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文《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上)》一文中提到了,未成年人沉迷游戏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未成年人“玩物丧志”的问题,他有着更深层次的社会、经济原因。因此,如果真的想要改变这种现状,也并不仅仅是依靠对未成年人的家长加强教育就能解决的,而是应该全社会一起努力才能实质性的改变这种情况。那么,全社会的努力方向是什么呢?

三、社会的努力方向是什么

 

(1)夺回家长们本应用来哺育下一代的时间与金钱

虽然中国长期以来的经济高速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迅速提高令不少中国人的日子越来越好,但是我们也要认识到,在这一过程中,中国的广大人民其实付出了很多。所谓的“996”“8106”“724”并不是发生在遥远年代、泛着黄褐色的古老故事,而是一直在发生的现实情况。有的人在公司单位的时间比在家的时间要长得多,有的人即使在家也是时刻被公司单位的各种事务叨扰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微信、钉钉等软件的成熟和推广既加强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客观上模糊了上班与下班的界限,“在家不代表下班、下班不代表没事”成为了今天的中国人在工作中的普遍现状。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下)-青年力

而在这种几乎占据所有清醒时间的劳动中,大多数国人以辛勤汗水所换得的薪酬,却经常被各种眼花缭乱的花费所淹没。而对于那些已经组成家庭并育有子女后代的男女,这薪酬就更显得捉襟见肘了。所以我们往往能看到,大量家庭的父母要么为了能支撑起子女的相对宽裕的生活而奋力工作,导致疏忽了家人之间的亲情交流。要么拥有较为充足的时间,但却因为经济拮据而无法带子女进行各种增进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或者多样化的娱乐方式,最后不得不选择让女子在电子游戏中寻找欢乐。而最棘手的情况,就是父母既忙于工作,也家境拮据,最后子女不得不选择电子游戏作为唯一的娱乐和社交方式。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下)-青年力

所以,让未成年人免于沉溺电子游戏的一个重要的努力方向,就是让未成年人的父母有更多的时间精力和经济能力来养育子女。2018年6月4日,《工人日报》刊登的一篇名为《不接受“996” 不是不能吃苦》的文章,文中讲道:“一些企业以各种理由让员工采取“996”工作时间的现象并不鲜见,特别是在一些互联网公司,所谓“996”,即每天上午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而文中又提到,如果考虑到上下班的时间,那么这些员工每天将近要花费14个小时的时间在上班上,而这种长时间的工作要持续6天。

我们可以想象,如果如此上班的是一位父亲或一位母亲,那么他们还可能有时间陪伴孩子吗?还会有时间和孩子一起交流玩耍吗?答案必然是否定的。而且该文又提到,虽然很多员工如此努力付出,但很多公司“以各种理由要求员工超过法律规定时间加班,并且未能足额支付加班薪酬”,换句话说,很多人虽然每天都花费大量时间进行工作,但他们的酬劳往往是不能与付出相比的。而父母长时间、低酬劳的工作,带来的结果就是子女因无人照看而沉迷游戏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所以如果想让孩子们从对电子游戏的沉迷中抽身,保障孩子父母的劳动权益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只有这样,孩子的父母才可能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并带孩子去进行一些非电子游戏类的娱乐,让孩子最大限度的免于沉迷电子游戏。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下)-青年力

 

(2)让上学的孩子们不再被迫习惯于室内活动

中国的孩子向来以学习成绩好、考试水平高闻名世界,但近些年,中国孩子高企的近视率也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一项统计显示,我国小学生的近视率已接近40%,初中生为70%左右,而高中生则超过80%,且呈逐年增加趋势。而之所以造成这种情况,一大原因就是中国的孩子们缺乏室外运动并热衷于电子游戏。“室内——游戏”几乎已经形成一种因果关系,并侵蚀着中国孩子的身心健康。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下)-青年力

其实,根据科学研究,适当的户外运动可以增加人的学习效率,而单纯的在室内“刻苦学习”不仅无助于学习,还会造成事倍功半的结果。而除了降低学习文化知识的效率外,长期的室内生活会导致孩子们丧失对户外活动的兴趣,甚至厌恶可能令他们大汗淋漓的室外活动,最终沉迷于“最有意思”的室内活动——电子游戏。

所以,无论是出于防止孩子沉迷游戏、还是为孩子们的全面发展着想,增加孩子们的户外活动时间,让他们不再被迫习惯于室内,都是十分重要的。短期看,增加室外活动可以增强体质、提高学习效率,长期看,也可以降低孩子们沉迷电子游戏的可能性,可谓一举多得。但进行如此举措,势必需要学校方面和教育系统提供相关的软硬件支持,而这也是孩子们得以安全的进行户外运动的重要保障。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下)-青年力

 

(3)让更多样化、更低廉的娱乐设施铺满大街小巷

前文提到过,现在的未成年人之所以沉迷电子游戏,一大原因就是电子游戏这种娱乐方式的低廉价格,以及城市中非电子游戏娱乐的较高成本,所以只有改变这种现状,才能让更多的未成年人去尝试电子游戏以外的娱乐方式。

而改变的方式,就是通过政府直接建设或给予补贴等方式,在城市中的居民区及其周边建设丰富多彩的非电子游戏类娱乐设施。例如各种体育运动的场馆以及运动场地,方便孩子们进行各种室外娱乐活动。为孩子们走出家门、走出沉迷提供坚实的物质保障。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下)-青年力

 

四、暗藏危机的现在与应该避免的未来

 

前文提到,“无网游日”的缘起,是因为一张来自农村留守儿童的希望扶贫人员能给他一台能玩《王者荣耀》的手机。对于这一事件,有的人痛感电子游戏对未成年人的不良影响,有的人则大骂农村留守儿童“穷死活该”,二者相较之下,与后者的傲慢之词相比,笔者认为前者更富有人文关怀。

但无论是关怀和傲慢,都没能触及这一问题的实质,这一问题的实质,就是贫困代际传递的负面效应已经十分明显,它不仅让农村的留守儿童的物质生活陷入困顿,连他们的精神也趋于荒芜了。他们已经不再尝试“知识改变命运”,而是开始贪图眼前的物质享受了。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下)-青年力

而这位沉迷游戏的留守儿童的表现,又让笔者想到了另一个越发壮大的群体——“佛系青年”。佛系青年起源于日本,其含义是“在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中,追求平和、淡然的生活方式的青年人”,而把这种追求翻译一下,其实就是:不再热衷奋斗、热衷于眼前的享乐的青年人。仔细想来,这与那位不要学习知识的书本,只要能打游戏的手机的儿童可以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佛系青年的极致,就是传说中不工作、不恋爱的“日本死宅”,相比佛系青年,死宅们连工作都放弃了,彻底沉沦在了享乐之中。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下)-青年力

其实,无论是“日本死宅”也好,“佛系青年”也罢,其实质都是因为日本社会的经济长期停滞、阶层流动趋于停止,工作机会和升职空间越发渺茫所产生的结果。毕竟当明知即使奋斗自己的境遇也不会有大的改变,那么停止奋斗、安于现状自然便会成为很多人的必然选择。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下)-青年力

众所周知,如果一个国家的青年人停止了奋斗,那无异于宣判了这个国家的死刑。如果在一个国家内,奋斗已经不能改变自身境遇,而是只能徒增伤痛,那么大多数人无疑会选择停止奋斗。

当前,我国经济已经进入“新常态”,曾经高速发展的经济进入了转型期,在转型期中,也确实出现了一些新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因为对未来的不确定,出现一些关注眼前的“佛系青年”,并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本不必大惊小怪。但是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新时代属于每一个人”,我们应该尽力不让任何一个人掉队,这既是为了社会主义的长远目标,也是出于国家发展宏图大计的现实需求。只有让每个人都能通过奋斗改善境遇、自我实现,整个国家才能有持久的生命力,而不是沦为“青黄不接的失败国家”。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下)-青年力

要做到这一点,从人类的现有经验看,唯有发挥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不屈从于所谓的 “马太效应”,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和社会主义政府的积极作用,精准扶贫、宏观调控,实现社会公平、发展均衡,才能避免整个国家的发展陷入停滞,青年人不得不成为“佛系青年”甚至“死宅”的恶劣情况。而这,才应该是党和人民共同努力、携手并进的正义事业与伟大航程。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下)-青年力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易辰 青年力网专栏作家,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何以解忧,唯有游戏——从“无网游日”说起(上)

2018年5月31日,在国际六·一儿童节降临之际,17位院士(中科院与工程院的院士们)联名呼吁建立“无网游日”,在六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