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江晚
已经屡见不鲜的大学学生会官僚化现象,自中山大学换届名单开始,在社会舆论中反复发酵,似乎谁都能出来说一嘴。或言受到学生会主席部长等的欺压,或言学生会换届和升迁渠道不透明,或言学生会官僚们所获得的种种好处。当然,此类现象令人心痛,引人忧虑:大学中的“精英”都已经被不正之风侵蚀至此,等他们走向社会,能够相信他们会给社会带来正能量吗?他们能够担当中国的未来社会建设和发展吗?

 

一、高校校内监督体系缺位:权力扩大和官僚风气滋生之始

实际上,高校学生会的种种潜规则在还没被世人所共知的时候,它的存在对于高校学生而言早已是习以为常了,即使偶尔有反对的声音,也会很快被各种形式的约谈所淹没。这种“淹没”并不是觉得反对者不对,而是是校领导或者辅导员们害怕反对声音扩大,给全校师生“热爱母校”的优良风气带来不稳定因素,更害怕一旦传扬出去,在社会范围对高校形象产生不良影响,甚至影响招生。所以,在校园内部不成文的共识是,首先平息反对言论,把问题阻隔于内部,然后坐下来慢慢解决。但坏就坏在这个慢慢解决上。

在我国,高校不单是承担教学任务的教育机构,还是一个行政单位,一个科研机构,一个就业场所,这就导致高校成为了一个十分复杂的机构。这个机构的体系庞大而复杂,各种工作人员、行政人员、教师、学生等都挤在这个单位里,又分属于不同体系,结果是团委一个办公室三个科长,可能每人要分管十几个学生部门,一名辅导员,要辅导数百名学生的学习,就业,咨询等等日常工作。这种情况下,权力不能受到制度和外界的监督,就会滋生官僚和腐败等不良习气,继而层层陷入官僚化而不自知,不自拔。

而且,高校往往担负要各种文娱艺术活动的组织承办,小到一次讲座,大到一次运动会,甚至接待领导和外宾,都需要高校进行组织。但大量的校园工作,仅凭校内工作人员必然是无法完成,还需学生会等学生自治组织的加入,这就导致学生会某种意义上成为了高校管理机构的一部分。但在高校中,活动命令是逐层下达指挥而非集体协作,也就是党委下放给团委,团委指导学生会成员办事,学生会成员则等待主席和各部部长的指挥,在各院级学生会的活动中,辅导员则代替了团委的角色。逐级单线行动最有效率,但也最易滋生官僚主义,极其容易形成名为层层落实,实为实为层层压迫的情况。

这种情况下,人力物力的缺乏致使所有人都必须全力以赴进行“学生工作”,在还有课业需要完成的时,没有更多时间进行自我检讨与反思,外部监督又要面对“约谈”的风险,在众多工作任务面前,官僚化问题又成了次要问题,让人不愿主动解决。更何况,高校校内监督制度并不完善。以笔者就读的大学为例,理论上有两种监督制度,其一是校长信箱,学生写邮件给信箱,校长信箱会很快回复,但一般都是下放该生所在的学院要求辅导员等进行处理,等于把本该在上层讨论的问题又放了回去。二是四年一度的学生代表大会,不过在学代会中打瞌睡的学生代表比比皆是,笔者有两位朋友,在上届学代会中投了反对票,在不予计票后又遭到了团委领导的要求,希望他们与众多学生代表一道,共同构建一次“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句话说,高校中实际上并不存在事实上的监督制度。

于是,对负面信息的过度担忧,学生工作的过度繁重,对学生会学生的过度依赖,共同造成了高校学生会权力的扩张和官僚风气的滋长,与此同时,校内校外监督体系的缺位,也便致使官僚化问题长期不能解决。

大学学生会官场化,上梁下梁,其谁之过-青年力

 

二、政令优先与上行下效:高校学生会官僚化的“保障”

此外,笔者认为高校的学生工作有过度行政化的不良倾向。依然以笔者的大学为例,上级领导的政令往往会第一时间执行,相对学生生活的实际需要则显得反应迟钝。比如学生反映多年的图书馆顶楼漏水问题,始终用一块大塑料布遮盖而无进一步动作,直至今年暑假期间巡视组到来对学校提出批评:“后勤服务管理粗放,跑冒滴漏严重……师生安全满意度较低。”才开始着手解决这一问题,截止笔者九月开学返校,施工才刚刚进入尾声。

当这样的领导以政令优先的行政风格领导学生会工作,可以想见,会形成干事向部长负责,部长向主席负责,主席向领导负责,领导向政治任务负责的不良循环,如此一来,任务完成的质量——也就是成果的重要程度将远大于任务完成的过程和完成任务的手段。学生会直接沦为了学校行政部门的下属机构,学生会的学生也异化成了学校的“行政人员”。

比如每年都有的军训任务,各个学院要比拼合唱、队列等集体项目,由此开始的十多天里,笔者每天都能在楼下的广场中听到同届的学生会成员在对着新生吼叫训话,不外乎“大点声!”“谁不愿意唱就滚回高中去!”。彼时听来十分熟悉,原来笔者大一的时候,学长学姐们也是如此说话,到得如今,算是有样学样。但是这样的“上行下效”实属无奈,除了前文提过的人力物力问题,更重要的是利益关系。

大部分时间里,地方的行政评价体系是浮躁的,主要是看指标,对于高校而言,就是任务完成的好与坏,不论背地里用了怎样反人道的手段,只要军训任务保质保量完成,通过率,优秀率达到标准,于领导而言就是好的。因此,高校的利益几乎可以等同于政治成果,而官僚式的威胁压迫对于学生来说往往最简单奏效,故这么层层压迫下来,对效率和结果疯狂的追求,近乎推着学生会走向官僚化的道路,这就是所谓的上行下效。没有人一开始就愿意充当恶人,遭人背后指点,欺负学弟学妹,可是高校高层对于官僚化的无奈和默许,使得大家面具戴久了,再想摘下,何其艰难。

大学学生会官场化,上梁下梁,其谁之过-青年力

三、校内风气和社会风气的潜移默化

官僚化的学生会,最终吸引的也是官僚化的学生。热衷加入学生会的学生一般分为以下几种情况。有人想要借此获取领导们的关注,俗称刷个脸熟;有人想当上干部,为将来自己的简历添上“光辉灿烂”的一笔;有人想锻炼自己的沟通交流能力,扩大“人脉”;有人想获得保研,评奖等多方面的实际好处……总的来看,基本上都是为自己获利而进入学生会的。学生会自己私下的纳新宣传中,学长学姐都会拿出一副过来人的面孔,向新生掏心掏肺地说各种功利性好处。

笔者刚上大学的第一个月,院里组织迎新晚会,某位学长就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以后要想找到好工作,得到好前程,必须伺候好辅导员,这样辅导员才能给你好的机会去参加招聘。在后来的求学生涯中笔者也发现,许多学生会的功勋明宿们,几乎都有一套在领导办公室搞政治刷脸的“经验之谈”,劝告各位学生会新人,要多多为领导作出贡献。而可悲的是,事实上这种行为确实能带来实际上的好处,笔者的室友常年混迹于辅导员办公室,在保研评定的过程中,他第一时间获取了各个高校的最新招收报送研究生制度,并因此修订了自己的报考计划。这种好处只有更接近领导的学生才能获取,虽然对于大部分普通学生而言很不公平,但也是高校信息不够公开,制度政策变化繁多所致。在本就不透明的体系下生活工作,唯有多利用潜规则,才能更好地去获取利益,领导将这些可能会存在并改变学生前途的利益信息加以隐藏,才能吸引更多学生前来为其服务。如此循环,高校学生会利益集团化的同时,也就依靠这种利益链条,形成了官僚化风气。

在学校之外,一部分学生家长和中学老师等,不知有学生社团,学生活动,却必然知道高校学生会的存在,以之为锻炼能力,堆砌简历的绝佳场所,在很多时候都鼓励甚至要求新生去加入学生会。笔者有个学妹,因其在中学作为班长表现优秀,很多任课老师都在她入学之前向她科普学生会的好处种种,她的家长也以她是学生会成员为荣,在亲戚朋友面前大加称赞,似乎与有荣焉。

除此之外,在学生会内部还存在有"护校宝”心理——即所谓的"我的母校,自己怎么骂都行,不准外人说一句不好。我做的活动,虽然有种种问题,但是我在其中付出很多,它就必须有光明伟大的价值。”以使自己沉浸在母校优秀,学生会组织良好,是一个虽然有苦有泪,却温暖阳光的大家庭的错觉中。不肯解决问题,甚至不肯在他人提醒之后去反思问题。拥有这种心态的人一多,整个组织都容易陷入自我陶醉,接着在官僚化的风气和逐层负责的循环中一届一届传承下去,大多数人除非被触犯到个人利益,否则不会选择离开,更不会提出问题。

高校学生会的官僚风气,是一场典型的上梁不正下梁歪所产生的闹剧,然而这闹剧流毒之深,迁延之久,已使其成威胁到了高校的长远发展。但笔者最为忧心的,却是每个学生都或多或少会被功利之风带偏,然后不自觉地沉浸其中,以将自己物质化,庸俗化为荣。长此以往,高校将从内部腐烂,大学生将失去作为人的基本信念,每个人都自愿被当做工具,也期待他人成为自己的工具。

大学生作为中国明天的中坚力量,一旦被利益侵蚀成为工具,势必对公共事务缺乏担当,对社会建设缺乏责任,一个缺乏担当,所有人都只图短期利益而不愿回馈的社会形态,又如何谈发展?谈未来?最后不过是沦为其他国家的附庸,成为某些国家所需的廉价劳动力的工厂。

不过,揭露和解决问题不能局限在高校体制这一小区域,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不从整体社会风气上进行改变,哪怕大学风气一朝向好,也终究是暂时。

天下之变,始于当今,制度的进步有赖于思维的进步,思维的转变也需要制度的引领,我们有理由期待,高校会创造新的条件,提供良好的渠道,聆听师生的建议及社会的监督。但是,努力移风易俗的前提是,大学生们要先勇敢地进行反思,也要勇敢地说出来,哪里出了问题。

大学学生会官场化,上梁下梁,其谁之过-青年力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江晚,青年力特约作者,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