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易辰
里子就是本事,你的本事就是拍好电影,当个电影艺术家,我在外边儿喝酒,很有面子!——武大帅

自2018年7月底被寄予厚望的《西虹市首富》票房没能突破30亿人民币大关开始,原本被认为已经可以与好莱坞大片一争短长的国产电影最终没能回应人们的期待,在经历不算长的雄起之后,又开始低头向下,与股市看齐去了。国庆档票房大跌、惨淡收场,曾被寄予厚望的开心麻花新作《李茶的姑妈》和张艺谋的新作《影》票房均未达到10亿,再加上一部由周润发、郭富城主演的“类港片”《无双》,才差不多达到了《西虹市首富》的票房。至于IP大作,由曾经的著名歌星王力宏领衔主演的《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更是连2000万票房都没有达到,没几天就上了优酷网。

 

总有一步之遥的OLD MONEY 之梦-青年力

◆金玉其外的《李茶的姑妈》

 

国庆档滑铁卢的原因有很多,但究其本质,上映的电影未能引起观众的观影兴趣是最重要的原因。如果说国庆档上映的电影都是新人团队,初学乍练,没有摸准观众的脉搏,以至于票房不佳,倒也情有可原,但无论是拍摄《影》的张艺谋和拍摄《李茶的姑妈》的开心麻花团队,都已是千年的狐狸,怎么还会犯如此的错误?虽然不排除影片的创作人员们突然发挥失常以至于成果欠佳,但从现有的信息看,影片在制作过程中投资电影的阔人们将自己的想法与审美趣味加入了电影之中,是一个较为重要的原因。而这些阔人们所热衷和推崇的影片元素与情节,似乎经常与观众的审美取向有着不小的的距离,这种情况随着电影制作过程中投资方话语权的增大而变得愈加明显。最终,将国庆档变成了车祸现场,投资人们的钱没洗成,NEW没变成OLD,面子也没挣到,脸倒是又丢了。

 

总有一步之遥的OLD MONEY 之梦-青年力

◆这似曾相识的妆容

 

其实,阔人们有钱之后,为了彰显自己的风雅和品味,掏钱捧个角儿、拍个电影,都不是什么稀奇事,早在民国的时候,就已经是家常便饭了,黄金荣、杜月笙们都是此道高手。后来,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阔人们一度消失,这捧角儿拍电影的事,便没人做了,电影虽然也有,角儿也有,但不是这个捧法了。直到二十世纪末,时移世易,阔人们又变魔术似的冒了出来,但此时的他们还没钱捧角拍电影,因为荷包还不够鼓。直到二十一世纪,阔人们的荷包鼓得发胀了,才又有了捧角、拍电影的闲情雅致,而他们也很乐于去追随这“民国遗风”,纷纷办起了拍电影的买卖。

 

总有一步之遥的OLD MONEY 之梦-青年力

◆民国的阔人们与捧的角儿们

阔人们为什么非要拍电影呢?其实也不难理解,除了洗钱的业务需求之外,精神需求也是阔人们十分在乎的。阔人们觉得,单纯的有钱也不过是个土财主,一个被所有人打心底鄙视的NEW MONEY,而什么才是一个OLD MONEY的标志呢?那自然就是在一直以来被人们认为是只有品味高雅的高贵的如同中世纪的贵族一般的人们才能涉足的艺术领域了。于是在各种艺术领域,我们总能看到阔人们的身影,尤其是曝光率高的例如电影这样的视觉艺术领域,就更是如此了。如果能拍几部电影万世流芳,那么其缔造者,难道会得不到鲜花和掌声吗?在鲜花和掌声之中,NEW变成了OLD,阔人们也会从土财主变成贵族,即使他们的口音带着大碴子味,也没人敢说他们不是贵不可言。

 

总有一步之遥的OLD MONEY 之梦-青年力

 

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阔人们花钱拍的电影,泥腿子们却总是不太买账,虽说票房有时候也不少,但是却总是“票房与谩骂齐飞”,难以达成阔人们名利双收的梦想。虽然阔人们也舍得请些明星,花些大钱,做些特效,买几个好剧本,但是他们却经常现场演示“如何用上等的食材乱炖一锅毒药”,每次炖出来的东西连阔人们自己都咽不下去,就更别提观众能买账了。待好莱坞大片得了世贸的好处得以轮番进场之后,阔人们的日子更难过了,最后只得拍些本土喜剧或者古装武侠片,靠这好莱坞学不来的也不屑于学来的祖传手艺,保住一点颜面。但阔人们却又打心底里看不起这些祖传手艺,所以总是不断地试着学些半新不新的洋玩意儿,请些饱经风霜的洋面孔,用些俗不可耐的洋故事,去些叫不上名字的洋地方,以减弱一下电影的本土气息,就如同武大帅在自己的婚礼上也要唱两句歌剧那样,即使他的口音总是难以掩盖。

 

总有一步之遥的OLD MONEY 之梦-青年力

 

前些年,随着一批原来不怎么拍电影的人涉足电影行业,国内的电影业又有了新的变化。以开心麻花团队的《夏洛特烦恼》为代表的将广受好评的话剧拍摄为电影搬上荧幕的模式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之后又有《湄公河行动》《战狼》《我不是药神》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的观影热潮,随着一轮轮的卖座影片引爆荧屏,阔人们的心思又活动起来了。阔人们虽然可能对电影不太懂,但是投资他们还是懂的,既然电影火爆,那就投资这些火爆电影的制作团队,这样当这些人再拍出火爆的电影的时候,阔人们就能把自己的小牛皮鞋印子刻在电影上了,然后在这一过程中顺利的变成OLD MONEY,至少他们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总有一步之遥的OLD MONEY 之梦-青年力

 

开心麻花的第二部大电影《羞羞的铁拳》保持了22.1亿元人民币的票房高度,这令阔人们觉得这个项目确实有投资的价值,于是他们大把的钱撒出去,干起了他们经常搞砸却又永远乐此不疲的事情——投资并参与创作。毕竟,如果单纯是给钱支持,阔人们虽然也能挣钱,但是总觉得自己成了冤大头,即使他们的腰包因为投资的回报而涨得快要裂开了,但没有留下自己的鞋印子,还是觉得特别的不过瘾。因此,阔人们总要把自己的好恶加入到电影的故事中,越是NEW的,对于此事便越热衷,愿望便越强烈。

 

总有一步之遥的OLD MONEY 之梦-青年力

◆只是阔人们的口味啊......

 

那么,NEW阔人们喜欢什么样的故事呢?从现在的信息看,他们特别热衷于“篡逆”的故事,无论是篡逆成功还是篡逆失败,篡逆的是皇冠还是金冠,都是阔人们最喜欢将其搬上荧幕的。

 

总有一步之遥的OLD MONEY 之梦-青年力

 

阔人对篡逆故事的热衷一方面化为了充满阴谋与血雨腥风的黑暗故事,另一方面又化为了充满喜剧元素的现实故事,虽然二者的外表有所不同,却都散发出了相同的名为“篡逆”的味道。尤其是《西虹市首富》与《李茶的姑妈》两部所谓的喜剧电影,篡逆的味道已经喷薄而出了。《西虹市首富》喜剧故事外表下的内核,其实是“一个王子如何化解篡逆威胁,顺利继承王位”的故事,影片中的篡逆者,便是那两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基金经理因殷先生、赖先生(注意这两个姓氏)和那个被收买的见钱眼开的柳建南。他们在电影中为“王子”王多鱼制造障碍,但却屡屡失手,沦为笑料,而王多鱼则跨过重重障碍,最终顺利继承了遗产(王位)。《李茶的姑妈》的故事的内核相比之下更为简单,是一个一群篡位者试图通过联姻来夺取王冠,但最终却被欲望冲昏了头脑,被骗子连番耍弄,结果沦为了笑话的故事。

 

总有一步之遥的OLD MONEY 之梦-青年力

 

两部影片的共同点,在于对篡逆者的极端丑化和对国王与王子无限颂扬,无论是国王的(姑妈莫妮卡)的优雅、善良与完美还是王子(王多鱼)的胜过绝大多数人的清醒和善良,都是影片中的篡逆者们不能望其项背的。在篡逆者们的失败与种种丑态中,财富得以传承,地位得以延续,OLD MONEY永远是OLD MONEY。这就是这些影片所蕴含的终极含义——不要妄图篡逆,挑战财富的秩序!

 

总有一步之遥的OLD MONEY 之梦-青年力

◆当你追逐阳光,便不觉寒冷;当你不避暗影,便难感温暖

 

阔人们之所以如此热衷篡逆的故事并将篡逆者极尽丑化之能事,其缘由倒也不难猜,不外乎是宣扬自身端坐龙椅的合法性罢了。现在的阔人们,如果要按照封建王朝来类比的话,那就相当于刚刚做了天下的开国皇帝们,天下初定,龙椅总是不太稳当的,因为前朝势力犹在,一不小心就可能杀上金殿,重掌天下,而就算在皇帝的金殿里,也是暗流涌动,时刻有人想取而代之。皇帝们每天所经历的刀光剑影和在梦中若隐若现的电闪雷鸣,总是刺激着阔人们的神经,于是他们一旦参与起电影的创作来,就总是有意无意的将这种不安的情绪带入到了电影之中。

 

总有一步之遥的OLD MONEY 之梦-青年力

 

而为了缓解自己的不安和让篡逆者们打消取而代之的念头,阔人们便不断通过各种方式来宣扬自身的不凡与卓越,要么是自己智力超群,要么是自己卓尔不凡,最不济还可以拥有感天动地的善良,总之阔人们一定是有着凡人所没有的优秀品质的,所以才成为了OLD MONEY。只是,这种不断强调阔人们端坐龙椅是如何天经地义的宣传,好像除了阔人们自己,经常没人买账。毕竟,相信脱口而出“中国的女人彻底把中国搞坏了”的阔人是如何卓越、善良的人,可并没有那么多。而这些阔人们距离他们的的OLD MONEY之梦,因此也总有一步之遥。

 

总有一步之遥的OLD MONEY 之梦-青年力

 

◆NEW阔人们的最终效果图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易辰,青年力特约作者,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