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闲鹤二十五
在角斗场,同样身份的人们为了多活一天而互相厮杀,却不知道如果冲出角斗场的话可以活更久…… 

最近,一个有关“要不要说‘谢谢’”的话题成为了热点,这个话题的起因是某外卖平台对外卖骑手和客户们进行了一番“大数据”问卷调查,发现骑手们对客户最想说的三句话是“及时接电话”“收餐地址别写错”“关门前说声谢谢”,结果这句“关门说声谢谢”却引起了一番不小的争议,一些人觉得虽然一般会说但并不愿意被要求,另一些更激进的人则直言“客户才是骑手们的衣食父母,应该骑手们说谢谢”。

 

有关“说谢谢”的闲谈-青年力

 

笔者在这里不想支持或是批评任何一方,只是想随便谈谈而已。前文已经提到,这个调查是面向骑手和客户们的,骑手们最想说的话是前文提到的三句,而客户们最想说的话是什么呢?只有一句,那就是“汤别洒出来”。从这句话里,其实就能看出为什么很多人对于“向骑手说‘谢谢’”这件事这么抵触了。

 

有关“说谢谢”的闲谈-青年力

 

想象如下一个场景,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因为繁忙的工作以及与之相随的疲惫感,没有闲暇出门就餐或投入精力去研究烹饪,只能点份外卖来聊以自慰,缓解腹中的饥饿与空虚,希望在口腹之欲的刺激下暂时忘却烦恼,结果等外卖一到,上班族发现这份外卖明显经历过剧烈的颠簸,汤汁也洒了出来,那么确实是一件令人有点小绝望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当听到送来这洒出汤水的外卖的骑手“竟然”想让客户在收到外卖后说“谢谢”,他们自然是觉得非常刺耳的,种种怨愤自然而然地便产生了:老子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是辛辛苦苦给老板当碎催挣来的,老子出钱让你给我送外卖,外卖都洒了,有什么资格要我说谢谢?

 

有关“说谢谢”的闲谈-青年力

 

仔细想来,这种怨愤也并不是毫无道理的。大多数人都能感觉到,现在并不是一个悠闲的时代,在全球经济危机和贸易战的阴影下,大多数人为了保证自己的生活境遇不恶化,都付出了比过去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去面对工作,人们在面对上级无穷无尽的要求和没完没了的非难的时候,为了不面临被裁员的命运,只能低头忍耐,因为即使换一个老板,情况也很难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有关“说谢谢”的闲谈-青年力

 

工作越来越忙,老板越来越难伺候,而各种服务呢?基本上是越来越缩水的。犹记得外卖行业刚刚兴起的时候,因为平台补贴等种种原因,外卖的价格相对低廉,口味与分量也比较良心,但随着各种条件的变化,外卖的口味和分量也越来越一般了,其能带给消费者的只有“不饿”而已,但因为补贴取消等原因,外卖价格反倒是比过去更贵了。在这种“什么都涨就工资不涨,什么都降就价钱不降”的境遇下,不少人的心中都积下了怨愤,但他们无处发泄,只能自行消化或是靠各种廉价的娱乐来排解烦恼,这也是有些人觉得当下社会的戾气有所增加的原因。

 

有关“说谢谢”的闲谈-青年力

◆其实很多外卖,不过是把工厂里出产的袋装菜加热一下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洒汤的外卖就成了一些人释放怨愤的出口,最终的结果便是对“谢谢”这一原本的理所当然的断然拒绝,这拒绝的背后,是堆垒的怨愤。

而当这种怨愤存在的时候,也几乎必然会产生一种不愿深究过程,而只强调结果的情绪。在这种情绪下,人们看到的只有洒出来的外卖,而无视了造成这一结果其实并不是出于外卖骑手的主观愿望,而是来自于骑手们的上级的压力,“没有及时送到就扣钱”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和“一个大片区只有寥寥几人送餐”也许才是造成这一切的因。

 

有关“说谢谢”的闲谈-青年力

 

当然,可能有些人会说“干不了就别干”,但是外卖骑手已经是一个典型的高人员流动性的行业了,换句话说,其业态是:前一天在送外卖时洒汤的人,第二天可能就因为干不了走人了,然后另一个送外卖时洒汤的人被招了进来,如此循环往复下去。

 

有关“说谢谢”的闲谈-青年力

◆你真的相信么?作为久经职场的你

 

讲到这里,有些尚存理性的人,可能已经意识到问题出现在哪里了。不错,那些令你被迫加班加点,令你不得不叫外卖充饥,令你没有时间放松身心,只有满腔怨愤的老板,和逼着外卖骑手们不顾餐品的完好与否而疾驰的上级,其实是同一类人。他们可能经常在一起打高尔夫球,参加同一个聚会,在一个办公室,乃至更加亲密,有着血缘或姻亲的关系。

 

有关“说谢谢”的闲谈-青年力

 

接下来的问题是,当他们看到有关“谢谢”的争论的时候,你能想象他们自心底发出的笑声么?那仿佛观看角斗场里的奴隶们自相残杀却不尝试着冲出铁栏,所能带给他们的那带有特别味道的——愉悦。

 

明明是相同的人,被同样的枷锁和皮鞭所束缚和折磨着,为什么还要互相伤害呢?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闲鹤二十五,青年力特约作者,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