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先生曾说:人类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这是指社会进步的缓慢、艰难与反复。宏观和就其本质而言,的确如此。但微观来看,时代的进步又极快,以至于每隔几年,我们就淡忘了先前的生活方式,觉得恍如隔世。

具体来说,直白地问一句:没有微信的年代,我们是怎么社交的?没有自拍的年代,我们是怎么照相的?没有微博的年代,我们是怎么参与舆论的?想起来,也不过是十年的事情,却显得恍若隔世。

就说微信,当下人们早上起来,第一件事,便是看微信,临睡前,最后一件事,也是看微信。一天之中,还不知道要看多少次手机,离了手机简直没法过,变成了手机“控”。看看地铁上几乎都在低头玩微信的人们,其实不应该认为中国人冷漠,相反,中国人是太注重社交了,每个人都在经营着自己的小江湖,只是相互之间不交叉而已!

微信上这么多联系人,这么多朋友圈的链接,这么多图文信息、表情,我们尚且觉得刚满足了社交的需求,有时还总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那么,没有微信的年代,我们又是怎么联系的呢?该有多贫瘠!有趣的是,那个年代我们也没觉得缺什么啊!——想起来了,似乎是短信、电话、QQMSN,感情深、距离远、内容多的还常发电子邮件。照相机拍照,也不觉得缺什么,捡重要的照呗!至于社交和舆论,好像还有人人网......真的没有几年,却有一种“换了人间”的感觉。在社交方式层面上,真是这样。

 

然而,大学依旧是大学,青春依旧是青春,学术依旧是学术。联系没有进入“微”时代,安静下来做学问尚且有可能。在当下这样的环境中,青年人还能静心学习么?

论文的质量似乎没有明显下降,课堂照样有考评,考研考博依旧有标准,大学并没有因为微信而不成其为大学。然而,具体接触一些同学,却也能明显感到,微信在学习生活中所占的比重太大了!

“忍不住看,老看,特别能聊,谁的信息都关注”,一位准备关闭微信朋友圈的硕士生跟笔者这么评价自己,此前她就是微信迷,问题是,每天花费好几个小时在微信上,明显感觉精力不济,而且学习事项也毫无推进,特别有挫败感。“再不自律,我就要废了!”她这么认识自己,终于决心远离“朋友圈”。

还有一些没有远离的同学,却也明显能感觉到社交的“累”。给谁都点赞,或者谁的都关注,攀比也好、关心也好、好奇也好,其实很耗费自己的精力。从人的成长规律而言,其实不必那么看重微观。论人的情绪,每天都是气象万千,都秀在朋友圈,他人也看得云山雾罩。我们没必要都去当意识流作家。多隔几个月,看看宏观,又损失了什么呢?反而看得更清晰!

一些上年纪的长辈们,疯狂玩微信一段时间后,明显感到体力精力不支,便认识到“知止”的重要性。《大学》早有云:“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年轻人精力旺盛,不会明显感到早衰,但无谓地消耗的精气神,实际上一定会影响学业。看着他人的五花八门、活色生香,你还能沉下来吗?只盯着这些碎片化的信息,杯水风波,瞬间悲欢,你还有系统的、长远的思维吗?每隔几分钟思路就打断一次,你还能专注吗?元气都耗在了电子产品上,你还健康吗?

 

微信时代也有好处,培养了人社交的能力与精致性,譬如对表情包的熟练使用。增加了人的社交意识,更重要的是,谁有困难了,或者要发布什么消息,信息传播飞快,增加了人与人的密切互动,提高了效率。

然而,什么都不可贪。贪财便是为富不仁,会遭致反对;贪权便要掉乌纱帽;贪名会遭致差评。可信息多了,人与人联系太密切了,不也是一种贪吗?信息多了,是非就多了,无意义的东西也多了,最终还是使人走向沉默和淡漠,体现为“水”和无聊,这就是客观规律。言论多了,言多必失,弄不好还会引言获罪、惹事生非,不得不慎重。

知止,乃至知退,对于有阅历的人而言,并不难于理解,但要让年轻人理解,一般得先碰碰壁。触碰到某种极限,感受到一种损耗,认识到再前进其实就是倒退,再密切其实就是疏远,再碎片其实就是空虚,再热闹其实就是是非,这样人就会安静下来、保守起来、沉静起来。微信时代,可能很多人都已经经历了这么一个过程,认识到对微信的使用,必须有某种节制。

除了玩手机要知止,其实对于一些名校学生而言,熬夜和聚会也得知止。大学时代不觉得熬夜有什么伤害,工作几年后,熬不动了,才发现,当年完全是在透支本钱,并会暗自佩服那些养成早起习惯和年轻就开始养生的同学。总书记不也说么:“年轻人不要老熬夜。”振聋发聩!

 

如果说熬夜是为了学习,那么聚会则往往是为了拓展社会联系,增进感情和放松自我。普通学校的寒门大学生,不一定有条件和机会聚会,能够聚一次,热闹一次、打打牙祭,当然不是坏事。但名校大学生,尤其是家庭条件尚可、社会联系较多的,在毕业季,或者到了硕博阶段,有些人往往会成为“社交达人”。

走动这个关系,攀扯那个联系,今天师门聚会,明天实习聚会,后天科研小组聚会,大后天宿舍聚会,各种排列组合、增加堆叠,你吃我的,我吃你的,学校旁边的饭馆都吃遍了,花费且不说,暴饮暴食,啤酒一瓶瓶灌下去,其实多少又是真正必要的呢?这样聚着,固然会增加一些社会联系,花钱也是自愿,但过几年,就会明显感到体力不支,聚不动了,吃不多了。奢侈的风气,是从大学开始的。但为什么不能从大学开始认清并杜绝呢?再想想新闻上曝出的那位因与导师聚会喝多啤酒暴毙的硕士,更感到悲哀!

信佛或迷信宿命的人常说,人一生能享受的美食是有限的。不管这种说法是否有道理,从健康和发展的角度,从勤劳俭朴的角度,哪怕身体好、处在能吃代谢快阶段的年轻人,聚的频率也不宜太高。再者,看看当今生活条件好的人们这病那病,革命建设年代过来的吃苦耐劳、吃糠咽菜的前辈们反而往往身体健康,不得不觉得汗颜。

大学生学什么,青年人奋斗什么,基础都是要有健康的身体,专注的精神,沉静的内心。有微信的时代,攀比和物质丰富的时代,如果不懂得知止,最终害了的还是自己。有些事情就像倒U型抛物线函数图像,自变量小了不好,可太大了,因变量也就退回去了,物极必反就是这个道理。

深耕于真正能让社会进步的领域,让青春为真正的学术做出贡献,为时代立功立言,远远好于一种形式上的花哨与热闹。手机是青春的一部分,青春也是生命的一部分,你玩的不仅是手机,也是你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