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易辰
《师说》云:“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对于教师这个对于中国人无比神圣的职业来说,人们向来是不吝用任何带有美好意义的词汇去夸赞的,但近些年发生的一些事情,却一再打击着中国人心目中教师的美好形象。师生?主奴?什么才是健康的高校师生关系?(上)-青年力2019年3月25日,几张微信群的聊天截图再度引起了人们对高校师德师风的关注,这几张截图的当事人,是上海交通大学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教师倪冰冰。在一张微信聊天截图中,他在微信工作群中表示他的实验室一周七天都是工作日,并对周六日没有到实验室工作的研究生破口大骂,还使用了“垃圾”“白痴”“文盲”等粗鄙字眼。在另一张截图中,更是使用了“等死吧”这一带有威胁性质的词汇。

 

师生?主奴?什么才是健康的高校师生关系?(上)-青年力
师生?主奴?什么才是健康的高校师生关系?(上)-青年力

 

事件被曝光几个小时后,倪冰冰的所在院校对其作出了处理并发出了通报,不仅要求其对研究生当面致歉,还对其作出了通报批评和立即停止其教学工作的处理决定,回应了社会大众的关切。

 

师生?主奴?什么才是健康的高校师生关系?(上)-青年力

但值得玩味的是,在倪的所在院校并没有发出处理通报之前,却出现了另一种令人刺耳的声音。一些人以“过来人”的姿态表示,倪的言行并没有什么问题,甚至认为这才是倪“负责人”“水平高”的表现,更有甚者,认为研究生是成年人了,已经可以辱骂和侮辱了。

师生?主奴?什么才是健康的高校师生关系?(上)-青年力

 

看到这些评论的时候,笔者倒并不太诧异,因为这个世界上从来不乏将“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这一哲学判断庸俗地理解为“存在即合理”的人,所以笔者不准备再浪费精笔墨在这些人身上,而是试图分析一下,理想的师生关系应该是什么样的?

 

笔者经过观察发现,健康的师生关系各有特点,但是有些元素是绝对不存在的,也就是说以排除法来看,只要将这些元素排除掉,师生关系就是健康的,而这些元素可以囊括为四个字——封建关系

 

所谓封建,指的是君主为了获得臣属诸侯的忠诚,将土地分封给自己的臣属诸侯,诸侯再为了获得臣属大夫的忠诚,将土地分封给自己的臣属大夫,最终形成“君君臣臣”的隶属关系。在这一关系体系中,作为最底层的农奴遭受从小封建主到大封建主的层层压迫,一直处于苦不堪言的状态,并且因为在这一制度中大量资源用来供养小封建主等中间阶层,导致整个政治体系的效率低下,长期阻碍着生产力的发展。也因为如此,近代世界各国的发展全都建立在将本国的封建制度彻底摧毁这一基础上。

 

师生?主奴?什么才是健康的高校师生关系?(上)-青年力

 

遗憾的是,当下不少高校在与导师的关系构建上也采用了类似的方式,具体表现为高校将各种资源交托给导师,以求能获得各种学术成果,而对于导师如何具体运用这些资源,高校方面并不会进行太多的干预。导师在获取这些资源后,可以用来购置研究设备或资料,招收研究生成为自己的助手,对于研究生的进退去留,导师也有着极大的决定权。

 

这种封建色彩浓厚的关系具备了令导师与研究生之间的关系蜕变为封建关系的物质基础,最终是否完全蜕变为封建关系,往往取决于导师的个人选择。而当师生关系一旦蜕变为封建关系,导师便不再是导师,研究生也不再是研究生,师生之间的关系自然也蒙上了阴影。

 

师生?主奴?什么才是健康的高校师生关系?(上)-青年力

一、封建关系下,导师成了封建主

在当下这种带有封建色彩的高校资源组织方式下,导师对研究生的进退去留有着极大的决定权,那么当导师开始肆意利用这种权力以达到某种目的的时候,导师就在事实上蜕变成了封建主。

 

师生?主奴?什么才是健康的高校师生关系?(上)-青年力

 

当下,导师在招录、发表论文及学术成果、毕业、获得更好的深造机会等决定其研究生个人命运的重要环节上,都拥有着举足轻重的控制力,也就是说作为下级的研究生的前途命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作为上级的导师。这种依赖关系在学术上被称为“人身依附”,一般用来形容农奴对封建贵族的被动依赖,但讽刺的是这种依赖关系并没有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消失,却在某些尚未发生生产关系变革的领域顽强的存在着。

 

师生?主奴?什么才是健康的高校师生关系?(上)-青年力

 

这种带有人身依附色彩的关系对于那些坚持操守的导师来说,只是评判一个研究生是否优秀的标准。但正所谓绝对的权力滋生绝对的腐败,这种绝对的权力在一些寡廉鲜耻的人眼中,便成为了牟取私利的绝佳工具。

 

古代的封建主用上级赋予的权力来威胁农奴,使农奴在面对封建主的压迫欺凌甚至人身侵害时只能忍气吞声。现代的某些无良导师则有样学样,用高校赋予的权力来威胁他的学生,虽然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还不敢进行人身侵害,但间接和言语上的压迫欺凌他们却是得心应手,比如逼迫研究生叫“爸爸”,对其研究生肆意辱骂和施加人格侮辱,甚至要求研究生成为自己的保姆和一周七天连续工作。

 

师生?主奴?什么才是健康的高校师生关系?(上)-青年力

二、封建关系下,研究生成了农奴

既然研究生的进退去留都取决于导师的最终决策,那么研究生与导师之间无疑就形成了事实上的人身依附,在这种带有封建色彩的关系下,如果导师蜕变为封建主,研究生自然也就沦为了农奴。

 

师生?主奴?什么才是健康的高校师生关系?(上)-青年力

 

古代的封建主对于自己的农奴几乎有着无限的权力,不仅农奴的生存状况完全取决于封建主的心情,农奴的生死也完全掌控在封建主的手中。而农奴面对封建主,只有无限的义务,不仅要为封建主耕地做工,还要为封建主出征打仗,而对于封建主的辱骂和侵犯,农奴只能忍气吞声。这种关系的存在并没有时间上的限制,因为农奴的后代,还是农奴。

 

师生?主奴?什么才是健康的高校师生关系?(上)-青年力

 

虽然现代的导师再怎么蜕变也不可能和古代的封建主比肩,因为现在的导师并没有真正获得古代封建主那般的巨大权力,但是其所掌握的权力也已经可以令绝大多数研究生为其承担“耕地做工”“出征打仗”的义务了。

 

所谓耕地做工,对于研究生来说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成为导师的工作助手或其学术团队的成员,参与学术科研劳动;另一方面则是成为导师的生活保姆,照顾其饮食起居。

 

当下,研究生参与科研被戏称为“学术劳工”,但在事实上,其地位相比劳工恐怕还有所不如,因为他的人格尊严和劳动成果并不受《劳动法》保护,无论是加班加点、代导师教课,还是替导师完成学术科研任务,都不能保证得到承认,在劳动的过程中,研究生还可能被导师肆意辱骂和侮辱,就如某些新闻中表现的那样。

 

师生?主奴?什么才是健康的高校师生关系?(上)-青年力

 

如果研究生成为“学术劳工”还勉强说得过去的话,那么研究生成为导师的生活保姆就完全是不知道从哪里继承来的封建糟粕了。在不少高校和科研院所,人们总能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很多有关导师的私人事宜,都是由其研究生来代劳,导师饿了渴了研究生就去给导师买饭买水,有什么和导师有关的通知事宜就由研究生去了解内容,就连导师家里的卫生,有时也要由研究生来负责,颇有老报纸中所描绘的旧社会的风韵。

 

研究生除了要为导师耕地做工,在一些情况下,研究生为导师出征打仗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例如在一些人文社科领域,导师之间因为学术观点不和、治学理念有别等原因结下梁子,打起笔墨官司,作为导师弟子的研究生们往往也不能置身事外,而是要加入进来,投身于没完没了的笔墨官司中。你写一篇论文“商榷”,我写一篇论文“教正”,用词虽然表面客气,内里却是剑拔弩张,争来争去,旁人看得云山雾罩,行内人却明白这是导师们争夺江湖地位的“华山论剑”,至于谁是谁非,反倒是次要问题了。

 

师生?主奴?什么才是健康的高校师生关系?(上)-青年力

 

例如某人文学科的两位大师漆某和李某,因为一些事情结了梁子,漆某的几位弟子便“自告奋勇”地开始了与李某的商榷,说是商榷,用词却毫不客气,字里行间尽是将李某与文盲等同的言辞,几位弟子纷纷发文与李某商榷表面上是学术讨论,实质则是为自己的导师冲锋陷阵罢了,对此行内人也是看破不说破,毕竟这也算是某种“潜规则”。而知网上某些火药味浓重的论文,便是这些笔墨官司留下的痕迹。

 

师生?主奴?什么才是健康的高校师生关系?(上)-青年力

◆笔墨官司

 

三、封建关系下,师生成了主奴

 

在封建关系下,因为研究生与导师之间行成了人身依附,那么导师与研究生的关系,就自然异化为了主奴关系,最终酿成无数悲剧。

 

这些悲剧中最典型的,莫过于一年前发生的研究生陶崇园因不堪导师王攀的压迫而跳楼自杀的事件。王先是采用诱骗等手段将陶诓骗到了自己的课题组下读研,随即开始用毕业文凭和更好的深造机会来要挟陶,迫使其成为了自己的农奴。从披露出来的信息看,王不仅在日常生活中要求陶洗衣服、送饭、找眼镜,还强迫陶将获得的奖学金“捐献”给王的课题组,甚至要求陶称呼王为“爸爸”。当王发现陶在找工作时,王又向陶发出种种包括拿不到文凭在内的威胁,最终逼死了陶崇园。

 

师生?主奴?什么才是健康的高校师生关系?(上)-青年力

 

陶崇园是一名优秀的研究生,他在硕士期间发表三篇英文论文,并获得国际性比赛大奖,同时还热爱体育运动,他的未来本可以光芒万丈,有着一百万个可能。但就是这样的一个有着大好前途的人才,因不堪导师的压迫,最终成为了封建师生关系的牺牲品。而这样的例子,其实并不鲜见。

 

师生?主奴?什么才是健康的高校师生关系?(上)-青年力

(未完待续)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易辰,青年力特约作者,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