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政霖
第二次“特金会”不欢而散,内在原因是什么?
新华社援引美国白宫消息称,美国总统特朗普28日在越南河内举行的记者会上确认,朝美领导人第二次会晤没有签署任何文件。白宫发言人萨拉·桑德斯在声明中称,“虽然此次未达成任何协议,但是他们双方代表团均期待未来的再次会晤。”

政霖以为,朝美谈判是一个长期的动态博弈过程,若希冀达成协议,双方有冲突但更需要妥协。然无论新加坡会晤还是河内会晤,双方缺乏互信且因国内压力缺乏耐心,虽有改变现状的热切期望,却无奈地谈判推入囚徒困境。“期待未来的再次会晤”不过是谈判失败憧憬却未泯灭,为日后行动留下的余地。后文政霖将与大家分享此次博弈不果而终的原因。

第二次“特金会”不欢而散,有哪些隐情?-青年力

一、核心利益大相径庭

建构主义讲,一个人的威胁不只在于此人的实力,更重要的是其意图。朝美双方基于历史原因政治互信度极底,导致双方处理核心利益时,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

从金氏方面讲,弃核是大势所趋,如其所说“如果我不想弃核,我就不会来了。”但弃核之路却不是一蹴而就的,用《让子弹飞》中的一句话形容,“路得一步一步走,饭得一口一口吃,走快了容易咔嚓,扯着蛋!”金氏认为弃核之路需边走边看,摸着石头过河,否则一旦解除核武装力量,美韩露出獠牙,情况将岌岌可危,2.8万拥有战略核打击能力的驻韩美军加上日本、关岛的军队,配合美国全球打击一小时的战略投送能力,无核的朝鲜根本无法应对。

第二次“特金会”不欢而散,有哪些隐情?-青年力

从特氏方面讲,推动朝核问题向前发展的根本目的是维持美国东北亚霸权体系。朝鲜虽态度缓和,但本质上仍是宿敌,具有极强攻击性。作为盟友讲,美国能容忍英国拥有100枚核导弹,作为敌人讲,美国不能容忍朝鲜有一枚核武器,因此在美情报部门得知朝鲜有其他核导弹基地时,特氏反复强调半岛彻底无核化。加之,美国将朝鲜视为支持恐怖主义国家,核不扩散承诺随时可能成为一纸空谈,若朝方出于经济困难将核武器投入地下恐怖市场,保不齐哪天核武器就在纽约、华盛顿引爆了。一个希望走一步看一步,另一个一样一步到位,双方因政治互信度极低而无法妥协。

第二次“特金会”不欢而散,有哪些隐情?-青年力

二、无核化定义的迥异

朝鲜发展核武是为保障自身安全,美要求朝鲜弃核亦是为保障自身安全,然由于双方横跨太平洋,所以双方对无核化的定义是迥异的。

从金氏方面讲,朝鲜无核化的前提是半岛非军事化,驻韩美军撤离、美国宣布对朝核保护是无核化的重要一步,卧榻之下岂容他人安睡?朝鲜对于此番前提的看法用《鸿门宴》中樊哙的话讲:“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如今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何辞为。”未满足这一条件,朝鲜不会妥协。从特氏方面讲,驻韩美军撤离是否会导致朝鲜半岛出现权力真空,朝鲜是否会借此机会强行统一朝鲜半岛,值得注意,且驻韩美军撤离会缩减军费引起美国军队和军工巨头不满,特氏需充分考虑这些问题,因此特氏只强调半岛无核化,却不想撤军。双方都认为驻韩美军涉及到核心利益,无法妥协。

第二次“特金会”不欢而散,有哪些隐情?-青年力

三、战略定位截然相反

朝鲜一直希望用核武器迎安全促发展,有了经济上的许诺才会有军事上的妥协,而美国对朝鲜的需求采取的往往是能拖就拖的政策,当年答应的轻水堆项目就是例子,因此,当下的朝鲜吸取之前教训,已然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没有行动的许诺显得越发的苍白无力。

从金氏方面讲,半岛非军事化后大力发展经济,与文在寅趁热打铁统一半岛,把握历史契机,解除制裁、援助经济发展是此次谈判的重要经济诉求,是美国在无核化与驻军问题骑虎难下时,有可能作为补偿效应以换妥协的重要筹码。

第二次“特金会”不欢而散,有哪些隐情?-青年力

从特氏方面讲,正是把握了朝鲜这一经济诉求,才会在谈判开始前画大饼,说朝鲜完全有能力发展成比越南更发达的经济体,然特氏此举有一定口是心非嫌疑,其将“美国优先”奉为圭皋,一方面认为作为朝鲜邻邦的韩国、中国、俄罗斯、日本理应在朝鲜的经济发展中作出更大贡献,美朝两国与太平洋隔海相望,美国没有或只有很少义务;另一方面,朝鲜与中国在经济结构上互补,当下中国重工业产能过剩、大量工人被迫下岗,盘活朝鲜经济无异于推动东北亚自贸区加速发展,如此一来不仅能对接中国的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战略,更能持续强化中国对于东北亚的控制,提升地区话语权,从现实主义相对利益角度看,一个经济上腾飞的朝鲜对中国发展的贡献远远超过美国,美国的行动有可能为中国做嫁衣,而当下美国朝野都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这是美国所不远看到的,因此美国也不可能利用补偿效应换取驻军方面的妥协。

第二次“特金会”不欢而散,有哪些隐情?-青年力

四、谈判意愿名不符实

朝鲜方面在推动半岛无核化是着眼长久的,真正希望利用手中的筹码来突破目前的发展瓶颈,但美国方面更多的是希望达成一个暂时性协议,达到特朗普的政治目的,两者虽都有紧迫性,但关注的重点却有所不同。

从金氏方面看,对于无核化的让步已到极限,可谓精诚所至,但其行动也有现实需求。今年朝鲜粮食缺口大概140万吨,往年这个数字是50-80万吨,尤其是之后的6、7月这个青黄不接的月份,当下朝鲜虽政局平稳,但其内外亦不乏敌对势力,若不能尽快解除制裁,粮食危机有可能成为动乱的导火索,进而威胁金家王朝的统治。

从特氏方面看,2020大选在即,民主党候选人势头强劲,然通俄门内患未消,科恩的指证已证实特朗普之子与俄罗斯方面确有接触;民主党又发动弹劾,质疑其紧急状态和修墙计划,对于身陷囹圄的特朗普,无论是干预委内瑞拉内政,还是举行特金会,其一项重要的目的便是力图短时间内取得重大成就,但这成就一定是暂时的,基于上诉现实原因,特氏并非诚心拉动朝鲜发展,对于谈判他曾说:“一个远高于预期的条件让对手无从下手——反复无常的变化给对手施加压力——给出次优条件让对手急于接受了事——达到最初想要的结果。”通俗点就是即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作为溢出效应,特氏有可能再要回一些美军遗骸,但能付出的行动却寥寥无几,因此谈判势必再次回到僵局。

第二次“特金会”不欢而散,有哪些隐情?-青年力
综上所述,当下朝鲜寄希望于用己方的让步来换取美方的让步本质上是与虎谋皮,无论是从美国的外交历史还是特朗普的外交历史看,美国都是一个热衷于赖账和撕毁协议的国家,当朝鲜的领导人认清了这一点之后,第二次“特金会”的无果而终可以说是一种必然结果。
第二次“特金会”不欢而散,有哪些隐情?-青年力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政霖,青年力特约作者,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