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梦龙

 

五一小长假已经结束,但也有一些人还没从假期里转换出来,正在努力忘记工作所造成的痛苦。工作和娱乐,所谓一张一弛,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两个部分,而贪玩则是青年人最常面对的批判,今天我们就来谈谈年轻人玩电子游戏这件事。

 

根据社科院最新的一项调查,当代大学生平均一天要玩两个小时的游戏,不分男女,而且越是好学校,数值反而越高。这不禁让一些人叹息,一边是学长学姐们找工作难,有工作忙,一边是学弟学妹们每天玩游戏,长此以往,那还得了?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结果,原因很值得分析一下。

大学生沉迷游戏,真的只是他们太贪玩?-青年力

两个小时看上去不短,但这个数字恐怕已经被低估了,毕竟通宵打游戏是许多人的大学记忆,一天只有两个小时,已经是很节制了。更何况今天的游戏行业突飞猛进,以利用碎片化时间著称的手游早已渗入当代生活的各个方面。闲暇之余,拿出随身的手机来一局王者荣耀或绝地求生,前后不过十多分钟,何其迅捷。

大学生沉迷游戏,真的只是他们太贪玩?-青年力

根据同样是社科院的一项调查,中国人平均一天使用手机的时间接近五个小时,且不说时间充沛的大学生,许多上班族一天利用上班间隙玩手游的时间恐怕都就超过两个小时。如果这个数值是正确的,那么反倒可以说明,现在的大学生比起他们的学长要更自律一些。

 

对当代大学生校园生活的批判,我认为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对校园生活的想象而不是实践。这不是一个好事情,这不仅使批判者本身的批判无力,也令被批判者难以接受。对大学生玩游戏的担忧,是一个由来已久的问题,它是基于一个对现实的无奈与想象。当学生由父母和学校主导的高度紧张的应试教育生活一下子进入大学并开始主导自己的生活,在掌控脱节之时,这种脱缰野马式的忧虑就必然要诞生。对大学生玩物丧志的担忧,倒不如说是对大学生自控能力的担忧。

大学生沉迷游戏,真的只是他们太贪玩?-青年力

这种担忧没有道理呢?确实有一部分人存在这样的现象,我们的大学长期存在的严进宽出问题也助长了这种现象的出现。但是我们也要看到,这始终都是小部分人的特殊情况,大部分人还是完成了从被动学习到主动学习的转变。在最近的几十年里,中国的高等教育源源不绝的为社会提供了大量的建设性人才,这是中国社会不断高速增长的基础,也是大多数人能够完成从高中到大学的转变的证明。

 

应当承认,即使在大规模扩招后,中国的大学生的总体质量仍旧是合格的,他们中的大部分能够掌握好学与玩的轻重。有些人总是抱怨他们不像前辈那样勤奋,这更多是因为时代和生活方式的改变,而不是因为他们玩物丧志,甚至应该说我们的大学生,特别是那些传统名校的学生,随着社会的发展其实是一代比一代强的。

大学生沉迷游戏,真的只是他们太贪玩?-青年力

因此,把游戏看作洪水猛兽其实是不合适的。从这次调查来看,有不少和我们的刻板印象所不同的地方。例如,我们过去都认为男孩子更贪玩一些,但这次的调查却表明,男女都喜欢玩游戏。这一方面说明当代游戏有着更加广泛的适应性,受到所有人的喜爱。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认识到,游戏正在成为一种社交工具,和老一代的人们喜欢喝茶,下棋并没有多大不同,这些传统的娱乐和当代的电子游戏在性质上没有本质的差别。

大学生沉迷游戏,真的只是他们太贪玩?-青年力

另一个值得注意同时也引发争议的数据,是那些更好的学校的学生,反而有着更长的游戏时间。有些人认为这是一种进入名校后的松懈,我倒觉得不是这样。这其实是符合基本的教育规律的。我们在长期的学习和教育实践中很容易就会发现,学习是一件和天赋高度相关的事情。那些最优秀的学生往往不是最刻苦的学生,而是既会玩又会学还擅长社交的学生,一群格外优秀的学生比一群普通学生多玩一些反而是正常的,因为他们掌握正确的学习方法,有足够的天赋在学习之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当然不可避免的是,有一些长期靠过度压榨自己才能赶上学霸们的步伐的学生,在进入大学后确实忍不住放松了,但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况且他们总有跟不上的那天。倒不如说,这其实也是一种筛选,能不能自律本身也是一种才能,不应该把大学教育完全当作是一种灌输,它本身还包括了对社会的模拟和适应,是从学生到社会人的一种过渡。一个学生一天读书到晚在很多人看来是正常的,但如果一个社会人一天工作到晚没有一点放松,那肯定就是有问题了。其实同样是人,又怎么可能只工作不放松呢?不外乎是学生无法自主,只能强忍着坚持,而社会人相对独立而已。大学生正处于掌握这个转变的过程中,这是很多人没有充分认识到的。

大学生沉迷游戏,真的只是他们太贪玩?-青年力

当然,大学生玩电子游戏,特别是一些人沉迷于玩游戏这件事,并不是完全没有值得反思的地方。固然有一部分人是因为压抑太久后的反弹,更多的人则是因为没有玩游戏以外的娱乐方式。

 

任何人都要娱乐,不仅是大学生,就连社会上的大部分青年人的娱乐方式也是电子游戏,这么看来,这倒反而是一个社会问题了。为什么很多青年人变成了宅男宅女,拒绝社交,沉迷游戏,甚至对现实生活中的人事物都缺少兴趣,仅仅是他们在大学受到了不良影响吗?我看绝不是这样的。

 

就像所谓的红颜祸水,纣王真的是因为妲己就亡国了吗?这不过是人们推卸责任的说法而已。其实不是游戏太有趣了,而是社会太无趣了。长时间,高压力的工作,使人们的娱乐只能停留在利用碎片化时间的游戏上。

大学生沉迷游戏,真的只是他们太贪玩?-青年力

实际上不仅仅是学生,人与人的交流在这样过劳的社会环境里也已经扭曲了。忙于应酬的工薪族,终日里逢场作戏,脸都要笑僵硬了,脚都站木了,能有多少自己的兴趣爱好?拼命加班的工薪族,披星戴月的出门,三更半夜的回家,倒下就想瞌睡,能有多少时间去交流?

 

大学生是社会的一面的镜子,他们也不能不受到社会的影响。虽然和社会上的上班族相比,他们有更充裕的时间,但是他们的校园生活可以效法的对象有多少?在长时间应试教育的禁锢后,他们还有多少社交的能力和兴趣?来自不同地区,不同家庭,不同出身的学生,除了玩游戏,有多少其他的共同选择,这确实是他们新时代社交的方式,但何尝不是一种对未来的预演?事实上,真正反省大学玩游戏的人几乎是没有的,反而是许多人工作了才更怀念大学有能一起玩游戏的时间和伙伴,欲求纯粹的娱乐而不得。

大学生沉迷游戏,真的只是他们太贪玩?-青年力

玩游戏确实不是洪水猛兽,但如果从大学生开始,整个社会大部分青年人的娱乐只剩下闲暇之余的电子游戏,那就真的是可悲了。随着现代社会的高速发展,人与人之间正在失去彼此的基本联系,高度的竞争压力使人们正在失去社交的愿望,许多人的交往只存在于互联网上,来自天南地北的网友反而比邻居同事更了解自己。在这样一个假期刚刚结束的日子里,又有多少人在这样一个假期里仍旧得不到放松,反而是上班了才能在工作之余玩上一局游戏来喘一口气?

大学生沉迷游戏,真的只是他们太贪玩?-青年力

我们与其去责备大学生怎么“不思进取”,倒不如关心一下他们的学长和学姐们。如果生不起,病不起,死不起,现实世界还不如虚拟的世界多姿多彩,那才是一个社会的悲哀。然而这样在高压下陷入衰颓的社会我们在许多地方已经看到了,我们的邻国日韩更是活生生的例子。古人就说过工作和娱乐,所谓一张一弛,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两个部分。然而在当今社会,为了生活下去而竭尽全力奔跑的人们,自己所剩的时间精力是不是太少了?如果大学生们所面对的是这样的未来,那么怪罪他们的半晌偷欢又有什么底气呢?

大学生沉迷游戏,真的只是他们太贪玩?-青年力


本文为青年力原创文章,作者刘梦龙,青年力特约作者,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采用时有部分改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