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湘君

日前,笔者与一位名校校友聊天,听到了这样的焦虑:

“从小到大,我学习极度刻苦,考入了中国顶级名校。我一直以xx为榜样。xx当年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会领导,四十岁左右就是副部级干部。我觉得硕士毕业以前,我的轨迹与他没有区别,努力、自律就是我的格调。然而,一晃七八年过去了,我三十出头,却发现自己一事无成,与xx的轨迹对比起来,觉得人生极度失败。甚至有点不敢面对自己曾经付出的辛苦。xx是我的偶像,是我们学校的骄傲,现在他甚至成了我心灵中的阴影,令我极度自责。为什么我离他越来越远?我到底差在哪里?”

也许普通网友难以理解这种心情,但相信名校学子,尤其是北大清华的学生,有相当一部分人会对这段话感同身受。

是啊,我们也并非没有努力。可是三十出头,专业上没有突出进展,买房遥遥无期,辗转国内外几经折腾也没混入主流社会,进体制阴差阳错,感情上反反复复,工作上受到压制......岁月如梭,自己虽然有饭碗,也能过小资生活,但离所谓的成功,竟呈现出了相差十万八千里的趋势。遥想当年,十年寒窗的艰辛,考入名校的荣耀,父母乡亲无限的期待,尤其是在大学期间,听这个讲座、见那个名师、受这个接见、去那里交流,风风光光,踌躇满志,深以为“xx校友的今天就是我的明天”、“努力就能成功”。可眼见理想趋于破灭,越想到前辈的成功,便越感到自己的平庸,怎能不涌现一番惆怅,乃至无端的心头只恨?尤其是,再加上那些势利的眼神,攀比的目光,他人的期待,包括又哪个校友升官发财的令人刺激的新闻,一种极度不平衡便油然而生。

至少,是焦虑吧。此刻,也许普通网友会拿出“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的句子来宽慰甚至嗔怪。没错,古人早有训诫,包括更直白的《好了歌》等等。然而,这只是中学生作文中的鸡汤语,亦或是寻常百姓人家的人生箴言。深谙中国顶尖高校内部圈子文化的朋友都知道,其实,盛行的功利主义早已湮没了这些“看透”、“放下”的佛系观念,更遑论诸如“做一颗螺丝钉”、“默默耕耘不求回报”、“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这种不合时宜的老掉牙的黄历了。

几位商业领袖校友的名字,从学生一入学,就如雷贯耳,他们回校捐款的新闻、影像,让从山沟里走出的学子仿佛开了天眼,极大地刺激了所有人的梦想与回馈愿望,当然,首先是商业的野心。去这些公司实习,成为了一种时尚。而当一些老师自豪地说起,“我们的校友会是在中南海开的”,“今年两会后,正部级干部我校又多了几位”,这又激发了一批更加低调的学子的另一种雄心壮志,那就是,成为政治人物、影响国家的命运,乃至是权倾一方、叱咤风云。越是没有经历过政治,便越是充满了想象和掌控的欲望。有些学生的想法务实一些,觉得自己在高校当学者更实际些,多也无不以一些主流名学者为奋斗目标。

这个年代,个人的野心是被社会舆论肯定的。梦想,本来也是青春的一部分,加上榜样的刺激,便更成为了奋斗的助推器。问题是,这种助推,在学校阶段还能起到正向的作用,到了社会上,很多情形则反了过来。

在学校里,你知道一些人很成功,可你不知道商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以为一如既往的努力就能取得成功,可现实往往是,人家当年创业一举取得成功、成为行业领袖,你则飞蛾扑火,折进了父母的老本。而进入名企业工作,不仅文凭贬值,你也就是老板面前的无名小卒,多出的一点工资,十年前还很有优越感,而今则在房价面前瑟瑟发抖。公务员体系,不是说进入就能进入的,且进入以后,情形往往与想象的很不一样。既未必有你多大的空间,更重要的是,或许他人对你的期待是升官后的种种福利,而现实则是生活有点清苦,工作压力不小。在焦裕禄之类的宣传又回归的年代,你或许会发现,体制对你的要求,和你曾经对自己的期待,有明显的割裂趋势。毕业时,你的学习最好,同学们说“苟富贵,勿相忘”,而今,富贵遥遥无期,平庸向你招手......

是你错了,还是环境错了?这一切又是为什么呢?也许,毕业了,才是认识社会的开始,而认识正确社会,才是正确认识自己的开始。错的当然不是你的奋斗,也许应该是当年的那些期待。盛行的功利主义,把你推向卓越,也把你推向焦虑的深渊。它像一把双刃剑。欠缺价值判断,不问青红皂白,以钱多、官大、名旺论英雄,忽视底层、鄙视平凡,一味地催着人往前赶,或许恰恰是一些顶尖名校价值观中明显的对青年学子的误导。

而把误导当作金科玉律,沉迷于水中月镜中花,精神的痛苦便可以预料了。青年应有的锐气呢?文人应有的傲骨呢?读书人应有的淡然呢?开创者该有的实干精神呢?这些本应具备的东西,淹没了。

其实,奋斗有时应停下来,等等疲惫的灵魂与混乱的价值观。有些焦虑,其实,正是你反思自己所受教育和独立思考的开始。

这样的焦虑,该有吗?-青年力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湘君,青年力特约作者,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