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维九月,各地高校已经陆续开学,新生们告别高中生活,辞别父母,满怀着对未来的憧憬走进校园。

然而,也有一小部分学生心生忧虑,看不清路在何方,原因就是家中贫困,学费筹措也费老大劲。为了保证准大学生们可以不受家庭条件影响,实际上,国家早已制定了一系列的助学政策。比如,助学贷款和贫困生助学金。两者均面向贫困大学生,前者产生利息部分由国家财政承担,本金部分毕业后若干年内还完即可;后者由国家财政提供,无需偿还。可以说,这一政策本身是极好的,对于贫困学生,它既是物质帮助,也是精神鼓励和安慰。

然而,今年开始,根据笔者在河南某高校的亲身经历:助学金认定流程发生了变化,开始导致了不公平现象。简而言之,就是并不贫困的学生也可能得到助学金,而真正贫困的学生却甚至竞争不上。这种现象的面积到底有多广,尚不得而知。但须引起足够的重视,且弥足担忧。

所谓助学金,是为符合一定条件的贫困学生专设的生活补助,每学年评定一次,每次每生收到从2000到4000元不等,每学期发放一次。虽然各大学评定的程序略有差异,但基本还是可以保证真正资助到了需要帮助的学生。

某高校:助学金认定流程改变,无需“比惨”认定,是好是坏?-青年力

按照往年的惯例来说,想要获得助学金资格,需要提前准备充分的材料。一般来说,首先需要户籍所在地乡镇或者街道加盖公章的鉴定,然后学生本人自我陈述家庭贫困情况(俗称“比惨大会”),填写贫困生助学金申请表,经过班级推选,由学院对结果进行公示。不出意外的话,这笔钱就会在年底到账。这种评选,因为较为严格,出纰漏的可能性较小。当然,也常因为有贫困学生不惜上台演讲“比惨”、声泪俱下,自尊心受到摧残,而遭到诟病。

今年,助学金认定环节做了关键修改。首先,学校尊重学生的隐私,不让申请学生当众诉苦、互相攀比贫困,公示期间不得涉及个人敏感信息。其次,不再需要大学生到当地乡镇或街道盖章,仅需要大学生本人作出书面承诺。

这种看似简单的修改,对于贫困的大学生而言,无疑是非常友好的保护,至少,保全了面子和自尊心。但是,此举一出,又出现了另外一个现象:一些同学家庭条件颇好,按照之前的认定流程他们一定被拒之门外,可现在,他们也在蠢蠢欲动,甚至伺机而动,并且志在必得。

笔者所在的学院近期也进行了助学金认定活动。程序很简单,在填过申请表后,一个由九人组成的评议小组便开始行动,形式走过以后,名单随即公布。其实公布前,人员就已经被拟定了。为此,我询问了班长,却得到这样的回答:“你们去年都享受过x000元的补助,人家是第一次,凭什么不给人家机会?某某一次也没有得过,不给人家,人家心里会舒服?你放心,咱们轮流来,雨露均沾。”此时此刻,想必大家也很疑惑,难道这就是一场利益瓜分活动?甚至于,有了些“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的意味。

为什么这种所谓的“划分利益活动”能够这么肆无忌惮地出现?直接原因,不外乎缺乏直接有效的监督手段。申请者本人家庭情况究竟怎么样,我们不得而知。由于信息流的不对称,新的助学金申请监管体系显得苍白无力。条件好、身着名牌的学生也去申请,丝毫不惭愧。

欠缺了硬性认定,便助长了庸俗的人情世故考量。“助学金认定”,连带着“当一个好班主任、班长很难”一块登场。大家都希望在助学金申请上分一杯羹,但是无论处理公正与否,其结果都会遭到一部分学生的不满。于是乎,为了缓冲班级不满意的气氛,老师或者被其授权的学生干部,宁愿选择“轮流转”的结果,打着“团结”的旗号,照顾多数人利益,以保护好自己的羽毛,稳固好自己的人设。他们宁愿去当“好好先生”,也不愿意去摸着自己的良心,站到那些真正家庭贫困的人的一边。

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里说:“对一个人的不公,就是对所有人的威胁。因为对一个人的不公,所显示出来的是‘制度的逻辑’。这种逻辑,可以用来对待所有人,无人能保证自己幸免。”其实这种“好好先生”、“讲团结”并不是善,它当然不能带来团结,反而是一种人性的卑劣,直接带来不公平,并且严重伤害了真正贫困学生的心。

公平起见,健全助学金申请体系,规范监督手段,一些不该俭省的环节(如需要当地乡镇或街道盖章)不能俭省,这应是必要的。因为,我们不能过高估计所有学生的觉悟。固然,比惨可以减少些,但也绝不能让占便宜的人上位。

大学很美好,未来很遥远,念书不易,生活很难。希望贫困大学生能真正享受到国家的好政策,利用好一切有利条件,好风凭借力,助己上青云。希望政策的执行者,多长点心,能及时发现问题,实事求面对问题、解决问题,多保留些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