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梦龙

 

专业化的理想只能是理想,现实中群众依旧是火灾预警和扑救的重要力量。

刚刚过去的三月,四川凉山地区发生了震惊全国的森林大火,由于火场爆燃先后造成了31名消防战士和当地干部牺牲。而就在这场大火中,一则小新闻也在网上引起了不小的议论,凉山尼里村通报批评了包括党员和享受低保的一般群众在内的八名未参与扑火村民。与职责所在的消防队员与基层干部不同,在面对森林火灾时,都说水火无情,应该如何处理一般人与救灾的关系,甚至在专业的林业工作者中也存在不同的看法,这无疑说明,有关森林火灾的扑救是否需要群众参与,是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火灾扑救是否需要群众参与?-青年力

 

按照现行规定,一般山火发生应该由护林员进行初期控制火情,如火势无法控制则由专业消防人员处理,而当地政府主要负责派出向导与后勤组织。由于历史上多次出现过大规模火灾中的群死群伤事故,在很多地方对组织一般群众参与救火是不鼓励的。所以这种组织村民救火的行为并不完全符合当前的规定,它也没有什么强制力,本质不过是熟人社会里羞臊一下面皮而已。虽然这种通报批评的形式不多见,但发动群众救火确实是当代基层政府广泛存在的做法。

 

一句不鼓励群众参与救火,表面上看是保护了群众,但在长期实践中却是行不通的。南方典型如福建地区,八山一水一分田的环境,许多村庄可能距离林地不到五十米。由于生产生活用火多,长期面临着大火不多,小火不断,气候不好时一天能烧好几场,单纯依靠专业力量灭火必然要陷入疲于奔命的境地。这样的现实情况下,组织一般群众对小规模森林火灾进行及时扑救就是迫不得已的办法,当然其中的取舍和判断也是一个随时代发展不断变化的过程。

 

虽然森林火灾本身是一种自然灾害,但随着人类活动的增加,由人的生产活动所造成的森林火灾是目前森林火灾的最主要因素。从这个角度我们也可以理解为什么人口密度更大的南方地区,森林火灾会高发。就像我之前说的水火无情,面对这种具有高度破坏力的灾难,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是受到高度威胁与异常脆弱的。但客观情况是我们不可能像网上一些人讲的那样听之任之,特别是在南方,集镇村落的密度这么大,人的生产生活和森林这么近,彼此相隔可能就有几十米。稍有不慎就可能小灾化为大灾,造成极为惨重的损失。另一个客观实际是我们基层的专业消防力量是有限的,很难做到多处作战和连续作战。因此,我们应对森林火灾始终是追求预防为主,消灭为辅,一旦出现要第一时间发现,第一时间消灭,防止小火变大火。要做到这一步,没有生活在田间地头的老百姓支持是做不到的。

 

这些年来,我们的技术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比如现在火情监控主要依靠遥感卫星,大一点的火情不超过半个小时就会被发现。我们的专业消防队设备更新的速度很快,大功率风力灭火机已经普及了,有些发达的地区还配备了直升机。但是无论技术怎么进步,人都是扑灭森林火灾的最基本力量。毕竟再小的火灾,再早发现,如果没有人及时介入都是空谈。目前我国的专业消防力量最多到县一级,一旦乡镇发生火灾,特别是比较偏远的乡镇,前往救援至少需要一个小时,等到专门的消防力量赶到,当地政府可能已经组织灭火完成了。

 

火灾扑救是否需要群众参与?-青年力

一个很实际的问题是,通过几轮林改,南方的很多地方现在都是私人林地,居住地又和林地如此靠近,攸关到普通群众的自身利益。因此,这时往往不是要不要组织村民救火的问题,是要尽快把自发救火的群众组织起来,免得盲目救火发生危险的问题。

 

这些年来,很多南方地区的森林火灾总量是下降的。这一方面是这些年林业建设的成熟,更重要的原因其实是农村外出务工人员增加,人为因素大大减少。这固然是好事,但其背后也存在的极大的隐患,这些问题又反过来促使我们不得不依靠群众去救火。

 

一个很实际的问题是虽然装备水平的提升,但作为基层消防主体的基层政府和林业站组织能力和专业水平,却没有有效的提高,甚至是下降了。基层林业站本应改第一时间能够介入的最近的技术力量和组织者,今天的林业站面临着很大的困难。作为基层事业单位,林业站本身是一个缺乏职业吸引力的地方。一方面基层林业站普遍面临着年龄结构老化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后继无人。十年前,林业站还能补充到大专院校的专业毕业生,而今天,大量的基层林业站只能依靠职业院校的第三方派遣生,和前辈相比他们的学习能力,工作态度都是很让人忧心的,不少人甚至还是少年,很难指望他们能在灾难面前担起重任。

 

火灾扑救是否需要群众参与?-青年力

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基层政府这一级。相比林业站,基层政府作为第一时间的组织者和指挥者同样身负重任,但不得不说,现在的基层工作人员相比前辈更没有农村生活经验,也缺少必要的专业教育,让很多从来没有见过火情的年轻公务员去组织救火实在是强人所难。同时,基层政府的性别结构也在发生悄然变化,女多男少的情况已经在不少地方出现,很多地方日常的外业工作都开始出现困难,更不用说这样的应急作战能力。

 

当然,也正因为是这样,反过来说我们在基层一线的森林防火工作如今不得不高度依赖群众,主要是那些有生产生活经验的在家群众和那些有群众威望的村主干。但这其实很让忧心,随着大量劳动力的外出,留在农村基层的人员普遍年龄较大,越是偏远的地区越是如此。

 

可就像我说过的那样越是偏远地区我们才更越依靠群众力量的及时介入。救火是一个体力和精神高度消耗的工作,青壮年尚且吃力,依靠中老年人确实有力不从心的感觉,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大的隐患。

 

火灾扑救是否需要群众参与?-青年力

当然变化的不仅仅是人,同样我们的观念也是在发生变化的。虽然基层不鼓励也不排斥群众救火,但想法和做法和从前相比也有了很大的变化。组织群众救火本身就是一个在模棱两可之间的不得已,还是有很多要注意的地方。比如很早以前我们就在强调,绝对不能容许老弱妇孺这样的群体参与救火的,这是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的。从前我们强调要集中力量,战天斗地保护人民群众的财产安全。现在我们更强调要及时控制,及时沟通,及时了解情况,有把握处理则处理,没有把握处理一定要等待专业力量,宁可接受一定的损失,也要保证人的安全,这是绝对的底线。如果的更直白一点,社会发展到今天,就算财产受到了损失,有政府,有保险公司,这都是可以挽回的,要是人出了事情,那谁也没办法挽回。

 

从这些年的工作经验来说,我们的基层干部还是有非常强烈的责任感。即使是那些没有受到过足够训练的普通干部,面对紧急情况也大多能做到守土有责,发挥党员模范的作用。但这种责任心有时候也构成不小的隐患。

 

一旦发生紧急情况,我们的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都讲求要发挥模范带头作用,但在森林火灾中,这就是值得商榷的。应该明确提出,领导干部一定要赶到现场,但一定要靠后指挥。这是非常现实的情况,我们的现在很多基层工作者是缺少经验的,领导如果过分靠前不仅仅是自身存在危险,等于也是逼迫一般干部向前,让没有足够训练的普通人强行去处理火情是很危险的。特别是一些领导干部存在非常错误的心态,认为着火了是自己的责任,一心想将功补过或者把责任控制住,以至于冒险行动,置自己甚至是广大干部群众的生命安全于险境。这是高度不负责任的行为,也是高度不理智的,森林火灾如果只有财产损失,那是处分的问题,如果指挥不当,出现人的生命问题,那就是刑事责任。

 

同样,现在很多山林都是个人的,村民救火的热情会很高,特别是肇事者有时候会有一种将功赎罪的心理,一马当先。这是难免要发生危险的,一定要控制住零散的自发救火行为,一定要做好集中组织。社会发展到今天,基层组织的第一任务是管好群众,然后才是控制好火情。一定要贯彻这样的原则,不搞清现场态势不打,不集中力量不打,没有足够的把握宁可不打,绝不能冒险,人的生命在任何时候都是第一位的,是要在财产之上的。

 

古人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次四川凉山发生的森林火灾有其自然地理因素,这是森林火灾处理中很实际的问题,真正面对这样大的灾难时,我们人的力量还是相对有限的。但也正因为这样,我们才不可慎重的看待这一问题,同样在群众力量与森林火灾的关系上更是如此。我们所以要及时处置森林火灾正是因为客观因素使森林火灾对群众的威胁度格外大,我们不得不使用群众力量介入早期森林火灾的救援中。但随着时代的变化,更要认识到救火是为了人民群众的安全,这是任何时候排在第一位的,如果反而使群众置于险地,那就是本末倒置。这其中的轻重把握,是真正考验基层工作者的,生死存亡,不可不慎。

 

火灾扑救是否需要群众参与?-青年力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刘梦龙,青年力特约作者,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