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湘君

 

这两天,一条“20年后殴打老师”的新闻火了。尽管各种暴力事件不绝于耳,但学生打老师,仍是骇人听闻,可谓“有违伦理”。更值得关注的是网友的评论,很多网友都表示同情,认为应该减轻乃至免除对学生的处罚!

 

有20年前的前因,便有今天的“回报”,这让人想到了明朝冯梦龙在“三言”中的一些桥段。然而,“三言”再精彩、通俗,其因果故事涉及的范围,也无非是婚姻、官场、名利等,小说家的脑海中绝没有出现这样的师生恩怨。文学源于现实,一个时代,现实中没有的事便很难进入小说家的视野。在有尊师重教传统的中国,师生闹出这样的矛盾,确实让人大跌眼镜。

 

此事追根溯源,还是老师当年打了学生,并且这种精神的侮辱相伴学生多年,使得他不得不发。而这桩因果,之所以引发如此大的反响,除了事件本身的特殊性,或也恰恰说明,老师对学生的漠视、师生关系的紧张化和异化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它已经上升为了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

 

是啊!教书育人,三尺讲台,应该是何等高贵。但那归根结底要靠良心。如果一切都用金钱来衡量,都与名利接了轨,那么,结果便是,连职业道德都只能要求“底线”,连良心也要靠金钱或等价物来购买了。购买得到的良心,还是良心吗?当然,也有交易不到的人,这便产生了戾气,戾气多了,便有了冷言冷语、有了肉体惩罚。而带给学生的,则是多年的阴影。我们无法去揣测这位老师当年是出于怎样的心理而殴打学生,从“冤冤相报何时了”、“得饶人处且饶人”的角度,学生打老师,总归是不好、不对。

 

然而,又还有多少学生在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呢?老师对学生的打击、冷暴力应该随处可见,这不需要文学作品来呈现,每个人的生活都有答案。这些老师是怎么想的呢?归根结底,应是觉得,学生没有用。不能给自己带来金钱,又学习不好,或者还有一些固有缺点,这便忍不住心生厌恶。骨子里的想法,是没有把学生真正当人看、更不要提人才,没有把教育本身当成目的,而是当成手段。不能增加我一分收入,都是过路的,眼下删都删不去,表现好也就罢了,表现不好,自然要让他们尝尝“师权”的滋味了。

 

其实,大学阶段的师生关系异化,已经有了很多例子。今年频繁爆出的导师性骚扰事件到导师压榨学生致死舆情,无不告诉我们,某些师生关系,已经蜕变成了赤裸裸的压榨与被压榨、凌辱与被凌辱的关系,导师表面上或者一开始是学生的引路人,可实际上变成了压在学生头上的一座大山。不要论什么师德,能减轻点罪恶就不错了。

 

这当然是极端案例,但也有普遍的现象。一些名校学生反映,很多导师不愿意在业余时间回答学生的问题,除了应付完上课,大部分时间都忙自己的事情,大学读下来,关系好的老师非常少。当然,也有老师对学生的感叹,现在的学生,一茬比一茬精明,他们也在利用你,他们不把你当回事,你又何必去当雷锋?这也是客观存在的现象,钱理群批判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正是基于这样一类精明的学生,利用完了老师就把老师扔一边了。

 

老师抱怨学生,学生抱怨老师,但更大的问题,还是在于老师。教育丢失了师德,就像人丢失了魂魄,不出问题才怪。师生拳脚相加,恩义全无,20年仇恨无减,实在发人深省! 而在喊着“召回师德”的同时,是否也应该考虑,老师为什么会迷失?是什么让老师觉得物质上匮乏,精神也卑微,进而丧失了教育的耐心呢?如果不能挖出社会文化的根源,那么,恐怕类似的事情还会层出不穷。教育,该与功利主义保持距离,让疯狂止步,让人性回归!

 

“师权”的滋味:也说“20年后殴打老师”-青年力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湘君,青年力特约作者,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