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离席
外国老太太的故事,其实并没有那么潇洒的......

 

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大学生的人均年消费能力已达到近20000元,年消费总额达到6000亿,超过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的50%。大学生的经济来源有限,但是却有着如此令人震惊的消费能力,他们的钱哪里来?答案不言而喻的指向了贷款。

新入职场的年轻人也是一样,根据智联招聘《2018白领满意度指数调研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度存款超过3万元的白领仅占三成,两成白领不仅没有存下钱,还欠了债务。

月欠族,陷入消费陷阱的年轻人们-青年力

为什么年轻群体如此热衷于贷款消费?

 

笔者的朋友最近跟我讲了他们单位一个趣事,朋友在印刷厂工作,去年新入职的员工里有一名小伙子,趁着双十一扫货购物了一番,买了一大堆商品,其中包括一台价格三千出头的魅族手机16TH PLUS。因为刚参加工作,经济并不宽裕,这样一通“买买买”之后,他基本就把存款用光了。偏偏这时工作上又发生了一起事件,因为他日常生活中不太注意个人卫生,使用的水杯茶垢很多也没有清洗,一次被领导看到了,于是当众批评了他,并给了一个“对生活没有追求,对工作也不可能有追求”的评价,这次出糗让他在同事面前感到有些抬不起头,总感到有人在背地里嘲笑他。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想扭转这种不利的公众形象,为了迅速达到效果,尽快建立起对生活有追求的“人设”,他不知从哪里受到了启发,竟然想出了一个歪招,放着新买的魅族手机弃之不用,年底通过网贷消费,去买了一台接近4000元的锤子R1手机,以体现他“不俗”的品味。但万万没想到,他才刚开始在单位里炫耀,他认为的“牛逼企业”锤子科技却因经营不善而关门,几乎陷入倒闭。结果这个倒霉的小伙子不但背上了网贷,还更加成为了一个为同事平添笑料的对象。

 

这名小伙子的贷款消费之所以出现如此令人哭笑不得的结果,正是因为他掉入了消费主义的陷阱,希望通过消费商品的行为来迅速体现出自身的品味。

 

月欠族,陷入消费陷阱的年轻人们-青年力

 

一百多年前的美国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凡勃仑,在他的著作《有闲阶级论》一书中写到:时代在变化,封建时代人的身份是通过血统来体现,社会自然而然地分为了平民和贵族;而资本主义时代一个人的社会地位、能力、是否成功,是通过他的消费来体现的。

 

比如: 出入什么样的场合,穿什么样的衣服,开什么样的车,消费什么样的商品和服务等等。于是,消费的高低成为了人们体现地位、明确社会身份、实现自身价值、获得生存意义的符号化的体现。

 

月欠族,陷入消费陷阱的年轻人们-青年力

 

到了现代,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出来了消费主义,因为商业社会,提升地位和品味看似触手可及,只要购买一个手机,一个包包,你似乎就获得了与之相匹配的社会地位,尊敬程度、他人关注度、认可度似乎就立竿见影的提升了,这个假象蒙蔽了很多年轻人的双眼。于是在广告和商家的推销引导下,明明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却会进行超出自己经济实力的超前消费、过度消费,错误的认为消费与身份、阶级、品味、智商等等的联系是密不可分的,消费,成为了众多年轻人个人价值实现和人生意义的唯一寄托点。到这时,我们就已经踏入了消费主义的陷阱,变成了消费本身的奴隶。

 

“最开始,我只是想买一台刚上市的IPHONEXR。一个月也就还几百块钱,我完全可以负担的起。谁知后来就控制不住手了,这个也想要,那个也很好。我开通了花呗,借呗、芝麻信用、京东白条等等一系列的app,做分期,做套现,拆了东墙补西墙,打好时间差,费尽心机把账务做的滴水不漏。

 

“我听人说超前消费这是美国人的消费方式,我不知道这种方式先不先进,但我现在只能一步一步,用房租和吃饭以外的每一分钱来偿还透支的每一个明天。”

 

月欠族,陷入消费陷阱的年轻人们-青年力
这是一个典型的,深陷消费贷款变为“月欠族”的年轻人的故事。

“月欠族”的花钱做派看似“潇洒”,但是很清楚就可以看出这样的生活极其脆弱,在“零储蓄、高负债”的恶性循环里,有数据显示,背负着现金贷的人群中,高达95%的负债者在两个以上的借贷平台上有借贷记录。“拆东墙补西墙”可以应对一时,但背负的总利息确是会越来越庞大,还清全部欠款也将变得越来越困难。最为致命的是,一旦出现意外用钱的情况,处理不好就会演变为人生危机,前一阵引起社会热议的校园贷悲剧早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有的年轻人缺乏危机意识,想着即使债务滚大了也可以“啃老”,找父母给自己兜底偿还,殊不知这样容易与父辈、家人产生不和,也给家庭带来了不稳定因素。

 

月欠族,陷入消费陷阱的年轻人们-青年力
借的钱终归是要还的,陷入消费主义陷阱,做“月欠族”实在是一条放纵欲望,透支人生的不归路。

年轻人怎么避免踏入这个陷阱呢?答案是建立正确的自我价值观体系,有正确的自我认知,不要用消费定义自己。当有了这份正确的消费观念后,我们就会发现很多欲望都是被添加的,而非自我产生的。在各种宣传和灌输下,我们认为背不起名牌包包等于丢脸,不出国旅游就是对自己不好,不买最新款的高档手机就是跌份。

 

正如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里写到:“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就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倍感安全的归属感。”

 

月欠族,陷入消费陷阱的年轻人们-青年力
但实际上,这种所谓的归属感本身就是虚假的。

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人生还处于积累阶段,我们本不需要那么多买买买,跳出消费主义的陷阱,学会理财和理性消费,将金钱和精力更多的投资自己提升知识和内涵,生活一定会更加精彩。

月欠族,陷入消费陷阱的年轻人们-青年力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离席,青年力特约作者,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