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易辰
近日,一段宣称是录制于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网戒中心的视频在网络上传播,视频的主要内容为从一栋楼内传来的阵阵凄厉的惨叫声与哀号声。这痛苦的声音带着稚嫩,明显是未成年人,惨叫的间隙伴着对妈妈的呼唤,令每一个听到的人都顿感悲伤,虽然事后有关部门表示网戒中心已经关闭,这段视频中的惨叫声也并非是网瘾少年,但是还是令很多人想起了曾经造成无数惨剧的“网瘾专家”杨永信。
还记得那个“戒网瘾专家”杨永信吗?-青年力

◆杨永信的艺术形象

一、杨永信——一个所谓的“网瘾专家”

说到杨永信,这个名字可能对于不少人来说可能已经有点陌生了,但是对于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出生的人来说,这个名字可谓“如雷贯耳”,大名鼎鼎的“网瘾专家”,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么,这位“网瘾专家”是如何“时势造英雄”,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呢?

还记得那个“戒网瘾专家”杨永信吗?-青年力

◆杨永信的另一种艺术形象

21世纪以来,随着PC电脑的愈发普及和性能的提升,依托于PC电脑的娱乐方式——电脑游戏逐渐顶替了曾经的踢足球、打篮球、游戏机、游戏厅等各种娱乐方式,成为了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未成年人的娱乐选择。因为相比前面那些娱乐方式,电脑游戏既不需要在外面寻找运动场所,也不需要耗费大量的金钱。而伴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内容丰富、互动性强的网络游戏来到中国,吸引了更多的人将电脑游戏作为自己的重要娱乐方式,是电脑游戏玩家这个群体开始不断壮大,并逐渐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还记得那个“戒网瘾专家”杨永信吗?-青年力

这种“注意”最终表现为一些家长们开始认为那些因为家庭或环境原因最后以沉迷电脑游戏的方式来逃避现实的未成年人其实是被电脑游戏所吸引才“误入歧途”的,他们往往很难认识到导致子女出现偏差的家庭和环境因素,而是将责任归咎于电脑游戏,并最终发明出了一个极具误导性的词汇——网瘾

还记得那个“戒网瘾专家”杨永信吗?-青年力

◆“网瘾患者”

既然有了“瘾”,那便需要戒,虽然当时中国还不存在专业的“网瘾”医生,甚至对于“网瘾”的定义都并不存在,但需求创造供给,各色人等横空出世,纷纷宣称自己是“网瘾专家”并四处推销自己的理论,全国各地也纷纷建立起了形形色色的“网瘾治疗中心”,虽然那时候还没人知道医学上的网瘾标准到底是什么。

还记得那个“戒网瘾专家”杨永信吗?-青年力

在这些形形色色的“网瘾专家”和“网瘾治疗中心”里,最为人所质疑的,也存在时间最久的,便是这位号称“全国戒网瘾专家”的杨永信和他的临沂网戒中心了。那么,为什么在那么多“网瘾专家”中,只有这位杨永信“全国知名”呢?

还记得那个“戒网瘾专家”杨永信吗?-青年力

◆孩子与家长将杨永信奉若神明

 

二、他的手段——广告、洗脑、折磨

杨永信之所以能全国闻名,让无数认为孩子沉迷“网瘾”的家长们趋之若鹜,要归功于2008年时某电视台拍摄的一部名为《战网魔》的所谓纪录片,这部取材于某刘姓记者创作的同名小说的纪录片,让杨永信这个名字一时之间红遍大江南北。虽然在这部纪录片中,能明显看出杨永信在“治疗网瘾”的过程中采用了包括电刑、药物、暴力、洗脑、拘禁等手段,但因为当时“网瘾是病”的观点喧嚣尘上,很多人也不认为这种方法有什么问题。于是借着这部《战网魔》和某电视台强大的影响力,杨永信火了。

还记得那个“戒网瘾专家”杨永信吗?-青年力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既然“患有网瘾”的是孩子,那么“治疗”的工作重点自然应该是孩子了,但是杨永信并不这么认为,他将工作重点放在了家长身上,因为他知道只有家长无条件的支持自己,自己的生意才做得下去。于是杨永信通过各种方式对孩子的家长进行洗脑,这对于一个精神科医生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他让孩子的家长们相信 “你的孩子得了很重的精神病”“孩子的话都是疯话,不可信”“只有相信我这个医生才是对的”,让家长们死心塌地的服从杨永信的指挥。洗脑成功后,杨永信还会貌似大方的同意家长可以在网戒中心“全程陪同”,营造一种公开透明的表象,以消除家长的疑虑。而且因为杨永信的“网戒中心”挂靠在一所正规医院下面,费用可以报销,进一步增加了其“可信度”。最终的结果,就是在杨永信的多重影响下,大多数“网瘾少年”的家长都成为了杨永信的坚决拥护者。这些家长成立的“家长委员会”可以说成为了杨永信的左右手,不少去医院外面抓人和攻讦对杨永信提出质疑的人的活动,便是由这个所谓的家委会具体执行的。

还记得那个“戒网瘾专家”杨永信吗?-青年力

扩大了影响,争取到了家长,剩下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只要通过折磨的方式让送进来的“网瘾少年”听话就可以了。具体的手段也已经广为人知,体罚、电刑、药物镇静,只要不会留下明显的外伤和致人死亡,各种手段都可以采用,家长支持、警察不管,又有几个孩子能忍受长时间的酷刑而认为自己没有网瘾?当年英国军队的严厉军纪可以让英军士兵经过训练后顶着枪林弹雨冲锋,现在技术手段这么先进,让孩子承认自己有网瘾并装出一副老实的样子又有什么难的?确实不难。并且,杨永信可是有着正经资格的医生,家长们不信他信谁呢?

还记得那个“戒网瘾专家”杨永信吗?-青年力

三、网瘾专家,还是邪教头子?

自杨永信的“治疗网瘾模式”被曝光开始,质疑便始终存在,随着人们对所谓“网瘾”的认识愈加深刻和越来越多的细节被曝光,对于杨永信及其“永信模式”的质疑一直在增加。杨永信到底是在“治网瘾”还是在搞传销?亦或这已经蜕变成了一种邪教?

还记得那个“戒网瘾专家”杨永信吗?-青年力

前文已经提到,杨永信将所谓的“网瘾”形容成一种严重的精神病并宣称只有用他这个“医生”的方法才能治疗,通过这种夹杂着谎言的煽动性言语,令无数相信孩子是因为“网瘾”才出现问题的家长趋之若鹜。宣传过程中,杨永信还或明或暗的表示家长应该“捐款”给他的网戒中心,有些家长甚至拿出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人民币,在这一过程中,据说之前生意寥寥的临沂第四人民医院扭亏为盈,迎来了新的发展,笔者十分怀疑这些钱是否全部用在了正确的地方。而杨永信又是如何对待那些孩子们的呢?通过不断的体罚和折磨逼迫孩子们装出老实等令孩子的父母满意的样子,营造出一种孩子被“治疗”得很好的假象。

还记得那个“戒网瘾专家”杨永信吗?-青年力

编织有关威胁的谎言(网瘾),从跟随者身上榨取大量钱财(杨永信要求孩子家长捐款),捏造虚伪的“神迹”(营造孩子都被治好了的假象),三者结合来看,这是不是有些像某种邪教呢?

还记得那个“戒网瘾专家”杨永信吗?-青年力

四、关停了,然后呢?

根据最新的有关部门的通告,杨永信的所谓“戒网瘾中心”在2016年就已关停,在没有更多的信息之前,笔者姑且只能相信这一结论,但笔者不禁要问:关停了,然后呢?

还记得那个“戒网瘾专家”杨永信吗?-青年力

网戒中心关门了,这种通过虚假宣传、蛊惑家长、折磨孩子的如邪教一般的方式来牟取暴利的行为是否就消失了呢?如果这种行为换上了另一副面孔,不再用“网瘾”这种十分荒谬的名头,换一个“行为矫正”“遁入空门”或者别的什么理由,是否就又会卷土重来呢?我们的有关部门是否应该提高警惕,及时发现和处理,而不是等到造成破坏了、孩子们受害了、家长们受骗了、才猛然警醒,发现这些存在问题呢?又或者,关门只是表面上,其实是转入暗中活动,那么是否会因为变得更加隐秘而遗祸无穷呢?

还记得那个“戒网瘾专家”杨永信吗?-青年力

青年是国家的未来,任何威胁到青年健康成长的事物,都应该被坚决彻底的打击。唯有如此,才能让我们的青年在一个健康良好的环境中成长。唯有如此,我们的青年才能在今后的岁月中成为国家民族的新生力量,为国家的发展和民族的复兴贡献力量。如果,我们的青年始终处于种种威胁与阴影之中,可以被任何人随意的加害,我们的有关部门听之任之,坐视种种伤害的产生,我们的国家还能有未来么?我们的民族还能有希望么?

还记得那个“戒网瘾专家”杨永信吗?-青年力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易辰,青年力特约作者,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