜球 积分 排名
捷克 —— 2:1 1:4 1:0 4 5 -1 6 1
希腊 1:2 —— 1:0 1:1 3 3 0 4 2
俄罗斯 4:1 0:1 —— 1:1 5 3 2 4 3
波兰 0:1 1:1 1:1 —— 2 3 -1 2 4

 

从表格中,我们不难看出,俄罗斯的进球最多,失球最少,净胜球最多,却反而遭到了淘汰。反观捷克,尽管经历了一场惨败,尽管净胜球为负,但因为获得了两场小胜,最终反而以小组第一的身份出线。最幸运的要属希腊,在与俄罗斯的积分相同的情况下,希腊凭借着与俄罗斯的直接交锋中获得的胜利而在胜负关系中占优,幸运出线。共和制便与足球的积分制类似,候选人在任何一个州的胜利,无论是大胜还是小胜,最多只是转化成那个州的积分而已。而候选人在任何一个州的失败,哪怕是1票之差的惜败,也将在该州获得0分。这就好像足球比赛,一支球队无论在一场比赛中是大胜还是小胜,最终也只不过是转化成3而已;相反,一支球队哪怕在一场比赛中惜败,同样只能获得0分。而美国各州之间不同的积分,决定了候选人对这些州的竞选策略,一切为了争取获得总分的优势而努力。

 

从多数决变少数决——危机四伏的欧美选举制度-青年力

 

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共和制的这种特点便凸显了出来。在那一次大选中,民主党的希拉里在全国普选票当中获得的支持率48.18%(当然,也有说法说这是在选举的最后时刻希拉里一方允许非法移民参与投票的结果)高于共和党的川普的支持率46.09%。然而,川普却因为拿下的总积分306分)高于希拉里拿下的总积分232分),而成功当选为美国总统。从这里可以看出,单纯争取多数人的支持(在这里先不考虑这种多数是如何达成的)在英美两个主要发达国家中是不能将候选人送上总统宝座的。

 

从多数决变少数决——危机四伏的欧美选举制度-青年力

 

三、被刻意制造的分裂,被摧毁的效率:除了英国的议会民主制和美国的共和制以外,还有法国的“两轮投票制”以及许多欧洲国家采用的“下议院比例代表制”等等一系列防止“多数人支持便可胜选”的情况出现的选举制度。这些制度,都无一例外地宣称在避免“多数人的暴政”“群氓政治”甚至“纳粹主义的复活”从多数决变少数决——危机四伏的欧美选举制度-青年力然而,采用这些制度的国家却经常选出无所作为、昏庸无能的国家领导人,甚至有些领导人反而导致了纳粹主义的兴起。这其中尤以热衷臭名昭著的“绥靖政策”的英国首相张伯伦最为出名,类似的还有美国第31任总统胡佛。而现代的国家元首们,例如美国第44任总统奥巴马、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第七任总统奥朗德、热衷于变装秀的加拿大第23任总理小特鲁多(他父亲老特鲁多是加拿大第15任总理)等等。

 

从多数决变少数决——危机四伏的欧美选举制度-青年力

◆绥靖首相张伯伦

 

除了不断选出平庸的领导人以外,选举制度还要面对一个致命的问题——效率。20世纪八十年代即改革开放初期,国人走出了国门,国人看到的发达国家们是一个色彩缤纷的世界,那时的人们对西方发达国家的态度也是憧憬甚至是顶礼膜拜。如今,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人觉得“国外不过如此”甚至“国外比国内差远了”。国人看法的改变,源于发达国家“几十年如一日”的普遍的低效率。

选举制度的低效率有可能体现在“产生新政府”方面。比如,在2010年6月到2011年12月期间,比利时就曾创造过“连续541天无法产生执政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当时,没有一个党在议会中获得过半席位,而在各党寻求组成联合政府的过程中,又由于荷兰语的弗拉芒区法语的瓦隆尼亚区的尖锐对立而迟迟无法联合成功,造成了令人啼笑皆非的“新政府难产”的国际笑话。而如今的意大利也在经历同样的事情。

 

从多数决变少数决——危机四伏的欧美选举制度-青年力

 

选举制度的低效率也有可能体现在“推行政策”方面。尤其执政党是相对多数党的情况下,效率更是低得惊人。仅以基础建设为例,当中国已经要把高铁修出国的时候,西方各大城市却只延伸了一小段地铁。

今天,虽然很多人一直在试图将发达国家的发达归因于他们想象中的“选举制度”,但是现实却与他们的想象大相径庭。他们想象中的民主制度并不存在于这些发达国家。

 

从多数决变少数决——危机四伏的欧美选举制度-青年力

◆其实,反倒是俄罗斯的选举比较符合一些人对选举的想象

 

而他们憧憬的发达国家也并非是什么“人间天堂”,也就是说即使真的照搬所谓发达国家的“选举制度”,也并不代表就能令国家迅速变为发达国家。自从“民主国家”这个概念被提出以来,有不少国家成为了“民主国家”,例如印度就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但是“民主国家”中的“发达国家”却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

 

从多数决变少数决——危机四伏的欧美选举制度-青年力

 

而在保住“发达国家”地位的国家中,爆发国内危机的也是此起彼伏。在这些危机中,一些人吹嘘的“选举制度”不仅没能解决问题,甚至成为了问题的制造者,尽管很多人不承认,但这却是事实。现在看,所谓的选举制度其实只不过是一种维持统治的平衡之术,而不是使国家快速发展的强国之术。但在当下这个大多数国家的首要问题是发展而非“维持统治”的状态下,人们不禁要问,欧美选举制度真的是“最优解”吗?

 

从多数决变少数决——危机四伏的欧美选举制度-青年力

 

(作者:Mark    青年力网专栏作家,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