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忠武腹心薛直老

前言

宗泽、李纲、岳飞是南宋时期著名的历史人物,著名爱国诗人陆游在他的作品《书愤》中写道:“剧盗曾从宗父命,遗民犹望岳家军”中的“宗父”,指的便是宗泽。他三呼“过河!”而逝的故事伴随着《说岳》小说的传播,更是家喻户晓,里巷皆知。但这些仅仅是他作为一个历史人物,在文艺作品中的投影,这个人的真实活动和事迹到底是怎么样的,恐怕知晓熟悉的读者,并不太多。如今,又到了宗泽的诞辰之日,就让我们借此机会来重新认识一下宗泽,这位我们最熟悉的陌生人。 

一、宗泽究竟是文官还是武将?

今天的人们所熟悉的宗泽形象,是一位武将。在小说与评书《说岳全传》里,对宗泽的形象描述是 “头带铁幞头,身披乌油铠。内衬皂罗袍,坐下乌骓马。手提铁杆枪,面如锅底样。一部白胡须,好似天神降。”活脱脱一副久经沙场的赳赳武夫的样子。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但真实历史中的宗泽,毫无疑问是一名文官。《宋史》记载,宗泽自元祐六年(1091年)中进士后,先后担任馆陶县尉、衢州龙游县令、晋州赵城县令、莱州掖县县令、登州通判等官职。这段时期所留下来的记载很简略,主要集中在宗泽实干派与直言不讳的个性上。对于当时北宋朝廷里如火如荼的新旧党争,宗泽始终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倾向性。可以想象,如果历史上没有靖康之难,宗泽在历史上的形象可能会是一位办事干练的父母官或者直言敢谏的谏臣,留下一段不算长的传记和一些造福当地百姓的事迹,仅此而已。但当历史的狂澜来袭,有的人注定不会默默无闻,也不会遗臭万年,他注定名垂青史,享万世敬仰,宗泽就是这样的人。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宗泽画像

 

二、宗泽是如何成为“名将”的?

宗泽被人们错当成武将,与他在抗金战争中的活跃表现有很大关系。宗泽在担任登州通判期间,亲眼见证了宋金海上之盟,也可能是因为这一原因,金军第一次南侵时宋钦宗曾试图任命宗泽为议和使节,但想到宗泽的刚直,宋钦宗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一系列的经历,让宗泽很早就接触到了金国这一勃兴的政权,与当时宋徽宗和宋钦宗对金朝金国表现出的无能不同,宗泽在金军南侵的初期,就开始谋划抵抗外敌之策。宋钦宗因此任命宗泽前往河北磁州担任知州兼河北义兵都总管——那里是抗金战争的第一线。

在磁州,几乎从没领兵作战过的宗泽第一次展示出他的军事才能。磁州之战,面对数千金国骑兵的突袭,宗泽在城墙上亲冒矢石,先派精锐用强弩射击打退了金军攻势,之后打开城门出兵反击,取得“斩首数百级”的战果。与当时周边许多州县和宋廷高层面对金军望风披靡的表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靖康元年冬(1126年),金军第二次南下包围开封(宋时称汴梁、汴京)。康王赵构接到朝廷任命,在河北建立兵马大元帅府调遣各路军队进京勤王,宗泽加入了赵构的大元帅府,并被封为副元帅。当时,金军放出消息要与宋钦宗谈判,赵构身边许多重臣都主张顿兵不前,例如副元帅汪伯彦就认为“安泊得大王去处稳当”,即先保证赵构的安全再做其他打算,只有宗泽坚持认为谈判只是金人的骗局,并坚持率兵救援开封。但汪伯彦的话其实才是赵构的心声,率领大元帅府的十几万军队一路东行,朝着山东前进,并且他不仅自己不出兵,还偷偷派人阻断开封东南方向的道路,令各路勤王军不能及时抵达开封,造成各路勤王军队“皆围绕京都未得进”的局面。面对这种情况,作为副元帅的宗泽只能率领偏师自行南下,孤军勤王。而赵构之同意宗泽率兵勤王,也许是抱着这种算计:万一最终开封之围得解,朝廷责问他为何逗留不进的时候,还能用宗泽军的勤王行动来辩护一下。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当时,金军主力分作两路,一路围攻开封,另一路则在开封西面的潼关一带阻击北宋西军,金军如此布置,是吸取了第一次进攻开封时的教训。金军于宣和七年(1125)十二月中由金将斡离不率军奔袭开封,面对金军的来袭,宋徽宗于当月二十二日就发出勤王令,次年正月六日(距离发出勤王令只有十多天),陕西统制官吴革就率勤王军最先到达了开封,之后陕西方向的其他几路援军相继赶到,待斡离不到达开封时,开封城内大军云集,开封城外援军沓来,担心腹背受敌的金军很快就被迫撤退。因此当靖康元年八月金军再次南侵时决定兵分两路,一路的任务为前进至潼关-洛阳一线,切断陕西宋军出关勤王的通路,另一路则包围开封并切断开封向外联系的通道,基本封锁了开封的对外联系。

开封被封锁后,不仅内部人心惶惶,外部的各州县也顿生异心,与开封第一次被围时各地勤王军迅速到达相比,第二次被围时各地勤王军的动向明显大不如前,有的地方因为没有及时收到讯息来不及作出回应,有的则加入赵构的大元帅府后按兵不动,有的则干脆采取观望态度,虽然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宋钦宗对于第一次开封被围时的勤王部队赏罚不明的因素在,但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开封的对外联系被金军迅速切断导致的。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但金兵毕竟数量不足,因此导致金军在东、南、北多个方向露出了许多破绽,宗泽抓住机会,一路进军到开德府(也就是澶渊之盟时的澶州),占据了从开封东北返回河北地区的必经之路,并且从开德府出发西行控制卫州的渡口的话,还可以切断金军从开封西北返回河北地区的通道,从而把金军牵制在开封以北、黄河以南的狭小地区中。宗泽的进军让担心后路被断的金军不得不试图夺回开德府,宗泽与金军在开德府一带激战,多次击败金军,斩首数千级,有力地打击了金军并牵制了其大量的有生力量。在磁州与开德府的战斗中,宗泽展示出了许多“名将”特质,胆大心细,懂得分析敌我形势,正确利用自身优势,既不贪功冒进,也不消极避战。这些优秀品质注定他将建立更大的功勋。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影视作品中的宗泽

三、官家仓皇无状,老臣砥柱中流

宗泽虽然智勇双全,但也无法动摇赵构的消极避战和宋钦宗的畏敌如虎(这俩真是兄弟),在金国“以和议佐攻战”的组合拳下,宋徽宗、钦宗父子被骗出开封,成了金国的阶下囚,宋京开封也随即沦陷,这座自宋太祖时便苦心经营的坚城,没有被敌军攻破,却最终葬送在了无能君臣的手中,真应了宋太宗那句名言:“在德不在险。”开封陷落后,金国军队将开封的财富洗劫一空,并带着这些财富与俘获的宋朝宗室和掳掠的大量人口北归塞外,开封则交由已经被金国拥立的张邦昌来料理后事。金国虽然立张邦昌为帝,却没有给予给张邦昌足够的支持,这就给了宋朝收复河山的机会,于是宗泽建议赵构尽快南下消灭张邦昌的伪齐政权,收复开封,还于旧都。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靖康之变

然而赵构的一系列行为却让宗泽大失所望。按理说父兄受难、王都沦陷,无论是出于为人子弟还是宋朝宗室,赵构应当效仿夫差或者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报仇雪耻。而赵构却背道而驰,登基称帝后不仅不秣马厉兵,还大肆选美纳妃,沉迷享乐,对国仇家恨全然不顾。除此之外,赵构对金国更是卑躬屈膝,在给金朝完颜宗翰的书信中公然说自己“守则无人” “奔则无地” “惟冀阁下之见哀而赦己”。最后干脆南下扬州,将本来已经收复的开封丢给宗泽处理,从此对开封基本采取了放弃的态度。但赵构也并非完全没有想过回开封,根据《熊克小历》记载,建炎二年五月,因传闻在北方的五马山一带组织义军抗击金的“信王赵榛”(其实是假称宗室以拉拢人心)因为五马山被金军攻破而准备南下开封,赵构便迅速下诏,宣称要还京汴梁,但后来因“信王”不知所踪,赵构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可见赵构真正关心的,其实只有自己的地位,只要威胁他地位的人和事一出现,他为了保住地位,便有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和勇气,但当威胁消失后,他便马上又沉迷于无穷无尽的奢华享乐之中。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影视作品中的赵构

当时,开封刚刚经历靖康之难(1126年),人丁凋零,百姓流离,甚至出现了人相食的惨剧,摆在宗泽面前的,是一个十足的烂摊子。但当一年后金军南下围攻开封的时候,金军发现面前的开封已经不是那个断壁残垣的残破城池,而是重新变为一座难以接近的坚城。待金军来到开封的时候,开封防务早已在各路义军的支持下焕然一新了。而金人也即将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价。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金国精锐“铁浮屠”

 

四、官家不修德,军民泪满襟

对于这场开封保卫战,曾担任中国宋史学会会长的王曾瑜教授在他的著作《岳飞新传》中有精彩的描述:

从建炎元年冬到二年春,在东京开封府所属及其毗邻的州县,宋金双军进行了剧烈的拉锯战。一支宋军被打败了,另一支宋军又接蹱而战。一些地区得而复失,一些地区又失而复得。宗泽坐镇东京留守司,从容地调动军队,部署战斗。正月里,开封市民张灯结彩,一如往时。这与一年前的景况,适成鲜明对照。在艰难的搏战中,宗泽表现了非凡的大智大勇。滑州是开封的北方门户,争夺战打得最为激烈。宗泽先后派将官刘衍、张撝、王宣和赵世兴率部前往迎战。经过反复较量,宋军将士支付了相当大的牺牲,张撝也英勇战死,终于牢牢地保住了滑州城。金军这次猛烈的进攻己至再衰三竭的困境。河北、河东等地抗金义军配合宗泽,广泛出击,扰乱了金军的后方。翟兴和翟进兄弟指挥义兵,在伊川的皂矾岭、驴道堰等地战败敌人,收复西京河南府。陕西民兵首领孟迪、种潜、张勉、张渐、白保、李进、李彦仙、张宗等,兵员各以万计,也奋起抗敌。李彦仙率领人马收复陕州(治陕县,今河南三门峡市西),同邵兴会师。四月,金军终于撤退,各路宋军乘机收复一些州县。在艰难百战之后,宋金军力的对比有了一定的变化,宗泽的抗金措施初见成效。

就在一年前,的开封在金军的铁蹄下,君臣进退失据,军无死战之心,民无隔夜之粮;一年后,金军甚至都没有摸到开封的城墙,在开封以北的滑州城便顿兵城下,而开封城里,百姓甚至能平平安安地看花灯过春节。不得不承认,宗泽完成了一个奇迹。

这个奇迹是如何诞生的?《宋史全文》评价:“泽之尹京数月,城筑已增固,楼橹已修饰,垄濠已开浚,寨栅已罗列,义士已团结,蔡河、五丈河已皆通流,陕西、京东西、河东北盗贼皆已归附。又非靖康战守无备之比。” 以上几点条件中,其实大多数条件靖康年间的开封也具备,但靖康年间的结局却并非是金人被痛击,而是开封最终陷落。可见宗泽的奇迹绝非运气,而是其以非凡的军政能力大展拳脚的结果。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那么,宗泽是如何完成这样的奇迹的呢?主要是从以下几个方向着手:

①平抑物价,稳定局势:宗泽到达开封后,发现开封城内物价高起,连一只老鼠竟然也值数百文钱,不少百姓因为高昂的物价而陷于困顿,甚至易子而食。宗泽深知这是奸商哄抬物价的结果,于是经过一番打探后,将把价值六文钱的饼卖出二十多文的城内最大的饼店老板抓来斩首,又把城内最大的酒铺老板抓来,软硬兼施迫其将酒平价销售,最终开封城内的商贾纷纷降价,再也不敢哄抬物价,开封物价也恢复了正常。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清明上河图》部分

②处置盗匪,稳定治安:当时的开封,除了物价高起,治安也很成问题,盗匪横行无忌,大量溃兵也加入了进去,宗泽深知快刀斩乱麻、乱世用重典的道理,将危害开封的盗贼抓获明正典刑,并下令“为盗者,脏无轻重,悉从军法(全部斩首)”,于是盗贼纷纷逃窜到城外,城内的治安也趋于稳定。之后,宗泽又出兵剿灭在开封周围打家劫舍的强盗溃兵,稳定了开封周边的治安形势。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③修缮工事,疏通运河:当开封城的内外形势趋于稳定之后,宗泽便开始着手开封城防和周围地区防御工事的修缮和加强了。靖康之变后,开封的城防残破,原来联通各地用来运输钱粮兵士的运河体系也因无人维护和金人破坏而陷于瘫痪,二者都亟待修缮。宗泽一方面命人尽快恢复运河体系的运转,另一方面大力修缮开封内外及其周边地区的防御工事。宗泽不仅加强了开封城的城防,还根据地形在开封城外各险要处修筑城墙,并在沿着黄河一线修筑连珠寨,进一步加强了开封外围的防御。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④联络义军,合力抗金:再坚固的防御设施,没有人来防御也是不行的,毕竟现实不是游戏,不能像游戏里那样把箭塔炮楼修成几排就万事大吉,所以宗泽便利用自身担任河北义兵都总管时积累下来的经验与人脉,和活跃在北方的各路义军建立联系,希望他们能支援开封的守御。各路义军接到宗泽的请求后,星夜兼程驰援开封,尤其是当时威震天下的八字军,更是积极响应。八字军是由宋将王彦统领的义军,兵士均在脸上刺“赤心报国,誓杀金贼”八字,以作战勇敢、抗金坚决著称,八字军在两河(河南、河北)地区与金兵大小数百战,打得金兵闻之胆寒,最后甚至到了金军将领无人敢去攻打八字军的程度。除了八字军外,当时活跃在北方的,还有红巾军等大大小小的义军队伍,也是因为这些义军的存在,金国虽然看似勃兴,但实际形势却是危如累卵,后方时刻遭受着各种威胁。对于那些没有前来开封的义军,宗泽也与他们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并提供各种力所能及的支援,以令他们能够最大程度的起到袭扰金军侧后的作用。而宗泽的这番布置,也对当时处于宗泽麾下的岳飞产生了深刻的印象,岳飞后来成为了宗泽战略思想的最佳继承者。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⑤主动迎击,各个击破:守御齐全,兵力充足,开封的防御看似已经万无一失,可以像某些人想象的那样变成一个“乌龟壳”,以铜墙铁壁静待金人的围攻了。但宗泽没有这么想,也没有这么做,而是在金人来袭时主动出击,力求敌于开封之外。这不是出于热情和天真的“御敌于国门之外”,而是吸取了靖康之变的经验教训的结果。靖康之变时,因为金人迅速包围了开封,导致金军始终可以十分顺利的展开兵力和对开封进行封锁和围攻,极大地打击了开封城内军民的士气,也间接造成了北宋君臣的进退失据。所以,宗泽特意加强了开封外围的防御,并将开封以西的郑州和滑州作为重点防区,因为唯有如此,才能阻止金军的集结和展开,防止靖康之变时的情况再次出现。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建炎二年(1128),金军兵分三路,再次南下侵宋。三路大军中,西路军由完颜娄室率领,进攻陕西方向。中路军由完颜宗翰(粘罕)率领,由山西南下进攻河南府。东路军则由完颜宗辅与其弟宗弼(金兀术)率领,进攻山东地区。金军原本计划由西、中、东三路大军夹击开封,再造“靖康之耻”。但在宗泽的多方协调和调度下,三路大军很快便陷入了各自为战的境地。西路军前期进展顺利,但在主力进军巩州(陇西)时被宋军击败后形势急转直下,陕西的各路宋军和义军英勇奋战,打得金军节节败退,最终不得不退出陕西。东路军在沧州渡过黄河后就受阻棣州(惠民),无奈分兵一部南下滑州支援中路军,后来东路军主力也被迫也撤出山东。中路军虽然一度成功占据洛阳,但因为西、东两路军皆被牵制,始终处于孤军深入的状态,虽然也攻下了一些州县,但却无力合围开封,并且面对中路军的侵袭,宗泽坚持主动出击,粉碎金军合围开封的意图,因此宋金两军始终在开封外围拉锯,宋军甚至一度将战火燃起在金军占据的洛阳附近。东路军南下支援的金军,也在滑州遭到了宗泽指挥的金军的迎头痛击,战况一度十分激烈,宋方也付出不小损失,但最终宋军还是守住了滑州,遏止了金军的攻势。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后来名震天下的“岳爷爷”此时也在宗泽麾下

此时,金军后方也被各路义军不断袭击,最终粘罕在劫掠了已经占领的宋朝州县后全面撤退,南侵以金军的惨败告终。此次作战的胜利令金人“满万不可敌”的牛皮碎成渣滓,也令大宋军民对金军的恐惧逐渐消失,时人还作了一篇《劝勇文》激励军民,说明金兵的虚弱:“(金军)连年战辛苦易杀,马倒便不起易杀,深入重地力孤易杀,多带金银易杀,作虚声吓人易杀。”虽然不完全反映事实,但至少表明了大宋军民抗金的勇气与热情。金军在惨败之后,再也不敢尝试染指宗泽镇守的开封了,并且就连宗泽的名讳也不敢直接称呼,而是尊称为“宗爷爷”。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这不是金人最后一次被打的叫爷爷。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可惜,这样的奇迹并没有挽回南宋王朝之后数十年的悲惨历史。一心苟且偷安的赵构无视抗金形势的大好局面,一味奉行投降政策,宗泽先后向赵构递送了二十余份请求赵构还都开封的奏章,全都石沉大海。此时的宗泽,已经是年近七旬了。建炎二年(1128)七月,积劳成疾的宗泽一病不起,弥留之际,他没有像某些人那样将自己的妻妾召来身边絮絮叨叨,而是仍旧不忘收复河山、解救黎民,临终前他三呼那动魄惊心的两个字,黯然长逝。

过河!过河!过河!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宗泽之死的影视化表现

宗泽死后,他的继任者杜充倒行逆施,中断北伐准备、停止支持义军,在军队内部搞制造火并,导致麾下大军离心离德,最终令这支在宗泽时代威震敌胆的强军四分五裂,对于杜充的此番作为,时人嘲讽道: “宗泽在则盗可使为兵,杜充用则兵皆为盗矣。”后来,杜充弃守开封,不久便投降金军,做了汉奸,。曾经在宗泽的统御下固若金汤的开封也再次被金兵攻占。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

开封沦陷后,抗金形势急转直下,各路抗金力量土崩瓦解,金军一路南下,兵峰甚至到达了扬州,把正在扬州后宫行乐的赵构吓得拔腿就跑,最后不得不逃亡海上,史称“搜山检海”。不知道被迫流亡海上的赵构,有没有后悔没有听从宗泽的谏言?想必即使有也只是一个瞬间,因为他的的所作所为,不仅仅是辜负了宗泽,还辜负了岳飞、韩世忠等许许多多的人,他唯一没有“辜负”的,就是金国对他的蔑视和千百年来无数无能无耻的帝王和自以为是帝王的人对他的畸形崇拜。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道貌岸然的赵构

 

官家不修德,军民泪满襟。

饱尝离乱者,不是赵家人。

 

五、宗泽之死,悲剧中的片段

宗泽,当历史的狂澜伴随着北地的寒风与胡骑的铁蹄袭来的时候,他挺身而出,试图力挽狂澜,挽救风雨飘摇的大宋江山和身处其中的万千生灵。但当他化身中流砥柱,抵挡住一波又一波的寒风与胡骑的时候,却猛然发现自己竟然如此孤立。曾经寄予厚望的帝王沉溺享乐,曾经喜言匡扶社稷的馆阁大儒们对他多方掣肘,唯有那些被人蔑称为“盗匪”的各路义军,成了他最坚定的支持者。但可惜的是,当他黯然长逝之后,这些人又重新成为了人人憎恶的盗匪。在这荒谬的现实中,他的一切努力注定付诸东流,唯有用千万人的血凝成那令人扼叹的历史,留待后人潸然泪下,他如此,他的爱将岳飞一样如此。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宗泽的壮志难酬无疑是个悲剧,但在两宋之交那段黑暗的岁月里,这不是最大的悲剧,也不是最后的悲剧,充其量只是两宋之交那段中华民族的苦难深重的悲剧史中的片段罢了,更值得深思的是,是什么凝结而成了这山河破碎、家国崩离的苦涩果实?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过去,每当国家蒙难,总有一些自以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人痛斥黎民百姓“麻木不仁”“不知国仇家恨”,但从这段历史中我们却能发现,其实每当国难临近,最麻木不仁、不知国仇家恨的人,反而是那些朝堂之上的“肉食者”们更多一些。他们将家国天下、社稷万民当作自己的私产,即使敌国入侵,山河沦陷,他们也觉得不过是自己的万贯家财损失少许罢了,甚至还做着“只要归降,便能保有荣华富贵”的美梦。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所以,他们面对山河破碎时的选择往往不是秣马厉兵,而是偏安一隅,不是收复河山,而是苟且偷安,不是重建泰平盛世,而是妄图造一个安乐窝,不是与社稷共存亡,而是与残土度余生。这种心态不仅存在于两宋之交,也存在于天宝十四年,崇祯十七年,道光二十年,甚至民国二十年,而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就在于三个字——家天下。就如同大军阀麾下都是小军阀一样,作为大家长的帝王麾下的也都是各种小家长,对于他们来说,天下与这天下中的人本质上都是他们私产的一部分,有外人来抢,只要没全抢走,就可以马照跑、舞照跳,大不了再加点租税就是了。“坐拥天下,便可锦衣玉食;万民血泪,那又与我何干?”是这些大大小小的肉食者们心理的真实写照,只要这天下还能供养他们的奢华生活,他们就不觉得需要做出什么积极的改变。纵然有威震敌胆的重臣名将,在他们看来也不过是用来看家护院的家丁,院子看得好,有赏,若是胆敢扰了老爷我的美梦,嘿嘿,功劳再大也不过是曝尸荒野的下场!就像一个老头子说的那样:“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和对立连最愚蠢的人都看得出来,因为它几乎把一切权力赋予了一小群人,却把几乎所有的义务强加给了绝大多数人。”这一小群人可以肆意挥霍,因为买单的永远不是他们。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很没有道理么?确实是很没有道理的,所以那个“家天下”的时代结束了,因为在那样一个时代,纵有宗泽这样的文臣、岳飞这样的武将,也注定是不能创造出什么令人惊叹的奇迹的,它只能在必然的必然中缓慢前行,直至某一天在巨大的轰鸣声中,新的时代发出了第一声啼哭,一个可以创造奇迹的时代到来了。

天下者,我们的天下。

国家者,我们的国家。

社会者,我们的社会。

我们不说,谁说?

我们不干,谁干?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宗泽的身前事,身后名-青年力

 

谨以此文纪念民族英雄宗泽诞辰959周年!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忠武腹心薛直老,青年力特约作者,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