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梦龙
正月十五就是元宵节,元宵的传统节目比如花灯烟火今天依然为我们所熟悉,但也有一些不久前在还流传的风俗今天已经逐渐不为人知旧时每到正月十五夜间,家中的妇女儿童就会带着树枝木棍一类东西,来到厕所猪栏一类阴暗污秽的角落,小声呼唤着紫姑神的名字。据说当树枝的一头下沉的时候,就代表这位女神已经到来,可以询问这一年的运势了。“元宵女神”紫姑神的传说-青年力这就是迎紫姑,在有些地方,人们还会为紫姑神制作小小的神像,格外简单小人偶,穿的往往是纸糊或者破旧的衣服。而在另一些地方人们还会有笊篱或者木勺来代替树枝,这些也都是日常生活的用具。在现代人看来,隐秘诡异的仪式,低下的地位,紫姑神是带着神秘色彩的神灵,而这个传统已经流传了近两千年,更广泛流传于全国各个地方不同民族之间,有着不同的别名。著名的六朝笔记《荆楚岁时记》就记录了一千五百多年前,人们过十五的情形。白天“作豆糜,加油膏其上,以祠门户。先以杨枝插门,随杨枝所指,仍以酒脯饮食及豆粥插箸而祭之。”到了晚上,则“迎紫姑,以卜将来蚕桑,并占众事。”至于这个风俗,后人注释的时候一般附上了南朝刘敬叔《异苑》关于紫姑的一段记载,“紫姑本人家妾,为大妇所妒,正月十五曰感激而死,故世人作其形迎之。咒云:‘子胥不在,曹夫人已行,小姑可出。’于厕边或猪栏边迎之,捉之觉重,是神来也。平昌孟氏尝以此曰迎之,遂穿屋而去。自尔,着以败衣,盖为此也。”

神奇的是,这套仪式之后一千五百多年几乎没有变化。至此之后,许多文人都记录过紫姑神的传说,都不出这个版本。苏东坡还饶有趣味了写过好几篇和紫姑有关的文字,其中《紫姑神记》给一位在黄州显灵的紫姑神安了一个前朝某官员小妾的出身,似乎天下紫姑神有许多,但都是这样出身可怜的女子。总之,在人们心中紫姑神是一位地位低下,身世凄凉的女神,因此她的祭祀规格也很低。

“元宵女神”紫姑神的传说-青年力

虽然这个传说由来已久,但这异样的仪式却暗示着紫姑神不一样的身世。我们来仔细看一下迎接紫姑神的仪式,昏夜之中,由地位较低的女性主导,在厕所猪栏这样并不洁净的地方,所问询的大多是当年内事情。历来人们把紫姑神当做是厕神的一种,厕神的由来自古以来,和门神,灶王,土地,这些家神都属于曾经兴盛,如今已经逐渐衰退的神灵。然而就像她的同伴一样,如果我们再看的深入些,那么紫姑身上有着更多被遗忘的属性。

这个微不足道的的厕神,为什么能预言的事情?显然没有人向门神,灶王,土地来进行这样的祈祷。猪圈与厕所是人们嫌弃不洁的场所,但也不要忘记,它们在传统农耕文明中扮演的另一个角色,肥料的提供者,财富的创造者。紫姑有着传统农业中两种密切的活动,厕神既提供了肥料,也提供了猪是的食物(今天的人们可能不想去回忆,就在不久前大多数猪还是直接使用人的剩余食物和排泄物的,人们把猪圈建在厕所附近,甚至是楼下)粪土是不洁的,猪也是不洁的,就像紫姑神是不洁的一样,它只能用最粗陋的人偶,穿破旧的衣服,然而这不过是掩饰了她曾经辉煌的身份,后土女神的一个分身,上古丰饶女神崇拜的一部分。在农业文明里,土地是最温柔神圣的母神,它孕育了万物,有着强大的生命力,是一切古神中最伟大的。在中国官方的祭典里当然有着女性地母神的存在,那就是著名的后土夫人。但紫姑神所掌管的是肥料,是猪的繁育,这些随着文明的发展,随着女神地位的上升,这一层重要,但也让人掩鼻的神职只能交给紫姑这样不存于祀典的民间小神。

“元宵女神”紫姑神的传说-青年力

由于农业活动是以一年为循环的,因此紫姑的神力也只能是以一年为期限的。随着时代的发展,紫姑的神格越来越低。《史记·始皇本纪》说山鬼仅知一年事,就与紫姑相类,这里的山鬼恐怕也是曾经强大,到了秦汉已经逐渐被人遗忘归于灵怪的山川之神。紫姑的命运并不仅仅是她自己的,随着时间的发展,像她的这样的神灵越来越多,甚至我们可以说紫姑神是幸运的,至少她还始终被人记忆。前面我们的引文就提到人们在正月十五的上午祭祀蚕神,用白粥肥肉来祭祀蚕神是秦汉以后流行的做法。丝绸是古代中华文明的象征之一,蚕神自然也有着特殊的地位。今天不少地方人们还有祭祀蚕神的习惯,然而在正月十五祭祀蚕神的做法已经不复存在了。

丝绸之祖被认为是黄帝之妻嫘祖,自然是一位高贵的女神。然而随着的发展,又逐渐出现了马桑娘的传说,这样一位人马相恋的悲剧女性又和高高在上的女神形象截然不同。根本上说无论桑叶还是蚕都是消耗之物,人们很难对朝夕相处的消费品抱有太多的敬意。遍身绮罗者,不是养蚕人,劳动者的地位随着时代的发展,反而是逐渐低下的,他们的神灵也逐渐适应他们的地位。最终正月十五祭祀蚕神的做法也消失在历史中,蚕神的神格被紫姑神所吸纳,农桑也成为她神格的一部分。

“元宵女神”紫姑神的传说-青年力

在中世以来的造神运动中,人们不止创造过一个厕神,比如刘安,说他对天帝无礼还摆出皇叔那套架子,结果被打发去看厕所三年。王莽据说也当过厕神,显然是一种羞辱。这种文人戏谑性质的厕神都没能传播开来。佛经里的乌枢沙摩明王,也就是秽迹金刚,道经里则有男郭登,后帝两位厕神。然而这些厕神都没能冲击紫姑的地位,紫姑那可怜的身世,无疑代表着劳动者卑微的地位,尤其是下层妇女的感同身受。

在紫姑神的发展中,不断吸纳了许多不同的内涵并衍生了新的内容。比如秦汉之际著名的悲剧女性戚夫人很可能对她最初的故事形成发生了极大影响。她的死几乎和最初的紫姑故事是一样的,很难说最初的故事不是对她的悲惨遭遇的一种隐晦转述。几乎是和紫姑传说同时的还有著名的如愿。同样是荆楚岁时记的记载,人们大年初一要用杖打粪土,一个人来扮演粪土叫痛,如此便能如愿,而隋朝的杜公瞻注释时就表示这个习俗到了隋唐已经挪到正月十五。最初的如愿故事,不过是一种巫术仪式,人们代表粪土表示接受了威胁,将要在新一年的农业活动中努力发挥作用。然而人们还创造了一个如愿的故事,说有人遇到水神,得到了一个法力无边的婢女,每天靠奴役她过着奢侈的生活。结果婢女只是在大年初一稍稍晚起就被痛打,终于无法忍受逃进了粪土堆里。这个故事有着非常丰富的神话内涵,比如水神本就有财富之神的意味。但它无疑脱出了原本的巫术意义,展现了南北朝时庄园经济的面貌,即使有潇洒如陶渊明,但支撑着士大夫终日空谈,洒脱生活的依旧是那些辛劳工作不得休息的家奴们。贪得无厌,敲骨吸髓的文人士大夫,还有筋疲力尽,不为人知创造着一切财富的劳动人民,这又成为紫姑故事的另一个样本。

有趣的是随着紫姑神的南北流传,文人们也加入了迎紫姑的行列里。这当然脱离了一开始紫姑的神话寓意,而成为一种文人好奇心与色欲兼有的产物。紫姑神妾的身份很难不让人引起遐想。紫姑神不能不说是一种淫祀,然而中国的传统文人却很热衷于此。随着科举的发展,紫姑神的预言能力很难不引起文人士子的兴趣,特别是和道教扶乩结合起来。宋以后,迎紫姑已经不再限于妇女,也不在限于正月十五,紫姑成为文人扶乩的常客,以女仙的形式存在。袁枚在他的随园诗话里甚至还写了一个龙深遇紫姑神,不但美人在抱,还借着预言之力,仕途通达的故事。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袁枚把这个故事写进他的随园诗话,而不是作为笔记小说的子不语,这位龙琛岂不是袁枚的理想,其中的寓意真是耐人寻味。到了这个时候,作为厕神的紫姑时候已经洗净了污秽,俨然与瑶池的女仙们往来游戏,与世俗的文人士大夫谈情说爱起来,她的故事又仿佛回到了起点。

最后,谈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紫姑神的文学形象。封神演义是本了不起的书,虽然他的文学水平并不高,但他把明清之际民间的神灵体系做了一个系统整理,比使之深入人心,这样的成就可以说后无来者。而封神榜为紫姑神塑造了我们所知最后一个广为流传的神话形象,那就是三霄娘娘。这三位财神赵公明的姐妹,驾着青鸾,神通广大,摆下黄河大阵,斗倒了十二金仙。她们的法宝是混元金斗,日后封神,被敕令掌管三界轮回。然而熟悉其暗含典故的人都知道,这里的混元金斗就是马桶,旧时以生育为秽事,要使用专门的净桶,而那威力无比的九曲黄河大阵,旧时说书人都知道,那就是北方的大粪坑。有趣的是也许封神榜的影响力太大了,峨眉山甚至有一个三霄洞,供奉着三霄娘娘。剥开层层外衣,三霄娘娘依旧带着上古生育丰饶女神的影子,也许有一天紫姑神被人遗忘了,反而三霄娘娘还会被人记忆下去,这位女神又走向一个奇异的新生。

“元宵女神”紫姑神的传说-青年力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刘梦龙,青年力特约作者,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