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都能在新闻报道或者微信群中,看到一些名校大学生,因不堪竞争压力或想不开而自杀的案例。没有一年杜绝过。这些学生的家长,该是怎样的欲哭无泪、肝肠寸断呢?他们一定会懊悔:如果当初不逼迫孩子好好学习,上这所名校,而是干脆就让孩子在老家打工、早早结婚生子,也许不会有后面的一切。为什么自己的命这么苦呢!

然而,真正当过学生的我们,或许都能够在内心明了一个事实:如果这位学生能够遇到一个比较好的辅导员,在危机尚处于萌芽时积极干预,或许悲剧是可以避免的。亦或是,如果这位同学身边能够有一种积极轻松的、相互帮助的、无私乐观的人际氛围,也许悲剧也是可以避免的。但是,一切都晚了。

当然,这么说,某种意义上夸大了辅导员的作用,也让涉事学生的辅导员承担了不该承担的责任。辅导员会说:“他(她)要出事,我怎么知道?我已经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还背什么锅呢?怎么人家没事,就他(她)有问题?”这话也在理。具体地说,谁也不能承担因果链的首端。但是,我们可以从一个个走向极端的学生的案例,看到高校的心理、思想工作,依然存在着多少漏洞,尤其在接好学生的地气方面、贴心地服务学生方面,还有很大差距。

不断有教授出来辩驳:普通人群的自杀率都在百分之多少,相比于这个数字,我校多少万人,出事的比例已经很低了,这在统计学里都属于正常范围,有什么理由可找的呢?

好,哪怕不拿名校学生自杀说事,就拿我身边的其他案例来说。我是一名普通高校大学生,身边因为竞争压力大而想不开的同学几乎没有。但是,常能看到,在有的同学一个月就能适应大学生活的身旁,有的同学到了大二、大三都无法适应大学生活。他们或是因为来自农村,感受到自己难以弥合与同学的巨大经济差距,或是来自单亲家庭、性格内向,或是因不喜欢本专业却无法转换而苦闷,或是因自理能力、人际交往能力较差而和集体脱了勾……总之,一定有他们个人的问题,但也极度欠缺拉他们一把手的人。如果辅导员的工作,能够更加到位一些,给这些没有力量“自我辅导”的同学一些辅导,是不是这些同学可以更快地融入大学?辅导员老师:您很忙,我需要您时,您永远不在身边-青年力

还有的同学,进入大学丝毫没有压力,走向了打游戏、放任自流的另一个极端。他们的青春近乎于废掉。不是就业难层面的问题,而是整个人的状态,就是一种负面的状态。这样的同学,是否得到过身边长者的劝导、关心和鞭策?如果身边能够有一种航标,一种关切,一种敦促,是不是结果会好稍微一点?

说了这么些,似乎又把一切责任推到了辅导员身上。但是,这些问题,并不属于学术问题、学科问题,又已经脱离了家长的管辖,同时学生自身又难于解决,浅白地说,不划分给高校类似于辅导员角色的老师们,又该划归给谁呢?它不属于顶层设计,自然只能属于基层;它不属于学生能自我能克服的范围,自然只能属于外力范围;它不属于教学岗位,自然属于生活行政岗位……由此,我们可以看到,辅导员应该有多重要,或者说,人们对这个角色的期待有多高。解决成长的困惑,是好好学习的基础。基础的问题,往往也是最重要的问题,可恰恰也是最被忽视的问题。

说到期待,并不是指针对某一个个人。任何一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情怀更是因人而异,如果累垮一个辅导员,也解决不了学生的问题,恐怕症结并不在个人,而是在整体一项工作应该怎么做。学校应该投入多少力量来抓辅导员工作?辅导员工作重点应该是什么?辅导员应该让哪一类人来担任?目前的辅导员工作有哪些偏差?这是更核心的问题。

从我个人的体会来说,高校辅导员工作的缺失,依然是明显的。这并不是说,辅导员没有努力。相反,我们身边的辅导员,都很忙碌。

辅导员都在忙什么呢?他们主要面向学校的各个机关部门,每个部门都有各种任务交给辅导员,辅导员通过团委各职能部门传达给各专业都学生。很多时候不仅仅是传达,他们还要实际操作一些日常事务,从新生开学学籍注册、贫困认定与奖助学金评选,到学院线上线下宣传和文体活动,到党团建设与推优工作等等。这些具体的工作,都耗费辅导员大量时间。

学校对辅导员的要求都是二十四小时开机,随时待命。有时候都能看到办公室的灯一直亮到最后,可以看出辅导员有多辛苦。类似于基层干部,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能不忙吗?这也是学生需要体谅的。

这些事务性的工作,当然非常重要,不可或缺,这是学校机器运转的一部分。但更为重要的,学生心理、思想建设,一些软性的春风化雨的工作,似乎从一开始就被忽视了。当然,学生价值观的问题,似乎是可以划入大的党建范畴的,但这些工作往往流于形式,深入不到学生的内心,便更难于解决学生具体的成长困惑。

很少有辅导员主动找学生去谈心、接好学生的地气。他们太忙了,没有时间,且谈心也超出了其工作范围,显得孟浪而多余。辅导员的角色,除了行政化,有时还有一种官僚色彩。因为在奖学金评选、机会分配等一些事务上,辅导员掌握着权力。有时候,我们会感到,某些辅导员像一个官员,使人敬而远之,师生之间没有温情可言。有趣的是,有的辅导员其实也没有比我们大几岁,可以想象几年前他(她)的想法与我们是类似的,可现在转身一变就比老师还要老师,并没有更多的亲切。

此外,辅导员的数量似乎太少了。根据相关政策规定,专职辅导员总体上按1:200的比例配备,然而我身边现实情况是,有的学院4个年级共有学生2200余人,实际上却只有4个辅导员。他们怎么忙得过来呢?

每一个人在成长中,都希望遇到一个好的引路人,能够帮我们防范风险、疏通情感、指引方向。但在现实中,这几乎变成了一种奢求。并非没见过好人,像电视上评选出的一些高校标杆,有的辅导员确实是把身心都交给了学生,有的教授自觉承担起了辅导员的职责,真的是“春蚕到死丝方尽”。但匀到我们身边,这些标杆又少得可怜。辅导员老师:您很忙,我需要您时,您永远不在身边-青年力

辅导员帮助你,又凭什么,图什么呢?在“一切向钱看”的总体浮躁氛围里,高校并非净土,帮助你与辅导员的收入不挂钩,且比起其他人辅导员已经够拼了,你还能要求什么?辅导员自己也是图口饭吃,可能干几年就转岗了,在学校,他们没有教书者有地位,没有行政领导受人尊重,甚至相较于同龄人欠缺发展前途,他(她)还剩有多少情操、情怀来立德树人、把你一个普通学生的悲欢当回事?

所以,这些锅并非甩给已经很疲倦的辅导员老师们本身,而是应该让高校去思考:一些根本性的、基层性的、面向学生的工作缺失,是亟待弥补和加强的。面子再好,里子不行,工作能抓起来吗?辅导员很忙,但在我们需要时,常感觉这个角色是缺失的。真心希望这个问题得到重视,这种局面得到改善!