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湘君

 

近日,官方媒体推出了有关“90后女干部落马,案发时仅25岁贪污手法惊人”的消息,向公众揭露了一批年轻的贪腐干部,引发热议。这些仍带着稚气的脸庞,已然历经了红尘中的光鲜、欲望与坠落,要等待命运的罪与罚,让人唏嘘不已。

在全面从严治党,重拳反腐的时代背景下,青年干部被纳入被监督的行列,是命题的应有之意。既然“零容忍、无禁区”,当青年干部成为贪腐分子、危害了人民利益,他们自然不应比年长的贪腐分子多享有什么特权。

然而,青年干部的腐败备受关注,又在于,他们仍是青年。青年原本的纯真、原本的朝气,以及涉世未深的步伐,让人们难以相信他们已然成为了坏人,更不想把他们与那些油头粉面、丧尽天良、五毒俱全的年长腐败分子相提并论。因此,谈及青年干部的腐败,总会让人多一重惋惜,多一重不解,多一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迷思。

是啊!90后,二十几岁的年龄,可能同龄人还在读硕士、读博士,或者啃老吧?在这个年龄步入官场,还没有走出“摆脱贫穷”的焦虑,已然戴上了刑罚的枷锁。还没有走出“远离平庸”的恐惧,已然从“同龄人中的优秀”走向了罪恶。还没有走出“易被人害”的年龄,已然走上了害人的道路。还没走出“小心被人带坏”的季节,如同案例中所言,已经老练地操作着腐败的套路,甚至于毫无自警,驾轻就熟。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青年干部?他们是怎么形成的?对于他们今天的失败、罪恶,除了他们自己,社会就没有责任吗?更进一步说,不妨尖锐的问一句,昨日高材生,今天阶下囚,是谁还惨了这些青年干部?

这个问题的答案,当然包含了他们自己,这不用多说。然而,反思我们身边一位位优秀青年干部的成长轨迹,我们不难想到更多让人难以轻松的细节。它们构成的链条,令人吃惊。

今天的高校,充斥着各种精英教育,为了搞活课堂,老师们也是不遗余力。这些教育中,有接轨西方的国际化教育,有让人适应职场的职业生涯教育,有教人赚钱的创业教育,有让人减压的心理辅导教育,有各种门类的学术教育......可是,思来想去,我们恰恰欠缺反腐败教育!

相较于反腐教育的缺失,盛行的则是无比功利的价值观灌输。看看思想政治的课堂!一位名校学子回忆道:“很多课程照本宣科,毫无意思。唯一有点意思的课堂,老师是这么讲的,他列举了很多人物,告诉我们我们要像他们一样成功者。‘毛泽东很伟大,奥巴马很伟大,巴菲特很伟大,马云很伟大。’可以说,这是一种中西并举的格局,老师并不只讲中共的案例,所以显得很入时。”这样入时的课堂,固然没有排斥毕生为人民服务的毛泽东,然而把追求个人财富的商人、西方政客与无产阶级革命家并列,让人感受到的,是功利还是信仰,答案不言自明。这样的背景下,学生们追求的,无疑是升官发财。毕生追求这样的价值观,当责任与理想可以统一时,结果自然是奋斗与晋升,这是最好的选择。而当二者分离时,青年不可避免的便是不择手段的投机,以及权力寻租、私欲膨胀。

除了这样的课堂,还有持有类似价值观的亲友。一位北大毕业的同学坦言,自己毕业后不敢回老家。“考入北大的光鲜场景历历在目,自己被捧到了天上。可是毕业了,因为暂时没有找到很理想的工作,其实也无非是边读书、边兼职,却遭到了亲戚们无数的白眼。在亲戚们眼中,自己必须一毕业,或是当上官、即进入国家部委等工作,或是发了财,即自己创业有起色或进入知名大公司担任要职,要不就是没出息。如果回到家乡工作,更是一种耻辱,‘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才回来。’”为了避免没出息,青年人怎能不铤而走险呢?

再看看高校自身的氛围!一位青年公务员曾告诉笔者:“之前一直怕机关水深。来了机关,想起来高校求学阶段,难道高校水就不深么?”一语中的。想想高校中并不罕见的潜规则,论文抄袭,投机分子入党,学生会官僚化等情况,腐败已然蔓延,更重要的是,师生们对此习以为常。耳濡目染之下,青年干部腐败奇怪么?

毕业聚会时,大家喝得烂醉。说的无非是“苟富贵,勿相忘”。相互祝福发财、升官、黄金屋、颜如玉、高富帅,或许也包含“来日捐栋楼”的期许,可没有人会说“祝你今生当个清官、好官”。

清官从来不被祝福。不被青年期许。青年干部腐败,真的只怪他们自己吗?

 

谁害惨了90后腐败干部?-青年力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湘君,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