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31日,在国际六·一儿童节降临之际,17位院士(中科院与工程院的院士们)联名呼吁建立“无网游日”,在六月一日这一天让儿童们远离网游,并希望全社会能共同努力,让儿童远离不良网游的影响。

 

一、一个提出许久并愈演愈烈的问题

之所以会出现院士呼吁建立“无网游日”的情况,其直接原因是近日国家电网某公众号的一篇介绍该公司员工慰问留守儿童的活动的文章中提到的一件令人吃惊的事情:一位留守儿童将一张表述了自己想法的纸条递送给了慰问人员,纸条的内容是明确地表示慰问人员送来的书本文具等学习知识的用品他并不“喜欢”,这位留守儿童想要的是“一个可以打王者荣耀”的手机。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上)-青年力

一个贫困山区的留守儿童,不想着好好学习走出山村,竟然张口就要能打游戏的手机!这还了得?“天真纯洁早当家”的农村孩子竟然这么小就贪图娱乐享受,令无数人大敢吃惊和意外,并明确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于是便有了前文提到的17名院士联名呼吁“无网游日”的新闻。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上)-青年力

而这种呼吁的深层次原因也并不复杂,那就是未成年人的娱乐方式越发单一地集中在电子游戏领域,并开始大幅度挤占他们的其他时间的问题越发严重了。这个问题的出现,可以追溯到二十世纪90年代,但因为那时对于绝大多数家庭来说,电子游戏都是一种奢侈品,所以这一问题还只是少数家庭的特殊性问题。因为无论是家庭购买电脑、游戏机还是去电子游戏厅,对于那时的大多数家庭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经济原因客观上限制了未成年人与电子游戏的接触。那时,更多的孩子们还是选择出门进行各种体育类娱乐活动,所以在这个问题刚刚出现的九十年代乃至二十一世纪初期,这个问题虽然不时地被教育家们提出,但往往都是业已出现的大量未成年人问题中的一个较为次要的问题。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上)-青年力

但随着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经济的飞速发展和接触电子游戏平台的经济门槛的越发下降,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将电子游戏作为自身的重要甚至唯一的娱乐手段,游戏玩家群体如大爆炸时的宇宙般迅速膨胀起来了。在这一群体中虽然成年人是主要的消费群体,但无疑未成年人是这一群体中更加引人注意和担忧的一群人。因为相比人们普遍认为的拥有健全人格与认知能力并且已经步入社会自食其力的成年人来说,人格与认识尚未完全成型、拥有较强可塑性的尚且需要将主要精力用在学习上的未成年人无疑更可能被电子游戏所吸引和影响导致其荒废学业无法步入社会以及产生各种其他的非最优结果。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上)-青年力

(表现子女沉迷网游的漫画)

而这种担忧,也不断地随着未成年玩家的数量膨胀和极端事件的接连出现获得了越来越多的人的认同。根据一份2018年5月31日的新闻中提到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网络游戏人口达4.42亿,中国青少年首次接触网络游戏的年龄呈日益低龄化趋势。15—18岁青少年中近80%首次触游年龄在14岁及以前,11—14岁青少年中45%首次触游年龄在10岁及以前,6—10岁的青少年中有约16.6%首次触游年龄在5岁及以前。玩王者荣耀的小学生就有1000多万人。除了数量的膨胀,一些以电子游戏为家庭矛盾激化的直接原因的事件也让不少人认为电子游戏与未成年人的接触是导致一系列社会问题的重要原因。时不时发生的未成年人与自己的父母长辈因为电子游戏而出现争论甚至暴力争端的极端事件,令各种担忧都拥有了说服力。于是我们便能时不时的看到一些对于电子游戏从各种方面的攻讦,而在某些历史时期甚至已经到了喧嚣尘上的地步,连中央电视台也连篇累牍地进行相关报道,并渲染因为子女陷入电子游戏而痛不欲生的家长的悲情与子女对家长的冷漠。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上)-青年力

但现实却并没有因为家长们和一些人的愿望有所改变,电子游戏玩家的群体还是在增加,玩家中的未成年人还是在增加,所有的关心与关注,在玩家的扩张数字面前,都显得软弱无力和可笑至极。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上)-青年力

 

二、愈演愈烈的背后是什么?

为什么即使得到了全社会的关注,即使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重视,即使各种名目繁多的名为“民间教育矫正机构”的私人监狱在全国各地纷纷挂牌建立,电子游戏玩家群体却依旧不见减少,而是越来越多?而沉迷电子游戏导致学业、事业荒废的未成年人与成年人的数字也依旧在上升?其实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究其本质在于,长期以来并没有一种实质性的投入是真的力求改变越来越多的未成年人沉迷电子游戏的现状并解决造成这一切的内在原因的。而社会中的一些其他力量,甚至还在对这种现状推波助澜,这其中也包括一些宣称“最爱孩子”的家长们。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上)-青年力

(1)家长:我很忙,打游戏吧&我很忙,但你必须好好学习

当下,在电子游戏随处可见并触手可及的今天,未成年人往往会在两种情况下接触到电子游戏,一种是主动的、一种被动的。主动接触的情况比较常见于学龄前儿童,这种接触往往是在父母的有意为之下完成的。一般情况是当孩子的父母认为自己没有时间和精力来应付孩子的玩闹的时候,将自己的可以玩游戏的手机交给孩子,让孩子专心与电子游戏,而不去“叨扰”他/她。被动接触的情况则往往要等到儿童上学后拥有一定认知能力才可以进行,在这一过程中孩子的转变往往是在父母的忽视下完成的。例如在父母专注于工作和各种成人间的娱乐和社交时,只简单留给孩子一句“好好学习”之后便飘然而去,留下孩子独自面对家中的电脑或手中的智能手机,因为此时的孩子往往已经学会了如何搜索与安装电子游戏。于是便在父母离开孩子视野的时间中,孩子们学会了如何以电子游戏作为一种娱乐手段。前文提到的留守儿童,就是这种类似的情况。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上)-青年力

二者虽然导致子女以电子游戏作为重要甚至唯一娱乐手段的原因有一定差别,但是本质却是类似的,那就是父母长期没有陪伴在子女身边,与其进行非电子游戏类型的交流与娱乐,结果便是孩子只能选择将电子游戏作为一种娱乐方式甚至是主要的娱乐方式。随着孩子对游戏的深入,他/她的交流方式也会逐渐向着电子游戏靠拢,而离父母亲人越来越远。当孩子的亲人们发现子女虽然在物理上的距离是近在咫尺,但心灵上的距离却远在天边的时候,孩子往往已经习惯甚至依赖电子游戏这种娱乐和交流方式了,甚至可能还会排斥来自父母亲人的交流方式。当然这是指十分严重的极端情况,比较普遍的情况是孩子在选择娱乐方式的时候会倾向于室内的电子游戏而非篮球等室外活动,而与家人的交流并没有多大问题。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上)-青年力

 

(2)学校:永远有事的体育老师和越来越少的室外活动

在义务教育阶段,有一个十分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在室外进行的体育课往往会因为各种原因消失。“今天体育老师有事,这节课我来上”想必是大多数有过义务教育阶段的孩子都经历的事情,即使有所偏差,也往往是来顶替体育老师上课的老师连“今天体育老师有事”这种话都不会说这种偏差。确实,在笔者的记忆中,每当临近学期末期,体育老师们往往会自动消失,而课程表上的体育课也会自动变为语文、数学、英语中的其中一种,即使这三科的老师因为分身乏术无法前来,本来应该在室外的体育课也会自动变为室内自习课。长期以来,这种情况在各个小学和中学中十分常见,直至体育分数计入中高考的总成绩后,才稍微有了一些变化。当然这种变化依旧是十分有限且微不足道的,因为至少在义务教育阶段,相比室外的体育运动,在室内学习知识更为重要,而且这也确实是一种普遍的事实。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上)-青年力

本来就不多的体育课的缩水,伴随着另一件事情的推广进一步减少了学生阶段的孩子的室外活动时间与机会,那就是义务教育阶段越来越少的集体室外活动,例如春游、秋游等出游和远足踏青活动。二十世纪90年代,这种出游活动在义务教育阶段还是相当普遍的,但后来随着一些安全事故的出现,这种活动一度完全消失,后来再出现,其频率和活动内容也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虽然在这种情况下,孩子们因为出游遭遇危险导致出现人身伤害甚至死亡的事件的概率大大降低,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孩子们的生命安全,但此种政策与学校内的“体育课被挤占”结合起来,造成的结果就比较耐人寻味了。多方合力之下,很多孩子已经不习惯进行大量的室外体育运动和进行体育运动后大汗淋漓的状态了(运动后全身汗湿的身体往往需要洗澡来清洁,而很多学校也并没有这种条件,能随时洗澡的校舍,往往只存在于大学的留学生宿舍)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上)-青年力

当然,笔者并不是要在此批判所谓的“应试教育”等等,只是想指出,这种客观事实导致的一个结果是孩子们会或主动或被动的习惯于在室内而非进行室外活动,而这种习惯会左右孩子的其他选择,比如相比室外,现在的可能孩子可能会更热衷于进行室内活动。那么孩子会热衷于什么室内活动呢?方便携带却丰富多彩的智能手机中的游戏是他们的一个绝佳选择。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上)-青年力

 

(3)社会现实:电子游戏不幸成为了性价比最高的娱乐项目

如果仅仅是学校里如此,那么孩子们还可以利用放学后的课余时间进行其他娱乐活动,但是现实却并没有那么美好,因为其他娱乐活动的性价往往比无法和电子游戏相提并论。有些生活的人会发现,在今天这个高度发达的社会,城市中的商业区越来越多,商圈中的甜品店、游戏厅、抓娃娃机和卡拉OK屋越来越多,而进行非电子游戏类娱乐活动的场地却越来越少也越来越贵了。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其原因在于非电子游戏类娱乐活动往往需要较大的空地来建设场地,而在这个城市中寸土寸金的现实情况下,用大量空地来建设空间利用率较低的非电子游戏类娱乐活动(想象一下一个网球场大小的地方,如果作为网吧或游戏厅可以装多少人…),这是城市中的“地主”们不愿意接受的。所以,他们往往只愿意在城市的人流量较大的地区开设游戏厅或者网吧而不是别的什么,即使开设了其他空间利用率较低的娱乐项目,其较高的经济门槛也足够劝退大多数孩子和带着孩子来的家长们了。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上)-青年力

(网吧与网球场)

于是在前文提到的这些因素还有一些其他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今天的孩子们虽然生活在这个由资本主义所打造的缤纷多彩的世界,但是他们的选择其实却并不多,往往只有“选择玩哪个电子游戏”这样的选择,因为其他的对孩子来说有趣的选择往往会附带经济条件,而这经济条件,很多孩子与家长并不会乐于承担。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上)-青年力

(现代射箭活动十分有趣味性,但是经济门槛较高)

既然,孩子们沉迷游戏并不是一个孤立的、单纯的、仅仅是孩子个人玩物丧志或者家长疏于管教导致的问题,那么应该如何来改变这种在可见的未来都遗祸无穷的现状呢?是用现在通行的手法?还是......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上)-青年力

(所谓的“戒网瘾治疗”)

(未完待续......)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易辰 青年力网专栏作家,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