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牟仁
2018年4月13日,一件令中国人骄傲自豪的大事发生了。在海南省举行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海上大阅兵,此次大阅兵一共出动了48艘顶尖战舰, 76架战机和上万名海军士兵,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进行了检阅。海风鼓荡、红旗招展,年轻的中国海军雄姿英发,庄严地向全世界宣告着新时代的到来。自1888年北洋海军成立起,拥有世界一流的海军就是中国人的梦想。百年来,中国的海军梦一次次被打断,但中国人民又一次次地讲这梦想重新拾起。回首这条坎坷的来路,也许我们才更能体会到今天的不易。 

一、开设学堂,培育英才

中国海军梦的起点,比北洋海军还要早一些。1866年6月25日(清同治五年五月十三日),清末名臣左宗棠向朝廷上奏兴办洋务,在这部《奏试造轮船先陈大概情形折》中,左宗棠提出了购买机器,募雇洋匠,在福州设厂,试造轮船、办学等主张,这应该是中国海军梦的开始。

中国海军梦的起点——马尾船政学堂-青年力

◆马尾船政学堂全景

流传千年的科举制度,是封建时代中国知识分子出人头地,进入上层社会的主要途径,整个社会的教育体系就是围绕着这个制度建立起来的。从国子监到县学,乃至民间的书院、私塾,都是以登科及第为办学目标。自1840年,列强的坚船利炮打破了天朝上国的迷梦后,林则徐魏源等开眼看世界的传统知识分子倡导“师夷长技以制夷”。在洋务运动中,自然科学和军事技术逐渐受到重视。新式军事院校也应运而生。

中国海军梦的起点——马尾船政学堂-青年力

左宗棠提出“一面开设学堂,延致熟习中外语言、文字洋师,教习英、法两国语言、文字、算法、画法,名曰求是堂艺局,挑选本地资性聪颖、粗通文字子弟入局肄习”。“求是堂艺局”是左宗棠起的,也是船政学堂的官定名称。

中国海军梦的起点——马尾船政学堂-青年力

同治五年十一月初五日(1866年12月11日),左宗棠在上奏《详议创设船政章程折》中提出设立艺局“为造就人才之地”。同日又上奏清廷《密陈船政机宜并拟艺局章程折》,进一步阐述“夫习造轮船,非为造轮船也,欲尽其制造、驾驶之术耳,非徒求一二人能制造、驾驶也,欲广其传,使中国才艺日进,制造、驾驶展转授受,传习无穷耳。故必开艺局,选少年颖悟子弟习其语言、文字、诵其书,通其算学,而后西法可衍于中国”。又指出“艺局初开,人之愿习者少”,必须采取 “非优给月廪不能严课程,非量予登进不能示鼓舞”的措施。同时提出在“恭呈御览,伏恳天恩俯准照拟办理”的同时,“即饬司刊刻章程,出示招募艺局子弟”。

1866年7月14日,同治皇帝准奏,以“实系当今应办急务”令其办理。1866年12月30日,清廷批准左宗棠所奏的艺局章程。因左宗棠调任陕甘总督,清廷旨派沈葆桢总理船政。1866年12月23日船政主体工程全面动工,船政学堂(求是堂艺局)开始招生。船政衙门既办厂,又办学;既造船、整理水师,又抓紧育人。

中国海军梦的起点——马尾船政学堂-青年力

1867年1月6日,求是堂艺局正式开学。校址暂设在福州城内定光寺(又称白塔寺)、仙塔街。随后双招收造船专业的学生,暂借城外亚伯尔顺洋房开课。这一点足见创办者的战略眼光,从工程刚开始就借地办学,把“船政根本在于学堂”的战略思想付诸实施。福建船政学堂,分为前后两学堂。

前学堂为制造学堂,又称“法语学堂”。目的是培育船舶制造和设计人才,主设有造船专业。开设有法语、基础数学、解析几何、微积分、物理、机械学、船体制造、蒸汽机制造等课程。优等生后被派往法国学习深造。后学堂为驾驶学堂,亦称“英语学堂”。旨在培养海上航行驾驶人员和海军船长,主要专业为驾驶专业,以后增设了轮机专业。下设英语、地理、 航海天文、 航海理论学等课程, 学习优异者选送英国留学。学生称为艺童,堂长称为监督。同年为了培养工程绘图人才在前学堂内又附设了绘事院。1868年沈葆祯为了培养技术工人又在前学堂内增设一所技工学校——艺圃,艺圃的艺徒半天上课半天学习,学习期限3年,毕业后择其优者随前学堂学生赴法国各大船厂实习,其余分配于船政各厂。

中国海军梦的起点——马尾船政学堂-青年力

◆沈葆祯

学堂开始招生时,设想的生源主要为本地资质聪颖、粗通文字子弟。但在科举盛行的时代背景下,这种破天荒建立的军事技术学校对士子吸引力不大,因此后来把招生一直扩展到广东、香港一带。报名者必须填写三代名讳、职业、保举人功名经历填写保结,并要取其父兄及本人的保证书。第一次招生考试的试题也是“大孝终身慕父母论”。

当时参加报考的,主要是家境贫寒之士。其次是受到外国影响的家庭和商人子弟、外国学堂学生。这次招生共录取严宗光(严复)、罗丰禄、林泰曾、刘步蟾方伯谦林永升、黄建勋、蒋超英、叶祖珪、邱宝仁、何心川等几十个人,年龄约为12~15岁。另外从香港招来了张成、吕翰、邓世昌、叶富、林国祥等,皆已学过英文,基础较好。1867年1月6日,学堂正式开学。此时校舍未成,便假城南定光寺(白塔寺)的空房作教室。在暮鼓晨钟的古刹里,飘出了诵念A、B、C、D的朗朗书声。无可辩驳地宣示着一个新时代的开端。

中国海军梦的起点——马尾船政学堂-青年力

二、中西结合,艰难起步

获得考试第一名的福建侯官人严宗光(后改名严复,即翻译《天演论》的著名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翻译家和教育家),其身世遭遇就很具有代表性。严宗光父祖两代皆为中医。他自己从小进私塾,再加上父亲的辅导,打下了较好的学业基础。不久,父亲因抢救霍乱病人受到传染,不治而亡,家道急骤中落。听说船政学堂衣食住全由官家供给,每月还有四两纹银的补贴,便决定前去报名。严宗光的叔叔是个举人,母子俩请他作保,举人对此种新学堂素无好感,当即回绝,后来只能瞒着他私自填写保结,还引来一场争吵。宗光和母亲只得痛哭跪求,才算了事。第一次招考的考题是《大孝终身慕父母论》,严宗光在考试时面对试题触景生情,文章自然写得情文并茂,大得沈葆桢的赞赏。1918年8月严复曾有一段生动的记述:“不佞年十有五则应募为海军生,当是时,马江船司空草创未就,借城南定光寺为学舍,同学仅百人,学旁行书算,其中晨夜伊毗之声与梵呗相答。距今五十许年,当时同学略尽,屈指殆无一二存者。回首前尘,塔影山光,时犹呈现于吾梦寐间也。已而移居马江之后学堂,卒业……”1901年严复给沈庆的诗云:“尚忆垂髫十五时,一篇大孝论能奇。”

中国海军梦的起点——马尾船政学堂-青年力

◆严复

学堂除了学习近代科学知识外,还要学习传统文化。沈葆桢谈到:“每日常课外,令读《圣谕广训》、《孝经》,兼习策论,以明义理……盖欲习技艺不能不藉聪明之士,而天下往往愚鲁者尚循规矩,聪明之士,非范以中正必易入奇邪。今日之事,以中国之心思通外国之技巧可也,以外国之习气变中国之性情不可也。且浮浇险薄之子,必无持久之功。他日于天文、算法等事,安能精益求精、密益求密?谨始慎微之方,所以不能不讲也。”这是中体西用理论的早期表述,也是洋务派对西方科学技术的基本态度。在很大程度上,他们与保守顽固派有着相通之处。在19世纪70年代前后,洋务派是中国社会对世界形势和中国面临的危机了解得最多的一个社会集团,沈葆桢又是其中的佼佼者。然而他对于中西文化的看法不过如此,洋务派倡导的“自强”运动也就无法走上正确的道路。

船政学堂的学风极为严谨,在教学中十分注重理论联系实际,前学堂的学生到各船厂实习,而后学堂的学生则上练船实习,船政为此专门制造和购买了数艘练船。1871年船政学生(其中包括刘步蟾、严复、方伯谦、林泰曾等)驾驶练船“建威”完成了北起辽东南至新加坡的远洋训练,历时四个月。扣除各码头停泊时间,实际在洋面75天。海天荡漾,有时数日不见远山,有时岛屿萦回,沙线交错,练习舰经受各种考验。去时由教习躬督驾驶,各学员逐段誊注航海日记,测量太阳和星座的位置,练习操纵各种仪器。返航时学员们轮流驾驶,教师将航海日记仔细勘对。1877年船政首此派出留学生赴英、法等国学习。

中国海军梦的起点——马尾船政学堂-青年力

三、饱经沧桑,彪炳史册

虽然在1884年的中法战争中,福州船政局和船政学堂遭受严重破坏,而后又随时局沉浮动荡变更,亲历北洋海军的覆灭,又见清朝的终结,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直至成为现在的福建船政交通职业学院,于创办一百五十二年后,有幸盼得太平盛世和中国的海军梦正在实现。

由船政学堂毕业的历史名人名单是沉甸甸的:刘步蟾、邓世昌、严复、叶富、罗丰禄、林永升、林泰曾、叶祖珪、萨镇冰、詹天佑、刘冠雄……他们这一代民族精英和爱国志士曾先后活跃在近代中国的军事、文化、科技、外交、经济等各个领域,紧跟当时世界先进国家的步伐,推动了中国造船、等近代工业的诞生与发展。他们引进西方先进科技,传播中西文化,促进了中国近代化进程。

中国海军梦的起点——马尾船政学堂-青年力

◆今天的中国海军已今非昔比

作为中国近代的海军摇篮的,马尾船政学堂将永远彪炳史册。我们不能忘记历史,是为了更好的未来。这是多少代中国人的海军梦想,终于开始实现了。那些海军的前辈们可以瞑目了,那些一代一代为之奋斗的人们可以放心了!

中国海军梦的起点——马尾船政学堂-青年力

作者简介:王牟仁,历史海洋边的拾遗者。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王牟仁,青年力特约作者,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