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闲鹤二十五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鲁迅

 

1919年的5月4日,“五四运动”爆发了,这场运动在中国的思想领域、文化领域和政治领域都掀起了轩然大波,对中国乃至世界都造成了深远的影响,这也是即使已经经过了一百年,人们还要对其纪念的原因所在。 

五四随想——百年前的中国青年对救国之路的探索-青年力

 

早在2019年5月4日这天到来之前,人们其实就已经开始了对这场运动的纪念与追思。各种与五四运动相关的文章、漫画、宣传画甚至游戏的出现,既证明着这场运动对今天的中国的深远影响,也代表着人们对这场运动的不同看法。但就笔者看来,这场运动对于中国的影响,主要在于令当时的国人认识到了以下三点。

 

一、国家兴亡,人人有责

虽然早在明朝末年,著名思想家顾炎武提出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主张,但自满清王朝建立后,“莫谈国事”才是中国社会的主旋律。靠屠刀与暴政夺取天下的满洲贵族们,一直都希望治下的中国人民像牛马一样,只知低头做事而不知抬头看路,如果能相信“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的鬼话就更好了。

 

为了令广大中国人民能够过上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牛马生活,满洲贵族一方面大兴文字狱,通过屠杀、焚毁书籍和闭关锁国来禁止中国人民思考。另一方面,又极力将广大中国人民排除在国家的政治生活之外,这大清江山是皇帝的,是满人的,是旗人的,是老爷们的,就不是 “泥腿子”和“酸秀才”的。

 

而即使是“老爷们”,满洲贵族也不放心,为了防止他们“勾结”,一定要分出个三六九等来。在官场上,要“首崇满洲”,只有满人才能当大官,而在满人里,也要分个上三旗和下五旗。在民间,老百姓则要分个满、蒙、藏、回、汉,决不能一视同仁。所谓“内外相制,大小想挟”,就是这种状态的最佳注脚。满洲贵族们之所以要在一个国家内搞出这么多差别,动机并不复杂,就是希望中国人能一直这么四分五裂、勾心斗角下去。只有这样,江山才能永固,也只有这样,皇位才能稳牢,纵有外患,也不过“癣疥之疾”罢了。

 

五四随想——百年前的中国青年对救国之路的探索-青年力

 

不得不说,这种分裂政策确实收到了效果,长期以来,大多数中国人虽然知道自己生在“大清国”,但从不觉得自己对这个国家有什么责任,自己不过是恰好出生在这个国家,并不得不在此生活罢了,这个国家的未来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呢?关心下自己的生计才是正经事。虽然自1840年以来,因为列强的入侵与掠夺,中国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但直到民国建立以后,很多国人依旧抱持着这种想法,正如鲁迅所言:

 

(民国初年)国人的事业,大抵是专谋时式的成功的经营,以及对于一切的冷笑。

 

但巴黎和会传来的消息,却在令中国人在震惊之余,深切地体会到了国家与个人命运的息息相关。正所谓“你不关心政治,政治却会来关心你”,中国人对政治的疏远,对国家的漠视,对个人私利的过度专注,换来的便是巴黎和会上的丧权辱国,最终波及到了每一个中国人。在和会上,中国的根本利益成了大国之间纵横捭阖的筹码,中国的山东则成为了欧美列强用来安抚日本的饵料。最终,巴黎和会在最终合约的一五六、一五七、一五八条上要求德国将在中国山东的一切利益转交日本,中国的利益被严重侵犯,日本则成为了最大的赢家。

 

五四随想——百年前的中国青年对救国之路的探索-青年力

 

中国人民在愤怒的同时,也在这巨大的冲击中醒悟了。原来单纯的时间毫无意义,国家的境况从来不会因时间的流逝而出现什么变化。原来国家的兴亡荣辱,真的和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原来一切的美好与幸福都不是“等、靠、要”就能得来的,若不去争取,只能眼看着自己的权益被出卖和窃取。

 

于是,这个国家的青年们最先站出来了,他们走上街头,高呼着“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大声伸张自己的权利,因为沉默只能迎来灭亡,因为:

 

国家兴亡,人人有责!

二、寄望列强,一无所有

虽然自1840年以来,外国列强的入侵导致中国陷入了深重的生存危机之中,但许多中国人却抱有这样的一种幻想:

 

外国列强之所以入侵中国,是因为满清王朝的腐朽黑暗,外国列强本身则是文明和友好的,因此只要推翻了满清王朝,外国列强就会对中国转变态度,视中国为文明世界的一员。

 

这种一厢情愿的想象在当时的中国很有市场,在知识分子群体中,更是几乎成为了某种共识。就连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领导人陈独秀,也难免对外国列强抱有幻想,他将时任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称赞为“世界第一大好人”,并在由他与李大钊所主编的时评刊物《每周评论》中盛赞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果是“公理战胜强权”。可见,在当时的中国,很多人都把中国获得公理与正义的希望寄托在了欧美列强的“善良”上。

 

五四随想——百年前的中国青年对救国之路的探索-青年力

◆威尔逊

但随着巴黎和会的结果传到国内,这种对欧美列强以及美国总统威尔逊本人的种种期望与幻想全都破灭了。巴黎和会上,列强对于商讨战败国应当如何赔款和怎样瓜分战败国的势力范围兴致勃勃,对于广大被压迫的民族与国家的正当诉求则是置若罔闻,战前协约国将自己包装得金光闪闪的“公理”外衣,因为有碍各国瓜分利益,而被他们毫不吝惜的抛弃了。

 

五四随想——百年前的中国青年对救国之路的探索-青年力

◆世界还是那个世界

 

对此,认识到了欧美列强的真面目的陈独秀也在《每周评论》中写道:

 

巴黎的和会,各国都重在本国的权利,什么公理,什么永久和平,什么威尔逊总统十四条宣言,都成了一文不值的空话。那法、意、日本三个军国主义的国家,因为不称他们侵略土地的野心,动辄还要大发脾气,退出和会。我看这两个分赃会议与世界永久和平,人类真正幸福,隔得不止十万八千里,非全世界的人民都站起来直接解决不可。

 

此时,不少中国青年从对列强的幻想中走了出来,他们在发现“现在还是强盗世界!现在还是公理不敌强权时代!”之后,开始认真思考中国的自立自强之路,因为:

 

寄望列强,一无所有。

 

三、唯马列主义可救中华

 

自1840年中国遭遇“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至1919年中华民国已经步入第七个春秋,有关如何挽救危局的尝试始终没有停止,但这些尝试在冰冷的现实面前却无一成功,从以洋务运动为代表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再到以辛亥革命为代表的“驱逐鞑虏,建立民国”,最终都因为没能撼动中国的旧制度与旧势力而中道崩殂。

 

五四随想——百年前的中国青年对救国之路的探索-青年力

 

清朝末年,为了应对列强入侵和太平天国起义所带来的王朝统治危机,在曾国藩、李鸿章等一干封疆大吏的主持下,“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洋务运动开始了。这场运动虽然兴办起了一批西式企业,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发展了中国的工业与科技,并组建了一批西式军队,令满清王朝一度沉浸在了“同光中兴”的美梦中。但没过多久,满清王朝的“中兴梦”就被日本打得粉碎,在中日甲午战争中,清王朝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个内部四分五裂的封建王朝即使买来了尖牙利齿,也不过是徒有其表。

 

五四随想——百年前的中国青年对救国之路的探索-青年力

 

甲午之后,认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便能挽救中国的主张虽然并未消失,但在甲午战争中输给日本这个曾经的藩属所造成的冲击已经令不少中国人改变想法了。他们不再认为仅仅是引进西方技术就能改变中国的落后面貌,而是认为必须要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于是,诞生了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等一批试图通过政治改革甚至革命来挽救中国的人,但他们的努力也最终归于失败。原因在于,他们不是将希望寄托在了专制君主、旧官僚、北洋军阀等封建势力身上,就是寄托在了与封建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中国资产阶级身上,二者对于拯救中国都缺乏足够的热忱与决心,反而乐于维持现状,成为压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之一。

 

五四随想——百年前的中国青年对救国之路的探索-青年力

 

民国建立之后,也有一些人希望中国可以走上资本主义道路,但很快就发现此路不通。要发展资本主义,很难绕开的一个阶段就是所谓的“原始积累”,欧美国家几乎都是通过海外殖民和对外扩张来完成国家的原始积累,但当时的中国是被殖民和被扩张的对象,根本不可能通过这种方法来进行积累。也有人天真地以为,可以通过发展实业,出口换汇来慢慢进行积累。但在当时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不仅中国人民所创造的财富被外国列强以各种方式所掠夺,中国的市场上还充斥着来自外国的商品,本国商品很难与其竞争。更令人绝望的,因为中国科技落后,大量商品只能从外国进口,外国商家深知中国的落后,便坐地起价,高价售卖,中国方面只能咬牙当冤大头。这无异于在货款之外,又再交了一笔“落后税”。

 

五四随想——百年前的中国青年对救国之路的探索-青年力

 

而即使是这样被层层盘剥,所剩无几的财富,还要先满足于封建势力和资产阶级的奢华生活,再满足部分中国人民的生存需求(民国平均每年饿死上千万人),才能将剩下的财富进行积累,任何一个正常人都能够想象这种“积累”的效率是何等的低下。因此在民国时期的中国,想要通过发展资本主义来进行财富积累,再利用积累起来的财富发展国家的经济与科技,无异于痴人说梦。

 

五四随想——百年前的中国青年对救国之路的探索-青年力

 

但爆发于1919年的五四运动,最终令中国的广大有识之士发现,他们又有了新的选择,那就是马列主义。其实早在1918年,俄国爆发十月革命的消息就已经传到了中国,但因为欧美国家和北洋军阀对信息的封锁,很多中国人对于十月革命都不甚了了,对于马列主义也知之甚少。但五四运动的爆发,却令不少中国人都认识到了马列主义的力量。

 

五四随想——百年前的中国青年对救国之路的探索-青年力

◆十月革命

1919年5月4日,为了反对巴黎和会的决议,大量爱国学生与工人群众走上街头,开始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但前期的游行示威并没能起到理想中的效果,北洋政府不仅对游行示威的诉求毫无表示,还调动反动军警镇压游行示威,逮捕参与人员,全国也空气为之一窒。但随着同年6月5日上海工人罢工、商人罢市、学生罢课的开始,北洋政府瞬间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最终不得不免去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的职务,并拒绝在巴黎和会的合约上签字。

 

五四随想——百年前的中国青年对救国之路的探索-青年力

 

经过此事之后,不少中国青年在认识到了工人的强大力量后,也开始仔细审视随着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而来到中国的马列主义,最终他们发现,相比封建主义的泥古不化、资本主义的不切实际、无政府主义的逃避现实,还是有着明确的纲领与路线,并已经显示出真理的巨大威力的马列主义更适合中国,是故:

 

唯马列主义可救中华!

 

五四随想——百年前的中国青年对救国之路的探索-青年力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闲鹤二十五,青年力特约作者,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