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江晚
写文这会儿啊,老黑还陷在他一整天的工作里;毕业两年的晨光还在复习法考;杜五四成了大四老生,第一次主动逃了课,在图书馆泡雅思……大家在的时候,也曾意气风发,想要以学校为基础,凭借微贱的身躯,执有益于世事的笔,匡正不道义的事,发出属于大学生的正直之声。彼时彼刻,一如昨日,然而自由之精神,独立之思想,所学所用,终于被种种打击沦于现实。“世路无穷,劳生有限,似此区区长鲜欢。微吟罢,凭征鞍无语,往事千端。”美好,美好,或美好的未来? 

我们学校文学院,老黑是个传奇,长久以来,以其辛辣多讽又深情款款的文笔,被每一代学弟学妹所知晓。老黑所强调的悖论——“当今大学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谎言。一个打着培养思想的地方却禁止一切思想的发育,这其中最荒诞的莫过于文学院和哲学院。整四年的学习,教授们一面费尽心机地教学生批判,而学校却不断地遏止着批判的发生。”对于学校,是必然遏止,对于学生,更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2012年,某苟姓导员新官上任,趁周末清晨,带人突击检查女寝,不打招呼径自推门,惊得衣冠不整的大一女生们花容失色,而苟导则完美完成了学校交给的任务,从容离去。此事一出,全院哗然,诸生皆私下抱怨,秉持着能用微信私聊便绝不出声,面对面时尽量“道路以目”的原则,决定下次,对此种视奸行为提前做好准备。当是时,老黑学长站了出来,以文讨檄苟导,几被学校开除,最后公开道歉背了处分方才作罢。其文言辞激荡,极尽揶揄反讽之能,一度煞止妖风。时至今日,贴吧里还能找到当初的一些讨论,或言老黑厉害,或说他公开道歉是为情势所逼,也有仗义之人,却只敢在私下称好,竟无一人能在公共领域声援。如今六年过去了,苟导调任他院,行事依然如故,甚至有径直掀女生床帘查看的行为。老黑则早已毕业,劳碌案牍之间,疾多累身,世路汹汹,而不能自拔。

大学生觉醒之后?-青年力

我入学那会,黑学长已毕业一年,有赖老乡身份,得以相聚数次,既慕其义,又惋其人。我盼望所有高贵的灵魂都不会沦于庸常,却深知这一进程或快或慢,在所难免。后来有诸学弟学妹以为,老黑之谩,实为对学院之不忿,对社会之偏激,属于心态问题。可怜又可笑,当一个人走的久了,他自己虽没忘却为何出发,围观者竟比他先忘了,他对文学爱得执狂,对这方校园充满不舍。

那些弥漫着浓郁情绪的意象飞满天空,像我的男神马原那样天马行空。我爱它甚至要用那样多地污言秽语去赞美它:我操这该死的X大,我真他妈爱它。是的,我想与X大同归于尽,然后永远地埋在这里。就葬在汇文楼的顶尖。

如今我也行将毕业,才终于深深明白了我的学长,当一个人对这里发生的一切不公义愤填膺时,事实上是爱极了的表现,真正不爱这里的,都是那些事不关己,忍忍便好,得过且过,跟着学校喊喊口号最后混张学位之辈,而这样的人如今看来已越来越多。毕竟,这所大学,已越来越安静了。

老黑的努力犹携泰山以投大洋,因山之伟岸而声浪滔天,可海水无尽,很快吞没了他,直到再无声响。关于大学生觉醒了独立精神之后有何实际好处的问题,2011级老黑同学,解题失败。

大学生觉醒之后?-青年力

晨光哥是我们大学法学院的图腾,但有个事很讽刺,于X大而言,他的做法和思路启迪过许多人,但这其中几乎没有法学生。2016年,晨光大四,他结合大量真实案例和法学文献向在校诸生科普了学校搜查宿舍,没收违禁电器这一做法的前世今生。他提道:“从安全因素考量……寝室内进行一定程度的搜查和限制具备合理性……但过度细化的规定和限制,从长远角度也不利于学生的独立发展。”文章一出,校内未生波澜,没多久,知乎发现了这篇文章,将之登上知乎日报。大概一年半之后,2018年,为响应上级号召,X大实行了更为严格的寝室检查制度,一时怨声沸反,而此时,校领导才派人打给毕业两年之久的晨光,勒令其删除此文,并阻断文章在学校内部的传播。

2014年,晨光大二的时候,X大的校园网络供应由联通垄断,月租100元,提供每个寝室300KB的带宽。彼时光纤上网已经走进千家万户,大学的学子们还要忍受甚至无法正常观看网课的宽带。晨光再次站出来,反复收集法条,往返校办,还直接面对过当时的校长,以自己成为学工部头号问题学生为代价,最终使校方出手解决问题。2015年,联通调整带宽至10MB,2017年,移动、电信宽带入驻X大,宽带升级为百兆光纤,2018年,X大校园内,50MB光纤的月租价格,降至28元。

大多数曾经为校园公平公正做出过努力的学生,基本都局限在校园内部,不同于年轻学子的激扬文字,晨光看待问题更深入,大格局使他总能快人一步,先行发现问题,继而鼓勇追究。2016年,团中央、教育部、全国学联联合出台《高校学生社团管理办法》,理论上讲,这样的《办法》,填补了立法的空白,从此以后,广大高校的学生社团,就有了值得遵行的规范性文件。但细查之下,《办法》的内容细节并未被公开,于是晨光写下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十天之后,教育部正式答复,该《办法》内容,因涉及国家秘密不予公开。数月之后,教育部同样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维持原行政行为。2018年,在继续申请国务院仲裁的两年之后,晨光收到了国务院的仲裁书,依然维持原行为。结果理所当然的失败了,但晨光大学四年的努力为我们留下了一个范本,他第一次投出了X大学代会上的反对票,且成功使反对票被计入票数;他第一次使用《学生管理条例》维权,且数次获得成功;他以自己的能力庇护了数个社团的民主活动,请到过知名律师入校讲座,一度观者摩踵……

用知乎用户的评价来说:

他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在读法学本科能做什么,能做到什么。他的努力虽不是炬火,但却算得上烛光,若天下之民众都敢于践行民权,则必然可以照亮黑暗。他展现了冰冷法律外表下的法治温情,是一个有追索的人,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人,一个除了苟且,还有更大认知的人。

……

晨光毕业之后,到了沪上学习,他做的一切的确留下了精神火种,但后来的学弟学妹们几乎不知道他的故事。他没能在任何一个社团中成功确立公开透明的规则,X大依然故我,在行政教学领域实行着人治,学校的财政信息,任免信息,政策决策过程依旧保密。

2013级晨光同学,在找到了独立精神的实践途径之后,同样未能起到真正的效果。

大学生觉醒之后?-青年力

文学院的学生里,杜五四算是一股清流,他名义上传承的是文学,实际上满腔新闻抱负。他的个人公众号“五四道”创建伊始,就做了一种全新的尝试,理性客观地展现X大事件,报导X大现象,平台开放,讨论发声的权利交给广大学生共同参与。某种意义上他确实做到了。2018年初,校内德高望重的副校长逝于任上,五四道在第一时间发出悼文,言辞恳切,惋惜与仰慕并存,在校园里,这一平台一时声名大噪,而X大官方的讣告,则晚了两日之久才发出。X大学子终于有一天,可以不依靠官媒了解到这个学校的种种消息。

可是祸患从此埋下,我们深知,官方不会容许一个掌握了学生话语权的私媒存在太久。一个多月之后,在报道关于X大成绩算法的新规时,引发了众多学生的不满,讨论区内大量不和谐的声音涌现,官方震怒之下,勒令删文,并质疑中文学子要集体造X大的反。随后,因冬天X大学供暖不善,寝室温度过低,五四的报道《莫让屋冷心也冷》,再遭强删,此番更是得到了严令:“以后不准报道关于X大负面的消息”。

但最荒诞的是,全体学子借五四道发声时来势汹汹,杜五四受罚时人影也无。最多有个学妹过来采访我们,“你们是怎么想的呀?为什么那么勇敢呀?”更有甚者开始质疑五四的初心,认定他就是在破坏母校形象。而我犹然记得,五四大一的时候,在校园十大演讲家决赛上挥拳吼出的话:

不爱X大的学生不是好学生。X大学的风气自由清朗,我!自豪!X大学的学生最热情好学,我!骄傲!

我们读的可能不是最好的大学,但我们读的,是中文系。

五四道在2018年的盛极而衰使我意识到,学生群体的平庸并不会因为平台而改变,先觉者无法通过话语权开放的方式让更多人独立起来。就像不久前,我们敬爱的G老师曾经在某院大群里发起讨论,说中国人的思维,哪个对自己有利,就捡哪个说,也就是所谓的屁股决定脑袋。设若把堂堂中华缩减到X大范围来看,问题同样如此,力争双一流的时候,大部分学生指望着万一给个名额,能借以提升身价,或者干脆出于为母校高兴;领导奔着自己政绩上有个面儿,升官发财。所以,几乎全校的力气都朝一头用,万千张嘴汇为一处,都盼着上头能来给个政策,当是时,你们谁敢说X大一个不字,马上出来一票人维护母校形象,如未记错,当时一篇神文《X大,我为你正名;舆论,放过她好吗》曾经刷爆X大人的屏幕,而不妨回头看看,这文里无非是杰出校友列表,又真有转发的学子多少事吗?可轮到严抓成绩等对学生切身利益产生影响的事件,转发和谩骂母校的依旧是那些人。

五四们站在潮头发声的时候看似浩大,后援无数,实际上等到领导追责下来,要封号删帖给处分,又哪有别的人站出来仗义执言,X大的问题积重已久,非一日可以尽解,然而学生历次发声均不曾达到效果,致使官僚主义流毒日深,跪舔之风风靡全校者,其罪魁固在上位,但分摊到我们每个X大学子身上,我们真的在内心奋力抵抗过吗?哪怕没有付诸任何行动。谁还不是有人发声就跟跟风,风波过了继续忍?

2015级杜五四同学,在成功博取了学生话语权之后所做的一切努力,两个月之内,全部土崩瓦解。

大学生觉醒之后?-青年力

不再沉睡的大学生,看上去是一个十分美好的愿景。所有人积极向上,盼着为国为家多做贡献,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然而,一个学生每天积极进取,争当社会螺丝钉的精神态度,便能算是觉醒了吗?没有发现问题的眼光,没有解决问题的勇气,甚至在周围环境浑浑噩噩的同化中放弃自我。“大家不都是那样的吗?”

一个人放弃了自由,也就同时放弃了责任和道德。环境引导我向哪?里,我就到哪里去,也许这样有问题,也许会侵害别人的利益,损害自身的独立和个性。

“那我有什么办法?”

是啊,每个人都没有办法,没有办法的凑成一群,也就让有办法的人,没了办法。

以前说过:

我好像可以想见这样的未来,大学里只有学生,不会再有读书人,不会有人拿着诗歌四处传抄,不会有满怀新闻理想的人站出来替学生发出声响,不会有演讲家在讲台上神采飞扬,不再有人能撑起一场学术沙龙,自由精神变成一个纯粹的口号,学生们眼神空洞的喊着,“人文精神,以张以扬”。

彼时写下这样的文字,心中还怀着希望,总会有人站出来继续发声,继续找到新的办法,总有那么一天,有那么一个办法会奏效。最有希望的当数暑假时,C副校长提出开学想接见学生代表,大家坐下来聊一聊,但这件事,始于想法,终于想法,最终没了下文。

我还记得曾有学姐认真地告诉我们她心中的敬佩,觉得我们什么话都敢说,受到鼓动,她也在朋友圈第一次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发现,人的本性是无法被启蒙的。她发了朋友圈,说了点大学生应当有担当,却连续几天在微信问我,自己这样会不会被导员叫走谈话。

如果一个人连在朋友圈发声都不敢,又能指望她在公共领域做出什么贡献?如果一个环境让人连谈情怀,谈理想都畏惧至此,这个社会的出路又在何方?

“当时共客长安。似二陆初来俱少年。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

这首《沁园春》,是苏轼在由杭州移守密州的路上,于野店孤馆所写。古往今来,读书人的理想和下场,大抵如是。

大学生觉醒之后又能如何?这个命题,经过X大六届三代学生的努力作答,终告,解题失败!

大学生觉醒之后?-青年力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江晚,青年力特约作者,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