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易辰
 
1142年1月27日,岳飞被宋廷杀害于大理寺狱中,其子岳云、部将张宪也被绑赴刑场杀害,这是南宋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八百多年前的今天,南宋名将、民族英雄岳飞被南宋朝廷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岳飞死后,万民垂泪、群臣共悲,上至皇亲国戚下至贩夫走卒,没有不为岳飞的死而悲痛万分的。当然,也有一些人对岳飞的死而喜悦,那就是北方的金国贵族及其走狗们,因为作为岳飞的敌人的他们,最知道岳飞的厉害,只要岳飞多活一天,南宋王朝就有可能北定中原,而他们这些骑在中原黎民身上的吸血鬼们,也自然要迎来末日,所以当得知岳飞被杀的消息后,这些人无不弹冠相庆、丑态尽显。

岳飞之死——昏君酿祸,荼毒苍生-青年力

千百年来,有关岳飞以及他的死的认识与评价是比较统一的,基本都是痛惜这位忠直之臣的死与唾骂谋害岳飞的昏君奸臣之流,早在南宋时期,岳飞就被宋宁宗于1204年下旨封为鄂王,圣旨中明言:“岳飞忠义殉国,风烈如存,虽已追复原官,未尽褒嘉之典,可特与追封王爵”。明洪武九年,岳飞被列为历代三十七名臣之一,万历三十四年,更被加封为“三界靖魔大帝”,至此官方对岳飞的推崇达到了顶峰。而官方对岳飞的这种推崇和不断加封,其重要原因就是响应民间对岳飞的崇拜与敬仰,意图通过推崇岳飞来获得黎民百姓的支持,即使对于封建帝王来说,人心向背依旧是一个政权能否稳定的重要因素。

岳飞之死——昏君酿祸,荼毒苍生-青年力

但在进入近代以后,一些质疑和否定岳飞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刺耳,他们将岳飞贬低为无能的军阀,将赵构、秦桧之流抬高到明君和忠臣的位置上,并将其合谋杀害岳飞的行为形容为“为国为民”的壮举。宣扬这一套鬼扯的人,有一些是自命清高的学者,有一些是自鸣得意的官僚,还有一些则是不学无术的混混瘪三,但他们有着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寡廉鲜耻、无德无形。他们贬低岳飞、抬高赵构秦桧的行为,看似是在给古人翻案,实则是暴露出了自己的无知与无耻。

岳飞之死——昏君酿祸,荼毒苍生-青年力

◆某吹捧赵构、秦桧之流的文章

有关岳飞的身前身后,笔者早在去年就经高人指点和多番调查撰写了一篇文章,名为《还我河山千古恨,精忠报国有谁知?——纪念岳飞诞辰915周年!》,该文简单介绍了岳飞的生平,并就一些社会中较有影响力的对岳飞的质疑进行了反驳与批判,所以笔者无意在此老生常态,决定稍微介绍一些前文涉及较少的内容,那就是——赵构这位被某些人吹捧为“明君”的昏君的言行举止,以令读者们对这位帝王有个更为立体的认识

岳飞之死——昏君酿祸,荼毒苍生-青年力

赵构是宋徽宗第九子,后来的宋钦宗赵桓之弟,据说颇有才华与武艺,但这极有可能是史官的阿谀之词,因为从赵构的言行实在是看不出来这些品质。宣和七年(公元1125年),金兵南下侵宋,当时的赵构看不到宋朝百姓的群情激奋,也无视了金兵一路上的烧杀抢掠,而是以“京师(汴京)甲士游惰羸弱”为由,劝此时已经登基的宋钦宗南下避难,可见此时的赵构已经有了偏安苟且之心。

靖康元年,金兵再次南下,并迅速包围开封,此时的宋廷发出勤王令,号召各地发兵勤王,支援汴京,赵构也被封为河北兵马大元帅,统率各路勤王大军。赵构既是皇帝的兄弟,又被封大元帅,名正言顺之下,各路宋军纷纷前往赵构账下听命,没多久麾下军队就达到了二十五万,已经超过了包围汴京的金兵的数量。原本凭借这支大军,赵构定可解汴京之围,但他除了同意宗泽率数千兵马前去救援外,自己则率大军一路东逃,由相州一步步迁入济州,最后因为麾下军士强烈反对才停止了逃跑的步伐,否则这支军队就要在赵构的带领下渡江南逃了。

岳飞之死——昏君酿祸,荼毒苍生-青年力

南宋朝廷建立后,赵构因为主战派的力量而任命李纲为相,但又打心眼里不想与金国发生战争,于是处处掣肘李纲,并在李纲拜相两个多月后将其罢免,又换上了自己喜爱的主和派。大权独揽之后,赵构大搞投降政策,开始了牟求苟且偷安、偏安一隅的“努力”。

首先,赵构不断遣使向金国求和。赵构以向金国派遣通问史、通和使、致书使、祈请使等名义,不断向金国上书请降。其次,赵构任命张邦昌这一曾被金国立为皇帝的罪臣担任宰相,并对其加官进爵,其目的则是以对张邦昌的厚待来向金人宣示他无意北伐收复河山,一心苟且偏安的意图。而对于主张抗金的李纲,赵构则对其罢官贬谪,以取悦金人。最后,赵构一心偏安,对主张北上恢复故土的各种主张和言论加以打击,用恐怖统治来镇压质疑的声音。建炎元年,金兵攻陷河间府,此时尚在应天府(今河南商丘)的赵构不但不调兵遣将组织军民反击,反而意图逃到扬州去躲避金兵,并宣称要“巡幸东南”,而对于反对的声音,赵构则下令“有敢妄议祸众沮巡幸者,许告而罪之,不告者斩”,就连进士生员也不放过,太学生陈东、进行欧阳彻就因反对赵构南逃而被杀害。

岳飞之死——昏君酿祸,荼毒苍生-青年力

赵构的投降政策不仅没有令金国停止南侵,反而进一步刺激了金国贵族们的征服欲望。宗泽死后,金国见南宋干城已失,便大举南侵,一路杀到扬州,赵构则一路逃窜,最终不得不下海避敌,这一过程中,赵构充分暴露了自己内残外忍的性格。赵构逃出扬州时,大批百姓因争相出城而在城门处自相践踏,出现了不少死者,一些赵构的随行兵士看到此情此景,口出怨言,结果竟被赵构当场杀害,以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赵构一行人要下海避敌时,因为规定每艘船“载六十卫士,人不得过两口”,在随行军士中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因为大多数军士出逃时都拖家带口,父母妻子俱在,难以抉择选其中哪两个人上船,因此不少兵士反对上船,意图与金兵决一死战,保卫妻儿父母。面对这种情况,赵构“伏中军甲士五百人于后苑”,将反对上船的军士骗来杀害,再一次压制了反对的声音。

赵构的一路逃跑,导致金军一路上长驱直入,不仅绞杀了当时活跃在北宋故地的大批义军,还深入东南对各大城市进行了残酷的劫掠。明州城被烧得只剩几个佛寺,杭州城被烧了三天三夜,平江城的大火持续五天,扬州城在金兵的屠戮下只剩几千人。这一切的灾难,一心苟且的赵构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岳飞之死——昏君酿祸,荼毒苍生-青年力

赵构的昏庸无能,不仅令原本有望恢复的北宋故地恢复无望,又进一步丢失了大片疆土,而这每一寸土地的丢失,伴随而来的都是金兵对当地居民的屠戮和当地财物的劫掠。但就是这样的将死之局,在岳飞、韩世忠、吴玠等忠臣良将的英勇奋战下,却是接连收复失地,屡次重创金军,南宋王朝竟又有了一派中兴气象。尤其是岳飞,他在河南地区与金兵主力连番交战,于绍兴十年(1140)在朱仙镇大败金军,创造了辉煌的“朱仙镇大捷”,金国名将金兀术也差点因为担心被俘而北逃关外。

岳飞之死——昏君酿祸,荼毒苍生-青年力

但这一切,都被赵构的昏庸和秦桧的阴险所毁了,就在这大好形势之下,臭名昭著的十二道金牌被送达了前线,各路宋军在接到撤军的命令后相继撤退,岳飞也独木难支,不得不班师回朝,十年之力,废于一旦!

所得诸郡,一旦都休!社稷江山,难以中兴!乾坤世界,无由再复!——岳飞

对于赵构为什么下令班师,当下有不少解释,但如果仔细分析,只有两种结果:第一,他不知道当时的前线形势一派大好,金兵已经在崩溃的边缘。当时只要宋军继续前进,定能恢复旧疆,甚至可能趁势收复燕云十六州,建立不世之功,他赵构也能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中兴之主。但如果赵构认识不到这一点的话,说明此人的见识并没有某些人吹嘘的那么广博,也就是说——他蠢。第二,他知道当时的前线形势一派大好,但是就是不愿意看到故土被收复,而是只满足于偏安一隅,做个小朝廷的皇帝,也就是说——他坏。正如《宋史》对他的行为的评价:

高宗忍自弃其中原,故忍杀飞。

如果了解了赵构其人的生平,我们会发现,此人可能有些小聪明,但严重缺乏作为一个帝王的眼光与能力。他之所以最后能成为南宋朝廷的开国皇帝,其实是沾了他先人的光,要不是历代宋朝帝王对治下黎民还算行了些恩德,老百姓和一干忠臣良将也不会看在他姓赵的份上对他大加拥护,并最终把他扶上宝座。但赵构是如何回报群臣百姓对他的期待的呢?内残外忍、苟且偷安八个字成了他人生的最佳注解。按照俗语说,这就是“抓一手龙牌,最后赢了个P胡”“一手好牌生生给打废了”。更加悲哀的是,他的昏庸所造成的恶果,却要由整个中华民族来承担。

岳飞之死——昏君酿祸,荼毒苍生-青年力

当然了,即使是这样昏庸无能的帝王,也是有粉丝的。某些不学无术和希望也能像她一样昏庸却能安享晚年的人,对赵构推崇备至,甚至恨不得将其推上“千古一帝”的宝座,对于这样的人,笔者只能说:

岳飞之死——昏君酿祸,荼毒苍生-青年力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易辰,青年力特约作者,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