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秋日的私语

前段时间东方卫视出了一档相声类新节目:《相声有新人》节目,节目第一期刚播完就出现不小的争议,简直天上掉下个开心彩蛋,先按下这“吃大蒜”(周立波语)的郭德纲怎么去了“喝咖啡”的上海做综艺节目不表。原来,这期节目中参赛选手有对夫妻档:上海交通大学博士:李宏烨,郑钰夫妇。按相声传统评比标准,两人参赛节目并不精彩,甚至未必能称为相声,然而精彩的是幕后花絮。

这对挑剔的博士夫妇,对前面某对过关选手评头论足,认为别组演员过关太过牵强,俨然而且对自己将进行的表演自信爆棚。让观众“惊艳”。

 

观众被他们台下的“前戏”吊足胃口,以为能看一出“绝妙好段”,及至二位上场表演后,在场观众无不不禁大失所望:原来这二位虽然是带着成为冠军的理想来参加节目的高人,他们的表演并不如自己初衷所愿。

上场二位先来个“惊喜”:你不认识我,是吧?凸显傲慢(腕儿好大的样子)。郭德纲立马巧妙化解,“今天你让我认识认识”。

然后夫妻俩送了郭德纲三本他们出版的书,分别是《校园相声学》、《相声的有限元》、《逻辑搞笑学》,然后李宏烨又怼郭德纲说:“我估计您能看懂这本差不多。”

特意身着公式情侣装的李宏烨博士称:我们是把工程学里的有限元理论公式全部类比到了相声上,做了个“笑果预期总公式”。自称能通过他们衣服上这些复杂的运算公式,创作出最好笑的相声。还语重心长在书上题字赠言:“看懂难,应用更难!咀嚼咀嚼!

同期参加比赛的选手和观众都笑怼:这两位一点都不会聊天,是来卖书的……

常人看不懂的效果预期总公式

笔者以为自己笑点低,除了他们开始几句逗捧,尚能略微礼貌滴报以微笑,然而直至节目表演完俺也再没找到笑点,不幸的是在场观众们也并没有几个抚掌开怀大笑的(难道这就是他们声称的“笑果”显著吗?)。

段子里李宏烨博士夫妇抨击别的相声演员“他们要么天天说老段子,要么就抄网络笑话,照这样下去发展十年,相声能有什么前途。”一杆子打倒一大片。轮到自己,即使在上海交大博士生的耀眼光环下,在他们自己《相声有限元》“笑果预期公式”理论指导下,做足了前期铺垫的前奏下(对别的参赛选手极尽吹毛求疵竭力贬低之能事),也未能得到观众们的真正开怀大笑。这个结局笔者觉得才是真正的“笑果”显著呢。

讲真,这对上海交大喜欢说相声热爱相声事业的博士夫妇仿佛并不明白业余跟专业的区别,也不懂理论和实践的互补。说相声不是机械流水作业,捧逗之间要十分默契,一方有疏漏,一方必然随机应变救场补齐,才能浑然一体、天衣无缝。如果都按什么相声效果公式,此处如何,彼处怎样,寻理论之规,不蹈实践之矩,演员按流程行事,如同两台高冷精密仪器,如何说得了脍炙人口的相声?李宏烨自豪说说他们根据相声公式理论写了五百六十多段相声,敢情相声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来量产吗?

在郭德纲对他们的相声公式理论表示质疑想进行探讨时,这位博士咄咄逼人的态度引起场下观众反感,认为他们学高德浅,部分郭李对话实录如下:

李:您说,我指点,没事儿(凭什么你就能指点人家了?)

郭:相声和其他艺术形式不一样,讲究一个人一个样,同样一句话,张三说,观众就笑;换李四说,观众就不笑;

李:换个观众他也未必笑(这不是循环废话么?)

郭:所以我们是要求不同的演出场合,不同的观众,用不同的技术手段来完成今天的任务。对我们来说,什么叫成功?只有商演才是成功。如果公式相声专场在上海一个体育馆,如果观众花钱买票,坐满了,观众认同,你一定就是成功。

李:如果您投资,我立马就做

郭:我不能投这个资,怕赔了

李:一句话,没抢您生意

郭:对,因为我们不是一个行业;

李:咱说点高级的行吗?咱别老说相声,相声的(纯属自己挖坑自己跳)

郭:你错了,相声怎么不高级了

李:咱别老相声、相声的,我们说说真正的中国的相声(这不是典型的白马非马论吗?)

郭:这不是一回事吗(台下观众会心大笑)

李:我能让台下零基础观众说相声把大家逗笑,你能吗,我非常后悔,真不应该参加您这组

郭:你现在走也来得及啊

李:您是《相声有新人》的代表,您一定会推崇新种类的相声

郭:你因为你来的时候认为你就是冠军了

李:我不光来了,我还带着我的徒弟,带着我的学生宋启瑜,在这儿都被您批下去了(那位徒弟表演被网友评价为:看得身上发冷)

李宏烨津津乐道的弟子宋启瑜,老郭没怎么笑,同行却乐坏,然此乐非彼乐……懂?

郭:我没想到我怎么给你们一锅端了,说明你们真是一家子呀……

李:我觉得我们才是《相声有新人》(实力派?)

郭:你们可以单独弄一套节目啊,你说的有道理,艺术这个东西,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今天说这么多只代表我此时此刻的看法,你认为你的公式相声好,对,存在就是合理,我并不打击你,我也认同你我只是告诉你,在这个舞台上,你那个,行不通。

李:今天,您不让我们过,是吗?咱们走着瞧!今天是您不让我们过是吧,明天坐在评委位置上的也许就是我们……

艺术舞台上的表演,光有理论自信是不行的,盲目热爱也不行,这需要有祖师爷赏饭吃的天分,有名师后天指导缘分,然后还得经过本人长年的刻苦学艺训练,日渐增长丰富的舞台经验。为人作艺,即使声誉鹊起、蜚声舞台也要在艺术和老师面前保持绝对谦恭的态度方为大家风范。当年名冠天下的京剧大师马连良曾开车时路遇恩师,适逢天雨,马邀师上车送行,师不肯上车,马连良也不上车陪着师傅在雨地里走到家……诚如著名相声大师师胜杰老师所言:学艺从业相声得具备四样:有天分,需勤奋,有缘分,要本分。

李宏烨博士夫妇在赛前铺垫(给郭德纲送书时居高临下的数落、点拨,分明瞧不起郭的文化水准)及表演被淘汰未能晋级后,对评委郭德纲近乎傲慢的挑衅式言语争锋甚至直接放话:“走着瞧!”与之形成鲜明对比是,郭德纲作为评委的回应拿捏得还是相当进退有据,从容不迫且极富涵养水准(笔者不是郭粉,从不追星,但还是忍不住要点赞一下)。

没曾想比赛结束后,这幕相声之争并没停止,仿佛才刚拉开序幕,这对了不起的博士夫妇在赛后,并没有像别的选手认真检讨总结自己参赛作品未能晋级的原因和教训,反而在事后发了个声明,然后再次通过视频采访表达自己的傲慢和对传统相声的不屑,声称:我不是没素质,我是义愤填膺!李以为曾经在某些表演中(好像参加过央视的一个节目)有小众的观众能接受他的艺术风格来说事,便俨然以为自己是中国相声未来擎旗者,以护法师自居,对观众质疑他们的失礼,推诿自己行为是导演默许,推卸责任,辩白“忧国忧艺”操碎了心。真拿自己当棵葱了?

交大博士李宏烨就是不服郭德纲,中国相声界我只服李立群和孟非

网友对此评论

@Wilson老张:李立群和孟非,哈哈哈哈哈(这二位是说相声的吗)

@聪明机智王弃治:饶了相声好不好,反正周立波是不行了,你去接他的班做海派清口不好嘛?

@拂晓135:相声界的“民科”而己。“民科”一般拒绝承认既有的专业规范、拒绝专业的基本训练、拒绝同行评议,拒绝专业领域的批评,希望能够“一举解决”某个重大的科学问题,试图推翻某个著名的科学理论,或者致力于建立某种庞大的理论体系。

@健影侠踪:这位博士这两天换了好几种说法了,先说是节目剪辑的问题,然后接受采访说不是自己没素质是“愤”然后又说某句话有剧本都糊了还炒,人设越砸越瓷实这样的相声,为什么“笑果”不显著?-青年力

@余则伊藤诚-红色斯图卡:看完以后最大的感触:这位坚持自己说的相声就是铁了心的跟人民群众作对啊

@tree:真给上海交大丢人!上海交大当老师不看人品吗?把学生都教成人渣怎么办……上海交大不辞退他们俩吗?让他们去教学生不尊重别人吗?

@星空下的许诺:真是自不量力,以为你是啥东西呢?你理解什么是相声吗,你的博士白念了

有网友说:我从没在别人的微博里面去指责别人,但是今天我真的忍不住了。暂且不论你和郭老师对于相声的观点,就你这待人接物,说法方式,真的很差劲!更何况你们两口子还一口一个交大博士毕业(参赛的博士选手又不止你们俩一对),那又怎样?为什么同样参加节目,其他的选手不论输赢,都能被观众理解欣赏,而你们,却引起了公愤?你们真的很差劲!丢人!……

从博士夫妇本次参加《相声有新人》综艺节目的这段“笑果”经历,笔者不禁想到战国时的称得上是学富五车、满腹经纶的“军事理论家”赵括,这位赵括从小就谙习兵法,论战谈略,自认天下无人能及(只是没有著述留世,这点尚不如李博士夫妇)。括曾与其父赵奢谈战阵布设之道,身为赵国镇国老将军的赵奢竟也难不倒他,但是赵奢并不因此认为儿子真懂兵法。赵括的母亲询其原委,赵奢说:"战争,是关系将士生死存亡的大事,然括儿竟说得如此轻松容易。将来赵国不用括儿为将则已,如果真用了他,使赵国惨败的,一定是他了"。老将军不幸言中,大家都知道赵孝成王中了秦国反间计,启用赵括代替老将军廉颇,赵括率四十余万赵国军士遭遇秦国名将白起,长平一战被坑四十万军士,自己也在阵中不幸被乱箭射死。“纸上谈兵”的成语因其得之并流传至今。

赵括因何败绩?蔺相如曰:"括徒能读其父书传,不知合变也。"

相声是门语言艺术,讲究通俗易懂,妇孺皆喜闻乐见才有市场,正如郭德纲所说:相声成功与否取决于是否能成功商业化,你的公式相声如果能在几千人剧场卖票满座才算成功。言下之意就是没有观众认可,再闭门造车、著作等身也未必能成功。笔者严重同意这个观点,就像用兵打仗,黄埔军校出来的蒋介石国军将领可谓饱读兵书,可即使有德械美舰装备,也终究没能战胜即能熟读《孙子兵法》还能审时度势、运筹帷幄,随机应变的毛泽东领导的小米加步枪的中共军队。其实是一个道理。那对博士夫妇最大的问题就是对自己的相声理论相当迷之自信不能自拔 ,与赵括相比是另一种“食古不化”,难不成他们认为相声不是一门艺术 而是一门科学?可以用公式算法大数据归纳:此处有包袱,彼处有笑声……很怀疑他们写的五百余段相声统共能引得观众多少笑声。

诚然,郭德纲们的传统相声也许并非没有瑕疵,相声新一代的基本功有的也并不扎实,相声本身这门艺术也亟待革故鼎新,但是一切要以实践检验为准,如果你的相声公式不能达到预期效果,就应该反躬自省,看看自己的理论是不是欠缺点什么,而不是一味护短,贬损别人抬高自己更不地道。

借用网友一句话结束此文:我认为传统相声很好,但也要发展。一切都要以好笑为标准,但好笑不是搞笑 不是伸手挠痒痒的硬让人笑 而是让人发自肺腑 牵动笑肌的真正会心的莞尔一笑。

愿天下人都开口长笑,愿相声这门艺术传承美好,开拓新程。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秋日的私语,青年力特约作者,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