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湘君

 

大学时代,我们经历着最美好的青春年华。但也有很多朋友告诉笔者,自己感到很孤独,因为所有的人际关系,从本质上来讲,都很冷漠。

脑海中常常浮现出80年代的大学校园,还没有那么多现代化设施,但一群男生女生弹着吉他一起说说笑笑,友谊是那么醇厚、牢固,青春是那么简单。如果再追溯靠前,一起上山下乡的知青,革命年代的青年战友,那种人与人的感情,更是纯粹、深刻。可谓沉浮与共,生死相依。然而今天,很多青年却感到,冷漠袭来。

“我也有朋友。大家一起吃饭或者开玩笑都挺好。就是没有什么人从骨子里关心你,大家关心的都是自己。”一位名校大学生说。“聊一些虚浮的事情,大家都很开心。相互借点小钱也都有。翘课相互帮忙签到问题不大。但我真正遇到困难了,心情低落、成绩下滑、实践碰壁,原意帮我解决问题的人,就少之又少。不错,这是一种热闹的冷漠。看似很热闹,其实,非常孤单。”他接着描述道。

还有一位名校学生,起先是创业先锋,后来遭遇创业失败、资金链断裂。“跟同学说了也没用,一开始大家虽也是祝贺,但心里也未必服气你。现在更指望不上他们,还是别说了吧,否则也丢人。”他倒是很看得透,便不想给更多人添麻烦了。

“其实我知道我们之间都是酒肉朋友。谁都不会真正指出彼此的缺点,也不会真正关心对方毕业了是否有好去处。我们彼此适应了这种浮浅。”一位大学生非常了解他与几位铁哥们的真实关系,所以他也不愿意共享自己考研的经验。

因为涉足传销,一位朋友在本科毕业前,已经负债6万元。家里来自农村,本来就没有太多积蓄。老师帮不上,同学更指望不上,到头来还得靠自己。

毕业7年的一位朋友说,自己真正关系好的大学同学,也就那么两三个。更多的同学,相互比较,都很敏感,往往不愿意敞开心扉。同学聚会更是意思不大,变成了相互询问情况,相互比拼的场合。有的人开展了商务对接,有的开始拉扯关系,还有的相互看不惯。自己比别人差了,自己心里过意不去。比别人好了,别人过意不去。贫富差距太大,社会地位的差距也在拉开。

“是同学就不要聚会,留点念想还是好事。”她最终感慨地说。“也不知道为什么,人就不能丢掉面具,放下身段,纯粹的做人,真诚的交流。也可能,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也可能,过去本来也不美好,只是当时没有社会分化的条件罢了。骨子里的冷漠,是那时注定的。”

“人与人之间都有一种比较、竞争的心理。因为本质上是竞争关系。当然,竞争的目的,也是为了每个人利益的最大化。我们选择顾好自己,有错吗?”一位商学院的同学说。因此,她不认为冷漠有什么错。

“人家对你冷漠,你对人家热情,你就是傻子。这年头哪里还有雷锋呢?我们只能接受冷漠,让自己的内心强大起来。或许这是唯一的办法了。”一位接受成功学心灵训练的同学这样安慰自己。

高校里这些年引入了很多团队训练,告诉学生如何开展国际化的“team work”,让似乎“不善于合作”的中国青年终于能够与西方接轨了。然而,都想当team leader,又成了一个问题,这也是本身游戏规则的导向。各种破冰活动、心理训练,似乎让人们很快能融为一体,但随后的关系又回归到了“正常”。团队,不等于集体。集体弱化了,个性张扬了。张扬了的个人,变成了松散的个人,各怀心胎,谁也不服气谁。关系表现为冷漠虚伪,整体则变得原子化。

聚,未必是一团火,也许只是一堆沙。散,未必是满天星,也许只是一盘散沙。

不是说没有好人。也许,我们每个人都能遇到那么两三个很好的学长,很好的同学。可按理说,好人应该遍地都是,因为谁也没有理由变坏。冷漠,让一些人开始怀疑,开始颓废。也让一些人走向自我封闭,或者干脆过上了纯粹功利的生活。宁愿历尽千辛万苦去大洋彼岸认识老外,也不愿意放下身段敞开心扉跟身边的同学交朋友,这成为了很多名校学子的常态。

如果能彼此放下隔膜,摈弃冷漠,那该多好!也许只能这么想:青年人气盛,习惯了竞争,彼此冷漠也无妨了。“团结就是力量”,这首歌我们听了太多遍,可只有青春快结束的时候,才感到它是多么的宝贵。拒绝冷漠,我们做得到吗?

 

你的青春,是否被冷漠挟裹?-青年力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湘君,青年力特约作者,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