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闲鹤二十五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作者。

几天前,金庸先生离开了这个世界,享年94岁。以94岁的高龄驾鹤西去,按老话说,也算是喜丧了,遗憾之余,其实倒也不必过于悲伤。毕竟这个世界,依旧是人生七十古来稀的,而金庸先生已经年逾九旬了。走遍世间繁华,看遍风云变幻,经历过人类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二十世纪,金庸先生的一生,活得已经比大多数人都精彩和幸福了。

金庸虽然已经封笔多年,并于不久前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但他对中国文学造成的影响却是巨大而持久的,在他的后来者们身上,我们总能找到金庸的影子。金庸当年是在报纸上连载自己的小说,今天的网络小说作者们则是在网站上连载自己的小说,形式有了些变化,但根本却并无不同。金庸的作品因为情节精彩,寓意丰富,吸引了大批读者争相阅读,这些读者们有的后来成为了作者,金庸的作品又极大地影响到了他们的写作,因此我们总能在最新的小说中,看到杨过、韦小宝、令狐冲等金庸笔下的经典人物形象的影子。

虽然后来的网络小说作者们在创作小说的过程中都受到了金庸的影响,但是因为社会环境和个人境遇的不同,他们笔下的虚拟世界的精神,却总是和金庸笔下的江湖有着不小的区别。虽然这个世界上不乏笔下世界和心中世界存在差异的人,但是大多数的作家塑造的世界,总是与作家本人的经历有着密切的联系的,金庸也不例外。

虽然现在的人们对金庸的印象往往是一个纯粹的书斋中的小说家,但实际上金庸的一生与政治的关系才更深一些,小说则是他的生活经历与政治经历所产生的化学反应。金庸在上大学时选择的专业是外交和法学,其后来在香港创办的《明报》也是一份以政论时评为特点的报纸,二十世纪80年代时,金庸还曾担任过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的委员,与政治的关系十分密切,也就是这些丰富的政治经历,才让他创造的武侠世界有着别样的魅力。

既然小说是金庸种种经历的副产品,那么自然也会被刻上时代的烙印,反映出金庸在不同时期的思想状况。虽然后来这些时代烙印随着金庸封闭后对原著进行的修改而被统一成了“晚年金庸”的精神内涵,但总有些蛛丝马迹是能看到金庸的过去的。

在金庸的早期作品《书剑恩仇录》《碧血剑》《射雕英雄传》中,虽然个中人物总是在王朝争霸和政治斗争的漩涡中不能自已,最终不得不远避异域或者暂别江湖,但却并非是因为心灰意冷,而是徐图再起,这也反映出金庸当时虽然不在官府朝廷之中,但始终希望能有朝一日大展宏图的心态。

但自《神雕侠侣》开始,或者是发现可能有生之年再无机会在政治上展现抱负等原因,金庸的江湖世界与江湖中的人们也开始了变化。不仅江湖纷争不再是为了正邪而是利益,大侠们也不是归隐江湖,便是杀身成仁,郭靖战死、乔峰自杀,活到最后的令狐冲、张无忌、韦小宝除了曾在江湖上、官场中留下一段传奇,再无别的改变。如果要用两个字来形容金庸笔下的大多数主角们的特点的话,“无为”两个字可以说是最贴切的概括。

相比金庸笔下角色们的“无为”,今天的网络小说作者们笔下的角色,便可以为“有为”来形容。网络作者们笔下的主角们虽然也不是没有退隐江湖的,但大多数主角们积极追求的,往往是金庸笔下的人物们纷纷退出的。金庸的人物们最终往往要退出朝堂、归隐江湖,网络作者们笔下的主角们则不是要在朝堂上面南背北、称孤道寡,就是要在江湖上一呼百应、称霸武林,就连深宫内苑之中的女儿家们,也将成为女皇和皇太后当作最终目标。为臣的即使不能万人之上,也仅愿居于一人之下。为君的不一统寰宇,至少也要雄踞一方。在江湖上摸爬滚打,不称霸武林怎么对得起自己?在深宫内苑,伴君如伴虎,深宫如虎穴,不成为女皇或皇太后又怎能安度晚年?网络作者的作品中的这种“有为”精神,可能是与金庸的最大不同了。

也许有些人会觉得,当下的年轻人们沉溺于功名利禄,所以才会喜欢看这些宦海沉浮、好勇斗狠的小说,远不如金庸洒脱和超然,这话有些道理,但却也并不尽然。因为金庸的洒脱和超然,也是经过多年沉浮和自己未能实现政治抱负的官场失意后的释然。而当下的年轻人们,用俗话说,正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朝气蓬勃、意气风发之时,怎么可能有金庸先生晚年才出现的那种失意后的洒脱和超然呢?

而且,芸芸众生也远没有金庸洒脱和超然的资本。金庸可以“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芸芸众生可没有办法。金庸笔下的大侠们神功盖世,纵有对他们不利的人,也往往走不过几个回合就被大侠们当场击杀或囚禁湖底,芸芸众生可没有这番手段。既然现实中无法洒脱超然,大多数人就连隐遁避世都不得其门而入,那么在网络作者构建的受到芸芸众生追捧的虚拟世界中,主角们自然也就难以归隐江湖了。现实中有不平,虚拟世界中便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壮士。现实中有不公,虚拟世界中便有主持公道的侠士。现实中有官场龌龊,虚拟世界中便有清正廉洁的国士。现实中有国势不兴,虚拟世界中便有匡扶社稷的猛士。因此,虽然网络作者笔下的人物们各有不同,但相同的是,他们大多是“有为”的。

有人说这些小说中的“有为”只是无聊的意淫,这话或许正确,但若是连“意淫”的心思都没有,又何时会有力行的一天呢?从陈天华、邹容的《猛回头》《革命军》到孙中山的距离,总是比买人血馒头的华老栓到孙中山的距离更近一些吧。年轻人,总是需要些朝气,抱些有为之志的。

金庸远去,后来者何为?-青年力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闲鹤二十五,青年力特约作者,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特别说明:因为微信赞赏机制改动,原创文章的系统署名一律变为“青年力小编”,作者名会在正文明确标识,赞赏收入归文章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